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秦畫眉初臨貴境 第二章 惡夫   
  
初臨貴境 第二章 惡夫

門吱呀一聲被打開了,一個小小的頭顱伸了進來.

那個小女孩怯生生的喊道:"娘!"

華梅潛藏的母性一下子都冒了出來,伸出手讓小女孩過來.

小女孩跌跌撞撞的跑過來,撲進華梅的懷里.

華梅痛呼一聲,被碰到的腿好痛,奇怪的是,被小女孩摸到的腰上也很痛.難道是全身都有和腿上一樣的痕跡?

思及這個可能性,華梅皺起了眉頭,心頭一股無名的怒火.

是誰?到底是誰對這樣一個弱女子下這麼毒的手?居然用棍子打的渾身都是傷?

難道是那個婆婆干的?

華梅猜測道,那個女人一臉凶悍,一看就不知道不是善茬,確有這個可能.

可是,好像又不像.這麼重的傷不像出自女人的手,女人哪有這麼大的勁.

如果是男人下的手,那麼又會是誰?

不會就是這個身體的丈夫吧!

想到這個可能,華梅為這具身體也為自己悲哀起來.

女人將自己一生的幸福寄托于一個男人身上,古往今來,其實都是如此.若是遇上良人,一生幸福.若是遇上不成器的丈夫,是要一輩子受苦的……

小女孩見自己的娘呼痛,皺著眉道:"娘,你很疼嗎?婉兒替你吹吹就不痛了."說著就撅起了可愛的小嘴.

華梅忍住疼痛,摸了摸婉兒可愛的臉蛋:"婉兒,你是叫婉兒嗎?這個名字真好聽."

婉兒驚奇的道:"娘,你說的話好奇怪啊,婉兒都聽不懂.婉兒的名字不就是娘給起的嗎?怎麼娘現在像不知道似的?"

華梅頓覺自己失言,掩飾道:"婉兒,娘剛醒過來,頭很痛.好多事情都迷迷糊糊記不清楚了,你來說給娘聽一聽好嗎?"

華梅想從這個小婉兒口中打聽一些關于這具身體的事情,不談別的,最起碼得知道姓什麼叫什麼吧!

可惜,這個婉兒卻道:"娘就是娘啊,我都這麼叫你."

華梅耐心的解釋:"婉兒的名字是婉兒對不對,那娘肯定也有名字.平時婉兒的奶奶都怎麼叫娘的你知道嗎?"

婉兒扁扁嘴道:"奶奶都會喊你小賤人,娘,小賤人就是你的名字麼?"

華梅一陣愕然,這個婆婆也太可惡了,哪有稱呼自己的兒媳婦為小賤人的.

婉兒忽然想了起來:"對了,爹都會喊娘死婆娘,要麼,娘的名字就是這個了吧!"

華梅被小婉兒的童言童語逗笑了,同時也為這具身體感到陣陣同情.不用再深究了,光是聽這兩個所謂的稱呼華梅就知道這具身體在這個家里什麼樣的地位.

華梅再次深深的歎了口氣.

不過,還好,有這麼一個可愛的女兒.想到這兒,華梅心里舒服了些,和小婉兒聊起了天.

婉兒年齡小可是口齒很伶俐,不過,畢竟還是個孩子,聽了半天也沒聽出特別有用的信息來.

不過,華梅對婉兒口中的爹起了興趣.

不知道,這個所謂的相公又是何許人也.

婉兒提到爹就有些害怕:"娘,為什麼爹總是那麼凶啊!婉兒好怕他!"

華梅將小小的婉兒摟到懷中,說不出的心疼.

是什麼樣的男人居然對自己的孩子都這麼凶?孩子居然這麼怕自己的爹?

正這麼想著,門被哐當一聲踢開了.

華梅錯愕的抬起了頭,面前是一個身上散發著酒氣的白淨男人.也就二十歲左右,身著灰色的長袍,應該是讀書人才會穿的長袍.

五官尚算端正,就是流氣了些.

那個男人見華梅坐了起來也是一楞,旋即笑道:"婆娘,你居然下床來了.我還以為你又要在床上躺個十天半月的呢!起來的正好,把你嫁妝箱子里的銀子拿點出來,我要出去."

蠻橫的語氣是那樣理所當然.

華梅暗地思索,看來,這就是這具身體夫君了.

不,從現在開始,是她的夫君了.

那男人見華梅一動不動不耐煩的道:"我讓你拿銀子過來你聽見了沒有,怎麼,又想討打嗎?"

華梅心一涼,身上的傷果然是這個男人打的.

男人冷笑著走近:"把箱子打開來,快點!"

華梅竭力讓自己平靜些:"我身子上的傷還沒有好,你自己過去拿吧!"

孰料,就這麼簡單的幾句話讓那個男人暴跳如雷:"你這個死婆娘,誰讓你在我面前自稱'我’了.你真以為你讀過幾天書識得幾個字就可以不把相公放在眼里了嗎?我倒要去丈人那里計較一番,看他調教出什麼樣的好女兒."

華梅一聽就知道是這稱呼出了問題.

不過,不自稱我又該自稱什麼?

奴家?妾身?

這個可惡的古代,女人連自稱我的權利都沒有.

華梅心里腹誹不已,又試探性的喊道:"對不起,相公.妾身剛醒來一時糊塗,萬勿見怪!"

那個男人冷哼一聲:"秦畫眉,你入了我門嫁我為妻,我就是你的夫你的天.別說拿你幾個嫁妝銀子,就是我將你賣了也是天經地義.你速速將箱子打開!不然,哼!"

華梅迅速從這個男人的惡聲惡氣中得到以下結論:

第一,這具身體叫秦畫眉,她暫時不清楚畫眉是哪兩個字,不過,讀音想來和自己的名字相同.這讓華梅很是欣慰,最起碼別人叫起自己的名字時不會誤以為是在喊別人.

第二,眼前這個相公對秦畫眉很不好,還常來拿她的體己嫁妝來用.

第三,這個嫁妝箱子是有鎖的,且鑰匙就在秦畫眉的手里.

最後,華梅猜測,看來被打就跟這所謂的嫁妝銀子有關.

是不是就是因為秦畫眉不肯給銀子給他才會被這個可惡的男人打成這副樣子?

一股怒氣從華梅心中升起,原來世上還有這麼可恨的男人.

華梅心想無論如何不能吃這個眼前虧,在沒弄清楚情況之前什麼銀子就隨他拿去吧!關鍵的問題是她也不知道這鑰匙在哪兒……

"相公,妾身身體不適,走動不便.就請相公自己勞累些,將箱子打開."華梅試探道.

男人聞言怒道:"你這婆娘,我要是知道鑰匙在哪兒我豈會叫你去開箱子?"

華梅發愁了,這可怎麼辦哪!

再說下去豈不是要露餡了?總不能說自己也不知道鑰匙在哪兒吧!

小婉兒拉拉華梅:"娘,你的鑰匙是不是掛在婉兒脖子上的這個?"

華梅定睛一看,果然,小婉兒的脖子上掛了把古樸的銅匙.

男人快步過來,粗魯的從婉兒的脖子上把鑰匙取下.

婉兒痛呼一聲:"爹,你把婉兒弄痛了."

那男人只當作未聽見,拿著鑰匙去把大木箱子打開,然後在里面翻來翻去,半晌,終于翻到一個小木盒子.

打開一開,里面有些散碎的銀子還有銅錢.

男人大喜,把銀子盡數揣到兜里.然後扔下鑰匙,揚長而去.

隨著門咚的一聲被關上,華梅緊繃的心終于松了下來.

華梅先是哄起小婉兒:"婉兒,你的脖子還痛嗎?"

小婉兒眼角含淚偏偏還道:"娘,婉兒現在已經不痛了."

華梅一陣心疼,將婉兒摟進懷中.此時,再也顧不得身上的疼痛,一心只想安慰這個可憐的女娃兒.

古人向來重男輕女,看這樣子婉兒也未受到過多的關愛吧!

這個該死的男人居然如此對自己的女兒,真是……

向來不愛說髒話的華梅也忍不住在心中狠狠的罵了這個還不知道姓甚名誰的相公幾句.

活生生的惡夫啊!

原來,世間還有比向東更可惡的男人.

向東雖然和她感情日漸淡薄在外面和別的女人在一起,畢竟還沒到拳腳相交的地步.

自己也夠命苦的了,在現代受了諸多委屈最後身患絕症手術失敗而死,穿越過來後就發現有這樣一個不堪的丈夫.

未來的悲慘生活可以預期了!

上篇:初臨貴境 第一章 何方    下篇:初臨貴境 第三章 畫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