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剩女大婚,首席總裁的寵兒那啥之後,睡眠質量都比較好【小轉折,別錯過哦】   
  
那啥之後,睡眠質量都比較好【小轉折,別錯過哦】

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林熙和的另一個愛慕者,郭楚寒.

郭楚寒雖然跟賀千羽結婚了,可是事關林熙和的人和事他都忍不住去關心.林晴朗進了醫院這麼大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

今天一早本來有個會議的,他直接讓秘書安排推後,就匆匆地趕來了醫院.就怕林晴朗情況不好,林熙和受不了打擊.

好在他讓人從藍天醫院的醫生那里打聽到,林晴朗的情況還算好.可還是跑這一趟,不親眼看看熙和,他總是不放心.

只是沒想到,電梯到達林晴朗病房的樓層,他剛走出來,就看到林熙和跟裴以睆O在一起.人來人往的地方,兩個人有點旁若無人的意思.他想一定是裴以痡j迫熙和的,隨即又苦笑了起來鋏.

他敢肯定,裴以琣閂搢鴠L的存在了,卻視而不見,反而對熙和做出更親密的舉動來.他生氣,他心痛,可只能死死地忍著.

林熙和倒是不知道郭楚寒來了,她只是受不了裴以睌H膩的態度,直接把人給拍飛.結果一轉頭,就看到了向這里走來的郭楚寒.頓時覺得有些尷尬芴.

"熙和."郭楚寒輕柔地喊了一聲,又跟裴以琤握F個招呼."裴三少."

裴以琱警蛩L角笑,一把勾住林熙和的肩頭,問:"郭總裁是來探望我丈母娘的吧?"

丈母娘?林晴朗就相當于熙和的母親,可不就是丈母娘麼?

郭楚寒沉重地點點頭,只覺得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我爸爸也在里面."林熙和好心的跟他提個醒.

"謝謝,那我先進去了."郭楚寒轉過身,努力忽略裴以琩瘍Q占意味十足的動作.

林熙和想扒掉裴以琲漱鬗l跟進去,可他就是不肯放.不止不放,還綁架著她出了醫院."裴以,你干嘛呢?"

"咱們先去洗個臉漱個口,再去吃早餐.你不覺得嘴里一股怪味兒麼?"說著,還特意朝她吹了一口氣.

林熙和一邊別開腦袋,一邊氣得想跟他拼命!雖然並沒有聞到他說的怪味兒,可是也夠氣人的!這人,有時候的舉動特別的幼稚,跟個十幾歲的毛頭小子似的!

"別拋媚眼了!走吧,為夫陪娘子用早膳去."

林熙和被他帶去酒店進行洗漱,然後直接去了酒店二樓的餐廳,吃了一頓價格不菲的所謂營養早餐.

在裴以睊i磨蹭蹭的折騰下,他們回到醫院的時候,林智淵跟郭楚寒都已經回去了.

"姐,你們去哪里了?舅舅剛才還找你來著.對了,郭大哥來了,你知道嗎?"

"我知道.我們去吃了個早餐,你吃了嗎?"

沈玖玖一拍腦袋."啊,光顧著說話,忘了."

于是趕緊把裴以痗R來的早餐打開,自己倒是不忙吃,伺候母親先吃.

"我來吧,你去吃你的."

林晴朗哭笑不得,這是把她當殘廢呢?"都不用.把餐桌給我挪過來就行了,我的手又沒問題,咋還伺候起來了?"

"嘿嘿,你是太皇太後,奴婢們當然要好好伺候啊!"沈玖玖學著古裝戲行了個不倫不類的福身禮."太皇太後萬福金安!"

林晴朗被她逗得"噗噗"直笑,指著她半天說不出話來."你……你這個鬼精靈!行了,別耍寶了,吃你的早餐去.熙和,以,你們守了一晚上,回去休息吧."

林熙和看她情況穩定,情緒也還好.三個人在這干守著也沒用,就跟裴以琤回去了."玖玖,看好姑姑,有事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知道嗎?"

"知道啦!只要你別又一直不接電.話就行了."

裴以琣A次有了把沈玖玖的嘴巴縫起來,再按到腿上狠狠地打屁股的沖動!

好在林熙和並沒有多想.

裴以睄u了沈玖玖的腦袋一下,大步跟上自家女人的腳步.

沈玖玖揉著腦袋,嘀咕道:"討厭,干嘛打人!小心我叫我姐一腳把你踹了!"

林晴朗聽了,無奈地搖搖頭."吃早餐吧,一會兒就要涼了."

……

林熙和坐在車子里,人就有些昏昏欲睡了.但還是撐著精神問了一句:"裴以,你調查了我姑姑昨晚的事情是嗎?"

"是."裴以琩S打算隱瞞她.

"我姑姑還有話沒說吧?"林熙和總覺得,事情並沒那麼簡單.姑姑不可能一個人想著想著,心髒病就犯了.

"姑姑說事情是那樣,咱們就信.她是個成熟有主見的女人,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林熙和明白,裴以睇§o很對.可她跟玖玖一樣,有想把那個女人逮起來揍一頓的沖動.

"好吧."

她真的累了,干脆閉上眼睛休息.

裴以畯邠O沒鬧她,爽快地把車開回別墅.車子停下來後,還直接把人給抱起來.

林熙和驚醒了,就

tang掙紮著要下來.

裴以琲蔣策b她唇上親了一口,威脅道:"再動,我就直接在這里把你親到暈過去為止!"

林熙和實在沒精力也沒心情跟他鬧,只好隨他.好在這人還知道點分寸,只是把她抱回了房間.她翻出睡衣,洗了個澡就卷縮在床上睡了.

裴以琱]回客房洗了個澡.他在這里的衣服已經拿走了,所以什麼都沒穿,直接裹了一條浴巾就出來.

林熙和躺在床上,微微睜眼看他."我累了,你別鬧."

"好,我不鬧."裴以琣b床邊坐下,就真的沒有鬧,只是這麼看著她.

林熙和閉著眼睛躺了一會兒,不得不睜開眼."裴以,你能不能別這麼盯著我看?"

她倒不是怕他趁自己睡著了行點不軌之事.只是這人氣勢強大,盯著她的時候就跟一超大功率的燈泡照著似的,她能睡得著才有鬼!

裴以琱_是直接往她身邊一躺."好了,睡覺."

林熙和張嘴,本想讓他滾回客房去的.可是話到嘴邊又憋回去了,這人要是乖乖照做,那就不是裴以琱F!她要是跟他犟起來,估計這覺就不用睡了.

直接翻了個身,把被子一卷,背對著裴以痝洶W眼睛.

裴以畯豸ㄤ}罕被子,連同被子一起把人摟在懷里,也閉上了眼睛.

林熙和掙紮了一會兒,累得氣喘籲籲的也沒能把人給揣飛,干脆放棄了.剛開始怎麼也睡不著,好在她真的累了,才終于迷糊起來.

裴以睍T定她睡著之後,才緩緩地睜開眼睛,不著痕跡地把被子拉開,重新把人抱在懷里.那舒服的滋味兒,讓他分外滿足地舒了一口氣.

又偷偷地在媳婦兒頸子那偷了個香,裴以痦蚺_閉上眼睛,老老實實地睡了.

林熙和這一覺睡得很安穩.身後源源不斷的熱度讓她心里很安甯,不知不覺地的就睡了五六個小時.醒來的時候,一時有些不知身在何處.

厚實的窗簾拉上了,所以屋內一片昏暗,也不知道是什麼時間.腦子有些懵然,只有身後的熱度特別的清晰.

她知道,那是裴以琲瘍曋.

林熙和默默地想,原來另一個人的體溫可以這樣溫暖人,從身體一直到心髒.原來人的體溫,是可以這樣安撫人心,讓人眷戀的.

她靜靜地躺著,一直沒動.連她自己都不清楚,是為了讓裴以琣h睡一會兒,還是想貪戀多一會兒這人的體溫.

姑姑告訴她,裴以甯Q晚一直抱著她,徹夜未眠.

坐在椅子里,懷里還抱著個成年人,堅持一整夜不變姿勢,肯定是很累的.放下的時候,恐怕四肢都是麻木的.

姑姑還說,他一個字都沒提,問了我的情況,就去買早餐了.熙和,試著去相信吧,也許他就是你命中注定的那一半.

林熙和沒有回答.因為,她不夠勇敢,她怕賭輸了.輸了錢,總是能還上的;可輸了心,恐怕就找不回來了.她不願意淪落到那般田地.

裴以琠窱萓o的姿勢,是霸占與保護狀態的結合,讓人很安心.

林熙和忍不住想,或許就像他說的,他對她是真的!有些戲,只是必須演給外人看.

可這個念頭到底是一掃而過,並沒讓她真的去相信這個人.親生父親尚且不可信,何況一個外人?

又靜靜地躺了一會兒,總維持一個姿勢很難受,她忍不住動了一下.

于是,裴以痟N醒了."醒了?睡得好嗎?"

問話的時候,他的嘴唇在她的頸子那親著.

他這麼一動,林熙和才感覺到有什麼硬燙的東西戳在自己的後腰那.那是什麼,用腳底板想都不會錯.她是個醫生,知道男人在睡醒的時候都會有這種正常現象,所以倒沒有把他往懷里想.

"裴以,松手!"

裴以琩S放,直接翻身把她壓下,嘴唇在她頸子那親了又親."媳婦兒,咱們還是先洞房吧?"

林熙和一頭黑線,可還是忍著沒有爆發."裴以,你給我起來!"

"再抱一會兒!"裴以畯邡S有進一步行動,只是趴伏在她身上,半天沒動.

就在林熙和的耐性快要磨光的時候,他總算松手了.站起來的時候,還順便把她拉了起來.

"下午四點二十二分.洗漱一下,我們出去吃個飯,然後去醫院."

"我一個人去就行了."林熙和覺得沒必要兩個人在醫院守著.她可不想又被裴以琠窱蛜峇@晚上.

她端起桌上的水杯喝水.涼涼的液體讓因為睡眠而干渴的喉嚨一下子舒服了,她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裴以琠韙U手機,走過來摟住她."怎麼,不想你男人陪著你啊?"

"不想."林熙和回答得很干脆.有這人在,總省心不了.她還想跟姑姑好好說說話呢.

"可是你不在身邊,我睡不著怎麼辦?

要不咱們做一回,這樣我就能睡著了.聽說,做完這事兒之後睡眠質量都會很好."

林熙和很想將手里的杯子直接扣他腦袋上.但是怕不小心弄出毛病來,到底還是忍了."裴三少實踐過無數次的事情,還需要聽說嗎?"

"親愛的,其實你家男人還是個處!真的,我以祖國人民的人格擔保!"

林熙和毫不客氣地打擊:"祖國人民的人格要是由你來擔保,那就要舉國同悲了."

"親愛的,你家男人真的是個處!不信你試試!"

林熙和推開他的大腦袋,實在沒心情跟他再鬧騰下去."裴以,你別鬧了.再鬧我生氣了!"

"好吧.我只好慢慢期待咱們的洞房花燭夜了.不過,聽說婚禮會讓人累得像狗,就是給你個天仙你也起不來.不過還好,你比天仙還要漂亮,我耐力也是一流,肯定是沒問題的!"

林熙和:"……"

裴以痚礅靋n帶林熙和去吃飯,順便送她去醫院.

林熙和拒絕不了,只好隨他.這個人的性子足夠擰巴,還是順著他比較好解決.

晚飯選在一家粵式餐廳.菜很清淡,也很精致.晚餐吃來,最合適不過.

飯桌上,裴以畯邠O跟她聊了一些比較正經的話題,沒再惹她不痛快.

晚飯之後,她就被裴以痚e到醫院.一直送到病房,他還跟姑姑說了幾句話才回去.那上心的模樣,倒真像女婿孝敬丈母娘!

沈玖玖在醫院待了一天,林熙和來替班,她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裴以痗飪D送她回去.

"怎麼樣,我就說他其實人不錯的!"林晴朗等裴以琤X了門,馬上笑著對林熙和說道.

林熙和無奈地看她一眼."你現在是典型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

"丈母娘看女婿可不一定越看越中意,也得這個女婿不錯才行!你姑姑我可不是那種好糊弄的丈母娘!"

林熙和忍不住笑了."是是是!你是最厲害的丈母娘,沒有之一!"

林晴朗哈哈笑著,拉住林熙和的手,摸了摸她的頭發.眼眸之中的慈愛,讓人心里一片熱乎.

"你看,你現在會說笑話了,表情也多了,笑容也多了,這可都是裴以琲漸\勞.沖著這一點,我就必須肯定他.女人這輩子,有個人能每天讓你笑一笑,就已經是莫大的幸福了!"

"反正姑姑你是鐵了心要為他說好話了,我不跟你辯."

"跟我辯你也不會贏的,因為我本來就有理."

"好吧,林有理同志,請問你現在要進餐嗎?不對!是太皇太後,現在奴婢可以伺候您用膳了嗎?"

食物是他們從餐廳打包過來的.這些菜都是裴以睌I的,而且都是姑姑喜歡吃的菜!

林熙和不知道,裴以琱偵糪伬唭滼o些都記在了心里.他記得她的愛好,記得姑姑的愛好,甚至連玖玖跟水水的愛好都摸得差不多.

有時候,她不得不承認,裴以痧u的很用心!哪怕這用心帶了點不可告人的目的,也依然會讓人動容.

人吶,都是感性的動物,尤其在某些時候.

林晴朗又拉住她的手,看著她的眼神溫柔到了極致."熙和,看到你這樣,我心里特別欣慰."

從前的熙和,永遠都是那樣清清冷冷的.快樂,難過,憤怒……所有的情緒都隱藏在面無表情之下,誰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是什麼心情.

做為母親的林晴朗,有時候都判斷不了.事實上,她一直盼著熙和遇到另一半的時候能夠真正地打開心扉,不再將自己困在一個孤獨的世界了.她想,她的聲音被上帝聽到了.

林熙和無奈地笑了笑."姑姑,你這樣讓我很懷疑,我以前的日子過得有多麼淒慘."

"不淒慘,可也談不上快樂.熙和,做母親的都希望孩子能無比快樂.那比她自己過得快樂,還要來得更激烈,更持久."

林熙和靜靜地回視她濃情的眼眸,終于忍不住學著沈玖玖,俯身抱住她的腰,趴在她的腿上.隔著被子,她並沒有感覺到姑姑的體溫.可是那種從心底升騰起來的滿足與眷戀,是言辭所無法形容的.

林晴朗欣慰一笑,手一下一下地撫摸著她的長發.

緩緩地閉上眼睛,林熙和有一股想哭的沖動,鼻子已經在發酸了,眼眶也已經在發熱……可最後,她還是一個不著痕跡的吐納,把這股情緒調整過來.

林晴朗發出一聲喟歎,說:"熙和,或許我們的生活環境有太多的算計,讓我們對什麼都不敢全然相信,總要懷疑笑容背後藏著一把刀或者一杆槍.可人這輩子,終究是要學會去相信別人的.哪怕你不能相信全世界,你總要找到你能相信的人,否則就太悲哀了……"

"我們都不是依賴男人才能活下去的那種女人,可這不代表我們不需要這樣一個男人的存在.親情和友情,終究是替代不了愛

情的.親人和朋友或許可以陪伴你一輩子,但這種陪伴是有距離的.只有愛人可以親密無間,可以成為彼此的一個部分.說句粗俗的話,親人和朋友之間你可以牽手,可以擁抱;但只有愛人可以親吻,可以有性的結合……"

"熙和,再厲害的人,即便時時刻刻防備著,一生當中也會有吃虧的時候.何況我們雖然聰明,但絕對算不上天才.在愛情里,敢于嘗試敢于相信是很重要的.運氣好,你會收獲一份無價的感情;運氣差,至少你也沒有遺憾了.人這一輩子如果都像蝸牛遇到危險那樣縮在一層殼里,還有什麼意義呢……"

"你看,我當初不顧一切嫁給了沈策.他當初誓言旦旦,這輩子會將我林晴朗奉若瑰寶,不離不棄不.哪怕二十年後他真的違背了當初的誓言,可這二十年的幸福,難道不勝過這點遺憾嗎?人生能有幾個二十年?一個男人能夠愛我二十年,讓我幸福了二十年,我已經足夠幸運了!孩子,我甯願你有一天受了傷撲進我懷里痛哭流涕,也不願意你一個人不痛不癢地過一輩子!"

林熙和伏在她腿上,許久也沒有吭聲,也沒有動,仿佛已經睡著了.

林晴朗依舊一下一下地撫摸著她的發絲,她知道,這孩子沒有睡.她也知道,這孩子需要時間來消化她的話.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熙和才從林晴朗腿上直起腰身來.她拉住林晴朗的手,抬頭對著林晴朗微微一笑."姑姑,我聽你的."

就算最後得到的是疼痛,至少她也體會過這種疼痛的滋味兒.也許,她的運氣會很好也不一定.

"乖."林晴朗欣慰地笑了.

林熙和捏了捏她的手,有些不滿地抗議."你把當我玖玖了."

"你跟玖玖都是我的孩子,在我這都是一樣的."

"那可不一樣.我早斷奶了,玖玖還在母乳喂哺期."

話落,兩個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夜里,林熙和跟林晴朗一起擠在病床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林熙和從來沒覺得自己跟姑姑這樣貼近過.時隔多年之後,她再次體會到了當初喊姑姑做媽媽那種心情.

27歲的她,沒辦法再將一聲"媽媽"喊出聲來,但在她心里,這個人一直都是她的母親!

林晴朗到底有病在身,沒多久就睡著了.

林熙和因為白天睡了,這會沒什麼睡意.但是又不能亂動,怕驚醒姑姑.

她的手機放在床頭桌那.她小心翼翼地伸手去夠了過來.這麼巧,裴以琣b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因為是靜音狀態,倒沒有驚擾到姑姑.

林熙和切斷了,給他回了一條短信."姑姑睡著了,不方便接聽."

"哦.那你呢?折疊床租了嗎?"

于是,兩個人就在短信里你來我往的,居然也聊得很暢快.

林熙和也不知道自己是想消磨時間,還是因為姑姑的話,所以才會回應他.其實,她很少發短信.她覺得太費時間了,手指頭也累.

到後來,林熙和看屏幕看得眼睛都疼了,這才跟他說要睡了.

"晚安,吻你.咱們去夢里纏綿一場,可好?"

林熙和直接鎖了屏幕.閉上眼睛,卻並沒有睡意.腦子里閃過許多的東西,就像在放一場關于她的電影.

"那就試著相信他一次吧."林熙和告訴自己.

或許是因為想通了,這一晚,跟姑姑擠在狹小的病床上,林熙和居然也睡了一個好覺.

第二天,林晴朗醒來了,她還在兀自睡得香甜.

裴以痝o個女婿當真做得沒話說,醫院才剛開放探視,他就已經拎著豐盛的早點來到林晴朗的病房了.

"姑姑,早.今天感覺怎麼樣?"

林晴朗笑了笑,道:"一會兒我就想讓醫生放我出院了."

"那敢情好.對了,熙和呢?"裴以琱@邊問,一邊將餐桌支好,把早餐一樣一樣的拎出來擺放好.

"洗漱去了.她昨晚睡得不錯,剛才醫生例行檢查才把她吵醒了."

裴以睌I點頭.拿開水給筷子勺子消過毒,才遞到林晴朗手里.

"謝謝."

不一會兒,林熙和從洗手間回來,看到裴以琣釣ЙN外."這麼早?"

"伺候媳婦兒跟丈母娘,必須早啊.早起的鳥兒有蟲吃."

林熙和瞥了他一眼.

這明明是一句很平常的話,她愣是在里面聽出了猥瑣的味道.這人在她心里的形象,已經沒救了!

"媳婦兒,別瞪了,快趁熱吃吧."說著,把另一雙筷子遞給她.

林熙和陪著林晴朗吃完了早餐,又去醫生那里了解了一下林晴朗的詳細情況.得到的都是好消息,所以她的心情也跟著好起來.

沈玖玖八點多就來到了醫院,還拎著一保溫桶的營養湯,說是昨晚回去就放在鍋上燉到今早.

林晴朗又跟林熙和他們聊了幾句,就把人趕回去了."我都已經沒事兒了,晚上也別過來了.來了也是換個地方睡覺而已,關鍵還睡得不痛快."

"這不是給你做個伴嘛.而且,我昨晚睡得很好啊."

"問題是你擠在這里,我睡不好啊.行了,聽話,回去吧.白天陪著就行了,晚上本來就是睡覺時間,用不著陪.有時間在醫院里耗著,還不如趁年輕多點去約會呢."

林熙和也不跟她爭,叮囑沈玖玖有事電.話聯系後,就跟裴以睌鰶}了醫院.

上了車,裴以痚搮D:"昨晚真的睡得很好?"

林熙和沒多想,直接點了點頭.

"那就好.我們可以出去玩了."

"去哪里?"

這話一出,林熙和沒什麼感覺,裴以睅蒤茪H愣了數秒.兩個人在一起這段日子,她還是第一次這樣配合!天上掉下來的大餡餅,總讓人驚呆之余還產生懷疑.

林熙和沒得到回答,于是轉過頭來看向他."問你話呢?"

下一秒,那張讓女生神魂顛倒的俊臉就無限地放大在她的面前.然後,嘴唇被人親了一口,再咬了一下.

"親愛的,我決定一會兒去買彩.票.雖然爺不缺錢,可是架不住爺心情好哇."裴以瓻傮Q放聲唱一句"解放區的天是藍藍的天".

林熙和嘴角抽了抽."裴三少,你還可以表現得再二一點!"

裴以琲蔣絳章L來,又在她臉上啃了一口,做了個揮戈前進的手勢."出發!"

林熙和本來想再次確認目的地,後來覺得沒什麼必要,索性不開口了.

車子很快開出了市區.因為人煙少了林木多了,空氣也一下子清新了許多.

林熙和單手支在車窗那,眯著眼睛欣賞外面的景色,姿態十分慵懶.所有的煩惱都已經被拋到了九霄云外,腦子呈放空狀態.

裴以矬控o她就像一只漂亮高貴的貓兒,此刻懶懶的樣子,勾得人心里直癢癢.

車子一直開到海邊,然後有人准備好了艇子在那等著.等裴以琱@到,就把艇子交給了他.

艇子里裝了不少東西,都是一些必須品,比如水,食物之類的.

冬天的海邊比較冷,所以前來玩耍的人很少.

裴以痝o人就喜歡特立獨行,跟別人反著走.大家都往那湧的地方,他絕對不湊熱鬧,所以每次都是帶林熙和到一些人跡稀少的地方去.

海的對面有一座小島,不對外開放,所以基本上沒有人到那邊去.

今天,裴以痟N是要帶林熙和到那座小島上去玩.

出發前,裴以皒簹L熙和先穿上了救生衣.萬事做周全了,當然更好.

林熙和坐上艇子的時候,有點兒懷疑地說了一句:"你確定你行嗎?"

裴以琝C頭,親著她的耳朵,以一種帶著誘.惑又帶著威脅的口吻道:"千萬別懷疑男人不行,知道嗎?"

說著,私密的地方特地頂了她一下.

林熙和一額頭的黑線.她又沒問他那方面行不行!

"要不,一會兒到了島上,咱們來好好研究一下行不行的問題?"裴以睇Q著她敏感的耳垂建議.

林熙和一把推開他的大腦袋."開你的船吧."

裴以琱警蛩L角笑,等她坐穩了,就發動艇子.這玩意兒他操作過很多次,技術絕對是沒問題的.自己奉若瑰寶的女人就在艇子里,他可不會拿她的安危來冒險.

海風很烈,吹在臉上有點疼,可又有種無法形容的愜意.

林熙和眯著眼睛看著茫茫海面,心情跟著艇子顛簸的節奏一起飛揚起來.

她這個人性子冷,不愛社交活動,也沒什麼娛樂活動.最大的愛好就是在家里泡一壺茶,捧一本書,靠在懶人沙發里看得如癡如醉.

自從裴以硠糽M到她的生活里之後,她好像三頭兩天的就出來玩.雖然每次都遭到裴以琣U種***.擾,氣得各種黑線肝疼,可過後想來,還是挺開心的.

林熙和必須對自己承認,剛開始她都是被裴以盚G著出門.慢慢地,她已經開始期待了,只是她從來沒有表現出來,更不會表達出來.

裴以矞倥郎a掌著舵,心里有種將林熙和綁架到小島上一起過點世外桃源的日子,再不理人間喧囂煩惱的想法.

沒多久,艇子就在小島邊上停了下來.

裴以琤跳下去,將艇子固定好,然後小心地把林熙和給拉下來.

林熙和踩著海沙往上走的時候,腦子里想起了電影《荒島余生》的畫面.正想著呢,有什麼東西掉下來,砸了她一下.她低頭一看,是個不認識的果子,從身邊那棵樹上掉下來的.

裴以痡q後面追上來,彎腰一把將她橫抱起來,一股勁地往上沖.

林熙和先是愣了一下,但沒有掙紮,反而

摟住了他的脖子.

裴以睍T定,今天的林熙和跟從前不同,少了那股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抗拒.他是從來不虧待自己的,當然要趁著這個機會多做點親密的事情.

小島上其實沒什麼好玩的,不過是人煙罕至,無人打擾罷了.

林熙和恰是個喜靜的人,所以就算是一整天在島上散步吹海風,她也覺得是種不錯的體驗.

至于裴以,他是只要林熙和在身邊,就算在茅坑蹲一天也覺得幸福得飄飄然.

手被裴以痟丹b掌心里,熱得都有些黏膩的汗意,但林熙和一直沒有抽回來.

剛剛開始是有些尷尬的,後來慢慢的,好像一切就該這樣,順理成章.

他們在一起以來,兩個人還是第一次這麼像一對熱戀的情侶.牽著手,哪怕只是隨便走走,也彌散著一股幸福的味道.以至于兩人相處時一向愛出怪招的裴以琱]老老實實地散步,連話都很少.

林熙和看到前面一塊延伸往海面的石頭,突然建議道:"去那里泡泡腳吧."

冬天的海水其實是暖的,所以根本不用怕會冷到.

"好.我先過去."

"嗯."

裴以琤站到大石頭那,坐穩了,才把林熙和拉過來.

兩個人脫了鞋襪,把腳泡到水里.

沒有泡溫泉的感覺,但也不會很冷.

"還喜歡嗎?"

林熙和點點頭."挺好的.至少比去游樂場好."

水水曾經說過:為什麼電視里男女主角都要去一次游樂場?那種比較適合小孩子的地方,為什麼會成為約會的聖地?

想起這話,林熙和忍不住帶上了點點笑意.

裴以甯搧萓o,仿佛在欣賞天地間最美好的存在.她人本來就精致到近乎完美,現在多了一抹笑,就像冬日里綻放的寒梅,集聚了所有的光彩.

"有什麼好笑的?說來我聽聽."

林熙和就把水嫩的話告訴他.

裴以琱@挑劍眉."這你們就不懂.他們設置這樣的情節,純粹是為了讓男女主角在摩天輪里干點事兒."

林熙和無語,又聽他接著說.

"你有沒有發現,摩天輪總會出問題,然後兩個人就在上面待很久?那些親密的舉動浪漫的話語,都是在那個時候出現的."

"……"

林熙和剛開始是規規矩矩地泡著腳,跟裴以痦廘蛢廘,兩條腿就下意識地晃了起來.甚至還會調皮地動著腳趾頭,在海里戲逐浪花.

裴以矞爣o見到她跟個小女孩似的放松,還有些調皮.嘴角一勾,把腳伸過去,踩在她的腳面上.

他踩,她躲.他再踩,她再躲……到後來,兩個人直接跟小孩子似的玩了起來.

裴以甯あ傸控o,在海浪的拍打聲里,在海風的吹拂里,自己聽到了林熙和的笑聲.清泠,動人.他想去捕捉的時候,已經聽不見了.轉頭,卻能看到她用腿拍打著浪花,面上隱隱有著笑意.

裴以琱艅膜@動,將人摟過來,然後翻身壓在了石頭上.一邊在她頸子那拱著,一邊用他慣有的流氓語調道:"親愛的,這麼美好的時刻,咱們還是干點更親密的事情吧!"

林熙和看著藍藍的天空,聽著海浪拍打的聲響,感受著微冷的海風.一點一點地,綻放出一個絕美的笑容.

"好啊."

上篇:你許我一絲回應,我許你一輩子,可好?    下篇:終于過上老婆孩子熱坑頭的日子啦(小高.潮,不容錯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