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剩女大婚,首席總裁的寵兒141.咱能不要這麼高調秀恩愛麼?   
  
141.咱能不要這麼高調秀恩愛麼?

昨晚,賀千羽在餐廳見到了林熙和跟裴以琱妨,就一直很高興.即便對面郭楚寒明顯情緒不好,也不影響她這份好心情.

當初,她就向林熙和提出過,希望她跟裴以琣倦I結婚,好絕了郭楚寒的念想.雖然繞了一道彎,但這件事最終還是向著她想要的方向去發展了.

一頓美味的晚餐,賀千羽吃得心花怒放,郭楚寒卻是味同嚼蠟.

原本,郭楚寒還打算陪著賀千羽再四處走走的.賀千羽已經辭職了,孕婦長期困在家里不利于胎兒健康.只是這個想法一開始就沒有告訴賀千羽,而現在他已經完全沒了那份心情燔.

吃過晚飯,兩個人就一起回了家.

在途中,郭楚寒因為走神沒把握好方向盤,差點出了交通事故.

于是,賀千羽的好心情也沒有了,臉色變得難看起來.在車上她沒有發作,一進屋,她就忍不住了."在你心里,我跟孩子加起來都不及林熙和一根頭發,是嗎?"

郭楚寒知道她又要無理取鬧了.要是往常,他或許還是會解釋或者哄一哄,但現在他一點兒也不想這麼做.他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賀千羽,然後去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喝完水,他就直接往書房走去窠.

"郭楚寒,你給我站住!"賀千羽被無視得徹底,心里又難堪又惱火.

郭楚寒卻沒停.他現在需要一個人靜一靜,他誰都不想見到,尤其是賀千羽.再聽她多說一個字,他就會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

賀千羽動作也夠快,抱著肚子直接跑過去擋在他前面.

兩個人差點直接撞上了.

幸好郭楚寒刹車及時,才沒有撞到她隆起的腹部."你到底在干什麼?"

郭楚寒煩了!煩了賀千羽總是不停地拐彎抹角告訴他,林熙和跟裴以琣釵h麼幸福;煩了賀千羽總是拿孩子來威脅他;煩了這沒完沒了爭吵的生活……

賀千羽一聲冷笑,聲音尖銳,語氣刻薄."我在干什麼?郭楚寒,我才要問你想干什麼!怎麼,聽到林熙和跟裴以痤盛B的消息,你心里熬不住了?看到他們過得那麼幸福,你是不是嫉妒得要瘋了?"

要是平常,郭楚寒會直接出門去避開,而不會直接跟賀千羽吵下去.可今天,他是真的太難過了,偏偏賀千羽還揪著他不肯放!

"是啊,我熬不住了,我嫉妒得發瘋!我這麼說,你是不是覺得很高興?我還要告訴你,我後悔莫及,後悔我根本就不該為了孩子跟你結婚!在這樣的環境下出生成長的孩子,ta這輩子都不會幸福的!也許,我根本就不該讓ta來到這個世界!"

再溫和的人惹急了,也是會變得凶狠起來.郭楚寒在賀千羽一次又一次的刺激之下,徹底的發作了.

"你,你--"賀千羽氣得一下子喘不過氣來,眼睛瞪得跟銅鈴似的,不敢置信郭楚寒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郭楚寒,你混蛋!"

郭楚寒冷笑."我混蛋?賀千羽,就是因為我不夠混蛋,我才會傻得放棄熙和!就是因為我不夠混蛋,我才會傻得跟你結婚!如果可以重新選擇,我甯願做一個徹頭徹尾的混蛋,我也不會放棄熙和,絕對不會!"

"你,你--"賀千羽幾乎要被氣得昏死過去.郭楚寒的話就跟一把刀,一把帶著倒刺的刀,每抽出來一次都要勾出一塊塊鮮血淋漓的肉,疼得她生不如死.

如果再來一次,郭楚寒或許不會選擇跟她結婚!賀千羽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可能,可是那跟聽郭楚寒親口承認,完全不是一回事!

郭楚寒閉上眼睛,甚至不肯再去看賀千羽.他不是沒有想過好好地跟賀千羽過日子,可他發現這太難了.心里裝作熙和,卻要跟另一個女人一起生活,本來就已經夠痛苦的了.偏偏賀千羽還不肯消停,總是一次又一次地戳他的心窩子,一次又一次地挑戰他忍耐力的底線!

賀千羽緩過氣來,忍著洶湧的眼淚,面上露出諷刺又險惡的表情.她冷笑一聲,尖銳著嗓音叫道:"那又怎麼樣?你現在就是後悔到死也沒用,就算你跟我離婚了,林熙和也不可能給再跟你在一起.你難道沒看出來嗎?她愛上了裴以!"

郭楚寒的十指緊緊地握成拳頭,手背上的青筋高聳起來,十分嚇人.

"就算在以前,她也沒有愛過你!她不過是以你為跳板來走出上一段感情的傷痛,她不過是利用你來轉移大家的視線,讓大家不再關注她與有婦之夫勾.搭的事實!只有你這個傻子,天真地以為她是真的愛你!"

賀千羽本不是如此惡毒之人,可是婚姻的不如意將她一點一點地扭曲了.即便知道林熙和不是那樣的人,她卻忍不住要把她抹黑,只為讓郭楚寒死心!即便知道這樣是錯的,她卻控制不住自己.

"閉嘴!賀千羽,你給我閉嘴!"郭楚寒不允許任何人這樣玷汙他跟熙和的感情,更不允許賀千羽這樣抹黑林熙和!

賀千羽不僅沒有閉嘴,反而冷笑著繼續道:"我就是要說!我就是要讓你這個大傻子看清楚

,你自己有多麼愚蠢!你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間,還天真的以為自己是被人所愛的!你就是個傻子,不折不扣的傻子,天下間最傻的傻子!林熙和不愛你,他從來就不愛你,你這個傻子!"

"閉嘴!"

"啪--"一記響亮的耳光落在了賀千羽的臉上.

郭楚寒這輩子都甚少動手,更從來沒有打過女人,賀千羽是第一個.因為,她總有辦法讓他失控!明知道那是他的死穴,賀千羽卻沒事兒就戳一戳!

這一巴掌下來,兩個人都懵了.

賀千羽辛辛苦苦隱忍的眼淚,終于啪嗒啪嗒地掉了下來.她捂著臉,狠狠到吼了一句:"郭楚寒,你混蛋!我恨你!"

她曾經以為自己會愛這個男人一輩子.可事實上,從愛到恨,不過幾個月的時間.

郭楚寒看著賀千羽哭著跑進臥室,砰地關上了房門.他沒有追上去安慰,而是愣愣地站了一會兒,然後離開了家.

坐進車子里,他很久也沒發動.他心里很羨慕賀千羽,他們兩個人都很痛苦,可賀千羽可以放肆地哭鬧,他卻不能.他只能死死地忍著,任心髒千瘡百孔,痛不欲生.

許久之後,郭楚寒發動車子,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繞了許久,最後去了暗夜.

最痛的傷,必須要最烈的酒才能麻痹.

郭楚寒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喝得喉嚨都被烈酒灼得疼痛難忍,喝得視線已經模糊,喝得腦子已經沒辦法運轉.可是林熙和的一切,還是在腦海里呈現,比大屏幕電影還要清楚……

熙和,熙和,熙和……一遍一遍地喊,每喊一次,思念便更加刻骨,心髒也更加疼痛.可就像是犯了癮一樣,怎麼也停不下來.

作為一個有婦之夫,他沒有資格去找熙和,甚至沒資格給他打電.話訴說.可是醉了的人是可以任性妄為的,他終于還是撥通了那個幾乎是刻在了腦子里的號碼.

在林熙和到來之前,郭楚寒又喝了不少酒,已經快要醉得不省人事了,卻仍記得林熙和的聲音和味道.

在住進酒店後,郭楚寒倒是沒怎麼折騰周岩,很快就睡著了.

第二天,郭楚寒一直睡到九點多才頭疼欲裂的醒來.傻愣愣地躺了很久,腦子才終于有點兒清醒了.

坐起來一看,發現這是酒店的房間.他身上什麼都沒穿.他原本穿的衣服已經洗乾淨了,就放在床尾處.

郭楚寒後來已經醉倒了,完全不記得周岩的出現.他頭疼得厲害,用力揉了揉眉心,開始尋找手機.

手機電池耗完,已經自動關機了.但是在他的手機旁邊,靜靜地躺著另一塊備用電池.于是,郭楚寒知道,周岩出現過,他的心也因此淡定多了.

低頭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九點三十八分了.但是因為窗簾遮擋了光線,房間里還比較昏暗,感覺天才蒙蒙亮.

郭楚寒掙紮著起來,卻因為醉酒的後遺症而差點跌下床.這種頭重腳輕的狀態下,他根本什麼都做不了.他有些喪氣地在床沿坐下,不斷地揉捏著眉心.

他昨晚喝得爛醉,可有些事情還是隱約記得的.比如他給林熙和打電.話……

一通電.話,他之前竭盡所能的隱忍全都白費了.一巴掌,他之前所有的努力也全都白費了!

郭楚寒苦澀地笑了笑.一切,都毀了.他不知道該怎麼跟賀千羽過下去,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熙和……

手機在這個時候響起,是周岩打來的.

作為一個大集團的總裁,郭楚寒每一天都很忙碌,今天也不例外.但是他醉成那樣,根本沒辦法照常處理公事,好在他有一個能干的秘書.

"……上午的會議,我已經安排推到了明天……"周岩將今天的工作安排一一作了彙報.

"我知道了.你做得很好,謝謝."

周岩猶豫了一下,又說:"昨晚林小姐跟水小姐一起去暗夜接你並將你送到酒店的事情讓媒體給抓住了,陽城快報上刊登了幾張照片,都是你跟林小姐在一起的畫面."

周岩的話只說到這里,並沒有再多嘴.

郭楚寒痛苦地閉上了眼睛."我知道了."

切斷通話之後,郭楚寒馬上找到了陽城快報今天的內容,果然看到了周岩所說的報道.憑這份報道,他跟林熙和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他自己無所謂,卻是害苦了熙和.

郭楚寒將臉埋在自己的掌心里,一次又一次地做著深呼吸.

……

賀千羽將自己關在臥室里,哭了很久,也沒等到郭楚寒來哄.等她終于哭得聲音都啞了,走出門來,卻發現屋子里根本沒人.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開始泛濫.

賀千羽洗了澡躺在床上,等了一整夜,也沒等到郭楚寒回來.打他手機,他卻一直沒有接,到後來就直接關機了.

猶豫了很久,賀千羽撥了林熙和的號碼,卻在快要接通的時候按斷了.

這個時候找林熙和要自己丈夫的蹤跡,是想讓林熙和知道自己有多失敗嗎?就算知道郭楚寒就在林熙和那里,她又能怎麼樣呢?她能把人找回來,可他的心還是留在那了!

整整一個晚上,賀千羽也沒有睡著.她想了很多很多,從第一次見到郭楚寒一直到今晚那一巴掌……越想越覺得疲憊,寒心.

她必須承認自己的失敗!哪怕她付出再多,她也進不了郭楚寒的心里!因為,那里已經讓林熙和給全部霸占了,根本不會騰出一點兒空間來給她!

到天亮的時候,賀千羽因為極度疲憊,終于昏昏沉沉地睡著了.但是睡得很不安穩,頻繁地做噩夢,沒多久又醒來了.

郭楚寒還是沒有回來,手機也還是關機狀態.

賀千羽有氣無力地躺回床上,就這麼呆呆地看著天花板.直到腹部傳來動靜,她才猛然驚醒過來.

于是,賀千羽逼著自己起來,吃了一份簡單的早餐.

吃完早餐,又洗了衣服,她就不知道該做什麼了,于是坐在沙發里發呆.腦子里亂糟糟的,什麼都想,卻又什麼都想不清.

就在這個時候,手機突然響了.

賀千羽幾乎是撲過去拿手機,卻失望地發現,那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懷孕後,她注冊了某奶粉的會員,從那之後經常被一些保險,美容,借貸公司之類的***rao.

這個時候,賀千羽實在懶得聽這些煩心的東西,直接切斷了.可對方不休不歇的,連著按斷三次,它還是接著響.

猜想有可能是認識的人,賀千羽就接了.只是她沒想到,居然會是林熙晨.她們也算是姑嫂,可是彼此看不順眼.經過上次在林熙和別墅外面的沖突,賀千羽就更不想理會林熙晨了.

"別掛斷!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賀千羽正要掛斷的時候,林熙晨突然大聲叫了起來.

"我不認為你會有什麼好事告訴我."

"你先聽完了再發表意見吧."

賀千羽沒吭聲.

"寒哥哥昨晚沒有回家吧,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嗎?"

賀千羽一聽關于郭楚寒的,心髒頓時一咯嘣.她明顯聽出了林熙晨語氣里的幸災樂禍,也不知道她到底知道了什麼.

心內波濤洶湧,賀千羽卻裝作很淡然地道:"我老公去哪里,用得著你來關心嗎?還是你變態到對自己的表哥有什麼非分之想?"

"你--"林熙晨氣絕,但很快又得意起來."你在這里跟我斗氣有什麼用?或許你該問問你的好姐妹林熙和,因為你老公昨晚是在人家的床上過的.很有可能,他們現在還光著身子摟在被窩里呢."

賀千羽幾乎要控制不住自己,但還是咬著牙從牙縫里擠出一句:"你以為我會讓你這點挑撥離間的伎倆得逞?"

"呵呵,是不是挑撥離間,你去看看陽城快報的報道就知道了.希望等你看完了,你還能這麼淡定,我的傻嫂子!"

賀千羽直接切斷了通話,然後打開電腦去看報紙.

等那些照片清楚地呈現在面前,賀千羽幾乎要瘋了."郭楚寒!林熙和!你們,你們該死!"

她忐忑不安地在家里擔心了一整夜,人家卻早已經在溫柔鄉里樂不思蜀了!

賀千羽覺得這幾張照片一下子化身為惡魔,狠狠地嘲笑著她的愚蠢,她的可悲!

"啊--"賀千羽大吼一聲,聲音里充滿了傷與恨.

林熙和,你答應過我不會再跟他有任何聯系的!為什麼你要這樣對我,為什麼!

賀千羽瘋了一樣拿著東西出了門,打車直奔藍天醫院.她知道林熙和在那里上班.

走到半路,她突然想起,林熙和或許根本沒有上班!她跟郭楚寒或許還睡在酒店的被窩里!

賀千羽掏出手機來又看了一次那篇報道,卻沒能找到任何跟酒店有關的信息.上面寫的是"某酒店",照片也沒有任何可以辨認酒店的特征.

她又試著打郭楚寒的手機,卻還是關機狀態.即便如此,她也沒有撥打林熙和的號碼.

反正已經快到藍天醫院了,賀千羽決定去試一下運氣.如果找不到人,她就去林熙和的別墅.

當時,林熙和正在開會,關于今天要做的那一台手術.院長,副院長,外科主任等都在.

賀千羽找到林熙和辦公室."請問林熙和在嗎?"

"林醫生去開會了."那人剛回答完,突然驚叫了一聲.

于是,所有人都齊刷刷地看了過來,然後臉色都變得精彩起來.賀千羽,林熙和與郭楚寒之間的那些糾葛,媒體有報道,所以大家都知道,那可是他們茶余飯後的談資.

賀千羽插足好朋友的感情這件事,可是被人惦記著呢.再加上今天早上的報道,就有了種種腦補:賀千羽用下三濫的手段搶走了林熙和的男人,現在林熙和又跟這個男人搞在一起,複雜又糾結的三角關系

……

賀千羽愣了一下,終于意識到了他們那些目光里的內容,頓時十分難堪起來.可現在再離開,已經無補于事了.

就在這時,林熙和回來了.見到賀千羽,略略有些吃驚."千--你怎麼會在這里?"

習慣性地喊昵稱,可是一出口才發現,她們早已經回不去了.

"你--我想跟你談談."賀千羽穿差點沒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如果不是在這里晾了一會兒,被那些人的視線刺激得恢複了一點理智,她恐怕會當眾質問林熙和,那就會更加讓人看盡笑話.

林熙和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走進去,將手里的東西放下."你跟我來."

賀千羽吸一口氣,跟在她身後.

林熙和找了一個無人使用的小會議室,在剛進門的那個位置坐了下來.只是還沒來得及開口,就有其他部門的同事走來,說這個會議室他們已經預定了.

無奈,林熙和只好帶著賀千羽去了樓頂.選了一個合適的位置立定,轉頭淡淡地看向賀千羽."找我有什麼事,你說吧."

"郭楚寒呢?"賀千羽看到她這副云淡風輕好像什麼都跟她沒關系的樣子,壓抑的那股火氣馬上開始竄燒起來.

"我不知道."

賀千羽瞪眼了眼睛,大聲地叫了起來."你怎麼可能不知道?你們昨晚明明就在一起,你怎麼可能不知道?你們早上還在一個被窩里醒來吧,你們怎麼可能給不知道?你--"

"閉嘴!"林熙和直接打斷了她的質問."如果你是看了那些歪曲事實的報道來質問我的,那麼我現在就回答你.我跟郭楚寒昨晚並沒有在一起,我跟水水一起送他去了酒店,交給了他的秘書周岩.至于他現在在哪里,你更不應該來問我."

"水水也在一起?"賀千羽倒是沒有料到這個.

"是.你可以向她求證.或者,你也可以去查證暗夜或酒店的監控錄像."

賀千羽認識林熙和比認識郭楚寒還要早,她是清楚林熙和的為人脾性的.她從來不說謊,或者說,她高傲得不屑于說謊.

"那,那你們怎麼會一起去暗夜?"

"他喝醉了給我打電.話,我怕他出事,就跟水水一起去了暗夜.事情就是這樣."

林熙和不會像水嫩一樣想質問賀千羽,但她也不會刻意隱瞞.賀千羽跟郭楚寒之間確實存在問題,不是她隱瞞就會有所改變的.

"那你可以給我打電.話,我會去接他的.你答應過我,以後不會跟他有任何聯系的!林熙和,你不能言而無信!"

"如果有下次,我會這麼做的."林熙和必須承認,她這次的處理方式確實不夠妥當.或許,她是讓郭楚寒聲音里的痛苦給干擾了,沒有想得周全.

賀千羽怒不可揭,手指幾乎要戳到林熙和的臉上."你--你還想有下次!林熙和,你別太過分!"

"這跟我過分與否並沒有什麼關系.如果你費盡心思得到他,卻又不懂得珍惜他,那麼報紙上那些捕風捉影遲早會變成事實,只不過對象不是我罷了."

"你憑什麼說我不珍惜他?林熙和,你又知道什麼?你有什麼資格指責我?如果不是你對他糾纏不清,我們之間也不會像現在這樣!"

賀千羽根本不能接受這份指責,她自認自己已經很用心了.為了郭楚寒,她都快把自己的自尊踩在腳下了!

林熙和沒有反駁,只是清清淡淡地看著她.仿佛此刻天傾塌了,你也不會在她臉上尋到一絲慌亂的痕跡.

相對比之下,賀千羽覺得自己就像一個上躥下跳,抓耳撓腮的跳梁小丑.

"林熙和,別說得好像你自己多麼高尚!有句話,很久以前我就想跟你說--林熙和,你就是假慈悲!如果你真的為他好,就應該用最狠的態度去對他!讓他早早放棄,而不是讓他為你癡纏為你浪費感情浪費人生!"

多年來一直憋在心里的話,今天終于有機會表達出來,賀千羽幾乎是用吼的.她如此激動,以至于呼吸都急促起來.

"他明明已經結婚了,你為什麼還要跟他藕斷絲連?還是說,你就是喜歡跟有婦之夫糾纏不清!"

林熙和的雙眼倏然眯了起來.她的手握成了拳頭,忍著沒有一巴掌揮出去."賀千羽,你再說一遍."

賀千羽看著林熙和那可怕的臉色,愣是沒敢把那句話重複一遍.她知道林熙和不是那樣的人,只是氣急了,有些口不擇言.可說出去的話猶如潑出去的水,是再也收不回來了.

"看在你懷著孩子的份上,我不跟你計較.如果沒什麼事,我去干活了."

"等一下!"擦身而過的時候,賀千羽一把拉住她."你,你跟裴三少真的已經結婚了?"

林熙和撥開她的手,淡淡地問:"需要我給你看結婚證嗎?"

賀千羽沒有回答,林熙和卻已經離開了.她踉蹌得退了一步,渾身的力氣都似被抽干了.
她在家里,在車上,想了無數質問甚至羞辱林熙和的方式.可是真正見到了林熙和,她一句有氣勢的話都沒能說出來.就像在這份感情的角逐里,她始終是底氣不足,並且一直都是輸得一塌糊塗的那個人!

想到婚後生活的種種不如意,想到始終被郭楚寒拒之門外,賀千羽將臉埋在掌心里,哀哀地哭了起來.

突然,耳邊響起低低的笑聲.那笑聲,有嘲諷,有入骨的邪惡.

賀千羽嚇了一跳,忙抬頭向聲音發出的地方看去.眼淚模糊了視線,她只看到一個模糊的人影,她趕緊擦干眼淚.待看清對方的樣子,她下意識地吞了吞口水,往後退了一步."你,你是誰?你想干什麼?你別過來!我,我要喊人了……"

……

林熙和從樓頂下來,回辦公室喝了幾口水,就已經快到了手術時間.她無暇理會同事帶著異樣神色的視線,直接去了手術室做准備.

等林熙和完成手術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多了.早過了午飯時間.

一場大手術下來,體力消耗很大,加上錯過了午餐,林熙和走出手術室的時候已經有些疲憊了.待看到倚在門邊的那道身影時,一時有些呆愣.

"看傻了?"裴以痦仆中警蛩L角,伸手碰了碰她的鼻子.

林熙和躲開他的手,問道:"你怎麼會在這里?"

"本來想跟你一起吃午飯的,來了才知道你今天有一台大手術.這不,怕你忙完了沒有體力,特地給你准備了豐盛的午餐."裴以矞隞 ̄鉿糷漭h樓她.

林熙和簡單洗了個澡,換了衣服跟著裴以琱@起去了藍天醫院的花園,找了一張石桌子坐下.

裴以痡N飯菜從袋子里端出來,在桌子上擺開.三菜一湯,還冒著騰騰熱氣,香味更是誘.人.

林熙和在動筷子前,看著裴以痚搕F一句:"你今天沒有事情要忙?"

"有.不過什麼事情都不如你重要."裴以矞鉾秉銧篧L來親她.

林熙和把他擋住,果斷地不再跟他繼續這個話題,低頭開始認真地吃飯.

裴以琲器D她體力消耗厲害,只怕早已經饑腸轆轆的,所以也沒打擾她,只是靜靜地看著她進食.

即便是在露天吃著外賣,林熙和的一舉一動也透著賞心悅目的優雅,並且這份優雅是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她只要往那一坐或者一站,便是一道讓人無法移開視線的美景.

想到她是屬于自己的,裴以瓻K難掩心底的情動,面上卻沒有表露分毫,只是眼神又柔和了幾分.

林熙和喝了一碗湯,又吃了小半碗飯,感覺差不多了就要放下筷子.

"吃夠了?"

"嗯."

裴以睎H手將她手中的筷子拿過來,端起剩下的飯吃了起來.

林熙和愕然地看著他,這才想起要問:"你還沒吃?"

"嗯."裴以琝C頭專注地進餐,就給了一個鼻音作為回應.因為是在外面,他的動作是一貫的優雅從容,足以讓任何一個女人癡心迷醉.不遠處那幾個女孩子頻頻往這邊看,便是最好的證據.

林熙和微微皺眉.這人到底想做什麼?他不是故意讓她愧疚或者心疼吧?"你為什麼不吃?"

裴以琠奰Y對她一笑."忘了."

林熙和看著他,心情一時十分複雜.她相信,裴以琱ㄦ|為了讓她感動而這樣做,他應該是真的忘了.

裴以皒悃M了剩下的所有飯菜,才放下手里的筷子.

林熙和抽了紙巾遞過去.她也沒多想,下意識的就這麼做了.直到對上裴以琲滲漁e,她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她繃著臉,別開視線不去看他那紮眼的笑容.

裴以痡N手里的紙巾放下,伸手抓住林熙和的手腕,然後稍稍用力,將人拉起來.

林熙和還沒來得及抗議,就已經跌坐在他腿上,讓他摟在了懷里.

裴以琝C頭,在她脖頸那嗅了嗅.她不用香水,可身上總有一股讓他沉迷的淡雅清香.

"裴以,你別鬧了."林熙和掙紮起來.她雖然不在乎別人的視線,可也不喜歡在人來人往的地方秀恩愛.這種高調且張揚的事情,她一點兒也不感興趣.

裴以畯邠O沒有像平常那樣死皮賴臉,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就松了手.

林熙和扯了扯衣衫,暗松一口氣.她真怕這人不管不顧地胡鬧起來.

裴以痡N桌上的垃圾打包,丟進了垃圾桶里.

林熙和等他走回來,便道:"我回辦公室眯一會兒,你也去忙吧."

"晚上我來接你."裴以睆O住她的腰,跟她一起走到醫院門口.

"好."

裴以琣b林熙和嘴唇上親了一口,並在她帶著責備的眼神里笑得跟偷腥的貓兒.看到她進去了,才轉身去了停車場.

……

郭楚寒因為嚴重的酒後症狀,索性也不打算回公司了,只遠程遙控指揮周岩來處理事情.

空閑的時候,他便坐在窗前,一遍一遍地想事情.從前的,現在的……有股自虐的疼痛感.可在這疼痛里,他才覺得自己呼吸順暢一些.

郭楚寒甚至很認真地在想離婚的問題.這樣的日子再繼續過下去,對彼此都只會是更深的傷害.數個月後,受傷害的或許還有一個無辜的孩子!

不!他絕對不允許事情走到那樣糟糕的地步!

手機響了又響,郭楚寒才總算回過神來.陌生的號碼."喂,你好?"

"郭先生你好.我們這里是藍天醫院,你的妻子因為意外……"

郭楚寒騰地站起來,一把抓起搭在一旁的外套."我會盡快趕到,請你們一定要盡全力搶救我的妻子.如果,如果必須做出選擇,請一定要先保住大人的性命,謝謝."

郭楚寒一邊再三叮囑醫院在特殊情況下先保大人,一邊飛快地跑出了房間,一頭沖進了電梯間.

坐在出租車里,郭楚寒始終閉著眼睛.此時此刻,他再也沒有心思去想其他事情,只默默地祈禱著賀千羽跟孩子都能平安無事.

"師傅,麻煩再快一點!"

出租車停在藍天醫院門外.

"不用找了."郭楚寒推門下車的時候,腳步踉蹌了一下.

郭楚寒趕到手術室門外,賀千羽還在搶救當中.有專門的醫護人員跟他交代了一下情況,並讓他簽了手術同意書."請你們一定要救救她!"

"我們會盡力的!"

郭楚寒緩緩地跌坐在椅子里,手腳發冷.看著那扇門,醉酒後本就不夠清醒的腦子此刻接近空白.

時間滴答,每一秒都仿佛千年萬年,沒有盡頭.

當手術室的門打開,郭楚寒撲過去的動作太猛,沒能刹住腳步."醫生,我妻子怎麼樣?"

醫生好心扶了他一把."你的妻子已經搶救過來了.可是很抱歉,孩子沒能保住."

郭楚寒看著醫生走遠了,還愣愣地站在原地動不了.這個孩子不在他的計劃之內,可自從知道ta的存在,他便一直在期待著ta的降生.他甚至已經在看育兒方面的書籍,也買了不少小玩意兒,他要做一個合格的父親……

可就在剛才,他永遠失去了見到ta的機會!那是他的孩子,他的第一個孩子!

如果他沒有跟賀千羽吵架,如果他沒有跑出去喝酒徹夜未歸,如果他醒來之後就回家……他間接地殺了自己的孩子!

"啊--"郭楚寒痛苦地低吼一聲.臉埋在掌心里,忍不住落下眼淚.

【土豆有罪!雖然只是小說,可是殺了一個孩子,土豆還是很難受!寫到這里的時候,忍不住哭了....】

上篇:140.因為,我不愛他    下篇:142.林熙和,是她殺了我的孩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