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三國美人錄一百二十章 天下更有癡似相公者   
  
一百二十章 天下更有癡似相公者

她哼哼著說不出話來,劉豐卻是心疼無比,吻了吻她的額頭,安慰道:"放心吧,我們還要在一起一輩子那."想到伏完,劉豐心中也有點不好受,這世沒有伏壽的作用,伏完雖說如今在許昌,但不一定有危險吧?皺著眉頭思考一番,劉豐看著伏壽忽然道,"壽兒,如果有機會,我把你的家人接來冀州吧."

伏壽一愣,抬起頭來看著劉豐怔怔道:"真真的嘛?哥哥你不是在哄壽兒吧?"

劉豐望著伏壽又喜又驚的模樣,輕輕的歎了一聲,抱緊她道:"放心吧,就算不是為了壽兒,我與岳父的關系也該這樣做啊,是不是娘子?"說道最後他已是笑著看著懷中的伏壽了.

伏壽心中被巨大的驚喜所充斥著,忽然猛的把劉豐壓在身下,小嘴拼命的吻著劉豐,馥郁的芬芳,柔軟的觸感,讓劉豐一陣沉醉,吻了一會兒,劉豐死死的按住伏壽,喘著粗氣道:"寶貝兒,再這樣勾引我,我可不敢保證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哦."

伏壽俏臉一紅,情不自禁的又吻了他兩下,才又緊緊抱著他,感受到他的火熱,她的臉頰便似塗粉一般,愈加的紅潤了,可柔軟的嬌軀仍是緊緊的貼在劉豐的身上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悄悄的抬起頭看向劉豐,見他正在笑意盈盈的望著自己,伏壽心中一甜,貝齒輕咬唇瓣,忽然輕聲道:"哥哥,你你要要的話,壽兒可以給"還未說完,她便似泄了氣一般,渾身發燙的把頭埋在他的胸口,一動也不敢動,心"砰砰"的直跳.哪還有人前俏皮的模樣,只等著那羞人一刻的來臨.

過了好一會兒見劉豐還沒有動靜,伏壽心中羞意漸少,俏首輕抬,微微偷看了他一眼,卻又對上了他的眼睛,伏壽連忙欲用小手去捂住他的眼睛,小聲嘟囔著:"不許看,不許看,羞死人了"

"傻丫頭",劉豐吻了吻她,笑眯眯的道,"有什麼好害羞的,我們馬上可就是夫妻啊,不過這事還是聽從壽兒的話,留到洞房那天吧."劉豐嘴上雖這麼說著,心里卻在抽搐,娘的為了哄這個小丫頭開心,這罪真是不好受的,換了一個人,我非得吃掉你不可.關鍵小伏壽還在他身上亂動,逗得他實在難受.

"哥哥真好",伏壽沒想到自己的一句話,劉豐能記住這麼長時間,並且一直遵守著,心中又驚又喜,甜蜜的很.

"知道我好,就別亂動了,再亂動就好不了了啊."劉豐鼻孔冒火的向她哼道.

"嘿嘿."伏壽輕輕自他身上滾到床里面,只是玉手卻緊緊的抓住劉豐的大手,不願放開.

"睡吧,早睡早起才能長好身體."劉豐另一只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秀發,柔聲說道.

"嗯,哥哥今晚就別走了,陪陪壽兒吧"伏壽眯著眼睛,喃喃說道.

"嗯,好好睡吧"

一大早為避免被人發現,劉豐早早的就醒了,看了眼還在酣睡的伏壽,在她光滑的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一番,才穿好衣服,下了床去.打開房門,一股寒風吹來,劉豐緊了緊衣服,連忙把房門關上,向著自己的房間里走去.

走到自己的房門前,推了推卻發現門被反鎖了,劉豐想了想,猜到可能是貂蟬昨夜在自己的房間睡的,果不其然,貂蟬睡得極淺,見房門響動,連忙就過來開了門,把他迎了進去.

看著貂蟬誘人的身姿,由于起床匆促,還沒來得及穿好衣服,只穿了一件內衣,看的他心里一陣火氣,連忙把房門關上,上前摟住她笑著道:"小乖乖,怎麼跑到我的房間里了."

貂蟬臉色出現一片跎紅,把頭靠在他的胸口,卻是不說話.

這傻妮子,劉豐哪能不知道她是怎麼想的,見她穿的少,一把把她抱起,放到了床上,用被子蓋緊,又把自己的衣物脫了,才鑽了進去,摟著她柔嫩的身子,只覺的心里暖暖的.

"再睡一會吧,免得天亮時,精神不好,"劉豐輕輕拍了拍她的粉背,小聲道.

"嗯."貂蟬昨夜是很晚才睡的,以前都是大人和她一起睡,昨晚咋不在一起,弄得她很不習慣,心里思念的厲害,最後實在忍不住,偷偷的跑到劉豐的房間睡覺才滿足的閉上眼,休息了起來,不過她知道劉豐一大早可能會回來,因此睡得極淺,這不果然等到了劉豐.

依靠在這溫暖的胸膛,貂蟬直覺得這便是天底下最安心的懷抱.竟沒有多久,又沉沉的睡了過去.劉豐聽著貂蟬輕微的喘息聲,輕輕的擁住她,心里也是一片甯靜,唉,這些把身心都全交付給了自己的女人,自己可一定要讓她們過上好日子,一輩子不讓她們受委屈,他心中默默的想到,竟是連一絲邪念都沒有.

吃過早飯後,劉豐正准備跟著趙雨去後面訓練,趙雨卻對他說,明天她就要走了,從今天就開始給這些侍女們放假了,所以用不著他去了.

劉豐一愣,明天趙雨就要走了,好快啊,甄姜才走,她也要走了,到時候沒了她們的存在,這孤零零的大院子,還真清冷的厲害.趙雨見他發愣,看他一眼,也就轉身離開了.

劉豐也不知道說些什麼,站在那兒呆呆的站了一會兒,竟生出無事可做的荒唐感.搖了搖頭,他前往前院和龐統交談了一番,心中愈發的滿意,不過看著他一人在這孜孜不倦的修改奏章,他也難得慚愧一番,對著龐統勸道,讓他多休息休息,快過年了,沒必要這麼忙的.誰知道龐統卻是呵呵一笑,對著劉豐說,他的家人都在來冀州的路上,他賜給的那棟宅子,清冷的很,回不回去都一樣.

劉豐就立即不說話了,本以為自己無聊,沒想到龐統也是無聊到極致,才會瘋狂的工作.果然印證了那一句話:莫說相公癡,天下更有癡似相公者啊!

上篇:一百一十九章 哄女人    下篇:一百二十一章 貼身女保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