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三國美人錄二百三十七章 張燕   
  
二百三十七章 張燕

龐統驚訝過後,很快回過神來,看著猶自抱著趙雨,冷著臉的劉豐,有心想問什麼,卻怎麼也說不出話來,看著身後壓近的五千大軍,心中又急又驚,直到看到張燕讓人把那射暗箭的人綁了,他才連忙對著身後的大軍大聲喝止,讓他們停下.

然而田豫,朱靈怎麼會聽他的,沒有劉豐的命令,早已經紅了眼的兩人,仍舊催著大軍上前,眼看兩邊戰事一觸即發,龐統焦躁之下,再也顧忌不了那麼多,朝著劉豐叫道:"主公,快讓他們停下,那射暗箭的已經被找了出來,不要讓軍隊出現無謂的損失啊."

劉豐看著失血過多,已然昏厥過去的趙雨,心中疼惜之余,卻是滿腔怒火得不到發泄,他狠狠的瞪了龐統一眼,咬牙欲碎,最後才朝後喝道:"朱靈,田豫,命令大軍停下."

令行禁止,五千大軍,倏地悄無聲息,停靠在劉豐後面五十米處.

龐統擦了擦額頭的的汗水,已是被驚出一身冷汗.

"將軍,降將請罪."張燕見對面大軍停下,暗自松了一口氣,連忙跪倒在地,請劉豐責罰.

劉豐沒有理他,讓人趕快去把此事通知趙云,同時找來馬車,此時隨軍郎中,早已提著藥箱趕來,想要從劉豐懷中接過趙雨幫她查看傷情,劉豐卻默默的抱緊趙雨,要過軍醫的藥箱,走到遠處,眾人看不清的地方,默默的幫著趙雨包紮起來.

趙雨沒有傷到要害處,但是失血卻很嚴重,古代又沒有什麼輸血和什麼先進的醫療,一不小心就可能送了性命,劉豐前世乃是一個特種部隊的教官,什麼沒有學過?

趙雨的箭傷是在左胸口,他小心翼翼的折斷箭梢,輕輕扒開趙雨的鎧甲,放到一邊,猶豫了一下,才抽出隨身攜帶的匕首,把趙雨的的左胸處的衣襟劃破,頓時一片明晃晃的渾圓和雪白出現在了劉豐面前,劉豐咬了咬牙,使勁集中注意力,不讓自己走神.

看著那片雪白中,一枚箭羽深深的插了進去,四周血跡淋漓,染紅了衣服和肌膚,他心中又疼又憐,這個平日里對自己冷若冰霜的小丫頭,居然在生死關頭,舍身為自己擋箭,要說他心中沒有什麼想法,打死他自己都不信.

在傷口處塗抹了點止血草藥,劉豐又把隨身攜帶的小藥瓶拿了出來,放在一邊.深深吸了一口氣,伸手握住箭梢,銀牙一咬,臂上使出力氣,那箭頭就被他拔了出來,看著汩汩又要流血的傷口,劉豐趕緊把小藥瓶中的藥粉,倒了上去.

拿出白布,劉豐正要給她包紮好,就看見趙雨動了一下,竟是幽幽醒了過來.

"啊,你,不要......"趙雨一下看清了自己的情況,心中大驚,羞澀之下,也顧不了傷勢,就想推開劉豐,自己起來.

"你別亂動,"劉豐低吼了一聲,看也不看趙雨的表情,竟是拿著白布若無其事的給趙雨包紮好,也不知道是不知道錯覺,在劉豐凶自己的時候,趙雨只覺得半點興不起反抗的念頭,她呆呆的任由劉豐在她清白的身軀上動作著,替她包紮,心中羞澀之余,冥冥之中,卻覺得本該如此.

由于失血過多,她很快就感到力不從心,昏昏沉沉的又睡了過去.

劉豐為她包紮好後,又給她弄好衣服,看著又再次昏睡過去的趙雨,深深的歎了口氣.一聲不響,就這樣把她抱在懷中,靜靜的坐在地上.

一時場中的氛圍有些詭異,張燕跪在地上,後面是他的黑山軍,前面是劉豐的五千大軍,按理說張燕有七萬可戰之力,劉豐只帶了五千人馬來,即使自己一方是散兵游勇,戰斗力不強,但也夠五千大軍吃上一壺的,就算是強吃掉,也不是沒有可能.

但張燕一直低著頭跪在地上,愣是沒有亂動,就這麼靜靜的等待著.

時間過去約莫大半個時辰左右,一輛馬車終于趕了過來,劉豐抱著趙雨向馬車走去,馬車停在他身邊,從上面走下來的卻是趙府的幾個丫鬟,"大哥人那?"劉豐急問.

"稟大人,我家大人今天一大早就帶著大軍出去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兒了."那小丫鬟看著臉色鐵青的劉豐,粉嫩的面頰嚇得一片雪白,大氣也不敢出一個.

"啊,"劉豐嘴巴微張,愣神之余,這才想起來,為保障計劃的順利實施,趙云今天應該是帶著兵馬前往並州,冀州和洛陽的三處交界地了,又哪還能知道這個消息,看來自己一時心急糊塗把這個都忘了.

讓丫鬟把馬車的布簾拉開,劉豐抱著趙雨走了上去,馬車內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鋪著厚厚的幾層被,看到這,劉豐心中微微松了口氣,把趙雨輕輕的放在厚被上,又蓋好被子,才吩咐丫鬟好身看管.

劉豐下了馬車,叫來朱靈,讓他帶著一些士兵,護送趙雨回去,他才轉過頭來看著張燕.

時間雖然過去好一會,但是張燕的緊張卻絲毫沒有減少,密密的汗水,布滿了額頭,他也不知道什麼結果會在等著他,眼睛的余光偷看了一眼,射暗箭的男子,心里微不可察的歎了口氣.

自己的責任重大,作為黑山軍的首領,他可不止只有自己這一條命,而是上上下下三十余萬條人命,更多的卻是毫無戰斗力的婦孺孩童,就算是打,是拼,然後那?後面是袁紹的地盤,現在袁紹和曹操正在打仗,自己又能跑到哪兒去?更不要說這里是常山了.

"張燕,你可有什麼話說?"劉豐看著跪在距他不遠處的男人,語氣淡淡,讓人摸不准他的心思.

"張,張燕知罪."張燕深深的低下了頭,竟是一句話也不為自己辯解.

劉豐吐出一口濁氣,忽然歎道:"張將軍,你欲投降,我自當歡迎,但是冀州不歡迎心存不軌之人,還望你能明白.你的這些手下,有多少是願意真心降我,還望你能察清楚."

(未完待續.)

上篇:二百三十六章 中箭    下篇:二百三十八章 九命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