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三國美人錄二百六十九章 白玉美人   
  
二百六十九章 白玉美人

"哦,"劉豐眼中閃過一絲笑意,出聲道:"如此說來,這麼多年,還把沮涭放錯位置了?……"還沒說完,劉豐和辛評就相視一眼,哈哈大笑起來.

辛評輕捋他三寸黑須,感慨道:"楚王厲害之處就在如此了,無論何種人才,總能在他手下發揮最大作用."

"管家,你平日里可不像這般啊."劉豐笑著手指輕抬,對著他道:"怎麼今日恁多感慨,莫不是吹噓遛馬?"

辛評面露苦笑,連聲道:"肺腑之言.肺腑之言~"……

"讓人通知過了嗎?"不知走了多久,來到一片住宅區的入口,劉豐轉頭對著辛評詢問道.

"少爺,幾日前就已經通知過了."辛評躬身道.

"嗯,糜竺此人我還是微有了解的,即使他不同意你的建議,也不會為難與你,你曉以利害,必要時,可把我的消息也說出來.還有遇事切勿沖動,一切以自身安危為主."

離開前,劉豐鄭重囑咐道.

"管家明白."辛評一躬到底,語氣中有壓抑不住的情緒.

見辛評走進住宅區,劉豐轉頭對著韓猛道:"多安排些人在附近走動,一定要注意保護管家的安全."

"是,少爺."韓猛沉聲應道.

劉豐帶著典韋等人繞過一個巷口,重新又走上了熱鬧的大街,正准備到自己的住所住下,遠遠就看到一個身姿妙曼,少婦打扮的女子向這邊走來.

若是尋常美貌女子,劉豐斷不會這般驚訝,這女子實在引人注目的,卻是她的皮膚.

太白了,無法形容,似白玉一般.

一身粗布裙釵,卻絲毫不影響她沒一絲瑕疵的絕世容顏,雪白的嬌顏透出淡淡紅暈,清秀可人,一雙剪水瞳仁,清澈若泉,那唇角微弧,喜中含笑,嫻靜之余,帶有似水溫柔.

烏黑的頭發自後梳起,盤云高挽,普通木釵簪著的如云青絲散落香肩兩側,柳絲般的秀發隨風飄散.

不僅劉豐看愣了,身後的韓猛和典韋都好不到哪里去.當那女子從他們身邊走過時,劉豐看的更清,情不自禁歎道:"眼如秋波鬢如云,素衣難掩白玉身.當真是仙子般的人物啊."

那女子似乎是聽到了他的聲音,回頭看了他一眼,柔美的的粉靨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等劉豐再次回過神來時,那女子已經走出好遠了.

唉,可惜了,劉豐心中喟歎,看著女子打扮似乎已經嫁作人妻了,他轉過身來看著還在發呆的典韋,韓猛兩人,好笑道:"愣著什麼那?人都走了."

韓猛臉色發窘,急忙轉過頭去,典韋卻是沒有察覺一般,嘴中嘀咕道:"二哥,這女人怎麼能有這麼白啊,不會是得了什麼病吧?"

"病你個頭,"劉豐沒好氣的瞪他一眼,扭頭就走.

焱縣他們也有住所,是密作平日里休息所用,本來典韋建議劉豐去那將就些日子的,但是劉豐考慮很久,還是拒絕了這個提議,讓親衛分散在附近的客棧,他則和韓猛,典韋住在了距離辛評所去的住宅區,不遠的一間小酒樓里.

躺在酒樓中,唯一一間還算乾淨整潔的廂房里,劉豐此刻腦海中所想的不是別人,而是小喬,自己的小姨子.

在出發來青州之前,他去和眾女逐一單獨告別時,就感覺到了她的不對勁,問橋薇,橋薇卻讓他自己去問,後來因為要忙的事情太多,就給忘記了.如今空閑下來,他心中愈發的感到怪異.

躺在心中胡思亂想著,很快他就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等他再次醒來,睜開眼睛時,頓時嚇了一跳,因為眼前正站著兩個人,正是于吉和橋玄.

這兩人神神秘秘的,進來沒半點聲音,這是第二次了吧?

"你們怎麼在這里?"劉豐還有些沒有反應過來,連忙朝他們身後望去,本想看他們是怎麼進門的,沒想到對上的卻是一張清秀的俏顏,竟是許久不見的諸葛果.

見他望向自己,諸葛果展露笑靨,向他輕笑,劉豐撓了撓耳朵,心中也有些開心,笑道:"是你啊,好久不見."

諸葛果笑而不語,一邊的橋玄頓時不樂意了,在他肩頭不輕不重的拍打了下,怒罵道:"你小子,荒唐的可以啊,我和老魚頭擋在身前,你都能視而不見,充耳不聞,跑去後面和果兒說話,你這風流王爺看來不是白叫的."

"風流王爺?"劉豐回過頭來,沒明白他什麼意思,迷糊的看著他道:"橋公,這又如何作解啊,我什麼時候有這麼個外號了?"

"呵呵,你小子現在能看見我們兩個老人家了啊?"橋玄臉上露出笑意,但很快就沉了下來,臉色變化竟比翻書還快:"你小子剛才叫我什麼?"

劉豐看著怒氣沖沖的橋玄,哪里還不明白,嘿嘿賠笑兩聲道:"岳父大人,你怎麼來徐州了?"

橋玄臉色舒緩,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打算對徐州動手了?"

劉豐呼吸一窒,滿臉的不可思議,這件事除了他身邊親近的人知道外,就沒有告訴別人了,他是如何知道的?看著眼前的橋玄,要不是見他是自己的老丈人,劉豐都懷疑是不是出了內奸了.

似是知道他在想些什麼,橋玄笑道:"你是不是很好奇我是這麼找到你的,又是如何知道你想要攻打徐州的事情?"

劉豐撓頭,只得裝著傻笑兩聲,但臉上的表情已是很明了了.

橋玄笑了笑,一副高深莫測的模樣,口道:"孔夫子曰:不可說,不可說."

劉豐差點被他這個老不正經的雷到,早知道于吉是個神棍,還以為橋玄會好一點,卻沒想到他是個老神棍,真是物以類聚,不是和尚不碰頭啊.

見他搖頭晃腦,一邊的于吉一把拉過橋玄,不滿道:"你可拉到吧,趕緊正事要緊,"他轉過頭對著劉豐笑咪咪的道:"小子,我來告訴你,我們去過了冀州鄴城,還有你那又丑又壯的像頭牛的侍衛,正在外面瞎溜達,你可懂了?"

(未完待續.)

上篇:二百六十八章 搞基的劉備?    下篇:二百七十章 見糜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