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三國美人錄二百七十二章 政治婚姻   
  
二百七十二章 政治婚姻

劉備抬起袖口擦拭眼淚,還想辭讓,正要說些什麼,卻感覺抓著自己手臂的手掌,漸漸失去了力道.

"陶大人……"劉備大驚失色,隨即大聲哭了出來,聽到哭聲,很快外面陶謙的子孫和部下都湧了進來.片刻哭聲頓起,隱隱的哀悼聲,回響在徐州的上空……

次日舉城哀悼,之後徐州軍民極力表示擁戴劉備執掌州權,關羽,張飛也再三相勸.最後劉備在和諸葛亮商議過後,才同意接受徐州大權,擔任徐州牧.

陳宮處.

"軍師,軍師,"呂布小跑著走進陳宮的房間.

"奉先何事慌張?"陳宮放下手中的竹簡,疑惑的看著呂布.

"軍師大事不好,陶恭祖昨夜病死了,還把徐州牧讓給了那個大耳賊."呂布咬牙切齒,神情中卻夾雜著一絲慌亂.

"哦,消息可否屬實?"陳宮不驚反喜,上前兩步,盯著呂布問道.

"城中百姓都披麻戴孝了,這能都有什麼作假?"看著陳宮一點擔心的意思都沒有,呂布心中有些不滿.

"哈哈,此乃天助我也."看著驚疑不定的呂布,陳宮伏首在他耳邊密語一番,才又退了回去,笑道:"如此,徐州可定矣."

"妙哉,軍師果真神人也."呂布大喜,但面上還有一絲擔心,"那張飛沒輕沒重,粗人的緊,要是曹豹有個三張兩短,我可如何向她姐姐交代?"

"哈哈,"陳宮大笑道:"曹將軍雖然吃了點苦,但絕無性命之虞,奉先直管放心便是."

"好,那我便差人去袁公路那里.到時一定給大耳賊一個驚喜,教他怎麼和我呂布奪徐州."呂布哈哈笑著走出了陳宮的房間.陳宮看著呂布的背影,歎了口氣,搖搖頭...

"少爺,糜別駕有請."韓猛進了屋子,對剛起床的劉豐恭聲道.

"哦,"劉豐眼珠急轉,微一思索,便迅速穿好衣服,帶著典韋,韓猛兩人朝著糜府走去.

路上劉豐大腦中飛快的回顧這幾天的事情,陶謙新死,劉備接任徐州牧,糜芳願意投降自己,呂布不見動靜;他心中輕笑,暗道這事情發展的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走進糜府,正是午飯時分,劉豐被請進了客廳,整個客廳空蕩蕩的,只有糜氏兄弟,桌上擺滿了酒菜.劉豐不動神色的坐了下來.和糜家兩兄弟推觥換盞,氣氛熱烈,卻絕口不提招降之事.

糜竺,糜芳面面相覷,都不知道劉豐是什麼意思,最終糜竺在糜芳的狂打眼色的情況下,無奈還是站了起來.

"楚王,"糜竺看著劉豐,先是躬身,才沉聲道:"如今楚王也清楚,徐州現在的形勢,我糜竺雖為別駕,但左右徐州的局勢,卻也不現實,不知楚王可有什麼計劃,能拿下徐州?"

糜竺話中的意思已經明了了,他願意降,但是也要知道劉豐到底怎麼奪下徐州.

劉豐心緒微動,臉色卻不流露半點,他看著一臉誠懇的糜竺,笑了笑,不答反問,道:"子仲你認為劉備可以坐穩徐州牧嗎?"

"這?"糜竺一愣,他倒是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當初呂布和劉備同時守護徐州,兩人是同等的.如今劉備做了徐州牧,再讓呂布傾力相助,明顯是不可能的事情,弄不好,還會成定時炸彈,再說劉備也不可能放兵權給呂布.

思及曹操,呂布,和眼前的楚王劉豐,糜竺眼神複雜,輕輕歎息,搖頭道:"子仲不清楚."

呵呵,劉豐輕笑,也不點破,緩聲道:"我可以向你保證,徐州今天什麼樣,以後交到你手中,還是什麼樣."

一邊的糜芳神情激動,他要的就是劉豐這個承諾,見哥哥發楞,急的連忙用腳在桌底踩了他一下.

糜竺回過神,深深看著劉豐,劉豐怡然不退,神情坦蕩的回視與他.

糜竺再次深深鞠了一躬,沉聲道:"還請楚王教我糜家,該如何去做?"

劉豐神情淡淡,這種結果早在他意料之中,商人重利,同為皇室宗親,同為亂世軍閥,劉備能給的,他都能給,劉備不能給的,他也能給,如此,糜竺憑什麼不選他?

"我只需要你在曹操來攻時......"劉豐用手指沾了一點酒水,在沉香的木桌上,慢慢寫下了四個大字.

糜竺和糜芳都是一臉呆滯,明顯都被這個消息驚到了.

糜芳吞了吞口水,澀聲道:"楚王,您是說曹操還會再來攻打徐州?"

劉豐不說話,只是笑看著兩人,糜芳,糜竺互相看了一眼,那其中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事情談完,劉豐一直緊繃的心弦也慢慢舒緩了下來,和糜家兩兄弟,吃著酒菜,談些奇聞異事,倒也把關系拉近了不少.

酒酣之際,糜芳面色熏紅,有了些醉意,他又吃了一杯酒,借著湧上來的酒勁朝著劉豐道:"楚王,屬下有一舍妹,名喚貞,生的冰肌玉骨,貌美傾城,更兼知書達理,品性高潔,不如嫁作楚王做妾如何?"

"子方,楚王家事如何要你來操心,休得胡言."糜竺面上惱怒,瞪了弟弟一眼,眼角的余光卻瞟向了劉豐,劉豐雖也微醉,但是還保持著清醒,看著他們兄弟倆演雙簧,心中好笑,看來不把他們妹妹娶回去,這兩兄弟是不會安心的.

劉豐歎了口氣,為難道:"你們也知道,我新近才娶了五位夫人,就怕嫁入我劉府,會委屈糜小姐啊."劉豐說的倒是實話,從古至今,政治婚姻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更何況他貴為楚王,一方霸主,就不可能沒有政治上的婚姻.

只是畢竟是聯姻的犧牲品,沒有感情基礎,劉豐也不確定自己會不會冷落了她.所以還是先說清楚了的好.

"無妨,"糜芳醉醺醺的道:"能嫁給楚王,是舍妹的福氣.她會有什麼不滿?"

糜竺這次也沒有說話,默默的喝了杯酒,低頭夾菜.(未完待續.)

上篇:二百七十一章 陶謙再讓徐州    下篇:二百七十三章 女兒心思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