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三國美人錄二百七十八章 張飛嗜酒踢魏延 曹豹苦肉賺徐州   
  
二百七十八章 張飛嗜酒踢魏延 曹豹苦肉賺徐州

"嘿嘿,"劉豐心中一騷,在她纖細的柳腰中撓了一下,才松開了大手,糜貞緩了好一會才能動彈,趕忙踏著小碎步,跑到對面的椅子上,像個受驚的小兔子一般,和劉豐距離的遠遠的.

劉豐心中歡快,也不再去逗這個可愛羞澀的小妮子了,想到剛才叮囑她的事情,不禁再次說道:"貞兒,剛才和你說的甘倩,你可以看緊了,不然你相公我隨時隨地都可能掛掉."

劉豐半真半假的說道,糜貞心中卻是驚起了滔天巨浪,只見她驚呼一聲,以手掩唇,低呼道:"大人,甘姐姐怎麼會威脅到你的性命那?"

"呵呵,"劉豐笑道:"你忘了他相公是誰?我又是誰嗎?我如今在他的地盤上,劉備要是知道了,你說他會不會前來抓我?"

糜貞怔住,似乎是沒有從這件事中緩過神來,雖然她也感覺到了其中不對勁,卻是怎麼也想不通其中的的關鍵.

經過剛才的一小番嬉鬧.她早就把自己當做劉豐真正的妻子了,如今見他何時都會遇到危險,忍不住關心道:"大人,這里這麼危險,你為何不回......"說道這里她忽然說不出話來,對啊,如果他回去,那自己怎麼辦?如今還沒有結婚,自己可是沒辦法和他回家的那.

劉豐聞言知其意,看著一顆心掛在自己身上的糜貞,不禁感慨自己又遇到了一個好姑娘.

他看著忐忑不安的糜貞,盡量把語氣放得輕緩一些,道:"這個你就放心吧,只要劉備不知道,我就沒有危險,而且我還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暫時沒法回去,再說我回去了你可怎麼辦,是不是?"說道最後,劉豐又打趣了起來.

糜貞咬著唇瓣,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雖然劉豐說的輕松,但是她心中的的不安卻是半點也沒有減少,不過現在她也做不來什麼,只能按照大人的吩咐,多和甘姐姐呆在一起了,想到自己居然要去監視閨中好姐妹,她的心中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又和糜貞說道了一會,見天色漸漸晚了下來,劉豐才把她送出大廳,回頭他叫來糜府管家,問道:"你家主人那?"

管家知道他是不得了的貴客,忙尊敬道:"稟大人,我家主人去了州牧府了,聽說是被請去吃酒宴的,估計要好一會才能回來."

劉豐揮退了管家,看著黑暗籠罩大地,微弱的燈火開始逐漸亮了起來,他長長出了一口氣,心中明白,徐州的變局就要從今晚開始了......

州牧府大廳內.

張飛坐在主位上,身前擺滿了佳肴,堂下人潮鼎沸,焱縣諸多大小官吏,一應俱全,全部被他請了過來,瞅了眼天色,見客人差不多齊了,張飛清咳一聲,頓時底下安靜了下來.

張飛何時經曆過這種待遇,心中開懷,大聲道:"諸位都到齊了吧?沒到的吱個聲?"見諸人雖然面色古怪,卻無人說話,張飛老懷大慰,看來這些官吏還是給足了自己的面子.

"諸位,"張飛站了起來,朗聲道:"大哥暫時讓俺看管後方,為了讓大家齊心協力,團結互助,故此俺張飛把大家都請了過來,吃一頓酒席,就是希望大家以後不要出什麼幺蛾子,不然可別怪俺不客氣."

底下諸人大氣也不敢出一個,張飛要的就是這個結果,接著道:"今天是大哥走的第一天,也是咱們可以放開吃喝的最後一天,希望過了今天,大家戒酒戒色,發揚艱苦樸素的作風,一直等到大哥回來為止."

眾人面面相覷,搞不懂張飛什麼意思,劉大人是有吩咐不許吃酒?但也只是指你吧?還有什麼時候連女人都不能碰了?眾人雖然心中困惑,但是又哪敢說道出來.只得默不作聲.

"好,"張飛嘿嘿笑著,蒲扇般的大手一揮,朝著門外道:"上好酒."

頓時一個個下人把一壇壇飄著酒香的好酒給端了上來,眾人這時才明白過來,原來這個黑臉張飛是自己想喝酒,又怕別人告狀,這才想出了這個辦法的.

堂下諸人都是官場老油條,一時噤聲,這個時候誰又會去觸這黴頭那.

今天跟隨在張飛身邊的那名小將,似乎是得了劉備的囑咐,見張飛居然在劉大人才走時就要喝酒,連忙走到他跟前,急聲道:"將軍這酒可萬萬喝不得啊,劉大人要是知道了,怪罪下來,這可如何是好?"

張飛心中正爽,打開酒壇斟上一碗就要喝下,這時候居然有不要命的愣頭青上來打擾自己的性子,頓時大怒,指著他道:"小子,怎滴?還想告發你爺爺是不?俺剛才已經說了,你怎恁多屁話?"

小將臉色發紅,卻還是倔強的想要勸說,張飛狂暴的性子,頓時忍受不住,從擺滿酒席的案上走了出來,上前就是一腳,把那小將踹飛了出去,怒罵道:"不知好歹的家伙,來人把他拖出去,兀的壞人性子."

一直坐在糜竺旁邊的糜芳吞了吞口水,嗓子發干,這個小將他認識,好像是前幾日才來投奔劉備的,好像叫什麼魏延.沒想到就這樣被這張飛給不客氣的踹飛了.

他看了哥哥一眼,見他臉色淡淡,看不出絲毫別的表情,只得守住心思,默默的喝酒.

張飛看著被拖下去的魏延,轉過頭來瞧著堂下眾人的面色,哈的一笑,道:"咱們吃酒吃酒,別被外人掃了性質."言罷竟起身與眾人倒酒碰杯,推觥換盞起來.

眾官攝政于他的凶悍,無不陪笑著酒到杯盡.張飛喝的快意,酒至曹豹面前,正要給讓人給他滿上,曹豹卻道:"大人在下身體不適,從今天開始戒酒就不喝了".

張飛笑道:"你是厮殺戰場的將領,今日如何能不飲酒?來,你我干了這杯."

曹豹瞥了他一眼,臉上露出懼怕之意,只得硬著頭皮喝了一杯.

(未完待續.)

上篇:二百七十七章 善解人意的解語花    下篇:二百七十九章 兄似手足 妻如衣服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