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三國美人錄四百五十二章 佳人被冤   
  
四百五十二章 佳人被冤

只見後方的曹軍軍營中,那濕漉漉的大帳此時已是烈焰遍布,被大火燒的噼里啪啦的,圍在周圍滅火的曹軍,竟一時沒有把火撲滅. .更新最快

"你使用了什麼妖術?一支火箭怎麼可能產生這麼大的火?"于禁轉過頭來死死盯著他問道.

"哈哈,"劉豐猛的把手中的弓箭扔掉,大聲道:"你管我用的什麼,給你一炷香的時間考慮.否則就別我無情了."

罷,劉豐雙手啪啪猛拍幾聲,只見他後方無數弓箭手,張弓搭箭,齊齊對准了于禁的軍營.

于禁徹底傻了,因為他知道這般下來,他們最後一道防禦優勢也將化為虛無,反而這些營帳還可能變成他們的夢魘.

進退兩難,該何去何從?

和劉豐預料的一樣,最終于禁帶著五萬大軍,抵抗也沒有抵抗就投降了.

劉豐對此倒是沒什麼自得的,于禁曆史上就是個悲劇式似的人物,沒想到這一世,還是沒有拜托這個黴運,不過對于他的投降,劉豐不但不覺得他有錯,反而很欣賞他,既然欣賞他當然就得重用他.

但劉豐自己也清楚,現在就讓于禁幫自己打仗,去沖鋒陷陣,也不太可能.

現在把他關著,日後打除曹操以外的勢力,相信還是很好用的.只是不知道于禁多久才能屈服自己.反正關著,劉豐是不准備把他們放回去了.

于禁都投降了,汝南再無守下去的必要.劉豐很實在的把汝南讓給了張繡,自己則率軍回葛坡,同時命龐統率軍回援安風津,如今他戰線大大縮短,壽春,安風津,葛坡等地連成一片,再加上西北有張繡的汝南著.倒不怕曹操大軍再次光臨.

令劉豐意外的是,曹軍知道汝南失守後,除了派人讓劉豐放回于禁,再無其它動作.

劉豐回頭細想一番,卻也有明白了過來,雖然汝南被張繡占領了,但曹操在這一戰中,除了把前期奪得的袁術土地,大部分都吐了出來,自己本身卻是沒什麼損失的.而且最最重要的是,曹操一直想拿劉表開刀,想要踏足富庶的荊州,這一次陰差陽錯下得了宛城,猶如插在劉表嗓子上的一根刺,日後再找借口攻打別的地方,就相對容易多了.

公元一九六年,六月初,楚軍經曆了三四個月的汝南之戰終于宣布全部結束.

在此之間劉豐陰差陽錯的發現了一個名將,是原袁術時期汝南守將麾下的一個將李通.

不過這個時候李通已經在張繡手下為將了,劉豐厚著臉皮把他要了過來,張繡雖然疑惑,卻也不是太在意,一個不出名的將而已,很爽快的把李通送給了劉豐.姑且也算是報他一恩德吧.

和龐統商量一番,劉豐留下張遼駐守葛坡,讓新過來李通駐守安風津,徐晃統兵十萬鎮守壽春.

做好一切後,劉豐回到壽春,准備休息兩日立馬回歸鄴城.本來以為只是至多半個月時間,沒想到最後拖了這麼久,不過好在所得戰果遠超他的預算,這讓他滿意的很.

回到壽春,進得城門時,劉豐就被一個官攔了下來.

劉豐斥退親兵,把那人叫了過來,問道:"你有何事?"劉豐眉頭緊蹙,這個官員他記得,就是上次幫他找房子的人,看到他這麼急迫的攔著自己,他心里隱隱有些不妙的感覺.

"楚王,不好了,"那人急切道:"馮姑娘和鴛鴦被抓進死牢了."

"什麼?"劉豐聲音陡然提高了幾倍,喝道:"她們犯了什麼醉?是誰讓抓的?"

那人擦了擦額角的汗水,此時已是夏季,他在這等了半天,臉都曬的通紅,"是袁太守讓抓的."

袁太守正是袁術是也,因為他的獻城,劉豐一直讓他擔任壽春太守之職,不過也只是一個虛職而已,劉豐正想著這次回來,就把他帶回鄴城,讓他養老,沒想到出了這等事情.

劉豐顧不得回去,直接來到太守府,讓那人把袁術和馮顏等人分別叫來.

在這期間,劉豐已經了解了事情的大概.據了解是袁術前去看望馮顏主仆,但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袁術的屬下被殺了一個,所以馮顏兩女就被抓了起來.劉豐心里已經有數,當下默不作聲,靜靜等著袁術等人的到來.

先到的是馮顏主仆,鴛鴦一看見劉豐,頓時眼淚就落了下來,上前兩步跪倒在地,哭泣道:"楚王,求求你為我們主仆做主,嗚嗚……"

鴛鴦哭的梨花帶雨,楚楚可憐,再加上後面的馮顏絕色天姿,暗暗垂淚.劉豐心腸本來就軟,更何況他壓根就不相信她們主仆會故意殺人.

當下他不顧還有一眾官吏在場,忙把馮顏主仆分別攙扶了起來.

"這期間有沒有人故意為難,欺負你們?"劉豐望了望馮顏和鴛鴦身上的衣服,還好都是整整齊齊,干乾淨淨的,看來還過得去.

馮顏抬頭默默瞥了他一眼,搖搖頭,眼眶紅紅的,不經意間,淚水又落了下來,楚楚可憐的模樣,惹得劉豐本想給他擦擦,但是最後想了想還是制止了自己的沖動.讓一邊的丫鬟鴛鴦給馮顏擦拭.

"我們沒有受到為難."擦拭完後,鴛鴦替自家姐回道:"馬大人一直在旁邊護著咱們.不是他,我們肯定要遭殃的.嗚嗚……"

劉豐見她又哭,只得給她拍了拍後背,他這一番舉動讓在場的官員面面相覷,臉上的神情,不出的精彩.

"馬大人?"劉豐略微思考一下,試問道:"是不是那天帶我們去看房子的官員?"

"嗯,就是他,就是他."鴛鴦腦袋頻,揚起滿臉淚水的臉,可憐兮兮的道:"就是剛才把我們帶來的帶來的.這幾日他一直在牢中打,所以我們才沒有吃什麼苦."

"嗯,"劉豐了頭,又問了一些問題,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已經大致有了眉目.

上篇:四百五十一章 震精,這怎麼可能!    下篇:四百五十三章 虎軀一震,秒破冤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