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閃婚老公太神秘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場電話帶來的…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一場電話帶來的…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警車很快就過來了,蔣黎再沒有心情看下去.

她扯了扯白雪,"走吧,這里太熱了."

逛了一會兒,蔣黎給周琴打了個電話,約好一會兒回老宅.

赫邶辰不在,她更應該陪伴著父母.

回到家,蔣黎把苗溫晴的情況簡單的說了幾句,是想著給周琴提個醒,蔣黎知道,在周琴心里,是很護著苗家人的.

無關她和赫邶辰的事,單純的為了父母和苗家長輩的情分.

照例是和赫邶辰視頻過蔣黎才睡下,習慣了他在身邊噓寒問暖,這樣突然的離別就更加重了對彼此的思念.

心里有事,蔣黎怎麼也睡不踏實,索性坐了起來,拿起手機上網.

今天遇到的事情已經報道出來了,苗氏的股票竟然奇跡般的有了回旋的勢頭,這讓蔣黎好一通驚訝.

她打開一篇報道,往下拉了拉,從警察來了之後才開始看.

後來他們就都被帶到警局去了,章瑩瑩的父母和苗溫晴的父母也去了.

人一多,章瑩瑩就犯怵,一點兒隱瞞也不敢有,把她和吳凌峰那點事都交待清楚了,應該是苗家人動的手腳,把這段錄像播出去,所以苗氏才有緩和的機會,不僅如此,連後來從警察局出來後,章瑩瑩對著父母求情,章家老兩口對她和吳凌峰的指責都有,甚至連最後章家父母強硬的把女兒帶走都一點不落,留下吳凌峰落寞的身影.

蔣黎挑挑眉,突然覺得有些疲倦.

剛剛才掛斷的電話又響起來,蔣黎拿起,臉上的笑意慢慢褪去,雖然還是笑著的,卻少了幾分驚豔.

"怎麼想起這時候給我打電話了?"

羅越不知道在哪里,很吵,電話里聽起來帶著些許的雜音,"我回來了,才下飛機."

"在哪兒呢?"

"不在B市,得先回趟S市,得和我家老爺子把事情交待清楚."

"不錯嘛,現在比以前有派頭多了."

羅越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發,"有什麼派頭啊,還不是被逼的,要讓我自己選,我甯願過那種小職員的生活,舒適,輕松."

說了幾句,約好下次來一起吃飯,羅越就把電話掛了.

蔣黎沒生多余的心思,但羅越卻看著手機愣了神,都已經決定要退回好朋友的位置了,可為什麼還是管不住自己的心.

一下飛機先要和蔣黎報備一聲,連自個兒的爹媽都不知道.

自嘲一聲,繼續往外走去.

蔣黎才准備搜一部喜劇來看,電話就又響了.

一個不認識的號,看樣子像是國外的.

"難道今天約好了一起打電話給我?"蔣黎自言自語的嘟囔一聲,然後接起,"喂,你好."

蔣黎微笑著正等著對面的回應.

她想好了,如果是阿莎的話,她先拿捏一下再開口,如果是安娜的話,她就先把自家哥哥推銷一下.

可沒想到,打電話的是一個女人,卻是一個蔣黎最不待見的女人.

"蔣黎,你為什麼還活著呢?"

蔣黎驀然瞪大眼睛,"苗溫晴?"

"是我,怎麼樣,最近過的好嗎?吃的好不好?睡的好不好?半夜有沒有做惡夢?哈哈哈……"

晚上十一點多,苗溫晴尖銳的笑聲從手機聽筒里傳出來,讓蔣黎微微皺了眉.

"雖然我一直覺得苗小姐比那鬼魅還要恐懼上三分,但是你自己也這麼說自己了,我就不多說了,我吃的好睡的好,即使你這麼騷擾我我半夜也不會做惡夢,你放心吧!"

蔣黎沒有生氣,甚至情緒語氣上都沒有任何的波動,卻讓苗溫雅氣的不輕.

"蔣黎,你也就是命大,把我折騰成這樣你沒事,把我姐傷成那樣你也好好的,在巴黎遇到恐怖襲擊竟然還能讓赫邶辰給你擋子彈,你的命到底是有多硬!"

剛開始聽著,蔣黎還能順帶著看看自己的指甲,聽到後面,蔣黎的表情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苗溫晴怎麼會知道他們遇襲的事?

為了不讓家人擔心,蔣黎和赫邶辰對這件事絕口不提,也交待了阿莎他們,連周琴赫建國都不知道的事,苗溫晴是怎麼知道的?

"你成那樣是你自己作的,你姐成那樣是你姐作的,你們家現在飄搖不穩是被你倆連累的,所以呢,遇到問題不要來找我,從自己身上找原因,至于你說的恐怖襲擊什麼的,對不起,我沒聽懂,不過前段時間我們真的是在巴黎度假,風景很美,我有照片,你要不要看啊?"

蔣黎聽到了苗溫晴那邊磨牙的聲音.

"蔣黎,我祝福你不得好死!"那個死字被苗溫雅拉長了聲音,然後不等蔣黎再說話便掛斷了電話.

蔣黎右手撫上自己的左胸口,心髒劇烈的跳動著,提醒著她剛剛的緊張.

蔣黎遠沒有她所表現出來的輕松,剛剛的對話,即使看不到對面的人,蔣黎仍然有種被蛇纏繞的窒息感,就好像不論她做什麼,蛇信子一吐一吐的在盯著她,保不齊什麼時候在她的脖子上咬一口,然後毒發身亡.

蔣黎下床倒了杯水喝,勉強把心里的不快壓了下去,她想給赫邶辰打個電話聊幾句,看了看時間又放棄了.

繼續看著剛剛搜出來的喜劇,蔣黎慢慢的讓自己平靜下來,只是沒想到,睡到半夜,她竟然真的夢到了苗溫晴.

確切的說,那並不是苗溫晴,而是蛇,一條長著苗溫晴腦袋的蛇,那條蛇纏著她,對著她猙獰的吐著舌頭,肆意的嘲笑著她的軟弱,一臉的尖銳和放蕩,提醒著蔣黎她對赫邶辰的不死心.

蔣黎霍然坐起,一摸臉,一腦門子的冷汗.

看了看時間,才凌晨四點多,她才睡了三個多小時,卻怎麼也睡不著了.

蔣黎下地把燈都打開,靠坐在床上,翻看著他們旅游照,想起苗溫晴的"祝福",又把手機放下.

苗溫晴的一通電話,把她要刻意忘記的那場槍戰又清晰的放回了腦海.

蔣黎下床,站在窗邊,拿出紙和筆,想以他們的愛情為底,設計一款婚戒.

上篇:第一百二十四章 一場鬧劇    下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悲催的白雪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