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和萱姐的秘密第六十六章 又見郝醫生   
  
第六十六章 又見郝醫生

一秒記住【 g】,更新快,無彈窗,免費讀!

豎日我和劉萱與往常一樣,經由傭人的招呼下樓吃飯,我遠遠的就能看見,陳鴻儒依舊坐在餐桌的中央位置.

要說今日有什麼不同,那就是,陳鴻儒的右手邊還坐了一個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那兒的人.

為什麼不可能出現在那兒?

因為在我的印象里,他應該是個死人才對.

那人身著一身騷氣的白色西裝,赫然就是已經被我殺害的郝醫生.

郝醫生見我下樓竟還沖我笑了笑,見此情景,我像根釘子一樣生生釘在原地,無法挪動半步,內心更是震驚到無以複加.

怎麼可能!我分明殺死他了,當時自己反複確認過,已經氣息全無的郝醫生怎麼可能好端端出現在這兒?

難道我殺死郝醫生的場景都是幻覺,完全是我臆想出來的?

可那時醫藥室內微冷的空氣,還有雙手掐住郝醫生脖子上的觸感,此時此刻,我都能清晰的回憶起來,絕對不會是幻覺.

我是見鬼了嗎!不可能!我堅持了20多年的唯物主義觀點和劉萱小聲的呼叫聲將我拉回現實.

我鎮定心神,步伐無比沉重的走向餐桌.

"怎麼了小帆,面色那麼難看,身體不舒服?要不讓好醫生給你好好檢查檢查"陳鴻儒眉頭緊蹙,一臉擔憂地說道.

"我沒事,身體好著呢?"桌上是一如既往的素菜,我對此很不理解,曾經問過陳鴻儒,他說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吃素菜,自然淨化身體.

自己當時還真信了他的鬼話,現在想來陳鴻儒的目的可見一斑,無非都是為了器官移植做准備.

現在居然還裝作一副擔心我身體的樣,哦!有可能還真不是裝的,畢竟還需要我的心髒,我的身體出問題他恐怕會很困擾吧,呵呵.

"以防萬一,還是讓郝醫生幫你瞧瞧吧."陳鴻儒的口氣聽起來不容拒絕.

我壓抑著怒火,不怒反笑的說道:"那就多謝外公的好意了."

郝醫生一直在旁,默不作聲的喝著茶.

我仔細看才發現,郝醫生的脖子上,纏了一圈白色的紗布,和他那身騷包的白色完美的融合在一起,險些沒看出來.

我心中最大的疑惑解開了,不出意外,郝醫生脖子上纏縛的紗布下面,就是我掐他脖子時留下的傷痕,估計是當時沒死透,僥幸活了下來.

差點殺死他的我就坐在他對面,這人居然還能氣定神閑地喝茶.

有一句話說得好,小忍能做到以和為貴,大忍叫做隱而不發,隱而不發者必有密謀!

一種強烈的危機感湧上心頭,偏偏局勢對我非常不利,如果硬碰硬,毫無疑問我的下場會非常慘,代價甚至是生命.

我知道鮮活的器官離開人體後不能長時間保存,陳鴻儒之所以不動手,顯然是把我當做了保存心髒的活體器皿.(目前臨床離體心髒保存時間局限于4∼6 h,否則心髒移植後死亡率極高)

現在餐桌上就像沒有硝煙的戰場,處處暗藏著危機.

劉萱的表現出乎我意料,當初她知道事情的真相時,嚇得簡直快要心膽俱裂了,現在完全沒有曾經驚慌失措的樣子.

她不緊不慢地將面前精致的菜肴送入口中,我曾悄悄和劉萱說過陳鴻儒在飯菜里,動了手腳的事.

我們約定好以後吃飯劉萱先動筷子,確認沒有問題後,我再只吃她嘗過的沒問題的菜.

劉萱仿佛一個毫不知情的人那樣,流暢的將飯菜送入口中,自然的演技可圈可點.

和我猜想的一樣,這種拙劣的手法,陳鴻儒沒有再用第二次,這種事要的就是出乎意料,有了前車之鑒的我,自然不會再上第二次當.

我們各有心思的吃完午餐,我應陳鴻儒的要求,讓郝醫生為我做了體檢,郝醫生態度溫和地為我做著各項檢查,看起來沒有絲毫的異樣.

這人心里一定在謀劃著什麼,以至于就連我險些把他殺死的事,對他來說都微不足道.

我有意挑釁地問他,"郝醫生,你脖子上纏的那圈紗布這怎麼回事兒?之前還沒見你有過,受傷了嗎?"

郝醫生聲音有些沙啞,一板一眼地開口道:"最近有些受寒就落枕了,纏上繃帶能舒服些,不是什麼大毛病."郝醫生還煞有其事的扭了扭脖子,禁蹙眉頭,一副出疼痛難忍的模樣.

"哈哈,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是被我掐的呢"我緊盯著郝醫生的面孔說道.

郝醫生的笑容頓時一僵,完美的假面上有了一絲裂痕,"哈哈哈,你真會說笑."

郝醫生示意我坐在椅子上,他在旁邊的抽屜里拿了什麼東西,沒等我細看,郝醫生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將什麼東西紮進我手腕里.

驀然間我的手臂一陣刺痛,待我看清郝醫生手里的針管,里面藥液已經盡數推進了我的經脈里,全程不過數秒的時間,只能用穩准狠三個字形容.

我大驚失色的按住手臂,郝醫生將拔出針管,隨手丟進旁邊的紙簍里,藥物的效果十分顯著,不過片刻,我就已經渾身發軟,舌頭發麻.

我氣急敗壞的含著舌頭,吐出含糊不清的三個字:"草……泥……麻……"剛說出這三個字,便覺得,抬眼皮都是件十分費力的事,眼皮像有千斤重般,緩緩地垂了下去.

此時我全身動彈不得,不能睜眼不能開口,身體和意識仿佛完全被切斷成兩個部分,雖然無法控制身體,但意識卻十分清醒.

在一片黑暗中,我無比清晰地聽到郝醫生說,"我剛才給你注射了肌肉松弛劑,所以你的身體現在處于被麻醉的狀態,不過你的意識是清醒的,應該能聽見我在說什麼!"

郝醫生沉默了一陣兒,接著說:"你現在除了視覺,其他四感六覺應該都沒受到影響."他的聲音聽不出喜怒,我清晰地感受到郝醫生的手在我臉上不輕不重地拍了兩下,發出啪啪的兩聲.

我心中的憤怒和恐懼交替出現在腦海里,憤怒逐漸被恐懼取代,巨大的恐慌籠罩著全身.

我知道他肯定記恨著我差點殺了他事,可身不能動,口不能言的狀態讓我連為自己辯解都做不到,死亡的警鍾無比清晰的響徹在我腦海中.

上篇:第六十五章 猴子的電話    下篇:第六十七章 心髒置換手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