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第75章 餐廳里的紅玫瑰   
  
第75章 餐廳里的紅玫瑰

g,更新快,無彈窗,!

"宋普洲."說出這個人的名字時,安博瑞貌似古玩藏家有幸撿得個大漏,很是得意:"中央財經大學財會專業的高材生,縣財政局的業務骨干……"

安博瑞正饒有興致地說著話,卻見蔣菲菲臉色十分難看,內心詫異,便關切地問道:"菲菲你,你怎麼……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百感交集的蔣菲菲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檔口,安博瑞的問話倒是給了她一個極好的台階:"瑞哥,我,我肚子有點兒,有點兒……哎,哎喲……"說著她裝模作樣的用手捂住了肚子.

"唉,怎麼好好的就肚子疼呢?"安博瑞有些著急:"要不咱趕緊上醫院瞧大夫去."

"沒事兒沒事兒,"眉頭緊皺的蔣菲菲輕輕的搖搖手,說道:"瑞哥,沒事兒的.就是突然間有點兒疼,我感覺大概是鬧肚子.要不您,您先回家吧,我想上洗手間."

"這……"安博瑞猶豫了一下,挺不放心地說道:"你瞅瞅,臉色這麼難看.咱還是上醫院瞧瞧去吧?"

"瑞哥,真的沒事兒.我就是……"

也是巧事兒,蔣菲菲的話沒說完竟然放了一個響屁.

"你,你真的是鬧肚子呀?那,你這兒有藥嗎?"

此等臭屁恰到好處的印證了對方的話,這讓安博瑞的緊張情緒得到了放松.

蔣菲菲不想再演戲了,趕緊回答說:"有有,頭疼腦熱的常用藥我這兒都備下了.沒事兒,我先上洗手間,一會兒再吃藥吧."說著,起身就要上洗手間.走到洗手間門口,她又催促說:"瑞哥您趕緊先回家吧.看看安國靖這會兒安排好了沒有,這孩子真叫人不放心."

"那,菲菲你一定要記著吃藥哈."恰好,安博瑞還真的有些惦記兒子,在蔣菲菲的一再催促下,他真的准備離開了.臨行,他又交待說:"明天接站的事兒你就別去了.等會兒我告訴老張,讓他明天早上去西客站接宋先生."

俗話說:逃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

蔣菲菲覺得,既然宋普洲要來安氏就職,倆人總歸要見面的.如此,晚見倒不如不如早見.于是她說:"瑞哥,我真的沒事兒.明天早上還是我去吧,我代表您去接站,比張師傅更合適."

安博瑞巴不得蔣菲菲說這句話,因此他順水推舟說:"那麼好吧.不過,萬一有啥不舒服千萬別挺著,一定要給我打電話."

"瑞哥,我等不及了."蔣菲菲疾步閃入洗手間,一邊關門一邊催促說:"趕緊走吧,別忘了幫我關好屋門."

聽見"砰"的一聲門響,安博瑞總算離開了這兒,蔣菲菲重重的籲了一口長氣.

有位名家曾經說過,"對于女人來說,人生中最神聖而又終生難忘的莫過于自己的初戀."

上下五千年,縱觀海內外,眾多女性的人生經曆證明此話是多麼的正確,多麼的經典!

一晃就幾年過去了.雖然時過境遷,物是人非,可是在蔣菲菲的腦海最深處,"宋普洲"這三個字竟然像刀刻木雕似的難以磨滅.若有閑暇,偶爾想起與之相戀時刻的美好時光,竟然清晰異常,曆曆在目--

時下的校園里,但凡讀完了大學二年級還沒有男朋友的女孩子,的確是悲催得很.

像蔣菲菲這種校花級的女神,毫無疑問,應該是搶手得一塌糊塗.

可她偏偏就沒有男朋友!

一朵國色天香,嬌豔無比的鮮花居然無人問津.

名花無主簡直就叫做天理難容!

其實在這件事情上怨天尤人根本就是一個"杞人憂天"的故事.

偌大一座大學校園里,成群結隊熱追校花的帥哥那是爭先恐後,絡繹不絕.只因為眼光非同一般的美女給自己規定的擇偶最低標准讓蠢蠢欲動的翩翩少年望而卻步.

五官端正不在話下,身高至少一米八零以上;身體太胖了不行,沒有肌肉必須自然淘汰.除了上述自然條件之外,蔣菲菲還給自己規定,男朋友的戶口必須落在北京,而且最好是有房有車.

我的個媽呀!

蔣菲菲這哪是找男朋友哇,簡直就是王府里的格格挑駙馬.

眼看著身邊的學姐學妹們都有護花使者陪伴左右,心高氣傲的校花也忍不住暗自嗟歎.

盡管如此,生性頗為執著的蔣菲菲也沒有改變初衷的心理准備.決心已下,就算校園里就她一個剩女,也在所不惜!

然而,婚姻大事,緣分第一.

世界上的事情,有的時候往往是不以自己的意志為轉移的.

就在蔣菲菲作好了當一位校園剩女的時候,金色的丘比特之箭卻命中了她的心房.

就在那年的元旦前夕,校團委准備舉辦一場歌詠比賽.素有銀嗓子之稱的蔣菲菲滿懷信心的報名當了參賽選手.

也不知道舉辦這次比賽的組織者出于什麼目的,居然要求參賽者不得使用伴奏帶.

當然可以邀請樂隊伴奏,或者干脆清唱也行.

這就讓蔣菲菲有些沮喪了.

若是單論唱歌,她相信自己進前三名絕對沒有什麼問題.可是,上哪兒去找配樂的人呢?比賽時,哪怕有把胡琴啥的伴奏,其效果肯定也會增色不少.

真是無巧不成書,就在蔣菲菲為沒有樂器伴奏發愁之時,上天卻給她送來了一位好樂師.

孤芳自賞是蔣菲菲從小就養成的壞毛病.在學校里,除了閨蜜陳蘭蘭之外,她沒有什麼朋友,而且也基本上不習慣串門的.因此,像有些女生那樣,有事沒事的到男生寢室去找人聊天之類的事情絕不可能發生在蔣菲菲的身上.

不過,凡事都有例外.

那天,陳蘭蘭有事兒要到男生宿舍找人,千姐姐萬妹妹的非要蔣菲菲陪她一起去.

"去就去啦,也不是狼窩虎穴!"

架不住人家哀求,蔣菲菲只得勉為其難.

誰知隔著老遠,蔣菲菲就被男生寢室樓上傳出的一陣悠揚的胡琴聲給深深的吸引住了.

"杜十娘!"

這誰呀?二胡拉得這麼好!

"不知道哇?孤陋寡聞,您老真夠可以的."陳蘭蘭乜了她一眼說:"宋普洲,財會二班的大帥哥!"

"哦--"蔣菲菲立刻就來了精神,她高興地問道:"認識他呀?"

陳蘭蘭打趣地笑了:"怎麼著?未見其人先聞其聲,聽著琴聲就愛上了……"

"嘁!"蔣菲菲佯作生氣,輕輕的在對方的背上捶了一下:"作死呀你?人家問你認識不認識這位宋普洲."

"還真的打聽起來啦?我,……認識……不認識…….嘿嘿,反正不告訴你."

"好啦好啦,咱別鬧了."蔣菲菲正色道:"姐姐您老人家如果認識宋普洲的話,就幫忙介紹一下……"

"好哇好哇,介紹介紹當然可以.這人我認識,我當然認識,誰不認識宋普洲哇."陳蘭蘭高興得快要跳起來:"咦,說起來你倆郎才女貌的還真的很相配吶!"

蔣菲菲知道她誤會了,趕緊解釋說自己想讓這位宋普洲幫忙用二胡給她伴奏.

這可真的叫做"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眼瞅著離歌詠比賽的日子越來越近了,蔣菲菲正愁沒人伴奏呢,想不到今日里歪打正著,陳蘭蘭出面一說合,宋普洲二話沒說便點頭答應了.

接下來的事情便順利得不能夠再順利了.

經過了幾番排練,蔣菲菲的歌聲與宋普洲的琴聲很快就渾然一體,甚至說水乳交融也毫不誇張.

終于到了比賽的時刻.

舞台上,隨著輕柔中夾帶著濃郁哀怨味道的胡琴聲,很快就進入人物角色的蔣菲菲深情地演繹著令人聲淚俱下的《杜十娘》.

頓時,她那委婉淒美的歌聲牢牢地抓住了聽眾和評委們的心,自然流淌的腮邊淚更是讓現場唏噓有聲.

一曲終了,台下的掌聲雷鳴般轟然而起.

"姐姐,得冠軍了,該請客了吧?"

陳蘭蘭不失時機的敲起了蔣菲菲的竹杠.

"還用說嗎?姐姐您老的確是勞苦功高,犒勞犒勞那是必須的."

蔣菲菲請陳蘭蘭的客了,出席飯局的當然不可能缺少宋普洲.

酒過三巡,食客們的嘴邊可就撤了崗哨了.

"欸,我說啊菲菲."紅光滿面的陳蘭蘭瞅著蔣菲菲一個勁兒傻笑,喊了她一聲,欲言又止.

蔣菲菲覺得有位男生坐在一邊,被閨蜜瞅來瞅去的覺得很不自在,便嗔道:"想說啥就說,干嘛呀你?"

陳蘭蘭沒有計較蔣菲菲,仍舊笑模笑樣地說道:"菲菲你說,宋普洲是我給你介紹的,他的表現如何?"

蔣菲菲用贊許的目光看了一眼宋普洲,笑著說:"這還用說嘛,一個字,'OK’.若不是他二胡拉得好,我能不能獲獎還不知道呢.來,為了表示感謝,宋普洲,我敬你一杯."說著,她輕輕的碰了碰宋普洲的酒盅.

"誒,誒,"陳蘭蘭一把攔住了說:"我的話還沒說完呢,你急什麼急嘛.宋普洲就僅僅胡琴拉得好哇?"

陳蘭蘭的話明顯的有所指,蔣菲菲聽著有些不好意思,便放低聲音,明知故問:"你,你什……什麼意思呀?"

"嘿嘿,我什麼意思,你懂的--"

是呀,都是成年人了,陳蘭蘭的話有誰聽不懂?

其實經過這麼些天的接觸,蔣菲菲對宋普洲頗有好感.作為閨蜜,若是連這個也看不出來的話,陳蘭蘭不就太不夠意思了嗎?

都說男女之間相愛,最緊要的檔口也就是捅破窗戶紙的事兒.

蔣菲菲知道今天陳蘭蘭就是來幫她踢完這臨門一腳.但是女孩子的矜持又讓她覺得,當著男生的面直截了當的說這種話讓人很是難為情.于是她羞答答的低頭說:"嘁,我再也不理你了."

善于察言觀色的陳蘭蘭看見蔣菲菲如此表現趕緊對宋普洲說:"宋哥哥,買單去呀."

"哦,好好好."

宋普洲的反應倒是很快,聞聲便起身就走.

"欸,別,別,宋普洲你別,別……"

陳蘭蘭拉住一邊喊著一邊要去追趕宋普洲的蔣菲菲,低聲埋怨說:"喊什麼喊."說著,她笑著問道:"菲菲,宋普洲還行吧?我覺得他長相人品都是一等一的,絕對委屈不了你."

蔣菲菲不好意思地說道:"我,我還沒考慮這個問題."

"你就裝吧!"陳蘭蘭大大咧咧地勸道:"誰不知道你有五條標准嘛.其實人家宋普洲條件並不低,你說,長相,身高,身材哪樣不符合你的標准?再說了,人家還是個官二代,家里有錢,想在京城買房買車那是分分鍾的事兒."

其實陳蘭蘭說的這些蔣菲菲不是沒有想過,只是還有一個關鍵問題讓她很是糾結,便說道:"可他沒有京城戶口哇."

"你傻呀,怎麼就這麼一根筋兒."陳蘭蘭差不多要喊出來.看了一下四周,還好沒有驚動太多的人.她趕緊壓低聲音勸說道:"不就一本兒唄!咱可以在北京找工作呀,目前沒這兒的戶口並不能夠說明今後就沒機會了,對不對?"

嘿,怎麼就沒有想到這兒呢?這京城里的"北漂"不是多著的嘛,憑本事解決戶口問題的也不在少數哇!

閨蜜這句話還真說到了點子上,一下子就把蔣菲菲心頭的死結給拆開了.

恰好,宋普洲買單回來了.

陳蘭蘭微笑著朝他點點頭,還格外的使了一個眼色.

宋普洲會意.

他有些緊張的來到蔣菲菲的面前,緩緩的單膝跪地,然後迅速的將一直背在身後的右手伸到女神的面前--

玫瑰花!

紅豔豔的玫瑰花讓始料不及的蔣菲菲的心頭好似揣著一只小白兔,蹦蹦噠噠的差不多快要把胸腔給撐開了.

在一股幸福的暖流沖擊下,她暈暈乎乎的不知如何是好.

"接著,接著.菲菲,快接著!"

陳蘭蘭的大呼小叫驚動了周圍的食客,偌大一間餐廳里立刻就響起了熱烈的鼓掌聲……

……

突然,一陣電話彩鈴聲打斷了蔣菲菲的沉思.

是安博瑞的電話:"喂,菲菲呀,你怎麼樣了?肚子疼好點兒嗎?"

蔣菲菲定了定神,又抹了抹汪在眼眶里的淚花,回答說:"瑞哥您放心,我已經吃過藥,肚子基本上不怎麼疼了."

"那好,你早點兒休息吧."

"謝謝瑞哥.拜拜."

掛了電話,蔣菲菲的思緒也從往事的追憶中回到了現實.

明天見了宋普洲該說些什麼呢?

躺在床上的蔣菲菲翻來覆去的老想著這個問題.

上篇:第74章 天啦!怎麼會是他?    下篇:第76章 無奈之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