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第76章 無奈之舉   
  
第76章 無奈之舉

g,更新快,無彈窗,!

北京西客站.

一趟又一趟的列車到站,一波又一波的人潮從地下通道那兒滾滾而來.

每一波人潮緩緩通過驗票口之後,肩扛背馱,或者拖著行李箱子的旅客們都像決堤的潮水,爭先恐後的一個勁兒往外奔.

驗票口外接站的人們面對人頭攢動的潮流,滿眼都是男的女的,高的矮的,胖的瘦的,亂哄哄,急匆匆的身影.除非早有約定,若想從潮水一般的人堆里一眼就找到自己接站的對象實在是談何容易.

當然,活人總歸不會被尿給憋死的.當人潮湧來時,就有人在驗票口外的不鏽鋼欄杆外邊高舉寫著某某人名或者某某單位名稱的紙板吸引接站對象的目光.

蔣菲菲已經站在驗票口外等候著多時,眼瞅著這一撥又一撥匆匆忙忙的出站旅客,她都有些嫌煩了.

終于,驗票口內的電子提示板上顯示:D928次動車組正點到站.

蔣菲菲看看腕表,時間差不多到了.她下意識的伸長脖頸,倆眼睜大了往剛剛排空了上一撥旅客的地下通道探頭張望.

來了.

從D928次動車組里下來的旅客一個個像過江之鯽,洪水般從她的面前喧囂而過.最後,剩下一些腿腳不便,或者是拖兒帶女,或者是行李太多的旅客稀稀落落的往這邊走了過來.

咦,奇了怪了,宋普洲呢?怎麼連人影兒也瞧沒見?

剛才這一陣子,蔣菲菲可是一眼不眨的盯著這撥搭乘D928次動車組的旅客的,現在人都基本上走光了,居然會沒有看見宋普洲!

眼瞅著十來分鍾前還人聲鼎沸,現在卻人影稀疏的大廳,這位代表老板前來歡迎新任安氏集團財務總監的董事長秘書傻了眼兒了.

其實這也沒啥奇怪的,這麼多的人從眼前經過,又不是一個一個排著隊伍走,整個場面亂哄哄的讓人眼花繚亂,誰敢保證就一定能夠從人堆里找出自己要找的人來呢?除非是電腦控制的攝像頭,否則人的眼神再好也難免走眼兒.

這時她真的有些後悔,怎麼就沒有學學別人也舉塊紙板啥的寫上"宋普洲"三個字不就萬事大吉?

怪就怪她信心滿滿的自認為"宋普洲還不好找?把他燒成灰也能夠准確無誤的認得一清二楚!"

唉!現在後悔也于事無補.旁的倒也沒啥了不起,最起碼宋普洲不會在京城里跑丟了.關鍵問題是,這會兒沒有接到人,安博瑞那兒還真的有些不好交代.

曾幾何時,當"北漂"的時候宋普洲可是和她一道去過安氏集團大廈應聘的,今日里若是他自己直接去找安博瑞的話,豈不枉費了老板的一片求賢若渴之心嗎?

好在當今的通訊發達,也慶幸昨晚她向安博瑞要了宋普洲的手機號.

電話通了.

由于是第一次撥這個號碼,而且是外地的,辦事謹慎的蔣菲菲唯恐有誤,所以她十分禮貌的詢問對方:"喂,您好!請問您是宋普洲先生嗎?"

"……哦,"電話那頭的宋普洲猶豫了一下,回答說:"對,我是宋普洲."隨即,他又充滿疑竇的接著問道:"請問您是哪位?"

"安氏集團,董事長秘書."

確認對方無誤之後,蔣菲菲立馬就改成了公事公辦的口吻.

我的天啦,怎麼真的會是她!

對方那熟悉得不能夠再熟悉聲音讓握著手機的宋普洲猶如驚雷貫耳.頓然間,他只覺得耳邊嗡嗡直響,腦袋瓜也暈暈乎乎的一片空白.

其實一出驗票口宋普洲就看見了蔣菲菲.

雖然驗票口外的不鏽鋼欄杆後面擠滿了接站的人們,可是蔣菲菲老早就占著最前排的位置.說實話,原本她也就真怕錯過了宋普洲.

之前,安博瑞已經告訴過宋普洲會有人來接站.所以,出了驗票口之後,他也就一邊隨著人流往前走,一邊格外的倆眼瞪得大大的搜尋是否有人舉著接站牌啥的等在那兒.

恰好蔣菲菲站在那麼明顯的位置上,就算宋普洲想不瞧見都不行.

猶豫的時間也就那麼一兩秒鍾,宋普洲趕緊將拎在手上的行李箱掮在肩頭.

難怪蔣菲菲一眼不錯的盯著打從身邊經過的人們,可就偏偏沒瞧見熟悉得不能夠再熟悉的宋普洲.這不,行李箱遮擋了人家的腦袋,她若是能夠瞧見人,那不就與孫悟空的火眼金睛有得一拼?

其實宋普洲並非不想見蔣菲菲,而是覺得自己無顏面對昔日愛得死去活來,而後又棄之不顧的女朋友.

可以說,自打悄沒聲的從京城溜號回到老家,宋普洲的心里就一直懷著難以消逝的愧疚.

這麼些年來,他曾無數次想打電話向蔣菲菲解釋解釋,或者說至少應該為不辭而別道個歉.特別是剛回去的時候,好幾回電話號碼都點好了,可是終究沒有勇氣點擊手機撥號鍵(就算點擊也無用,加入安氏的蔣菲菲已然換了手機號,只是宋普洲不知道而已.)

無論怎麼說,當逃兵畢竟是件很不地道的事情,何況他還是連個招呼都沒打便悄然遁去的呢?

都說"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又說"一夜夫妻百日恩".

也是相親相愛幾年的戀人了,雖然沒有夫妻之名,倒也兩情相悅,同床共眠半年多.一時之間,心里難以割舍實乃人之常情.

因此,直到今天為止,宋普洲的在心里仍舊給蔣菲菲保留著一個十分重要的位置.否則的話,為什麼這幾年父母托人給他提親交女朋友,怎麼就沒有一個姑娘能夠合他的心意呢?

然而現實問題是,就算宋普洲的心中再怎麼愛著蔣菲菲,可是不辭而別的這一草率行為足以令他這輩子也有愧于人.所以,他有何臉面與人家打電話解釋啥呢?甚至可以說,在蔣菲菲這兒他連道歉的資格都蕩然無存!

要說起來這事兒也不能夠完全責怪宋普洲,其實人生在世有時候難免會遭遇身處無奈之境的情況.當年的不辭而別他也是在無可奈何的狀況下,迫不得已才出此下策的.

在這京城里,如若只是個處級干部根本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官兒".但是,在地方上,七品芝麻級的縣委領導可是隨便跺跺腳都會讓一方土地抖三抖.

身為縣委副書記的兒子,宋普洲根本就無須為自己畢業後的工作操心.甚至他的父母親都不用暗示任何人,但凡知道宋副書記有個兒子即將畢業的信息,哪個部門單位的頭頭腦腦都願意想方設法的向頂頭上司奉獻本單位無比金貴的編制指標.

正因為蔣菲菲決心無論如何都必須留在京城當"北漂",與之難以割舍的宋普洲也只能夠冒著父子反目的風險陪著她整天整天在一個又一個職介所和一場又一場招聘會之間疲于奔命.

可是,在博士,碩士一抓一大把的京城里,能夠提供給僅僅只有大學本科畢業文憑的蔣菲菲和宋普洲的除了失望,還有沮喪.

時間一天又一天悄然消逝,希望一天比一天更加渺茫.

找工作沒有頭緒,可是每天的一日三餐總是不可或缺.還有諸如租房子,打手機,坐公交,用水用電用煤氣……等等等等,哪樣不得開銷費用呢?

俗話說,"柴米夫妻,酒肉朋友."

如果一日三餐都難以為繼,感情再好的戀人不是也得分道揚鑣,各尋生路嗎?

眼瞅著兜里的百元鈔掰著指頭都能數得過來,充分的感受到了生存危機的宋普洲覺得沒有必要繼續呆在京城與自己較勁兒.更何況老家財政局公務員的職位還正在為他虛位以待呢!

就為走還是留的問題,宋普洲和蔣菲菲討論過無數次,也爭吵過若干回.

就算宋副書記有能力為兒子的女朋友解決工作問題,但是,決意將"北漂"生涯進行到底的蔣菲菲已然到了走火入魔的田地,要想讓她改變初衷實在是難上加難!

宋普洲並無二心,只因生存的需要,除了與蔣菲菲分手,他別無選擇.

走是必須的,但他沒有勇氣瞅見女人別離的眼淚.宋普洲能夠做的,僅僅是留下一紙讓蔣菲菲傷心欲絕的留言.

不過,宋普洲還算是有良心的男子漢.回家後,他迫不及待的想辦法弄了一筆錢,而且爭分奪秒的趕緊上郵局給蔣菲菲寄了過去.

沒過多久,彙款則退了回來.彙款單上的退彙留言曰:查無此人.

宋普洲不知道怎麼回事兒,就撥打出租屋業主黃阿姨的電話.老太太告訴他,蔣小姐早就退租了.

天啦,怎麼得了,這人已經無家可歸!

這一來,宋普洲不但擔心蔣菲菲沒有生活費,還更擔心她會流落街頭,安全堪憂.

沒辦法,他只好硬著頭皮直接給蔣菲菲打電話.

電話倒是通了,他聽見的是一段移動公司錄制好的語音:您好,您撥打的電話已停機.

宋普洲沒轍了,只好安下心來開始自己的新生活.

一晃幾年過去了,之前宋普洲再怎麼發揮想象力也難以預料自己有朝一日會加入安氏集團,更沒有想到會成為坐擁數十億資產的大公司的財務總監!

如果說,接到安博瑞的邀請,宋普洲的第一感覺是詫異和驚喜的話;那麼,從電話里聽到蔣菲菲的聲音,他的第一感覺便是更加的詫異,當然還有前所未有的驚訝了.

上篇:第75章 餐廳里的紅玫瑰    下篇:第77章 是誰背叛了愛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