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把他的狗腿給我卸下來   
  
把他的狗腿給我卸下來

g,更新快,無彈窗,!

"安董您好!"緊隨服務小姐進門的宋普洲十分禮貌地與安博瑞打了一聲招呼.顯然,他也沒想到蔣菲菲會出現在這兒,為了掩飾心中的詫異和慌亂,他同樣很禮貌地向蔣菲菲點點頭說:"蔣秘書好!"

服務小姐幫大家擺好茶具,又小心翼翼的給每人斟上一杯香噴噴的西湖龍井茶.隨即,她後退一步,雙手背在身後,擺出一副隨時聽候客人招呼的架勢.

安博瑞向服務小姐做了一個手勢.

服務小姐會意.

她禮貌地微微一笑,隨即步履輕盈地離開客人,並且輕輕的關上了房門.

"知道嗎,今天我為什麼放下事情不做,特意把你們請過來喝茶嗎?"

安博瑞不想繞彎子,胸有成竹的他輕言慢語的來了個開門見山.

這還用的著問嗎?

以蔣菲菲的智商,在宋普洲進門的第一時間里,她就明白,安博瑞今天玩的是貨真價實的"鴻門宴".

其實,前幾天上官紫玉和楊慧珠在她家里與宋普洲不期而遇,蔣菲菲就知道紙包不住火了.就算上官紫玉裝聾作啞,保不住那麼恨她的楊慧珠不會向安博瑞打小報告.

俗話說,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既然事情已經敗露,而且安博瑞也開門見山的提起了話頭,蔣菲菲覺得躲躲閃閃的于事無補,倒不如痛痛快快的來個"好漢做事好漢當",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安董……"

"安董今日好興致,"蔣菲菲剛要開口,宋普洲卻打斷了她的話.他訕笑著說道:"我想,您是不是遇上了啥喜慶的事兒?"

"喜慶的事兒?哈哈哈……"

安博瑞用嘲諷的目光乜了宋普洲一眼,隨即發出一串令人不安的狂笑.

在安博瑞的笑聲中,蔣菲菲白了宋普洲一眼.

她真的懷疑這家伙的腦袋瓜是否被驢踢了.要不,這智商也不比誰低的人怎麼會如此的不識眼兒,就算要打馬虎眼也不該說出這種不靠譜的混賬話兒.

再說了,這也不是打馬虎眼的事兒.

豈不是成心的找罵嗎?

"哼哼哼."

果不其然,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安博瑞死盯著宋普洲不放.

"安董,我,我……"

宋普洲被安博瑞盯得心里發毛,他囁囁嚅嚅地輕輕喊了一聲,然後又垂頭喪氣的低頭不語了.

"說呀,年輕人.男子漢敢想敢說,敢作敢為.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怎麼你又不說了呢?"

面對安博瑞頗具挑釁意味的發問,宋普洲不敢抬頭,只是下意識的把目光轉向蔣菲菲.

蔣菲菲沒有理他的茬兒,她別轉臉瞅著掛在牆上的那幅格調清新的寫意畫兒.

"安董."

蔣菲菲的一聲呼喚打破了屋子里有些沉重的氣氛.

"嗯."安博瑞下意識的應了一聲,隨即他將揶揄的矛頭對准了蔣菲菲:"怎麼,改稱呼,不叫瑞哥了?"

"我想,這個稱呼應該成為曆史了."蔣菲菲不卑不吭地回答說.

沒想到蔣菲菲會如此沉著應對,安博瑞愣了一下,追問道:"為什麼?"

蔣菲菲沒有正面回答安博瑞的問題,只是冷冷地說道:"安董,我辭職吧."

"啊?"

安博瑞有些始料不及.按照他原先的思路,准備先將背叛他的蔣菲菲奚落一番,然後順理成章的將她掃地出門.沒想到她主動要求走人,這倒讓安博瑞頓然間產生了一種被人遺棄的感覺.

"對,我也辭職."

蔣菲菲對安博瑞的決絕態度讓宋普洲獲得了信心,他也表示了自己的態度.

"什麼?"安博瑞還沒想出如何發作蔣菲菲,想不到宋普洲也跳將出來,這讓他再也端不住了,于是惱怒地呵斥道:"和我談辭職,你也配?"

"安董,您,您別發火嘛."

宋普洲有些不示弱.

對方不吭聲倒也罷了,宋普洲的話音一落,安博瑞便咬牙切齒地數落說:"好你個白眼狼!合著我安某瞎了眼,引狼入室了,啊?給老子戴上綠帽子就想著拍拍屁股走人了.告訴你,沒那麼便宜!"

"我給你戴綠帽子?哈哈哈……"

宋普洲狂笑不止.

"放肆!"在安博瑞的眼里,宋普洲這番的表現也太離譜了,居然膽敢在他面前如此囂張,于是他黑著臉喊了一聲:"來人!"

應聲,房門洞開,幾位彪形大漢魚貫而入.

隨著最後一位漢子進來,房門"嘭!"的一聲上了鎖.

"把這小子的狗腿給我卸一條下來!"

安博瑞低聲咆哮著.

想不到平日里溫文爾雅的億萬富翁轉眼間就變成了面目猙獰的黑社會老大.

眼看著那些彪形大漢真的要對宋普洲動手,蔣菲菲頓時嚇得花容失色.

俗話說,雙手難敵四拳.

很明顯,在這種力量對比懸殊的陣勢下,縱然宋普洲武功了得,也是難逃一劫.

情急之下,蔣菲菲"噗通"一下跪在安博瑞跟前說:"瑞哥,菲菲有話說."

蔣菲菲的這一舉動讓安博瑞很是受用,他朝幾位壯漢做了一個手勢,然後瞅著蔣菲菲說:"唔,有啥話?說吧."

蔣菲菲看了看幾位壯漢,眼巴巴的望著安博瑞說:"瑞哥,我想請幾位大哥借一步說話.可以嗎?"

安博瑞略作思索.

也許這會兒心情尚可,所以他向壯漢們做了一個退下的手勢.

"瑞哥,"蔣菲菲跪在安博瑞的膝前,只見她淚流滿面,可憐巴巴的祈求說:"看在這幾年伺候您的份兒上,您就放我們一碼吧?"

"嗬嗬,你居然敢求我放你們一碼.你倆風流快活的時候就沒想到過最終會是啥後果嗎?"安博瑞憤然說:"你說我會放過宋普洲嗎?他這個無情絕義的小人膽敢打我的女人的主意,給我戴綠帽子,讓我的顏面掃地,你說我能夠放過他嗎?"

"瑞哥,您錯了."

蔣菲菲覺得今天不說明事情真相的話恐怕很難過關.

"什麼?你倆干的好事兒,倒成了我的不是了!"

安博瑞被菲菲的話氣得快要跳腳.

上篇:此乃"鴻門宴"?    下篇:一棒子襲來,他悶聲倒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