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後手第十八章 師生情   
  
第十八章 師生情

g,更新快,無彈窗,!

川崎弘三十多歲,身材矮小,但很結實,他並沒有留一般日本人的丹仁胡須,從外表上看,很難區別他是日本人還是中國人.

川崎弘能講一口流利的中國話,對中國的風俗人情也很了解,要不是他說話的語調,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日本腔,不會有人知道,他竟然是日本人.

川崎弘不但是海沽警察教練所聘請的教官,他跟克萊森琪一樣,也有兼職,還是日本駐屯軍的少佐參謀.

只是,川崎弘平常很少去駐屯軍參謀部,很多人都忘記了這一點,誤認為他只是警察教練所的教官.

"前段時間,你破獲了一起綁架案,特意來了解一下情況."川崎弘笑吟吟的說,他穿著一身得體的西裝,看上去就像一個紳士.

在警察教練所時,川崎弘與路承周的關系不錯,路承周也算得上他的得意門生.

"那都是因為上司指揮得當,我只是跑了跑腿,案子是大家一起破的."路承周謙遜的說.

"勝不驕,敗不餒,很好."川崎弘欣慰的點了點頭.

"這個案子能破,運氣使然.川崎老師,前面有個茶館,我們去那里談吧."路承周說.

在海沽警察教練所時,川崎弘對路承周也很欣賞,路承周的日語,就是跟他學的.

只是,路承周對日本人,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抵觸,剛開始時,都不願意上川崎弘的課.

與川崎弘的關系,可以說很一般.

反倒是川崎弘,覺得路承周勤奮努力,成績優異,將他視為得意門生.

在海沽警察教練所,川崎弘從來不說政治上的事,他只教授警務方面的知識.

他的這種行為,慢慢讓路承周對他沒那麼警惕.

路承周加入中國共產黨後,受李向學的影響,思想上沒有中學時代那麼偏激.

因此,無論是與克萊森琪,還是川崎弘,他都能正常相處.

特別是與川崎弘相處,剛開始是克服了很大的心理障礙.

去年簽訂《塘沽協定》時,路承周接到李向學的命令,特意找到川崎弘,與他慶祝中日之間消除誤會,和平解決爭端.

路承周記得,當時川崎弘很是開心,從那之後,與他之間的關系更加親密.

不管川崎弘心里怎麼想的,路承周在心里,對川崎弘還是很防范的.

當然,表面上,路承周與川崎弘依然保持著良好的師生關系.

既然川崎弘對綁架案很感興趣,路承周自然不會隱藏.

這種真實的案例,有利于教學,對警察教練所的學弟來說,是一件成功的案例.

"這個案子之所以能破,看似偶然,實則必然.沒有你的堅持,沒有你的細致,是抓不到罪犯的."川崎弘聽完路承周的介紹後,篤定的說.

"川崎老師過譽了."路承周謙遜的說.

他心里認為,川崎弘說得還是有一定道理的,自己付出了多少,別人又怎麼看得到呢.

為了找到嫌犯,那幾天只要有時間,他就在英租界到處尋找.

"看來,你沒有辜負我對你的期望."川崎弘明亮的目光里,滿滿都是欣慰.

"還要繼續努力,不能給老師和學校丟臉."路承周說.

在警察教練所的時候,他之所以能與川崎弘保持著正常的師生關系,純粹是因為李向學的教導.

作為一名共產黨員,什麼困難都不怕,還怕與日本人打交道麼?

不但要與日本人打交道,還要取其所長,舍其所短.

與張奉新接觸,並且已經打入軍統外圍後,路承周的心態和思想,更是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此時的路承周,甚至隱隱有種,要主動與川崎弘這些日本人接觸的沖動.

日本人對華北覬覦已久,路承周懂日語,如果能通過川崎弘,認識一些日本人,甚至是日本軍官,對搜集日本方面的情報,將極為有利.

"在我看來,你是這一期學生中最出色的.對了,你母親的病怎麼樣了?"川崎弘隨口問.

"母親上個月已經走了."路承周黯然神傷的說.

"對不起,請節哀."川崎弘連忙站了起來,朝路承周重重的鞠了一躬,誠懇的說.

"多謝川崎老師的關心."路承周也連忙站了起來,感激的說.

"以後有什麼打算?"川崎弘又問.

"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路承周歎息一聲.

他現在必須學會情緒與表情的轉換,或者說,與什麼人說什麼話.

跟張奉新在一起的時候,路承周應該是一個愛國的有志青年,在警務處的時候,他應該是一位認真負責的巡捕.

而今天與川崎弘對話,路承周應該是一位世事懵懂,對未來迷茫的青年.

這些角色的轉換,對路承周的心理和應變能力,是一個極大的考驗.

"年輕人,還是要有一個奮斗的目標."川崎弘緩緩的說.

"我現在最大的願望,可能是成家立業吧,這也是我母親最後的遺願."路承周說.

他母親在最後時刻,最關心的就是兩件事,第一,位于治安里的祖產不能變賣,哪怕家里的東西都當了,但房子地契不能當.

第二,是路承周的婚姻大事,讓他遲早成家.

路承周在英租界警務處,每個月也有固定收入,雖然不算高,但在海沽來說,二十元一個月,也能勉強度日了.

"那更要奮斗,努力吧."川崎弘望著路承周,鼓勵著說.

"我會努力的."路承周鄭重其事的說.

"孫保全的綁架案很典型,我想約幾個警察教練所的學生,還有你的幾位同學,大家一起探討一下,你有時間嗎?"川崎弘問.

"晚上只要不是太晚,我都有時間."路承周忙不迭的說.

川崎弘在警察教練所,對政治並不怎麼關心,一心撲在教學上.

路承周與他交往之後,經常會忘記這個身份.

"那好,就約在今天晚上如何?"川崎弘馬上接著說.

"可以啊,我聽老師的安排."路承周說.

"就定在須磨街吧,那里有一家很不錯的飯店,我請大家吃日本壽司."川崎弘說.

"須磨街?好."路承周心里很是詫異,須磨街可是在日租界.

雖然有些意外,但路承周還是答應了下來.

他現在的想法,與以前又有所不同.

在警察教練所時,是李向學做思想工作,他才試著與川崎弘接觸.

現在再與川崎弘接觸,路承周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任務.

他覺得,與川崎弘保持以前的關系,將有利于今後的工作.

上篇:第十八章 師生情    下篇:第十九章 同學會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