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後手第二百四十五章 團團轉   
  
第二百四十五章 團團轉

g,更新快,無彈窗,!

看到路承周突然造訪,宮本清並沒有防備.

自從路承周將他送到花園憲兵隊後,他對路承周就一直有好感.

"初次登門,忘記帶禮物了,真是失禮."路承周朝宮本清鞠了一躬,一臉抱歉的說.

"你能來,我很高興,禮物就不需要了."宮本清關好門後,領著路承周走了進去.

"宮本清君喜歡喝酒?"路承周聞到宮本清身上,傳來的一股濃烈的酒味.

"下班後喜歡喝點."宮本清微笑著說.

"宮本清君一個人住麼?"路承周進去後,暗暗觀察著,從門口的鞋子,到房間的擺設,再到生活物品的擺放,他估計宮本清應該是獨居.

"是啊,明年,或許就能把我的妻子接到這里來了."宮本清得意的說.

日軍已經占領了中國大片國土,相信不用多久,整個中國都是日本的.

到時候,所有中國人都是二等公民,成為日本人的奴隸,他就能過上幸福的生活了.

"我建議,你還是別把她接來了."路承周突然說.

自從進屋後,他就一直在尋找,可以制造意外的場景.

很快,他就發現了,一個很合適的地方:榻榻米邊緣上的一個清酒瓶.

這是一個一尺來高的玻璃瓶,已經空了,被宮本清隨手扔在了那里.

"為何呢?"宮本清看到路承周走向榻榻米,也跟著走了過去.

"因為沒有必要了."路承周轉過頭,露出了一個神秘笑容.

宮本清正在說話,路承周突然動了,他右腳一鉤,左手抓住宮本清的後頸,右手抓住他的手臂往下按.

宮本清雖然也受過軍事訓練,但路承周受過的擒拿格斗,在杭州雄鎮樓時,他的技巧更是有了突飛猛進的提升.

矮壯的宮本清,面對剛才還一臉謙和的路承周,根本來不及反應.

他只覺得,自己在極快的速度撞向榻榻米.

但是,他的臉並不是很碰到榻榻米的,最先傳來痛苦的,是喉結.

路承周左手用力,不但讓宮本清加速朝著榻榻米倒下,同時也在空中調整著方位,讓宮本清的喉結,准確的碰到清酒的瓶口.

"咔嚓."

這是宮本清在這世上,聽到的最後聲音.

路承周開始清理自己的痕跡,他是警察教練所畢業,知道如何才能消滅自己的痕跡.

最後,他再次摸了宮本清的脈搏,探了他的鼻息,確定他死亡後,才帶上門離開.

走出須磨街後,路承周才招了輛人力車,直奔法租界.

而到法租界後,再轉人力車.

"去巴黎酒吧."路承周上車後,吩咐車夫去酒吧.

在車上,路承周開始恢複自己的相貌.

之所以去酒吧,也是想制造一個不在現場的證據.

巴黎酒吧,是法租界比較高檔的酒吧,這里每天都會舉行酒會,海沽的上流階層,喜歡來這里交際.

"承周,什麼時候來的?"

路承周剛進去,在吧台點了杯酒,正好碰到了聞敬載.

"來一會了."路承周碰到個熟人,很是開心.

而且,路承周喝了兩杯酒,准備離開的時候,又碰到了苗光遠.

苗光遠在抗日者的形象,經常出入各種場合,只要有機會,就要宣揚他的抗日主張.

只是,兩人並沒有說話,只是相互用目光致意.

這種場合,他們還是別打招呼比較好.

路承周回到家的時候,高橋豐一帶著特高班的人,正在營口道5號外面蹲守.

張思昌帶著兩桶煤油,也與他們待在一起.

只要住在5號的人回來,就由張思昌去騙開門.

然而,等到晚上十二點,馬文祥不見蹤影,也沒有其他人回來.

"高橋班長,我估計今天晚上,是不會回來了."張思昌在十點半的時候,提著兩桶煤油,去敲了門.

然而,里面沒有任何回應.

門口有棵樹,張思昌爬上去看了看,里面確實漆黑一團.

可他又不敢進去,如果房子放了特別的標記,他爬進去,反而是給地下黨示警.

"回去吧."高橋豐一歎了口氣.

原本想著,晚上就能有所收獲,沒想到,還是白忙一場.

每一次失望,高橋豐一對張思昌就更怨恨一分.

每次張思昌都是拿著一些似是而非的情報,不但將特高班的人,搞得筋疲力盡,也讓他越來越暴躁.

特高班的人回康伯南道22號,張思昌還要把煤油送回去.

要不然,明天早上,馬文祥突然去大興日雜店取貨,豈不又讓他溜掉了.

"今天晚上,你與張廣林住在日雜店,明天我的人到了後,你才能離開."高橋豐一叮囑著說.

他的人守了一天,非常辛苦.

可為了以防萬一,可以讓張思昌守在大興日雜店.

"是."張思昌哪敢多說?情報是他提供的,馬文祥不出現,他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特高班的人離開後,張思昌提著兩桶煤油,坐人力車回了二十四號路.

到大興日雜店後,張思昌正要進去,突然,一輛人車力也停到了他身邊.

車上坐的,正是等了一天的馬文祥.

"張老板,實在不好意思,剛剛才忙完."馬文祥一臉不好意思的說.

"馬先生,你可真是個大忙人."張思昌苦笑著說.

自己在營口道等了他一天,沒想到馬文祥突然又來日雜店了.

早知道的話,在日雜店守著不就行了?

馬文祥伸手接過兩桶煤油,又拿出一張鈔票給張思昌.

"張老板,這是補償你的損失,真是不好意思了."馬文祥迅速坐回了人力車,沒等張思昌再說話,人力車已經拉著他走了.

要不是手里多了張鈔票,張思昌簡直懷疑自己在做夢.

馬文祥走後,張思昌迅速招了輛人力車,趕緊跟了上去.

如果在白天,想要跟住馬文祥,還是比較容易的.

但在晚上,一眨眼,就有可能會失去目標.

他本來遲了兩分鍾,只能憑著感覺走.

馬文祥坐的那輛人力車,沒有車號,車夫也沒有穿有車號的馬甲.

張思昌失去馬文祥蹤影後,找了部公用電話,向高橋豐一緊急彙報.

"八嘎!"

高橋豐一在電話里氣得哇哇直叫.

他心里本就有一團怒火,只是沒有發泄出來罷了.

張思昌戰戰兢兢的去了憲兵分隊,才剛走進去,就被怒氣沖天的高橋豐一,接連扇了十幾個耳光.

最後,高橋豐一干脆一腳踢在張思昌胸口,猛的抽出一把武士刀,准備將張思昌一刀砍成兩斷.

"高橋班長饒命,我對皇軍可是忠心耿耿的啊."張思昌看到舉起的武士刀,露出冰冷的寒光,嚇得趕緊抱著高橋豐一的大腿求饒.

"我們一天都被馬文祥牽著鼻子走."高橋豐一腳下用力,甩開了張思昌.

他現在很後悔,應該聽信路承周的話.

這次的行動,如果交給情報一室,就不會被人看笑話了.

快天亮的時候,高橋豐一突然接到工部局的電話,通知他高橋洋行起火了.

高橋豐一大驚,高橋洋行是他剛剛搞起來的情報站,主要經營百貨,品種多樣,貨類齊全,投資了好幾千元呢.

等高橋豐一帶著手下,趕到高橋洋行時,整個高橋洋行,已經被燒成了灰燼.

"這是什麼?"高橋豐一走進去,突然看到門口有一個桶子,樣式很熟悉.

"這是煤油桶,我們懷疑,這是有人蓄意縱火."溫秀峰突然走了過來,他接到通知,這個案子也交給了他.

"這是共產黨干的,你們應該在租界,蕭清所有共產黨!"高橋豐一大聲說道.

"證據呢?"溫秀峰問.

他對日本人,沒什麼好感.

敦橋道福順里的槍擊案,明顯是高橋豐一的手下干的.

那個案子,也是溫秀峰經手.

當時,他接到匿名信,說凶手就是憲兵分隊的宮本清,目前住在日租界.

溫秀峰也准備去日租界緝拿凶手,然而,報告打上去,被扔了回來.

英租界的偵探,可沒權力去日租界抓人.

如果宮本清來英租界,溫秀峰隨時可以抓他.

"這個煤油桶就是證據."高橋豐一惱羞成怒的說.

他終于明白,馬文祥要買煤油干什麼的,就是為了燒自己的洋行.

"說說吧."溫秀峰拿出一個小本子.

"此事,我自己會查清."高橋豐一突然停住口,這些事情,涉及機密,他怎麼好跟溫秀峰說呢.

"其實剛起火時,是有機會撲滅的.但是,旁邊的人,得知是日本洋行起火後,提了水的桶子,立刻把水倒掉了."溫秀峰緩緩的說.

"這些人,都會付出代價."高橋豐一咆哮著說.

路承周上班後,才"知道"高橋洋行失火之事.

他來不及巡視,迅速從康伯南道20號進入憲兵分隊,向中山良一證實此事.

"為什麼會這樣?"路承周驚詫的說.

"高橋豐一估計是共產黨干的."中山良一緩緩的說.

昨天的事情,他也聽說了,馬文祥將高橋豐一耍得團團轉.

不但讓他買走了三桶煤油,高橋洋行還被這三桶煤油,燒得干乾淨淨.

上篇:第二百四十四章 不知道    下篇:第二百四十五章 團團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