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後手第三百二十五章 一個建議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一個建議

g,更新快,無彈窗,!

找到巴恩士丟失的物品,讓警務處上上下下都松了口氣.

這是路承周與溫秀峰,一起在二十五號路的"某家當鋪"發現的.

具體的報告,路承周並不參與,由溫秀峰去寫,他只要在報告上占個名字就可以了.

有了這個名字,以後的功勞自然少不了他的.

溫秀峰隨後向劉立峰彙報,已經鎖定案犯,很快就能抓捕.

到下午,溫秀峰再次彙報,之所以沒有找到案犯,是因為案犯早在兩天前就抓了起來.

當時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以為只是一名普通盜賊,拿到贓物後,才追查到真正的案犯.

失物拿回來了,案犯也在監獄里找到了,這下皆大歡喜了.

下午,警報解除,路承周也終于可以去趟憲兵分隊了.

今天晚上,他要去五十一號路26號,自然要當面向中山良一請個假.

"井華兄,怎麼有時間在下面散步?"路承周從暗門進到憲兵分隊時,看到劉井華正背著手在院子里獨自散步.

"心里悶,下來走走."劉井華看了路承周一眼,轉頭望著遠方.

"你天天待在電訊室,要多出來走動走動.下次約上金教官,一起喝酒,或者到郊外打獵也行,放松放松."路承周笑吟吟地說.

他知道劉井華煙癮也很大,掏出煙遞了根過去.

"我可不像你,沒時間放松."劉井華點上火,用力吸了一口,在肺內轉了一圈後,才吐了出來.

"怎麼,有發現?"路承周看到劉井華的神情,心里一動.

劉井華之前跟他提過,他的這個電訊室,除了協助日方通訊外,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尋找軍統的電台,並且破解軍統的電報密碼.

劉井華原來是華北區的電台台長,後來更是成了電台督察長,掌握著軍統整個華北區,所有的電台.

劉井華對軍統的密碼非常熟悉,他在雄鎮樓訓練班時,就已經展露了在電訊方面的天賦.

原本,他是作為情報人員受訓的.

之後,電訊成了他的主業,可以想象,他在電訊方面,一定有非常出色的表現.

"承周,假如,我說是假如啊.假如發現了一部軍統電台,你認為,應該怎麼辦?"劉井華突然問.

他剛到憲兵分隊時,確實想好好表現.

畢竟,他不能吃干飯.

然而,真等他干出了成績,發現了軍統的電台,卻不知道該怎麼處置了.

昨天晚上,他再次發現了軍統的電台.

"軍統在海沽,還有電台活動?"路承周"詫異"的說.

昨天晚上,他不就向總部彙報了麼?不但要了一萬五千元,還要到了一名電訊人員.

難道說,劉井華已經知道了?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劉井華吸了口煙,問.

他正是因為這個問題,才下來散步的.

"井華兄,給日本人做事,他們恨不得砸干我們.你在電訊室,如果沒干出成績,自然說不過去.但如果干得太好,日本人的期望就會越高.又沒人跟你競爭,可以一步一步來.這就好比我們當巡捕的,如果街上沒地痞流氓和小偷了,那還要我們巡捕干什麼呢?軍統和地下黨的存在,才能發揮我們的作用."路承周也吸了口煙,緩緩地說.

此刻,路承周的後背,已經被冷汗浸濕.

"你的意思,像擠牙膏一樣,一點一點的來?"劉井華問.

"是啊,反正他們的電台又跑不掉.你是破了密碼,還是發現了他們的位置?"路承周隨口問.

"沒有偵向設備,怎麼可能精確定位呢?"劉井華搖了搖頭.

"所以嘛,你要是彙報上去,中山良一肯定讓你找到電台.到時候,你沒有設備,找不到怎麼辦?我看,你就彙報,發現軍統電台,抄錄一些電碼.如果日本人逼得太急,再放點料出來.當然,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具體怎麼做,你可以自行決定."路承周勸說著.

劉井華沒有回答破密碼的事,也就是說,他很有可能破了軍統的密碼.

路承周真想,一槍就干掉劉井華.

也就是說,昨天晚上,他向總部彙報的內容,劉井華都知道了.

幸好,他沒有在電報里說出孫志書的名字,就連電台,也用了暗號:船.

但是,以劉井華的聰明,一定能猜到.

就算他不知道孫志書的名字,也應該知道,軍統在海沽,有一個很重要的內線.

幸好,劉井華很猶豫,讓路承周看到了希望.

如果劉井華一破出密碼,馬上向中山良一彙報,事情就沒有挽回的可能了.

"你說的好像有些道理."劉井華喃喃地說.

"當然有道理了,但是井華兄,你的情報能否讓小弟分享?放心,只要破了案子,有你一半功勞."路承周笑吟吟的問.

"你給我出主意,原來是想捷足先登?"劉井華不滿地看了路承周一眼.

"非也非也,只有幫你驗證一下真假罷了."路承周擺了擺手,笑嘻嘻地說.

"這個拿去吧."劉井華轉身要走的時候,突然拿出一張紙,塞到了路承周手中.

"多謝."路承周微笑著說.

"或許是我要謝你."劉井華意味深長地說.

路承周原本想直接去中山良一辦公室彙報的,但拿著紙條後,他先去了自己的辦公室.

他相信,劉井華應該會去向中山良一彙報.

紙條上的內容,讓路承周大吃一驚.

這是兩篇電報內容,第一篇正是路承周向總部彙報的,大意是,通過關系,弄到了船,但一條要五千元.還買份全省的地圖,花了三千元.

電報的後面,落款正是"火焰".

而總部則答應,撥付一萬五千元,同時告訴火焰,近期會派一名"船夫"過來,讓他好好接待.

第一次在憲兵分隊的情報中,看到自己的代號,路承周確實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

可以說,劉井華基本上破出了密碼.

幸好知道了,不管劉井華有沒有向中山良一彙報,他都覺得,海沽站躲過了一劫.

而今天劉井華的態度,讓路承周也感覺很欣慰.

他認為,劉井華還有挽救的可能.

不管當初劉井華是因為什麼原因,才投靠了日本人.

從他現在的表現,劉井華與日本人,不再是一條心.

可是,要怎麼樣,才能讓劉井華為抗戰服務,甚至回歸軍統呢?

正當路承周在沉思時,突然聽到敲門聲.

"路主任,在麼?"金惕明在外面說道.

"進來吧."路承周連忙將紙條收進口袋,淡淡地說.

"沒打擾吧?"金惕明看一路承周一眼,微笑著說.

"沒什麼事,金教官請坐."路承周從辦公桌後走了出來.

他等金惕明進來後才起身,如果聽到金惕明的聲音,馬上站起來,到會客區的沙發上等候,顯得金惕明的身份比他還要尊貴了.

路承周嘴上雖然"金教官"地喊,但心里卻將他當成了真正的叛徒.

這段時間,金惕明單獨活動,路承周也沒管他.

金惕明願意彙報,就聽他彙報.

如果金惕明不出現,路承周就當他不存在.

"路主任,我發現了一個現象."金惕明坐下來,沉吟著說.

"說說看."路承周走到辦公桌前,將煙和火柴拿了過來,遞了一根給金惕明,隨口說.

"憲兵分隊,可能有人向軍統傳遞情報."金惕明篤定的說.

"傳遞情報?"路承周手里的煙,差點掉了下來.

他覺得,跟人談事,剛開始的時候,最好不要拿煙.

否則,一個動作,會讓自己很尷尬.

"情報三室的行動,雖然除掉了周逢春,但並沒有抓住其他兩人.施錫純只是一名普通情報員,回來後竟然擔任情報三室的小隊長.還有軍統對路主任襲擊,如果沒有人通風報信,根本不可能成功."金惕明篤定的說.

這段時間,他單獨在英租界轉悠,除了熟悉環境外,最重要的是,思考憲兵分隊發生的事情.

特別是軍統的襲擊,更是讓他肯定,一定是有人給軍統提供了情報.

"你懷疑誰呢?"路承周用大拇指和食指,輕輕捏著煙,問.

"情報三室."金惕明緩緩地說.

"情報三室?金教官,你可不要開玩笑."路承周驚訝地說.

"我沒開玩笑,我敢斷定,軍統的內線,就藏在情報三室.這些從軍統過來的人,未必是真心投靠,他們有些人,肯定腳踏兩只船.表面上情報三室的人,暗中還為軍統做事!"金惕明肯定地說.

"有證據嗎?"路承周聽到金惕明的話,心情完全平靜下來了.

"暫時還沒有,但是,只要一次行動,就能試探出來."金惕明篤定地說.

其實,他懷疑過很多人,包括路承周.

昨天晚上,在路承周家對面的,正是金惕明.

他在路承周家外面,待了差不多三個小時.

直到路承周拉開燈,他才離開.

當然,金惕明並沒有完全相信路承周,事實上,他除了自己外,懷疑任何人.

但相比之下,他更懷疑情報三室的人.

上篇:第三百二十四章 按你說的辦    下篇:第三百二十六章 大力支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