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妃來橫禍,閻王溺寵殺手妃第一百十八章 脫險   
  
第一百十八章 脫險

g,更新快,無彈窗,!

木婉晴滾一圈,那雕的尖尖的大嘴就啄上她,每次都是差了一寸,有驚無險.

雕有些惱,犀利的眸子迸射出怒意來,朝著木婉晴的後方啄去,木婉晴不避不閃,手中已多了一支麻醉針,剛剛她紮的麻醉針只注射了一半,藥效沒有發揮,這雕應有點麻醉反應,卻不是很大,因此才會如此氣惱的發力狠啄自己.

木婉晴只是將身子往雕的方向一側,手下發力,尖銳的針紮入雕厚厚的雕毛里,而雕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要啄死面前的獵物上,它的嘴啄向木婉晴的肚子,木婉晴身子一側,它尖尖的嘴擦過木婉晴的腰身紮在土里.

下一刻,肚子傳來一陣刺痛,接著眼睛瞪大,它還來不及將自己的嘴從土里拔出來,身子晃了晃,向前栽倒……

木婉晴已耗盡力氣,當針筒拔出之時,面前的龐然大物就想自己壓了過來,額頭冒冷汗,她正想再翻滾一圈滾出去,免得被雕壓著.

下一刻,她的腳踝被一只大手握住,木婉晴一驚,腳被人用力一扯,她險險在大雕將自己壓吐血之前滑了出來,被人用力的抱在懷里,四周都是灰塵,她的面前有些模糊.

"木婉晴,你沒事吧!"君清曦緊緊抱著木婉晴,剛剛他驚醒過來就看到木婉晴筆直躺在雕身下,他的瞳孔縮了縮,第一次發揮超長一下來到木婉晴身旁抓住她的腳踝將她拽出雕身.

那雕也不知怎麼的停止了攻擊,就那麼筆直的悶倒在地,灰塵撲了他滿臉.

而他緊緊抱著懷里的木婉晴,心里的彷徨漸漸有了倚靠,他感受著她的體溫和心跳,他感覺這比什麼都來得幸運,她還活著,真是太好了.

木婉晴咳嗽兩聲,她已沒有太多力氣推開面前的人,或許是劫後余生把他激動的.

"君清曦……"木婉晴道,聲音發干發澀,她感覺自己嚴重脫水虛脫,好累,真想就這麼倒在地上睡一覺,可她知道眼下還不能休息,身邊這雕還有同伴,他們得快點離開這里,被雕的同伴找到,他們會再次成為他們的肉中食.

"嗯!"君清曦松開木婉晴上下打量她,見她一臉髒兮兮的身上都是一些擦傷,松了口氣,將她扶起身來道,"走!"

木婉晴實在太累了,這個時候就將男女禮儀拋在腦後,先出這山再說.

君清曦時而觀察木婉晴的面色問,"你還好嗎?"

木婉晴的面色被蒙上一層灰塵,雖然天色昏暗,但君清曦就是能感覺出,她的面色很不好.

"我……還好."木婉晴淡淡道,加快腳步往前走.

兩人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山路崎嶇,他們借著月色倒也不難走,很快翻過一個山頭,兩人找到一處山洞,折騰半天,趕了半天的路,加上都沒進食,兩人的體力已到達極限.

一進山洞,兩人就累癱在地上,一根手指頭都不想動,就這麼在黑漆漆的洞里躺尸.

君清曦側頭看向身邊的木婉晴,洞里光線很暗,他看到的只是木婉晴的輪廓,輕笑道:"謝謝."

木婉晴可以不救他的,他退了她的婚,讓她名聲掃地,還求父皇賜婚把她嫁給惡名遠揚,人人畏懼的閻王,他的皇叔沖喜.

她因該很恨他,踢他下湖,言語譏諷,買下紅樓,贖走柳詩詩,讓他重金全打了水漂,種種報複行跡,他看在眼里,漸漸的他後悔了.

在宮宴上看到木婉燕在酒里動手腳,他緊張了,一直監視著,確定木婉晴無憂,當時他還不能明白每次看到木婉晴他莫名湧起的煩躁情緒,直到看到她依偎在君墨彥懷里,君墨彥寵溺的看著她.

他的心頓時空落落的,那時他才明白自己有多後悔放棄的木婉晴,可惜時光不能倒回到他沒有退婚那晚,那晚的失落讓他聽到母後賜婚他與木婉燕,他都提不起半點興趣.

木婉晴長長吐出一口氣,"你也別謝我,我當時腦子抽風了,才會來救你的."

君清曦的嘴角抽了抽,想生氣,卻又生氣不起來.

君清曦道:"你跟皇叔真的……感情很好?還是在人前故意做戲?"

木婉晴聲音淡淡的穿過黑夜傳過來,"這……跟你有關系嗎?"

她與君墨彥的關系好不好,都是她自己的事,關他這前任未婚夫何事?

君清曦被反駁的無語,只好沉默再沉默.

兩人一直躺了一個時辰,直到兩人的肚子咕嚕嚕的叫著,這次不得不坐起身,洞外的天已經亮了.

君清曦道:"我去找點吃的回來."

木婉晴站起身走到洞口,望著初生的太陽,笑了笑道:"不用,我們一直坐在洞里也等不到援軍來,不如……"

不如怎麼樣?

君清曦走到木婉晴身邊與她並肩,就見她手里拿著火折子一揮手,火折子飛了出去,落在一刻枯樹上,噼里啪啦就燒了起來,君清曦的眼睛漸漸放大.

"你怎麼把那片樹都燒了?"這是他們來時的路,昨夜在那里他們大戰兩只大雕.

木婉晴毫不感覺可惜,笑道:"你不知道嗎,昨晚我們放倒的兩只雕只是麻醉了,我們不趁現在火燒林子,待會等它們醒來是來活吃了我們嗎?"

君清曦道:"那兩只雕若加以馴化,可以為我們所用."這也是他昨晚放過那兩只雕,沒有殺掉的原因.

木婉晴冷笑,"本妃才不稀罕那種不聽話的畜生!"

君清曦無語.

他望著樹林冒起的滾滾濃煙,突然一笑,"這麼一來,那些找我們的人倒是可以發現我們了."他相信玄山上下已經開始出來尋找他們.

木婉晴嗯了一聲,她看向天空的白云,忽見白云上飛出一只雕來,雪白的翅膀,雕身上坐著一人,白衣勝雪,墨發隨風張揚飛舞著.

那人是……

君清曦也看到天上來人,不由咦了一聲,"皇叔!"他怎麼會在玄山?"但很快他就想明白了什麼,轉頭看向身邊的木婉晴,是因為她!

君墨彥自從上次重傷後就一直在府里養著,很少出門來,沒想到昨晚他也出來尋找他們.

君清曦自然不會多情的以為君墨彥是擔心自己才出府尋找他,肯定是因為木婉晴.

心突然被針紮了般的疼的難受,君清曦呆呆的望著木婉晴露出歡喜的笑容,沖著天空揮手.

"墨彥,我在這!"木婉晴喊道.

君墨彥身下的雕似乎聽到木婉晴道呼喊飛了下來,君墨彥上下打量灰頭土臉的木婉晴一眼問:"沒事吧?"

木婉晴搖搖頭,"我沒事!"說完視線看向君墨彥身下的坐騎,"這……不會是我昨晚麻醉的雕吧?"

木婉晴冷汗,沒想到君墨彥居然把這畜生給馴服了,真是叔侄,想法居然一樣!

君墨彥嗯了一聲,昨晚他在玄山的暗衛說玄山全山弟子都出動了,似乎是出了一些情況,他便過來看看,果然發現木婉晴不見了,連著不見的還有君清曦.

他找到那片林子的時候木婉晴和君清曦已經離開,就剩下兩只躺在地上麻醉暈過去的雕.

君墨彥是見識過木婉晴用麻醉針的,因此派人綁了兩只雕找來馴獸師馴服一番,兩只雕原本很有骨氣,甯死不屈,可當馴獸師將兩塊生豬肉在雕面前晃過時,兩只雕徹底屈服了.

君墨彥掃了木婉晴身後的君清曦一眼,像是終于看到他的存在,"清曦,你受傷了!"

君清曦頭上包著厚厚的白布,那是昨晚兩人脫險後,木婉晴就著月光給君清曦清洗了傷口,包紮好的.

君清曦點點頭,笑道:"沒事,小傷."

君墨彥轉頭看向木婉晴道,"你還沒吃飯吧?"說著從懷里掏出方帕抱著的糕點遞到木婉晴面前.

木婉晴接過,她也是餓的狠了,抓起一塊就往嘴里塞,轉頭看了眼身後吞口水的君清曦一眼,將剩下的兩塊糕點遞給他.

君清曦接過,狼吞虎咽的一口氣吃完.

君墨彥拉著木婉晴坐上雕背,讓她坐在自己前面.木婉晴低頭撫摸著雕背上的毛,很是沒有安全感,待會飛高了,這雕會不會因為記仇將她甩下去?

君清曦見狀上前幾步,君墨彥轉頭涼涼的看了他一眼道:"這雕承受不了三個人的重量,你且等會,會有人上來救你的."

君清曦知道,君墨彥這是嫌棄他打擾他們兩人世界故意支開他,他真的對木婉晴挺上心的.

君清曦目送一雕將二人載遠,心里一番苦澀,木婉晴,你真的幸福嗎?

君墨彥從身後環抱住木婉晴,讓她貼著自己的胸膛,"昨晚怎麼回事?"他問,風聲並沒有將他的聲音吹遠,而是吹進木婉晴的耳朵里.

木婉晴道:"我跟師兄出來打獵,是君清曦跟蹤了我,她懷疑我不是真正的木婉晴,因此我們在林子里發生爭執,後來我們就滾下山坡被兩只雕抓走了……"

木婉晴簡單的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省略了君清曦對自己動手動腳的情節.

君墨彥沉默了,側頭看著木婉晴的側臉,他第一次見這女人就有這感覺,可事實證明她的確是木婉晴,可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木婉晴問:"你怎麼知道我出事的?"如此即使趕來,速度之快令她詫異,真令她不得不懷疑玄山里有他的眼線.

"暗衛告訴我的."君墨彥不遮不掩說了出來,他要讓木婉晴了解他的勢力分布很廣,什麼事他都能第一手知曉.

木婉晴哦了一聲,一時無話.

君墨彥道:"愛妃上玄山之前可是調戲過本王,今天我們將這筆賬好好算算."

木婉晴冷汗,她當時的確是起了惡作劇心思,感覺君墨彥被她大膽的動作親傻掉真的很好玩,可沒想到君墨彥卻將這筆賬給記下了.

木婉晴捂著肚子道:"那個……我……肚子疼,能放我下去嗎?"

君墨彥瞧了木婉晴一眼道:"很疼?不會是來月信了吧,本王幫你摸摸!"說著抬手就向木婉晴的腹部摸去.

木婉晴抬手排掉君墨彥的手,"我現在肚子不疼了!"撒點小謊也不成,真是的.

君墨彥笑了笑,此刻大雕已飛向玄山,落在木婉晴的院子里.

木婉晴迫不及待的跳下雕背朝房間而去,一轉身,君墨彥也跟了進來,找了個位置坐下打量自己所住的屋子一眼,這女人還算愛乾淨,將房間弄得井井有條.

木婉晴打開衣櫃拿出衣服,轉身就見君墨彥坐在一側,她挑眉道:"你先出去一下,我換衣服."

君墨彥道:"我們是夫妻."有什麼可害羞的,早晚他都會看的.

木婉晴翻白眼,見君墨彥打定主意不動,她便抱著衣服去了屏風後換掉.

木婉晴一臉的戒備,真擔心君墨彥會突然沖進屏風來,可惜君墨彥只是坐著沒有動,一派正人君子之風.

木婉晴換好衣服出來,見君墨彥優雅的喝茶,她問:"你不回去嗎?"為什麼還不走?

君墨彥道:"玄山一年一度的考核到了,清揚請了本王來玄山坐陣,看看這一季的弟子考核程度如何."

木婉晴眨眨眼,隨後問:"那你晚上住在哪?"

這是她最關心的問題,她想帶著隨便他,她只在意自己的領地不受侵犯.

君墨彥放下杯子,好笑的抬頭看著木婉晴道:"我們是夫妻,不住一起?"

木婉晴:"那晚上我睡床,你睡地鋪."

君墨彥挑了挑眉,木婉晴也挑眉.

君墨彥道:"我們又不是沒同床而眠過?放心,本王不碰你."

木婉晴無語.

這時敲門聲響起,木婉晴去開門,看到站在門口的清揚與顧長風不由一笑,"師父,師兄,我回來了!"

顧長風拉長一張臉,半點喜悅也沒有,因昨晚木婉晴失蹤,清揚跟他發了好一通脾氣,如今他還郁悶著,這師妹真能惹事.

清揚慰問木婉晴一番,就將視線轉到木婉晴身後坐著的君墨彥身上,雙眸瞬間一亮.

上篇:第一百十七章 人肉派對    下篇:第一百十九章 練習輕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