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妃來橫禍,閻王溺寵殺手妃第二百五十四章 似敵非友   
  
第二百五十四章 似敵非友

g,更新快,無彈窗,!

烏桑祁側頭看向姚莎莎又看向烏愷穆,好歹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這個時候說分道揚鑣不好吧?

更何況姚莎莎只是個弱女子,她是有些小心思,但也跟他們不影響,更何況若不是她借給他們開鎖的工具,他們到現在還沖不出天牢大門.

烏桑祁見氣氛有些僵硬,打圓場道:"我父親就這脾氣,莎莎你來這邊坐."說著拉著姚莎莎到另一處角落坐下,距離產生美,也不容易起沖突.

木婉晴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隨後屁股狠狠的親到地面,她朝天翻白眼,再次再心里將綁架者罵了一遍.

雖然點了穴,說不了話,只能靜靜聽著外面的動靜.

姚莎莎坐在角落,視線卻一直盯著布袋的方向,咧嘴一笑,"讓我猜猜,這布袋里裝著的是什麼?"

烏愷穆頭也不抬,繼續眯著眼睛閉目養神.

烏桑祁捏著下巴轉動著眼珠子,似乎在看戲.

姚莎莎繼續說道:"郡王說這麻袋里裝著的是通城令牌,那她的地位一定非凡,不是皇後也是個貴妃."

烏愷穆冷哼一聲,鼻音里帶著不屑,就這小丫頭能猜出什麼來?

外面的動靜全都落在木婉晴的耳朵里,身下感覺地面不平坦,還有些石子,或許是個廢棄的房子,這幾個逃命之人才會放心的再次歇息.

周圍沒有火炭燃燒的聲音,證明此刻要麼天已亮,要麼他們不想這麼快被人發現.

之前馬蹄聲遠去,似乎有刻意放逐的意思,那就是想混淆視聽給追兵一些錯覺,真是狡猾的人.

姚莎莎繼續說道:"郡王表情如此不屑,這是笑我猜錯了?別急,我還沒有分析完呢,若是皇後或者貴妃,也就能對守城們都侍衛已經君臨天產生忌憚,只是皇後身為六宮之首,皇帝的後宮可不好闖,皇後地位尊貴,一旦被擄,整個京城怕是早下了禁城令,不是皇後,那看來是妃子的可能性大一些.那現在我們來分析一下,什麼樣的妃子對彥王有很大的影響力,甚至會動亂軍心,彥王素然有冷面閻王這稱,怎麼會因為一個皇帝妃子而放郡王你走,放虎歸山,將來可是後患無窮的?"

烏桑祁也似乎來了興致,進入姚莎莎的話題,"那麼說來,也就只有彥王妃了,可彥王妃武功高強,聽說她手里還有流光劍,那是神劍,可不好親近?"

姚莎莎一笑道:"那有何難,只要出其不意,必能治住敵人,郡王,你說我的分析合情理不?"

烏愷穆緩緩睜開眼睛多看了姚莎莎一眼,她的眼里星光閃閃,一看就成竹在胸的樣子.

烏愷穆一笑,"你猜的不錯,聽說你跟彥王妃之間有仇,本王防的就是你,如今話都說在前頭,可別將本王的話當耳邊風."

姚莎莎一笑點點頭,雖然恨到牙齒吱吱響,也只有忍著,眼下她還要靠烏愷穆的勢力離開東陵國,否則落在君墨彥的手里,以他嫉惡如仇的性子,她傷害了他的王妃,是他最看中的女人,怕是沒好果子吃.

烏桑祁歪著頭看向緊緊封閉的布袋,對烏愷穆道:"父皇,你也太不憐香惜玉了,這麼悶著她,不會悶壞掉吧?"

他可記得這位彥王妃是個一等一的大美人,他看遍天下美女,就是沒見過她那樣狡滑又讓人心癢的女子.可惜烏愷穆警告的眼神在明明白白告訴他,別打什麼歪主意壞他的好事.

烏愷穆道:"袋子很通氣,放心,她死不了."

被裝在袋子里的木婉晴差點氣吐血,她已經從這三人的對話中聽出對方的身份,正是烏合之眾也能成大事,姚莎莎這個禍害天牢都管不住她.

木婉晴也知道自己這個人質很快就會被他們當作擋箭牌用來對付君墨彥,當務之急就是以最快的速度逃出去.

外面的漸漸沒有了對話聲,看來是累壞了,好不容易找到了安全的地方,抓緊時間休息,因為接下來的路會發生很多事情.

鼾聲傳入木婉晴的耳朵,她此時已沖破最後一處穴位,順利的解開頭頂緊緊束緊的袋口,從醫用空間里拿出手術刀,滑了一下,袋口處緊緊拴著的繩子瞬間崩斷.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外面的情景,緊挨著自己的是烏愷穆,他依舊是打坐的姿態,似乎已經入定,但他是武功最高的,要想不驚動他快速逃離,只能用麻醉針了.

木婉晴一手拿針,蓄勢待發,余光掃了眼不遠處靠著牆角睡覺的烏桑祁,唯獨不見姚莎莎.

機會難得,木婉晴將手里的針頭快速的紮進烏愷穆的脾氣,原本入定狀態的烏愷穆突然睜開眼睛,隨著麻醉藥快速通過針頭輸入他的身體,他的眼皮漸漸沉重.

似乎有什麼地方很不對勁!

烏愷穆不愧是高手,一眼就察覺身體不一樣的變化,身子一側,握手成抓朝一旁的布袋抓去,他肯定,一定是袋子里的女人搞得鬼!

手才抓到袋子一角,袋子就朝前滾去,很快掙脫他的掌控.

烏愷穆雙眼一蹬,眼皮雖然越來越沉重,卻努力睜大,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朝木婉晴撲去.

這聲動靜很不小,原本處于昏睡狀態的烏桑祁睜開眼睛,就見自己壯實的父親身子晃了晃,朝地上栽去.

他跳起身沖到烏愷穆身邊,推了推他的肩膀,"父親,你沒事吧?"

身後傳來一道勁風,危險的氣息越靠越近,烏桑祁身子一側,敏銳的躲過木婉晴的攻擊,他一把扣住木婉晴握著針筒抓過來的手,雙眼亮晶晶的盯著木婉晴的胸部看.

經過剛剛的劇烈運動,木婉晴的衣襟松開,露出一片風景,烏桑祁看著看向突然感覺鼻子一股熱流往下湧,下一刻就流到他的嘴唇.

木婉晴冷漠提醒道:"你流鼻血了."

"流鼻血,怎麼會……"烏桑祁雖這麼回答,手卻下意識的摸了摸鼻子,紅色的液體就在他手指流淌.

木婉晴抬腳踹向烏桑祁的胯下,不做停留轉身就跑.

烏桑祁抱著肚子,額頭滑下一滴冷汗,好個狡猾的女人,該死的小妖精,又在她手里吃了暗虧!

烏桑祁環顧四周,烏愷穆不知死活的倒在地上,姚莎莎那個小賤人不知去向,他身邊連個幫手都沒有,眼看小妖精就要跑遠,他咬了咬牙一瘸一拐的追了出去.

木婉晴感覺腹部一陣墜疼,她撫摸著腹部低聲道:"寶寶,媽媽帶你逃出去,你可一定要給力."

木婉晴轉頭看向身後,烏桑祁已經快步追來,她若再不跑快點,會很危險.

加快腳力,木婉晴只覺冷汗層層,身子越來越無力,腹部一陣巨疼她跌坐在地上.

突然一旁伸出一只手來抓住她胳膊,木婉晴驚恐的轉頭,月色下樹影恍惚,並不能看清對方的臉,木婉晴還是從對方嬌小的身子判斷出她是個女子.

姚莎莎!

她怎麼會幫自己?

木婉晴一個念頭還沒有轉完,自己已被姚莎莎拖到了大石後面,有這塊石頭做掩護,烏桑祁一時半會發現不了她.

木婉晴一臉疑惑的看著似敵非友的姚莎莎,自己一直是她的假想敵,她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手救她?

"看什麼看,我只是擔心你這樣跑下去孩子遲早會折騰沒."姚莎莎冷冰冰的來一句.

木婉晴抽了抽嘴角,她此刻腹部翻騰的厲害,已經連笑的力氣也沒有.

姚莎莎道:"一時心軟幫了你,至于你能不能活著逃出去還得看你的本事了."

木婉晴艱難的吐出三個字,"謝謝."

姚莎莎冷哼一聲,突然站起身就往前跑,不遠處追來的烏桑祁見一個背影在林子里狂奔,立即追上去,"小美人,別跑了,你是跑不了太遠的!"

木婉晴靠在冰涼的石頭上,腹部一陣疼,讓她腦子一片空白,耳邊已經聽不到烏桑祁的聲音,所有的嘈雜聲漸漸離她遠去,她能聽到的就是自己的心跳聲越來越快.

"孩子,對不起,帶你一路奔波,不是被破困在火海,就是坐在馬車里顛簸,如今落入敵手,處境很危機."

木婉晴在醫療空間里找了一圈,並沒有找到所謂的保胎藥,她只是一個外科大夫,對于保胎一竅不通,無法對症下藥.現在她只能祈禱肚子里的孩子可以堅強一點,足以支撐她找到大夫.

木婉晴緩緩站起身,雖然很虛弱,依舊咬著牙關往前走,她相信,只要多堅持一會就能看到希望之光.

"孩子,你要堅強一點,媽媽這就給你找大夫去,就算傾盡財力,也要保住你."

木婉晴不知道自己到底走了多久,她看到東方日出,陽光普照大地.

她感覺自己身上已經被汗濕,自己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泥沼里那般的艱難,但她不能放棄所有活下去的希望,她要是放棄了,肚子里的孩子就沒救了.

她的腹部一陣一陣的疼,她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一點點的失去.

什麼是絕望?

那是看不到希望,不知道前方要如何去走,疼痛一點點侵蝕她所有的神經.

她是不是要死了,跟著肚子里才兩個多月的孩子就這樣死在路邊?

木婉晴感覺自己腳步越來越虛弱,終于,她感覺自己踩了個空,身子後傾,軟倒在地.

此刻頭頂的陽光被烏云遮蓋,天空突然下起一陣雨來.

冰涼的雨水打在木婉晴臉上,像個孩子為她傷心落淚.

"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烏桑祁喘著氣,他感覺自己被這小狐狸折騰多久,一直在林子里穿梭來去,就是沒有找到出去的法子,該死的,中邪了不成,怎麼一直在原地轉圈圈?

"小狐狸精,我知道你就在附近,"找不到木婉晴的影子,烏桑祁開始威逼利誘,"你最好乖乖的出來,要是被本世子找到,可就叫你求死不得,求死不能!"

林子里一陣寂靜,下一刻幾只烏鴉嘎嘎從頭頂飛過,似乎在嘲笑他的無能.

烏桑祁一陣心浮氣躁,一拳砸在對面的樹上,此樹晃了晃,散落一串落葉.

不遠處的一棵樹後,姚莎莎冷漠的看著烏桑祁的背影冷笑,"廢物."

她轉身朝來時的路而去,她要回去看看,木婉晴這個蠢女人是不是死了.她剛剛動了胎氣,跑不了太遠.

姚莎莎回到最初拉木婉晴躲藏的大石後,那里留下一灘血.

姚莎莎蹲下身,戳了戳地上的血跡,已經干涸,看來這女人跑了一段路.

不過找到她也不難,有地上的血跡引路,相信很快就能找到.

姚莎莎自信的往前走,突然烏云遮日下起大雨,原本留在地面的血跡唰唰被雨水沖散.

姚莎莎憑著直覺往前走,雨水打在她身上也毫無知覺.

不知走了多久,姚莎莎停住腳步,她都快走了三里地,沒道理還沒追上木婉晴這個半死的女人,難道是剛剛跑了岔路?

姚莎莎低咒一聲往回走,突然面前黑影一閃,打掌如風般穿過雨幕朝她的胸口拍來.

姚莎莎一驚,立即閃避,烏愷穆冷哼一聲緊逼向姚莎莎,"小妖女,本王就知道你在身邊是個禍害,總是要破壞本王的大事,本王這就送你下地獄,省得你在人間禍害千年."

姚莎莎抽了抽嘴角冷笑,"郡王如此惱羞成怒,可是彥王妃不見了?她不見與我有何干,一直是郡王你在看守她?"

提到這,也就提到烏愷穆的痛處,他自稱自己是遼岳城里最英勇的男人,卻被一個小女人給算計了,當他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躺在地上昏睡已久,如今外面日頭已經西斜,烏桑祁與姚莎莎都不再,看來都是去追逃跑的女人去了.

若是烏桑祁追到了木婉晴,他就沒那麼擔心,他那混賬兒子就是花心了點,有他的警告也不會因為一個女人忘記他們此刻還在逃命.

若是姚莎莎找到木婉晴,這兩個情敵見面定是要拼個你死我活,關鍵時刻最不允許出錯.

因此烏愷穆火急火燎的找人看到在雨中尋找的姚莎莎就一肚子火,不想再浪費時間,烏愷穆直截了當的問:"說,那個女人去哪里了?"

上篇:第二百五十三章 重傷的太監    下篇:第二百五十五章 辣手摧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