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言情敘事 妃來橫禍,閻王溺寵殺手妃第二百六十一章 有點眼熟   
  
第二百六十一章 有點眼熟

g,更新快,無彈窗,!

木婉晴見這個非常自然熟的胡三對自己搭訕,語氣輕松自然,她嘴上笑意淺淺,卻不回答他的問話,又仔細打量他一眼.

這個十五六歲的少年長相普通,濃眉粗眼,就是放在人堆里也不起眼,可現在上陵城已破,如今下陵城是座空城,危險死亡緊張的氣氛迅速從上陵城一路蔓延而下,這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卻絲毫沒有收到戰火的影響,不選擇逃命,還在這里找吃的確實很令人奇怪.

片刻後,木婉晴開口,沒有回答胡三的話,而是問道,"你知不知道上陵城破了,硝煙四起,你怎麼還在這里呆著,說不定今晚,那些攻城的人就來這里了."

胡三眨眨眼,似乎被木婉晴的話給嚇到了,片刻後,他的表情恢複平靜,隨後挑挑眉問,"不是地裂嗎?如果是那樣,你怎麼還在這里?"

木婉晴很疑惑這個胡三的腦子構造,為什麼那麼大的硝煙氣,他會覺得是地裂呢?古代人將地震叫做地裂,雖然同樣天崩地裂,地動山搖破壞性很大,卻還是有細微的不同之處,她很懷疑什麼樣的腦子,才會將炮彈轟炸想象成地裂?

木婉晴一副看白癡的眼神看向胡三,對他不再產生排斥,她抬起拿起一塊柴火塞進灶坑,將火燒的旺旺的.

胡三見木婉晴不說話,繼續趴在灶台,嗅著鍋蓋下面冒出來的熱氣.

"不是地裂,卻比地裂更恐怖可怕."木婉晴道,說著抬眸看向胡三,雙眸閃閃,火光中她的雙眸熠熠生輝.

胡三側頭看向木婉晴,似乎被她冷嗖嗖的話給嚇到,雙眸睜得老大.

木婉晴並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她站起身,揭開鍋蓋,香氣四溢,胡三再次被食物的香氣吸引,立即將整張臉撲進過里,吸收天然熱氣.

一只手抓住他胳膊,將他往後一拉,"想死啊,那麼大的熱氣團,你撲什麼撲?"

胡三撓撓頭,露出憨厚的笑容,"餓了好幾天."

所以,他看到鍋蓋開啟,熱氣蒸騰,他肚子就咕嚕嚕的亂叫,恨不得趴到鍋里將所有的飯都扒進自己嘴里去.

木婉晴同情的看向胡三,將碗和勺子送到他手里,"拿這個,難道你不知道吃飯要用勺子盛?"

兩個半熟人盛好飯,木婉晴又下了幾個小菜,這才開動吃飯,木婉晴有些遺憾的看向門口的方向,一直沒等到顧長風與清揚,這兩個人到底出去哪里了,怎麼到現在還沒回來?

胡三已經胡亂的扒飯吃,一邊吃一邊點頭,嘴里塞著飯,還贊口不絕道:"真是太好吃,太好吃了!"

比起相對心不在焉吃飯的木婉晴,胡三的吃飯速度只能用一個"快"字來形容,在木婉晴吃到第五口飯時,對面的胡三已經風卷殘云的將面前的菜飯全部清空.

木婉晴愣愣的看著手里半碗飯,還有桌子上空空的幾個盤子,一度懷疑胡三是不是餓死鬼投胎的.

天色漸漸暗下來,顧長風與清揚還沒有回來,胡三打著飽嗝坐在木婉晴對面一臉歉然的笑,"不好意思,太餓了."

木婉晴放下碗,收拾了一番後轉身出門,胡三悻悻跟在她身後,亦步亦趨,似擔心她一個人出去會有事.

木婉晴轉頭,"你為什麼還跟著我?"

胡三抿唇,一雙眼睛流光閃閃,好半天才問,"你去哪?"

木婉晴很想翻白眼,他們似乎不熟吧,管那麼多做什麼?

"出去走走,你不要跟我."木婉晴說完轉頭繼續往前走,"這里很不安全,還是快逃吧."

胡三快步跟上木婉晴,一手攔住她的去路道:"既然不安全,你為什麼不走,你一個姑娘家的,這樣在外面很危險,看在你請我吃飯的份上,我保護你."說著信誓旦旦的拍拍胸膛.

木婉晴上下打量胡三有些瘦弱的小身板,很懷疑他那瘦肉小身板能不能保護好自己.

木婉晴笑了笑,"不用了,我就在在附近轉轉,不會有什麼問題的."這里已經是空城了,如今天已經黑了,就算還有百姓留在這里,也不敢隨意的外出行走.

木婉晴一個念頭才轉完,就見面前的胡三朝自己撲了過來,他的速度很快,她還來不及動作,自己已被胡三撞倒在後面的亂草堆里,天地一陣瘋狂的旋轉,她雙眸一冷,下一刻摸向醫用空間取出自己的防身武器麻醉針.

這個瘋子,他想干什麼?

手指才觸摸到針筒,打算給面前瘋子一個冷靜一下的機會,下一刻胡三轉過頭來對自己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接著她聽到馬蹄聲靠近的聲音.

馬速並不快,噠噠噠的慢吞吞的往前走,馬背上的人很悠閑,接著傳來對話聲.

"這里這麼快就成了空城了?看來上陵之戰把這些人的膽子都給嚇破了,呵呵."狂妄的笑聲哈哈的傳來,是年輕女聲,不難聽出語氣里的傲慢.

木婉晴身子僵了僵,身子彎的低了些,免得被發現,耳朵卻豎得老高.

就聽馬蹄聲踏踏,接著傳來年輕一點的男聲:"呵,如此寶貝,如此神力,自然會嚇得那些百姓做鼠蟻逃竄."

女聲道:"上陵城已經沒有完整的地方給我們留宿,我看這里給郡王歇息剛剛好,安靜祥和,不會被打擾,郡王,你覺得呢?"

渾厚的男聲道:"呵呵,不錯,來人,將這里全抄了,給將士們添點行頭."

一聲號令下,傳來整齊化一的呼和聲,"郡王千歲,郡王千歲,郡王千歲."

這個早就被君臨天剝奪郡王頭銜的前任遼岳郡王依舊自稱為王,那怕是借來的兵力,也將其訓練得很好.

一時之間,空蕩蕩的街道回蕩著將士們沉穩有力的呼喊聲,回音震得木婉晴的耳膜有些疼,她瞧瞧從破舊圍欄前抬起雙眸,敏銳的射向坐在馬背上的女子,那個女人都背影她再熟悉不過,不停的在她面前變幻身份,不停的打擾她與君墨彥平靜的生活.

手指漸漸握成拳頭,木婉晴心里的怒火一下子被點燃,手背青筋根根暴起.

如過果不是因為這個女人,她此刻可以跟君墨彥幸福的生活在遼岳城,看著朝起朝落,看著日複一日,數著花開的日子,等著孩子出生,一切都是那般的美好.

然而,這樣的美好被破壞,她與君墨彥因為各種原因分開而無法團聚,甚至這個女人還想鳩占鵲巢,霸占她的男人.

真是好不要臉的狐狸精!

她不遠處站在的是姚莎莎,烏愷穆,並沒有烏桑祁,那個年輕的男聲是一個將士打扮的男子.

就在木婉晴感覺自己的憤怒無法恣意時,一雙溫暖的手按在她的手背,溫暖她微涼的手.

那一刹那間暖流從手背一直傳入心髒,那一刹那間似乎靈魂都在顫抖.木婉晴側過臉,看向身邊的胡三,眼里帶著一絲惱意.

胡三搖搖頭,示意木婉晴不要泄露殺氣.

與此同時,坐在馬背上的姚莎莎感覺後背異常,她轉頭,看向身後的欄杆,那是一處木頭簡單搭起來的棚子,村民們用來儲存稻草,她的感覺很真實,剛剛背後突然有道視線在盯著她.

這種被別人窺探的感覺很不舒服,姚莎莎經常做這樣的事,因此也特別的敏感.

姚莎莎揮手,立即有兩個士兵恭敬的跪在她馬前.

"去看看那."姚莎莎下命令,手指指向木婉晴藏匿的稻草堆.

兩個侍衛應了一聲,拔出腰間佩刀,朝著木婉晴所在的稻草堆里一步步緩緩靠近.

木婉晴知道,自己此刻沖出去,對付不了外面三個馬上高手,若是放在以前,她是個有仇不報之人,誰傷害她,她立即會以牙還牙,可現在她懷著身孕,根本動用不了太多體內真氣,更何況他們身邊還有些精兵保護,她出去無疑是送死,她不能冒險.

手指緊了緊,木婉晴閉上眼深呼吸,心里種種不甘卻只能勉強放下.

見閃著銀白的光劃過夜色一點點逼近,很快就會被發現,胡三也有些緊張的湊近木婉晴耳邊低聲道:"我引開他們的注意力,這樣你就安全了,等他們走了,你快走."說完,他站起身,朝著握著刀漸漸逼近的兩個侍衛吐吐舌頭,扮了個鬼臉,轉身跳出雜草堆,狂逃竄,很快就像兔子一蹦一跳轉眼不見身影.

"追上他!"其中一個侍衛對同伴說道,兩人快步朝胡三沖去,轉眼也不見了蹤影.

坐在馬背上的姚莎莎望著兩侍衛追著比兔子般的男人跑,不由皺眉.

烏桑祁軀趕著身下的馬湊近姚莎莎笑道,"想不到這里還是有人的."

姚莎莎冷哼一聲,"走吧,天色不早了,我很困,得找個地方歇息."說著用馬鞭抽打身下的馬屁股,驅使著馬往前快步而走.

木婉晴有些僵硬的從亂糟糟的稻草堆里站起身,目送著姚莎莎等人遠去的背影,隨即緩步追了上去.

這嫣然一座空城,她相信胡三跑不過那兩個帶刀的家伙,很快就會被抓住.不過,他不過是普通的百姓,對他們不會造成什麼危害,他們抓了他應該不會殺害他.

盡管心里是這樣想的,可木婉晴還是無法確定姚莎莎等人的變態心思,她想報仇,就得主動接近姚莎莎.

木婉晴緩步往前走,嘴角慢慢扯出一抹冷笑.

木婉晴:"姚莎莎,我來了!"

木婉晴推開一間破屋子的大門,先探出一雙眼睛觀察屋子里的情況,確定里面沒有人,她這才快步推開門進去,然後關好門,摸索著走進屋,找到衣櫃的方向.

半個時辰後,木婉晴已經打扮成普通村婦,頭上紮著一塊布巾,她去來一些泥,將自己的臉抹黑,將頭發弄得很亂,遮住半邊臉,也遮住一雙惠亮的雙眼.

木婉晴走出破屋,繼續往前走,姚莎莎與烏愷穆找了一間客棧,那兩個侍衛將胡三綁了起來,送到姚莎莎面前.

姚莎莎正感覺客棧空蕩蕩,她身邊少了一個伺候的人,看到胡三,她點點頭道:"去,給本姑娘燒桶水."

胡三哆哆嗦嗦的,他沒有武功,身邊那麼多帶刀侍衛殺氣騰騰的,嚇到了他.

見胡三邁不動腿,兩個侍衛直接將他托進廚房.木婉晴站在客棧門口東張西望,表情是好奇.

突然一把刀架在她脖子上,怒道,"鬼鬼祟祟的在做什麼?"聲音高亢,震得樹上的落葉撲簌簌的落了一地.

木婉晴身子發僵,片刻後她機械的抬起頭,雙手抱拳,幾位官員,我是住在客棧的客人,今天跑得匆忙,落了一樣東西在客房里,我就進去拿一下."

木婉晴的表情很是虔誠,眼里擠出兩滴眼淚來,似乎被架在她肩膀上的冰涼的刀嚇到了.

木婉晴易容很成功,演什麼像什麼,若是不是她皮膚變得黑了,此刻楚楚動人的樣子定能讓面前的侍衛心軟手軟.

可惜木婉晴此刻不是以前的容顏,她此刻只是黑臉村婦,髒兮兮的臉,亂糟糟的頭發,身上有股難聞的味道.

侍衛與面前僵持了片刻,就放木婉晴進入客棧.

木婉晴快步往前走,她不知道姚莎莎那個賤人住在哪里,她只能一間一間的找.

"燒熱水而已,怎麼還沒來?"姚莎莎怒吼一聲,穿破空氣傳入木婉晴耳朵里,隨後傳來上樓梯的腳步聲,片刻後,木婉晴看到胡三提著一桶冒著熱氣的木桶出現她面前.

在看到木婉晴的瞬間,胡三雙眸亮晶晶的,嘴角扯出一抹笑,他似乎認出她來.

木婉晴有些郁悶,自己這打扮自己都認不出自己來,他怎麼認出她來?

不過,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就不再糾結這個問題,從胡三手里接過木桶,"給我吧,我去伺候那位客人."

胡三與木婉晴對視一眼,四目相對,無聲對白.

木婉晴突然道:"我怎麼感覺……你的眼神……有點眼熟?"

上篇:第二百六十章 不速之客    下篇:第二百六十二章 半夜放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