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一章讓人咬牙切齒的竹馬君   
  
第一章讓人咬牙切齒的竹馬君

g,更新快,無彈窗,!

酷暑未消的九月,大學新生報到.徐爸和我爸開車送我和徐子睿來學校.

徐子睿本來十分反對他們來,但他們執意要來,又有我在一旁猛敲邊鼓,徐子睿只能臭著臉妥協.

我爸一邊開車,一邊和坐在前排的徐爸談笑風生,兩老頭興味盎然地回憶他們的大學歲月.

我撐著腮幫煞有介事地聽著兩位老頭致青春,興致缺缺.

而徐子睿幾乎與我們零交流,全程一臉傲嬌地微側了頭看窗外風景.我手肘支著窗棱,目光在徐子睿棱角分明的臉上停駐半刻後,開始回味這兩個月我們之間的好時光.夏日的風夾雜著暑氣,吹得我頭腦漸漸發熱.大腦一熱,我便忘了以往的教訓,拿手指輕輕戳了戳徐子睿的胳膊肘,笑嘻嘻地活躍氣氛:"徐子睿你看,S大還挺美的哦."

徐子睿回頭瞥我一眼:"廢話."

我翻了個白眼,聊天終結者.暑假一過,徐子睿又變回以往那個毒舌,冷漠,難相處的大冰山.

心中有些失落,我不禁隱隱懷念起暑假那個和善可親的徐子睿來.

這前後,徐子睿簡直判若兩人.

暑假,大冰山是被奪舍了麼?

高考考砸了,我把自己關在家里,誰都不見.我難受,不僅因為一場感冒,全部努力付之東流.更因為與徐子睿的賭約,我輸得慘不忍睹.

徐子睿自小就聰明,一直是年紀第一.高考對他而言,就像任何一樁他能輕松搞定的事情一樣,沒有什麼難度可言.所有人都毫不懷疑,他一定會去清華,而我,就是所有人之中的一個.由小到大,他就是我們一群發小中的楷模,父母眼中的"別人家的孩子".更喪盡病狂的是,這家伙不僅是個學霸,而且皮相十分之好,是諸多少女心儀垂涎的對象.當然,這些少女中並不包括我.

徐子睿一貫的行事作風以及他從小到大對我的毒舌和打壓,讓我對他好感欠奉的同時,也對他退避三舍.

我打小就知道自己成績不如他,也沒想過自己能去北京讀書.可是,在初入高三那一年,徐子睿卻同我打賭,賭我考不上北京的一類重點大學.

徐子睿從小雖然高傲又毒舌,一向愛罵我笨.但是,這種正兒八經地瞧不起,還是第一次.當時,我就怒了.士可殺,不可辱.我的自尊心決不容許大冰山輕易踐踏,于是,我氣呼呼地跟徐子睿立下賭約:"如果我能考上師大,你怎樣?"

"隨你怎樣."

我永遠都記得,徐子睿眉毛輕揚嘴角微扯答應我的賭約時的囂張樣子.

跟他打賭後的整個高三一年,我都卯足了力氣學習.我瘋狂學習的勢頭,連我老媽都嚇了一跳.不止我,連班主任和我爸媽,都覺得以我這樣的沖勁,能上師大無疑.

可是,偏偏高考前一晚,我感冒了.

我一邊抽著鼻子,一邊堅持考完了四門考試.出考場的那一刻,看著徐子睿自信滿滿地向我走來,我當即嚎啕一聲,蹲在地上大哭起來.

我考砸了……從出考場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

絕不讓人小瞧的倔強,最後成了大笑話,我自然傷心無比,于是把自己關在房中,日日顧影自憐.

我心情那麼差,徐子睿來找我,自然吃了閉門羹.我當時滿腦子想的是,徐子睿的錄取通知書應該馬上快到了吧.跟他一比,我簡直是個Loser.所以,我最不想見的人就是他.

偏偏這位不速之客,不請自來.不僅如此,還強行要拉著我去吃一眾發小的謝師宴.

我死扒著房門,不去.他見我眼眶漸漸發紅,才松了手.隨後,目光一沉,像是內心掙紮了半刻,然後聲線低沉地告訴我,他理綜最後一大題審題失誤,高考志願掉檔了,不能去清華了.

我當下就懵了.

艱難地消化掉這個事實後,我仍然有些反應不能.

他依舊很冷靜,只是臉上隱隱遺憾.我心有戚戚地看著他,那一刻,心里甚至比得知自己考砸的那一刻還要難受.

我不知道該怎麼勸他.

過了好半天,我才伸手戳戳他的胳膊,悶悶道:"……我跟你出去."

化悲憤為食欲.

一幫老同學輪流請客,我拉著徐子睿,敞開肚皮,胡吃海喝.有時,連同學的同學的同學,八竿子打不著的霸王餐我也去蹭.而徐子睿,更是像變了一個人一樣,不僅一改往日毒舌冷漠霸道的壞毛病,對我十分遷就.如同一個革命戰友般,伴我左右.他不僅陪我胡吃海喝,連一向不屑的霸王餐也跟我一起蹭.更不用說,他在飯桌上表現出來的紳士風度,斟茶倒水,添飯夾菜,不一而足.

好像心照不宣似的,我們倆似乎都想讓對方盡快走出陰霾.

徐子睿的轉變太大,起初我有些消化不良,但後來想想,同是天涯淪落人,也就釋然了.

那段日子,成了我們倆自出生以來最美好最和諧的時光.

讓我最意外的,是徐子睿最後跟我一起來了S大.我念法律,而他選了S大最牛的計算機專業.

我撐著腦袋,看著徐子睿完美的側臉,直到現在我都沒想通,雖然S大以理工科見長,但以他的分數,他明明可以選擇北京其他更厲害的名校.

"看夠了沒?"

我正想得出神,徐子睿忽然轉過頭來,神情冷冷地問我.

我微微一愣:"什麼?"

徐子睿無語地看我一眼,一副嫌棄的樣子,隨後便不願再搭理我,轉過頭,繼續看風景.

我奇怪地瞅了瞅他微微發僵的面部線條,不知自己哪里礙著他了.

S大人山人海,車子走到大學路,就寸步難行了.我爸只好把車停在大學路邊學校安排的臨時停車處,一行四人下車步行.徐子睿行李簡單,我老媽卻大包小包給我整出好幾個箱子.三個男人杠了大部分行李,我手里拖著一個行李箱走進校園.

遠遠看到新生報到處,隊伍排得九曲回腸,我立馬蔫了.九月初的天氣,依舊奧熱難耐,想到排在長隊里要飽受肉夾饃般的煎熬,我不禁打了個哆嗦.

徐爸和我爸看到我蔫黃瓜般的臉,相視一笑,徐爸體貼地把小山一樣的行李擱在長龍不遠處的法國梧桐樹下,叫上徐子睿後,低頭和藹地囑咐我:"小微,你在這看著行李,我們先去排隊."

"嗯."我長籲一口氣.

我一屁股坐在徐子睿的行李上,一邊納涼,一邊喝水,除了偶爾瞅下老爸,看他們排到哪了,我的眼睛也沒閑著.

紅紅綠綠的遮陽傘下,學生干部正熱情地給家長們講解新生入學須知.大家或站或蹲或坐,咨詢交談,翻閱圖冊,滿臉的新奇和喜悅.

對大學的新奇,多少消散了一些我高考失利的惆悵.

"同學,需要幫忙嗎?"一個悅耳好聽的聲音喚回我的思緒,我抬頭,一張妖孽的臉映入眼簾.雖然從小到大,我見過的帥哥不在少數,但此刻我依然呆了一呆,來人身高不遜于徐子睿,但不同于徐子睿的硬朗英氣,他長了一雙桃花眼,褐色的瞳孔閃著一絲狡黠,雙眉斜飛入鬢,此刻嘴角擒著一絲笑意,對我溫聲相問.

這美貌,隨便擱海報里,都能秒殺一眾花美男.難得的是,他雖長得好看,氣質卻極正,沒有半分娘氣.最最最重要的是,他比徐子睿有親和力太多.

這算是搭訕麼?電影里都這麼演的,新生報到,高年級學長抓緊機會泡小學妹.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腦袋,臉上閃過一絲羞澀的同時,盡量讓自己顯得淑女地捏著嗓子回道:"學長,謝謝.今天可能不需要了.我爸爸和叔叔他們在那邊排隊呢,我等他們."

我朝長龍輕輕抬了抬下巴,示意花美男我爸他們就在不遠處.

"學長?"妖孽帥哥嘴角上扯,估計是想笑.我意識到自己沒搞清楚情況,于是站起身,狐疑看他:"難道你不是想泡我的高年級學長?"

"什麼?"聽了我的話,妖孽帥哥唇邊笑意四溢開來,一時看得我心中碧波蕩漾.這世界上,竟然有人能笑得這麼好看.

妖孽帥哥足足笑了一分鍾,才停下來,然後彎著好看的眉眼,帶著幾分痞意,調侃我道,"同學,首先,我不是高年級學長.其次,我和你一樣也是新生,只是比你早一點報到而已.因為現在很閑,所以來客串一下雷鋒."

我頓時窘了,心里暗罵自己自作多情.

看我幾欲咬舌,十分懊惱,為緩解我的尷尬,妖孽帥哥斂住笑意,轉而鄭重地向我伸出手,給我台階下:"但我的目的的確是想認識你.我叫古政,計算機學院大一新生."

我抬頭一怔,隨即喜不自禁,呵呵笑著伸出手,高興地自我介紹:"我叫谷微,政法學院的……"

"新朋友?"我還未來得及說血型星座興趣愛好,徐子睿冷淡的聲音便悠悠傳來.頓時,背後冷風直躥,我嚇得急忙抽出了與古政相握的手.

他不是在排隊麼?

我怎麼還是這麼挫!每次認識有好感的男生,只要徐子睿一出現,我就一種被抓奸在床的感覺.我恨恨咬牙,他又不是我的誰,我干嘛這麼怕他呀.

"你好,我是古政."古政頗有涵養地向徐子睿伸出手,打招呼.

徐子睿冷冷看了古政一眼,居然沒伸手,這……這也太沒禮貌了吧,我干笑一聲,連忙打圓場:"這是我發小--徐子睿,他也是你們計算機學院的誒."

兩個身高同樣183的大男生站在一起,十分養眼.但氣氛嘛,呃……好像就不怎麼和諧.

我心若擂鼓,這大冰山平日雖然對人冷淡,但基本的待人之道還是懂的.他今天吃錯什麼藥了,居然對一個這樣主動示好的花美男如此不友善?

古政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自然地收回手,隨後調轉目光,朝徐子睿微微一笑:"徐子睿……幾班的?說不定我們同班."

這妖孽帥哥情商好高,徐子睿一臉生人勿近的氣勢,他竟不以為意.

徐子睿依舊不發一言,我仰頭偷偷瞧他,見他臉色不善,一副讓人立馬滾蛋的不耐神情,有些悻悻然地順手輕輕推了一下古政的胳膊,笑眯眯地說道:"古政,以後我有需要的地方再找你哈,今天謝謝啦."

古政掀眉一笑,點點頭,轉身離開的同時,抬起胳膊朝背後的我們瀟灑地揮了揮手.

目送古政離家,我訕訕回身,見徐子睿依舊一臉生人勿進鬼畜散場的森冷架勢,到底有些害怕,我好像沒做錯什麼呀.思忖半刻,我才小心翼翼抓住他的胳膊問道:"徐子睿,你怎麼回來了?我爸和徐爸他們呢?"

問他的同時,我扭身看了看遠處的長龍.沒見到老爸和徐爸的身影,應該是排到隊伍前頭去了.

我等了半天,徐子睿依舊沒回答我.我見他滿臉是汗,猜他是熱狠了,心情不好,想到他暑假對我的那些好,于是繼續伏低做小,我抽出紙巾,關切地問他:"是不是熱到了?我幫你擦擦汗?"

我踮起腳尖,手還沒碰到徐子睿的臉,就被他一把揮開:"不用!"

我被他推了一個趔趄,好在我身手敏捷,及時穩住了.徐子睿看我踉蹌了幾步,也微微怔了一下,顯然也沒料到他推我這一把力度過了,隨即見我立馬頓住,立即又恢複成冰山駭客.我隱隱有些怒了,但念及暑假的患難見真情,我壓下心中不爽,繼續耐心好脾氣地問他:"你到底怎麼了?怎麼突然回來了?"

徐子睿黑亮幽深的眸子終于掃了我一眼,嘴角一扯,說出的話卻是難聽至極:"怎麼?嫌我打擾你和男人搭訕了?"

可不就是麼?我捏起小拳頭,敢怒不敢言,嘴上卻笑著打哈哈:"什麼搭訕啊?人家古政只是看我行李多,好心想幫忙而已.對了,你剛才干嘛不跟別人握手啊,你這樣搞的別人好尷尬,還好古政脾氣好."

徐子睿眯起眼睛,盯著古政的背影好一會兒,轉過臉,冷笑道:"是麼?"

他明明只是說了兩個字,我的身體卻情不自禁地打了一個哆嗦.

"你覺得我沒他有風度?"他一字一頓,笑得像要殺人,"很好."

見徐子睿臉色冷得瘆人,我心中那個悔啊.任何一個男生都討厭別人說自己比其他男生差.我剛才雖然沒明說,但聰明如徐子睿,瞬間就聽出我對他的指責對古政的褒揚.

我看著徐子睿,與他對視了十秒,終于敗下陣來,有些無力地解釋:"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許是見我低頭沮喪,一副想要解釋卻又無力解釋的樣子,沉默了半響,徐子睿終于有些不忍,他拿過了我手里的紙巾,臉色慢慢緩和了一些.

他擦完汗,又古怪的盯了我的左手半響,忽然抓起我的手,擦了擦.

"不生氣啦?"看他終于收起了冰塊臉,還幫我擦手上的汗,我的心情頓時明朗.

徐子睿不回答我,低頭仔仔細細地擦拭我的手心,半響,緩緩吐出三個字:"髒."

我誇張地吐了吐舌頭,只是有點汗而已,哪里髒了?龜毛.

又等了半個小時,老爸和徐爸才辦好了我和徐子睿的入學手續折返.看到他們大汗淋漓,我心疼起老爸和徐爸,于是抽了紙巾,遞給徐爸一張,自己再拿一張掂起腳給老爸擦汗.

"瞧瞧,女兒就是貼心,難怪你徐媽說女兒是父母的貼身小棉襖!"徐爸喟然長歎,笑呵呵地誇我.

"老徐,你說我們家微微?!"老爸嘴成O形,明晃晃的疑問表達強烈的否定.老爹你也太傷我自尊了吧.我扭頭看徐子睿,他亦是一副不敢苟同的樣子.我恨恨地朝徐子睿揮了揮小拳頭,以示抗議.徐子睿冷冷的眼風掃過來,我立馬訕訕.

繳了報名費,又拿報名單子領了被褥床單,領了寢室鑰匙,便連同行李一起往分到的寢室搬運.

S大硬件設施不錯.廁所陽台配備,四人一間的寢室和每個樓層的共用浴室都很贊.

我分到的寢室,背山而居,坐北朝南,十分涼爽.我瞧了瞧這一堆雜亂的行李物什,想這細軟一下也收拾不完,于是干脆把被褥往橫亙在書桌衣櫃上的木板床上一掀,挽了老爸的胳膊去沁園廣場找徐爸他們.

我住的宿舍地處沁苑,是被東苑,南苑,西苑和北苑環繞的一處風景優美的宿舍群.12棟7層高樓以3乘4的隊列橫陳,因為S大所在的Y城多山,所以這些依序排列的宿舍樓,隨著數字的變小,海拔依次漸低.依坡而建的宿舍樓群,三面環山,層次分明.樓群間是井字形的小路連接,小路旁花木扶蘇,綠草茵茵.

幾條東西走向的小路向西延伸到沁苑廣場,廣場南面是寫著"沁苑"二字的大食堂.

與徐爸他們彙合後,本來我們准備去吃飯,逛校園只是走馬觀花隨便看看.可老爸他們逛著逛著就忘了時間,他們三人體力好,逛得興致盎然,這可苦了我,在後面可憐兮兮亦步亦趨地跟著,累得氣喘如牛,兩腿打顫.

我哭喪著臉,幾欲假裝昏厥.可我這玉環式的渾圓體形,要是因勞累而暈倒好像太假了.

在逛完了東南西北苑後,搞清了S大的各大樓群後,我們來到西苑的小吃街時,已經是兩個小時後,我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菜一上,我便不顧形象地大快朵頤起來,我老爸和徐爸也吃得津津有味,唯一讓我暗暗不爽的,就是徐子睿.我們三人吃得多爽快,大冰山可好,吃得慢條斯里,不緩不急.這一對比,顯得我更像個鐵血真漢子.

估計是對比太強烈了,我老爸連連給我使眼色.見我沒反應,終于忍不住提醒我:"微微,吃飯斯文點."

"嘎?"我用看鬼一樣的表情看我老爸,這老頭生性豪放不拘小節,對我的教育也是放任自流的開放式教育,我如此率性粗線條,絕對是女承父性.

我眼光順著老爸努嘴的方向掃去,見徐子睿依舊吃相文雅至極.我還沒說話呢,徐子睿這個補刀狂魔卻悠悠哉哉甩出一句:"她幾時斯文過?"

含著滿嘴的食物,我氣地牙癢癢.我正要發作,徐爸朗笑一聲,道:"現在像小微這樣率真的姑娘可不多了."

我嘴角一翹,還是徐爸有眼光,能從我的不拘小節的吃相上窺得我美麗的內在.

我正暗爽,徐爸下一句話,讓我差點被一嘴的飯菜給噎死:"小微,你徐媽就想找個像你這樣的姑娘作兒媳婦."

此言一出,徐子睿剛喝的一杯水全部噴口而出.而我好死不死,剛好坐他對面,噴得我一臉一身.

老爸趕緊拿紙巾給我擦徐子睿的唾沫星子和茶水混合物,徐爸瞪了徐子睿一眼,責備道,"小睿,你怎麼搞的?"

我一臉寒霜,眼神在徐子睿身上紮飛鏢.

我再慫,再忌憚徐子睿,有老爸徐爸在場,況且還是他理虧,也忍不住怒了.

我是女孩子,受了驚嚇,沒米田共湧,他倒好,因為徐爸的一句話,糟蹋糧食,可憐了一桌的好飯菜.

"不好意思,嘴抖."徐子睿薄唇輕掀,雖然是在道歉,可眼里哪里有半分的歉意?

抖你妹啊.見過手抖的,沒見過嘴抖的.

此刻,他冷然的眼神對上我犀利的怒視,不僅沒有半分懼意,反而帶了幾分挑釁的意味.

要是換做平時,這樣的對陣,我半刻便能敗下陣來.但現在,有徐爸給我撐腰,我不由硬氣起來.

不過,也沒硬氣多久.瞪了他足足十秒後,我慢慢收斂殺氣.雖然我不打算原諒他,可在大人面前,還是要有點風度.于是,我違心地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假裝大度道,"沒事,擦乾淨就好了."

我爸見我們劍拔弩張,本來有些擔憂,見狀,頓時眉開眼笑.

徐爸贊許地看我一眼.

本來以為一切到此為止,誰知,接下來徐子睿漫不經心一句:"這麼粗魯,當心以後嫁不出去."

簡直奇恥大辱.

我嘴角抽搐,內心五味雜陳.此刻,內心不僅僅是怒,還有微微的酸澀翻湧倒騰.

他絕對是故意的!

桌下,我五指張開,再逆時針抓緊,指關節被我捏得泛白.

"這是'豪放’,懂不懂你?學理科的就是文學造詣低,不會用詞."我幾乎是咬牙切齒回擊,"況且,我以後又不嫁你,嫁不嫁得出去用不著你操心."

徐子睿聞言,眉峰一蹙,拿筷子的手微微一頓,像是被我噎到,破天荒地無言以對.

我揚揚下巴,耀武揚威地鳴鼓收兵.

其實,我說這些話其實底氣不足.他一直品學兼優,當然知道怎樣遣詞造句.

"這小子沒有眼光,小微你聽聽就過了."徐爸四兩撥千斤地化解了尷尬,我老爸又在一旁打哈哈,我笑笑此事翻篇,心中卻是打定決心,以後少跟徐子睿打交道,這人毒舌,冷漠,性格陰晴不定,忽冷忽熱,是天字第一號"難相處".

   下篇:第二章借宿,很純很曖昧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