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九章旖旎,能不能借你的肩膀用用?   
  
第九章旖旎,能不能借你的肩膀用用?

g,更新快,無彈窗,!

期末考後,學校放了寒假.我提著大包小包,鴕鳥伊人般步履維艱地去下樓與徐子睿彙合,准備一起坐車回家.

從樓梯口就看到徐子睿雙手插兜,斜挎一個簡易的運動休閑包,戴著耳機,在晨曦里像談判專家一般乾淨利落.一米八三的大帥哥,神清氣爽,玉樹臨風地立在女生樓下等人.

這畫面看著實在旖旎,下樓的女生紛紛側目,有人認出他來,忍不住與同伴竊竊私語.

"哇,這不是傳說中計算機學院的徐子睿麼?"

"他這是在等女朋友?"

"估計是吧,要不然在女生樓下干嘛?"

"不要啊……我的心好痛,為什麼男神都有女朋友了?"

"沒聽說過他有女朋友啊?"

"……想起來了,他妹妹好像是住我們樓,我以前見過他送他妹回來."

"他妹妹不是說他是玻璃麼?"

"不是吧,他看著完全不像啊."

"她的鬼話你們也信?"最後一個冷冰冰的聲音響起,語氣里滿是嘲諷,似乎是很不屑同伴的分析.這聲音聽著怎麼有一點兒耳熟?

我頓住腳步,躲在牆角,側耳細聽.

冷冰冰的女聲繼續道:"聽過沒?是不是玻璃,看二點:第一,看喜歡的運動,如果是籃球足球這樣的運動那肯定是直男,如果是羽毛球排球那有可能是彎的;第二,看穿的褲子緊不緊,越緊越玻璃.所以,徐子睿絕對不是玻璃."

她最後一句話說得擲地有聲,極有女王范兒.我忍不住暗暗咋舌,這女人厲害啊.分析得有理有據,令人信服.如果我開始對徐子睿是否為直男,還有一丟丟懷疑的話,那此刻已經確定大冰山是直男無疑.其實,當時我情急之下拋出玻璃論,也只是因為多年來對愛慕大冰山的那些女人煩不勝煩.

我忍不住探過頭,去看是誰.

一瞄之下,正好與來人打了個照面.

一張漂亮的臉龐映入我的眼簾,而這張漂亮臉蛋的主人,是我們行管的系花--盧絲.

行政管理專業的盧絲,據說家里十分有錢.我和她只打過幾個照面,鍾寰跟她見面的機會多,兩人都在學生會.鍾寰不喜歡她.我不止一次聽人說她極有心計,嫉妒心又強,自負美貌,各種使喚男生,卻只將人當做備胎.

看到是我盧絲先是一怔,隨後馬上恢複如常.在與我交錯而過的一瞬間,她淡淡地瞥了我一眼,隨後挺直了背,優雅的踩著十幾厘米的高跟鞋扭身走了.

後面兩個生面孔跟班,略覺尷尬地看了我一眼,"咚咚咚"地追著她上了樓.

不知道是不是眼花,我仿佛在她眼里看到了一絲不友善.

我有些莫名其妙,回頭一想,她與鍾寰兩人一個是行政管理專業的系花,一個是法學專業的系花,外貌上不分伯仲,又同在學生會工作,工作能力不相上下,難免被拿來做比較.而且兩人價值觀相差甚遠,氣場又不合,鍾寰討厭她傲慢無禮目中無人,她不喜歡鍾寰親切有禮左右逢源,兩人向來針鋒相對水火不容.我與鍾寰是死黨,她看我不爽也正常.

我向來對不關注的人不甚在意.甩了一下頭,馬上就將她的冷臉忘在了腦後.

徐子睿遠遠看我拖著大包小包狼狽地下樓,扯下耳機,撩開長腿走過來,將我的幾個大包都接了過去.

我將拉箱立好,揉揉被包包帶子勒出紅印的手,一陣呲牙咧嘴.

徐子睿淡淡看了我一眼,毒舌道:"你帶這麼多東西,准備逃難麼?"

我看了自己一身難民般的行頭,想到我老媽電話里的話:"你這麼懶,估計積累了一大堆衣服了吧.寒假歸來把換洗的髒衣物都帶回來洗了."

我說,帶回來太重了媽,學校里就有干洗店呢.

我老媽直接鄙視道:"你那些棉襖還不值得拿到干洗店洗,浪費錢."

我苦著臉,歎氣:"我家母後的懿旨,我有什麼辦法."

不回家不知道離家近的好,一屁股坐上回家的汽車,我才開始感歎高考那會老爸指導我填志願時的英明.從學校回家,汽車三小時直達,避免了擠火車的狼奔豕突和長夜漫漫.

"對了,一直想問你,迎新晚會你怎麼跑去當打雜的啦?"坐定後,我開始開始跟徐子睿套近乎,這一路上離不開這個免費苦力,我得跟他搞好關系.

"打雜的?!"徐子睿淡淡看我一眼,顯然不贊成我的措辭.

我咧出一個笑,還沒說"苦力"呢.

徐子睿慢條斯理地從包里拿出一本汽車雜志,一邊翻閱一邊鄙視我:"你作為團支書,在你們學院或班上有大型活動的時候,難道都在一旁做甩手掌櫃?"

"額……"

我懊惱地想起來,徐子睿是他們班班長.

我扶額,我腦子長了黴了吧.為了巴結他,竟問了個這麼秀逗的問題!太侮辱我的智慧了.

我決定扳回一成.瞅瞅徐子睿手上的汽車雜志.嘖嘖,全是名車:奔馳,寶馬,保時捷,法拉利都在,連美國總統就職專用的凱迪拉克和汽車王者勞斯萊斯都赫然其中.我和鍾寰一向有在學校和大馬路上認名車的喜好.雖然有些車我只在電視里看過,但是我還是決定在徐子睿面前賣弄一下.于是,我指著在街上常見的瑪莎拉蒂,說道:"那不就是糞叉子嗎?"

徐子睿側過頭,問:"什麼?"

我眉飛色舞,邀功似地又戳了戳瑪莎拉蒂的logo標:"我說這款車是糞叉子,我認識."

徐子睿嘴角抽了抽,用看愚蠢的土撥鼠一樣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良久,才狀若恍悟地說道:"照你這麼說,好車都來自農民兄弟了?"

我"噗"地一聲笑出聲來.原來高冷的徐子睿,也有幽默的一面.

我笑了半天,徐子睿卻是不再理我,繼續高冷地翻他的雜志.尋找話題,失敗.我有些訕訕,只得閉眼假寐,緩解尷尬.不一會兒,睡意襲來.我打了兩個哈欠,意識漸漸模糊.

隨著汽車的顛簸,我打瞌睡打得腦袋左右搖擺.隨著汽車的一個急刹車,我的腦袋"砰"地一下撞到汽車玻璃窗,痛得我一陣齜牙咧嘴.

"這個給你."看我差點被撞成了腦震蕩,徐子睿有些看不過眼了,合上了那本讓我英明喪盡的汽車雜志,不知從哪里掏出一個U型枕,遞給我.

我一邊揉腦袋,一邊疑惑地看著充了氣的小巧U型枕:"哪里來的啊?"

徐子睿扭頭看向窗外迅速倒退的風景,漫不經心地說道:"買的."

冬天了,外面一片蕭條,高速公路旁的枯樹老藤有什麼好看的?

我一臉驚喜:"你什麼時候買的啊?"

徐子睿高冷地回我:"前不久."

我眨眨狡黠的眼,徐子睿坐車很少睡覺,難不成……

"你特意買給我的?"

徐子睿不自在地咳了一聲,明顯被我的十萬個為什麼問得不耐煩了:"廢話怎麼這麼多?"

看著徐子睿微微泛紅的耳根和俊朗的側臉,我嘻嘻而笑,忽然起了逗弄他的心思,繼續窮追猛打:"是不是嘛?"

"……要不要?不要算了."徐子睿不耐地想撤回手,我趕緊一手抓住他的手腕,另一手奪過了他手里的U型枕.

我抓住徐子睿的手腕時,徐子睿明顯身體微微一頓,我們雖然很熟,但像這樣親密的身體接觸卻是極少.徐子睿手腕上溫暖的觸感讓我不禁微微失了失神.

心思旖旎了一瞬,我旋即回過神來.

徐子睿盯著我一直未從他手腕上撤離的爪子,神色變得古怪至極.我心中陡然一驚,他不會以為我故意卡他油吧.他生平最討厭別人碰他,他一直有身體和精神雙重潔癖.所以,我有時候想,他一個天蠍座,說不定上升星座是處女座,所以才會如此龜毛.

下一刻,我裝作若無其事地撤回了自己的手,然後感激地看了他一眼,化解剛才的冒失行為.

徐子睿眸色森森地看了看被我抓過的手腕,再看看我,居然沒有發作,也沒有毒舌.

他只是有些受不了我感激的小眼神,酷酷地說了一句:"不用感激,我只是不想拖一腦震蕩回家."

說是特意送給我的會死啊?真是傲嬌.還裝作看風景,這大冬天的,外面一片蕭條,有毛的風景可看?

我喜滋滋地將U型枕套在了脖子上,我閉著眼體驗了一會,這樣睡覺真的舒服多了.可是,還是沒有依靠點.

什麼叫做得寸進尺?像我這樣.

眯開眼,我有些猶豫地叫了大冰山一聲:"徐子睿?"

徐子睿洞察力何其之強,立即聽出了我話里的猶豫,轉頭看我:"嗯?"

我用手指虛空戳了戳他的肩膀,腆著臉問:"能不能借你的肩膀給我用一用?"

徐子睿靜靜地看著我,沒說話.此刻,他眼里似乎有一絲我看不太懂的異樣情緒閃過,但轉瞬即逝.

見他不表態,不知道是同意還是不同意,我立馬心虛地補充道:"我隔著這個U型枕呢,不會吃你豆腐的."

徐子睿今天心情貌似不錯,所以我才有勇氣向他借肩膀.雖然有了U醒枕,但是我也擔心我睡著了,頭一歪再次磕到車窗玻璃.

半刻後,徐子睿頷首:"嗯."

我大喜,咧著嘴笑:"你同意了?"

徐子睿無語地回視我,雖然神情不耐,但話語里明顯帶了一絲縱容:"嗯."

這偶然透露的一絲縱容,讓我頓時心花怒放.

我喜滋滋地將套著U型枕的頭,慢慢靠上徐子睿寬闊的肩膀,心中暗想,這是多少女生的夢想啊.

我眉目舒展,暗爽了小會兒,睡意襲來,開始夢會周公.我一邊砸吧砸吧嘴角,一邊迷迷糊糊地歎:大冰山的U型枕和肩膀,都好舒服.

中途偶爾顛簸醒來,微眯雙眼,偷窺一下徐子睿.

徐子睿的五官如雕塑般立體挺拔,側臉望去十分賞心悅目.太帥了.這樣的距離,不能細看,多看一眼都會讓我的小心髒"砰砰砰"跳出胸腔.

我努力定了定神,順著窗外斜進來的陽光,目光轉向他耳邊毛茸茸的鬢角.冬日的暖陽,將徐子睿臉上的毛孔照得清晰可見.我下意識地摸摸自己的臉,一比對,發現這家伙的毛孔居然比我的還細!

"唉……"我邊窺邊歎氣,為我的毛孔哀悼,完全忘了自己正處在鬼祟狀態.

"怎麼了?"我的天,我居然無意歎出了聲,徐子睿俯首看我,正迎上我偷窺的目光.這這這,又是傳說中的0.01公分?!我們大眼瞪小眼,我一時忘記了如何反應.

這叫被抓了個正著麼?

我的臉頰發熱,恨不能找個地洞鑽進去.

"臉怎麼這麼紅?!"撞見我偷窺,徐子睿沒有興師問罪,反而眼神一黯,淡淡問我.

我"噌"地一下以箭速後退,"砰"地一聲又撞到汽車玻璃,自然悲催地哀嚎出聲.

"……"我又窘又痛,一時被他問住,好不尷尬,只能手指泛白地抓住座椅扶手,梗著脖子,裝鴕鳥.

徐子睿輕輕晃了晃肩,整理好被我睡皺的衣服,然後看了一眼呲牙咧嘴的我,嘴角微微向上扯出一個弧度,好整以暇地吐出一個字:"笨!"

我窘態百出,又撞到了頭,他居然還心情很好的樣子.

絕對是幸災樂禍!

"都是你,害得我差點犯罪!"話一出口,我悲催地發現今天簡直是"說多錯多".可剛才的確是我沒出息啊,竟然對著他心猿意馬了好一會.

聞言,大冰山語調一揚:"犯罪?"

這算赤果果的調戲麼?大冰山今天怎麼了,逗我很好玩麼?

這人什麼時候,沾染了古政那一套習氣?

唉,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古人誠不欺我.

我扭頭假裝看風景,顧左右而言他:"看!外面的天氣,好象要下雪了.不知道回家後會不會下雪?"

大冰山半天沒接我的茬,我忍不住回頭看他,卻撞見他意味不明的目光.

萬年冰山的臉上露出的這一抹笑容,簡直可以稱之為"促狹".

我的臉"刷"地又紅了.

心中默淚……我沒看見,我沒看見.

接下來的全程,我都假寐,沒再敢睜開眼.等到到站,才覺得我和大冰山之間那絲難言的尷尬煙消云散.

上篇:第八章差點被你電到了    下篇:第十章吃飯曖昧定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