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十章吃飯曖昧定律   
  
第十章吃飯曖昧定律

g,更新快,無彈窗,!

終于到家,一進門,就看見我的雀聖老媽又在家里壘長城,中間的牌搭子徐媽也在其中.難怪,徐媽剛剛打電話,讓徐子睿先送我回家.

"小睿,微微,桌上有給你們熱好的菜,先去吃飯哈."我老媽一邊摸牌,一邊還抽空關心了一下我們的溫飽,"小睿,真是辛苦你了.我們家微微連個衣服都洗不乾淨,所以你谷媽就一定得讓她把衣服帶回來.大包小包的,很重吧?"

我無語撫額,老媽你能不能不要當著徐子睿的面,揭我的短?

"谷媽,沒事,我是男生力氣大."徐子睿微微一笑,一改往日的高冷傲嬌,在大人面前,水仙不開花--裝起蒜來.每每看到他變臉,我都有幾分不爽.于是,我皺著鼻子暗哼,唾棄了他一把.

這人怎麼每次在我家人和親戚面前都裝得這麼溫良無害呢?

這演技,能給他頒個奧斯卡小金人了.

"對了,小睿啊,你爸同你谷爸這兩天都出差去了,我看你弟弟和你谷詩妹妹他們學校還沒放寒假,一個人懶得做飯,今天這吃飯的事就在你谷媽他們家解決了.哎,你們大學就是舒服,連放假都比高中放得早."

徐媽在牌桌上揮斥方遒,剛說完,一聲驚呼:"糊了!"

徐媽一臉的神采飛揚,而我老媽似乎有些不信,側過身子,去看老友的牌.

等看清的確是個大糊,一陣長籲短歎.

"啊?!怎麼這麼快?"其他二人緊跟著哀歎,怏怏不樂地掏包給錢.

徐子睿看到他老媽吧嗒吧嗒數錢的得意樣子,露出一副無語問蒼天的表情,瞬間讓我樂了.

徐媽是書香門第出身,未出嫁時是個羞答答的大家閨秀,嫁給徐爸後也是一個端莊的貴婦人.可是自從多年前徐爸出事又化險為夷後,她的性情就變了,變得越來越像我媽.

那次意外後,徐媽和徐爸都變得豁達了很多.

徐媽和我媽,是這個世界上,最早跟我詮釋"生命的同類,精神的姐妹"這八字完美內涵的人.

我還真餓了.走近餐桌,我不由咽了咽口水.

有魚糕,我們J市的特產,是H省其他市都沒有的好東西.是將魚肉剔刺後,用絞肉機絞碎成肉沫,再做成的長方形米黃色薄片.通常與木耳和黃花菜一起烹制,是我們這邊宴客的必備菜式.當然,我們家最喜歡用它來下火鍋吃.

魚糕兼有肉的酥軟口感和魚的鮮美味道,大冰山最愛吃這道菜.

有臘腸.不同于廣州一帶的甜膩,我們家鄉的臘腸咸辣適當,十分美味,是我的最愛.J市一直將逢年關醃制雞鴨魚肉的臘貨傳統沿襲得很好,其中尤以臘腸味道最佳.

有紅燒豬腳.這道菜肯定是徐媽做的,這是她的拿手絕學.在很小的時候,我就被她一菜封喉.如果不是因為徐子睿那麼討厭,我想我小時候的夢想,應該是長大後做徐媽的兒媳.

除此之外,還有數樣我和徐子睿愛吃的小菜.

雖說在S大伙食不差,但是小半年沒吃到家常菜了,倒是真的想念.

大快朵頤.

我挾了一塊臘腸,吃得舌口生津,十分滿足.

"吃慢點."徐子睿吃得斯文,見我吃相不雅,忍不住皺眉.

又來了.

我癟癟嘴,心想他又嫌棄我粗魯了.我又不是他的那杯茶,這也要管,未免管得太寬:"放心,我不會噎死的."

徐子睿忽然正了正臉色,嚴肅地斥道:"別動不動提'死’字."

我有點被他的臉色嚇到,今天回家一路他心情都不錯,怎麼這會我提個"死"字就炸毛了?

我吐了吐舌頭,忽然腦子靈光一閃,想起徐媽說過,徐子睿高中有個同學的奶奶就是吃臘腸噎死的.所以他一向忌諱"噎死"兩個字.

我把他的好心當成了驢肝肺,原來他是關心我.

想通了其中緣由,我放緩吃飯的速度,一邊細嚼慢咽,一邊跟他道歉:"呸呸呸!童言無忌!"

徐子睿見我知錯能改,臉色微微好轉.

為了緩和氣氛,我戳了戳碗里的臘腸,笑眯眯挪到大冰山身邊:"徐子睿,我聽我小姨說,廣東沿海那邊的人做的臘腸跟我們這邊做得不一樣."

大冰山遞給我一杯水,點頭:"他們吃甜臘腸."

"嗯.小姨說完全吃不下去,還是家里的咸臘腸好吃.以後等父輩們都老了,我們又都不會做,不知道這項技藝會不會失傳?"

"杞人憂天.自然會人傳承."

"可是,別人做的不乾淨吧."

"所以……?"

我討好地看一眼徐子睿,嘴角翹起來:"我超級愛吃,你不是也愛吃嗎?以後我跟著我媽學怎麼做臘腸,以後做給你吃?"

徐子睿看我一眼,眼神倏爾一暖.他幽深如古潭的眸子似乎有異樣的情緒泛起,我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追問道:"好不好啊?"

徐子睿沉默了半響,眸光陡然一亮:"說話算話."

"當然!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豪邁地一揮手,對大冰山做出珍重承諾.

"你不是'君子’."徐子睿不緊不慢說道,居然咬文嚼字起來.

為了讓他信我,我豎起兩指,認真發誓:"那如果我失信,就咒我嫁不出去."

徐子睿認真地望住我,嘴角一扯,終于溢出一絲若有似無的笑意來.

話說出口後,我又有點後悔,未來怎樣還真不好說.我怎麼每次徐子睿對我稍微好點兒,我就想掏心掏肺地對他好呢.

今天就一個U型枕,一個肩膀,一句關心的話,就讓我做出了這麼長遠的承諾,發這麼毒的誓.

好吧,我只好祈禱徐子睿以後千萬別娶北方和廣東沿海一帶的媳婦兒了.

"你確定你學的會?"徐子睿似乎在確定了我主觀上絕不會失信後,又開始在客觀能力上確保我能掌握此項技藝.

我翻了個白眼,誰最愛在假期我給表弟們補課的時候來我家蹭飯了?我做菜很有天分的,好麼?

"放心.我知道怎麼做,我看我媽醃制過.就是每年入冬的時候,先買肥瘦相間的豬肉和豬腸作原材料,然後將豬肉用絞肉機絞碎,放鹽,蔥,醬油,辣椒沫等調料攪拌均勻,再將蔥香四溢的肉沫碎子灌進洗淨的豬腸里.最後,用細繩將腸尾系緊,將它們一條一條掛在太陽底下風干曬好,直到他們由軟綿綿的一條條變成硬邦邦的一串串就行了唄."

見我說得真像那麼一回事兒,大冰山才放過了我:"真有研究?"

我得意挑眉:"當然了,請叫我谷長今."

徐子睿輕笑,高冷神居然破功.

我愛吃,當然就有研究.臘腸曬好後,冬天還要放在家里通風的位置晾置,等天氣暖了後,要放在冰箱的冷凍層,這樣就能放很久.我們家每年做的多,能從冬天吃到夏天.

我老媽有閑情的時候,會將臘腸切成薄片與其他菜蔬一起煎炒,做青椒炒臘腸或者大蒜炒臘腸.犯懶的時候,她就直接將臘腸切成一小段一小段,丟在電飯鍋里同米飯一起煮.當然,我更偏愛後者,因為那樣,臘腸里的肉汁會浸透到米飯中,讓米飯肉香四溢.米香和肉香的混合味道,想想就流口水.

接下來,徐子睿的心情似乎變得非常愉悅.

我和他聊天,也顯得格外順暢融洽,不再是以往干癟的一問一答.

這個平時笑點奇高不苟言笑的大冰山,今天在我面前,笑得如向日葵般溫暖.

而我,在這樣和諧的氣氛中,越看他就越覺得他順眼.

盯著他微微上揚的唇角,我微微失神,鬼使神差般地,就想起某次和鍾寰吃飯,她跟我講的"吃飯曖昧定律".

她總有那麼多聽起來奇怪但卻讓人無可反駁的理論.

她說,吃飯是一件很私人的行為.在異性雙方都心無所屬的前提下,一方單獨受邀另一方吃飯時需慎重,如果對對方沒意思,為避免曖昧,最好的方式是回絕.如果實在不好意思拒絕,明智的做法是叫上另外的朋友一起,避免尷尬.因為通常一個女人單獨跟一個男人吃飯,就意味著他們的關系已經進入到了十分親密的階段.

我當時不以為然,問:"如果兩人只是好朋友呢?"

鍾寰沒問答我,反倒笑著問我:"谷微,你不會覺得這世界上有單純的男女關系吧?"

她是從來不信的.

而我,卻是相信的.比如,我和徐子睿.

我記得當時,我使勁點了點頭說:"當然."

鍾寰後來看我一眼,敲了敲我的頭,搖搖頭笑我:"女人,你太過天真."

我一直不相信她的話,我和徐子睿從小到大,單獨吃過多少次飯,怎麼就沒有感覺曖昧過呢.

現在看來,鍾寰的話還有些道理.當徐子睿不毒舌,不冷臉,我們不斗嘴的時候,當他黑亮幽深的眸子盯著我不說話的時候,我真的感覺到了兩人之間的那絲若有似無的曖昧.

我眨眨眼,晃晃腦袋,轉念想到以前跟老同學劉文敘還單獨吃過飯呢,都正常的很.哪有什麼親密曖昧之說?我今天和徐子睿吃飯之所以感覺有點別扭,肯定是因為大冰山今天笑了好多次,我被美色蠱惑了.想通了其中關節,我不由莞爾,隨之釋然.

上篇:第九章旖旎,能不能借你的肩膀用用?    下篇:第十一章兩個人的煙火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