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十一章兩個人的煙火   
  
第十一章兩個人的煙火

g,更新快,無彈窗,!

除夕,我們一家四口圍坐在沙發上看雞肋一樣的春晚,廚房的煲湯砂鍋里有我老媽自己制作的鹵煮,過年醃制的臘貨在湯水中咕咕而鳴,陣陣肉香,絲絲縷縷,從廚房飄到客廳來.

"媽,好了嗎?"我妹吞了吞口水,如同一只小饞貓.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我媽嗔了我妹一眼,放下手上在織的毛衣,起身去廚房.

不一會兒,我媽回來,茶幾上便擺上了色香味俱全的鹵雞腿,鹵臘腸,鹵蛋和鹵臘魚.

我拿起一個雞腿剛剛開啃,家里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我老媽看了我一眼,努努嘴,示意我去接電話.

我踩著絨絨貓咪鞋蹦跶過去,心想肯定又是哪個老同學打電話來送新年祝福,于是勾起電話問:"喂?"

"新年快樂!谷微姐!"是徐子聰.

"新年快樂!你找谷詩吧?我要她來接電話啊."

有時候,我還挺羨慕我妹的,徐子聰陽光開朗,相處起來很舒服,不像徐子睿那麼難相處.

"不用.谷微姐你接一樣.我和我哥正在我家天台燒烤呢,我還買了好多煙花,你們快過來,我們一起跨年."徐子聰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

有的吃,有的玩,何樂不往?

我掛了電話,回身跟我爸媽商量:"爸媽,徐子睿他們兄弟倆叫我和妹妹去他們家天台吃燒烤放煙花."

爸媽點了點頭.我叫上我妹,換好衣服,包起在炭火上已經烤得全身鼓鼓脹脹的糍粑,換鞋,准備出門.

"等會兒,給你徐媽他們也帶點雞腿和鴨脖子過去."我老媽風風火火旋身進了廚房,一會兒出來,將一個沉甸甸的保溫盒往我手里一塞.

"老媽,徐媽自己也會做."老妹癟癟嘴,覺得麻煩.

我媽戳了戳我妹的額頭,教育道:"小丫頭懂什麼,你徐媽會做是一回事,這是你媽我的心意."

我妹調皮一笑,吐了吐舌頭.

我們"咚咚咚"下了樓.寒風料峭的晚上,街上行人極少,風吹在臉上有如刀割.南方的冬夜陰冷濕涼,還好我和我妹穿得夠厚實.徐子睿家離我們家不遠,在另一個小區,走路差不多十分鍾的路程.我邊走邊想著手中保溫盒里的雞腿鴨脖,再瞅一眼身旁興奮的老妹,腦子里開始天馬行空.我妹要是縮小個幾倍變成個胖娃娃,往我背上一趴,我左右一只雞,右手一只鴨,哈哈,我可以哼首老歌--《回娘家》了.

一進徐家門,徐媽和徐爸就熱情地迎了過來.

徐媽接過我的保溫盒,摸摸我的頭,嗔道:"來就來,還帶什麼東西?!"

徐爸和藹地著問我:"小微,徐子睿在學校有沒有欺負你?"

徐子睿微微皺了皺眉,也不說話,只是在一旁靜靜地看著我,我望著徐爸徐媽笑呵呵地回道:"沒有,相反他對我挺照顧的."

徐爸閑閑飲一口茶,細細品了一會,有些不信道:"這小子轉性了?"

徐子睿無語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爸,隨後目光又回到我身上.

此刻,徐子睿目光雖古井無波,但我還是接受到了一絲威脅的訊息.

于是,我趕緊跑到徐爸身邊,由衷地說道:"他真的挺照顧我的.我生病了,腳扭了,都是他送我去醫院的."

"你這孩子以後要多注意,醫院那種地方還是少去為好."徐媽站在我身邊,聽著我說那些磕磕碰碰,微微蹙起秀眉,關心地囑咐我.

"知道啦,徐媽."我朝徐媽俏皮地眨眨眼.

徐媽轉過頭,看著一旁玉樹臨風的兒子,露出一個欣慰的笑:"你們兩個人要好好相處,互相照顧."

"嗯."

我一邊點頭,一邊想,徐子睿有時候對我還挺好,可有時候真的很可惡.

想到下學期,要做他一個多月的後勤工作,我的內心就忍不住躥起郁悶的小火苗.

目光轉向徐子睿,對上他幽深難懂的眸子,我有些委屈地想,家長面前我倆就算是兩蛤蟆,也要趴大馬路上充充迷彩小吉普,想起來就覺得辛酸.

"谷微姐,你們趕緊上來!天台上還在燒烤呢,待會肉都烤焦了."在我咕咚喝完徐媽端給我的一碗紅棗銀耳羹時,徐子聰"咚咚咚"跑下樓,催我們快點去樓頂.

伴隨著他來的,還有陣陣烤肉的香味.

我妹這個饞貓,不覺咽了咽口水.

徐媽見狀,笑盈盈催我們趕緊上樓.

美食的誘惑太大,早把我們的心思勾跑了.得了徐媽的指令,我們一溜煙兒跑上樓.一上天台,我就聽見牛肉串和羊肉串正在"哧哧哧"歡騰銷魂地響.

我深吸一口氣,嘖嘖歎:"好香."

我愛極了徐子睿家的天台,這里不僅可以BBQ,是大快朵頤的好地方,而且樓層夠高,在上面幾乎可以俯瞰J市全景.徐媽是一個很懂生活情趣的女人,憑她一雙巧手,將這里布置得極其溫馨.小時候,我們一群發小常常在這里玩,我最喜歡坐在我此刻正坐著的木質藤椅上晃蕩.

閉著眼睛,晃晃悠悠,就晃過了春花,秋月,夏蟬,冬雪,晃過了我和徐子睿那些並不是十分融洽和諧的青梅竹馬時光.

時間過得真快.

此刻,天台的四周,被徐子睿和徐子聰圍上了一圈閃爍的五彩小燈泡,喜慶十足.

我攏攏圍巾,看看徐子睿低頭專心燒烤.旁邊的桌子上應該是事前徐媽幫忙串好的肉串,放了滿滿一桌.徐爸徐媽不愛吃燒烤,卻遷就我們這些孩子,給我們准備了這麼多食材.

徐子睿專業范十足的翻烤肉串,等到肉串"嗞嗞"烤出了油,便抽出一只手去拿調料盒子,一氣呵成地將油,鹽,孜然,辣椒粉均勻地噴撒在肉串上.

徐子睿的動作行云流水,看得我瞠目結舌.

以前來這里BBQ,都是徐媽和徐爸在忙活,徐子睿一向只負責吃,在旁邊安心坐甩手掌櫃.

我目不轉睛地凝視著徐子睿修長的手指,這是彈鋼琴的手,也是打籃球的手,它可以寫出瀟灑的蠅頭小楷,也能烤出芳香四溢的美味烤串……

今天,我好像又看到了不一樣的徐子睿.以前不知道他還有這樣一手絕活.我望著徐子睿被炭火照得有些暈黃的側臉,微微失神.

"好了."徐子睿轉過頭,將烤好的羊肉串遞給我.

我回過神,微微一笑,腦子一抽說道:"徐子睿,你要不要這麼十項全能啊?你這麼優秀,以後要什麼樣的女孩子才能配得上你呢?"

我忽然想到以後他若找了女朋友,也要為她做現在為我做過的事,心里居然有些悶悶的不爽.我這是怎麼了?我搖搖腦袋,我想什麼呢.

某本書上好像說過,人不僅在愛情上有著強烈的占有欲,在友情上也如是.對,一定是這樣.

徐子睿好笑地看了我一眼,騰出一只手,破天荒地將我被風吹亂的額發,撥至耳後:"咸吃蘿蔔淡操心."

我有些受寵若驚,這個動作他只在我高考失利後安慰我時做過.我拿著羊肉串依舊有些不死心:"徐子睿,你以後有了媳婦兒可千萬別忘了我啊."

一句戲言而已,我沒打算徐子睿會理睬.

事實上,他也的確沒理睬,只是微斂了眉,眸色森森地看了我一會兒,隨後便調轉目光,低下頭,拿起孜然盒,專心地將孜然均勻地噴撒在炭火上的烤串上.我咬了一口羊肉串,唇齒之間,芳香四溢,這樣的美味成功地轉移了我的注意力.

在炭火的明明滅滅中,我隱隱看到徐子睿的唇動了動:"我……"

"噗嗤"炭火里躥起一聲炸響,火星飛濺.徐子睿說了一句什麼,我沒聽清楚,于是問他:"徐子睿,你剛剛說什麼?"

徐子睿抬起頭,對上我的目光,臉色變得有些不自在,沉默了半響後,從唇里吐出兩個字來:"不會."

中間有美味搗亂,我一時沒反應過來他說的是啥.

我想了十秒鍾,才明白過來他這兩個字里的意思.

徐子睿說以後就算有了媳婦兒也不會忘了我,哈哈,我的心情忽然變得無比明朗.

吃飽喝足,徐子聰和我妹開始倒騰煙花,而零點的鍾聲也即將響起.

遠處鍾樓上的大鍾,開始倒計時.

簇擁在那里跨年的人們,開始興奮地喊:"五,四,三,二……一!"

即使隔了那麼遠,我都能聽到這份喜慶.

"新年快樂!"

徐子睿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我身邊.

我看到遠處的煙花開始在天空炸放,仰起頭,也開心地祝福他:"新年快樂!"

而我妹他們倒騰的煙花,也"嗖"得躥上天空,"砰砰砰"四散開來,天女散花一般,放出一空的流光溢彩.

看著徐子聰和我妹在煙花下興奮地手舞足蹈,我也樂呵得眉毛彎彎翹翹起來.我舒服地伸展手臂,回到藤椅上坐下,膝蓋微微使力,輕輕地搖晃起來.

徐子睿沒動,他依舊靜靜得立在不遠處五彩的天幕下.此刻的徐子睿,比平日更多了一分俊朗.從我的角度看過去,器宇軒昂,玉樹臨風,帥得如同從偶像劇海報里走出來的男主角.

我呆呆地看了他半天,再瞧瞧我自己,頓時自慚形穢了.

因為氣溫低,我又極其怕冷,所以今天我穿得特別多.此刻,我的造型,堪比粽子.除此之外,我頭上還戴了一頂從我妹那里順來的堪堪包住我耳朵的大紅色線帽,它給我腫脹的造型,又平添了幾分幼稚.

懊惱了半刻,我想起鍾寰她們曾說過,我勝在笑容,一笑顯得特別甜,特別可愛.

想到此處,我臉上隨即咧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

覺得自己輕松駕馭了甜美風之後,我的自信心又回來了.

于是,我又開始樂呵呵地遐想,要是現在我和徐子睿站一起的話,那畫面應該很唯美.如果忽略掉旁邊嘰嘰喳喳的兩個小鬼,天上再飄點飛雪,在這璀璨繽紛的煙火下,我們倆要是來張合影,絕對美翻.

天馬行空地想了一會,我呵呵笑出了聲.

"發什麼呆?下雪了."不知大冰山什麼時候走到我身旁坐下的,也不知他到底看著我傻笑了多久,才終于忍無可忍地將我的思緒拉回來.

我欣喜地看他一眼,沒有說話.隨後揚起頭,靜靜地張開手臂,任雪花紛揚而下.任它們落在鼻尖,唇邊,眼睫毛上……冰涼清新的觸感,讓人精神為之一震,也讓人的頭腦瞬間清明.

煙火夾雜著雪花紛紛而落,遠處的樹上和屋頂上漸漸泛白,似裹了一層雪白的素衣.我們這里已經很久沒有下雪了.記得小時候,我們常在厚厚的積雪里堆雪人打雪戰,那時候徐子睿還是個調皮的小孩,每次都將目標鎖定我,而我總是跑不過他,被他追上,即使鼻尖凍得通紅,仍不忘垂死掙紮.

一群發小看著他撲倒我,只顧著起哄,在一旁幸災樂禍.而我皺著鼻子,在他身下,梗著脖子,死不認輸.

我們倆大眼瞪小眼,僵持不下.

反正我不會認輸,于是盯著他黑亮的瞳仁看,還時不時朝他做鬼臉,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

我一邊明目張膽地看,一邊歎,徐子睿的瞳仁怎麼能這麼黑這麼亮,讓人偶爾一瞥,都忍不住彌足深陷.

最後徐子睿無奈,看到我頭發都跑亂,會撥撥我額前的亂發,再拉我起來,放我一馬.

劉文敘每每取笑我,說我最善于對徐子睿使美人計.

其實,那哪算美人計.那只不過是耍賴而已.

後來,雪越來越彌足珍貴.人漸漸長大,很多東西都變了,身邊的人也輪番替換.

我回望徐子睿,還好,他一直都在.

雪簌簌而落,我妹青春校園小說看多了,一邊在雪中跟徐子聰追逐,一邊淘氣地問我們:"這是真的下雪了嗎?""這下的是真雪嗎?""這下雪了是真的嗎?"

我咧著嘴按捺住吐槽的沖動,這是什麼爛幽默啊,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徐子聰卻很吃她那一套,聽了她做作的模仿,笑得跟個向日葵似的,爽朗的笑聲在夜幕下久久回響.

看著他們玩鬧,徐子睿的嘴角也扯出一抹開懷的笑意來.

我深深地看徐子睿一眼,再將目光轉向嬉笑追鬧的妹妹和徐子聰,心頭忽然有些失落.

其實,我心底是很羨慕我妹和子聰的.

青梅竹馬,好像就應該是他們這個樣子.

上篇:第十章吃飯曖昧定律    下篇:第十二章牽著你的手,旋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