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十二章牽著你的手,旋轉   
  
第十二章牽著你的手,旋轉

g,更新快,無彈窗,!

過完元宵節,我和徐子睿返校.

老爸他們想送我們返校的提議,被我和徐子睿異口同聲地否決了.

回程因為有徐子睿,我輕松不少.離家前,我老媽將我的箱子里塞滿臘腸臘魚,全是家里過年醃制的臘貨,而且這些臘貨都是濃縮的精華,重量驚人.我老媽最引以為豪的就是她的心靈手巧,再加上她是一個熱心腸又慷慨大方的人,于是不管不顧我越來越垮的臉,硬是將我的包里塞了個滿滿當當.最後,還千叮萬囑,讓我在跟同學們分享美食的時候記得稱贊她,說這些美味是我家里一個四十多歲而依舊美麗的女人做的.

我看了我老媽眼角微微漾開的魚尾紋,強按捺住了想要吐槽的沖動.我真佩服我老爸,這麼多年他是怎麼過來的?

好不容易擺脫我老媽的魔爪魔音,躥上汽車,我長舒一口氣.看看旁邊的徐子睿,心中佩服不已.大冰山真是勇猛無比,擰那麼多東西,居然跟沒事人似的,不露半點疲憊之色.

這東西肯定很重,好好的男神變身挑夫,我到底有些于心不忍,不由問他:"重不重?"

徐子睿搖了搖頭,不以為意:"沒事."

看到徐子睿微微泛紅的手掌,我心中微微一擰,抓起他的手,皺眉道:"都紅了,還說沒事?"

明明就很重,要不要這樣逞能?

鬼使神差般地竟有些心疼,我望住他的眼睛,堅定提議:"待會下車了,那個包我自己擰."

徐子睿看了我一眼,下一刻就抽回自己的手掌,將頭扭向窗外,淡淡說道:"說了沒事."

我的手保持一個僵硬空落的姿勢,心想,你是多有潔癖啊,我又不是想占你便宜,只是擔心你的手疼而已.好心當成驢肝肺.我訕訕地收回手,枕著U型枕,干脆閉了眼假寐.眼睛雖不看徐子睿了,但我心里想的卻是等待會到寢室了,給徐子睿送一盒清涼油下來.

我閉著眼睛都知道,大冰山肯定又去看窗外的風景了.

我一直沒想明白,冬季大地一片蕭瑟,外面有什麼風景可看?他一直樂此不疲.

睡了一會兒,沒睡著.天氣太冷,昨天剛下了大雪,今天天氣雖然放晴,可化雪時氣溫是極低的.我雖已經將自己裹成了粽子,手和腳卻還是冰涼的.這麼冷的天,羊毛手套和毛茸茸的靴子都不起作用.

不同于北方的干冷,中部地區冬季的濕冷是透心徹骨的,加上又沒有北方的暖氣供應,其實,是最考驗人的耐寒力的.隨著"嗚嗚"的北風聲,我忍不住腿腳輕跺,以期運動取暖.我的小動作驚動了一旁的徐子睿,他的目光終于舍得從外面的一片蕭瑟上挪開,側過頭問我:"很冷?"

"嗯."我睜開眼,可憐兮兮地望著他,一邊哆嗦一邊跺腳,"手冷腳冷."

徐子睿站起身,將行李架上的背包拿了下來.我有些莫名其妙地看著他,不知道他想干嘛.

徐子睿從背包里緩緩掏出一個小熊模樣的暖水袋,表情忽然變得極其別扭.輕咳一聲,他扭過頭,目光看向窗外,將小熊暖水袋塞到懷里:"拿著."

酷酷的大冰山,紅撲撲的小熊暖水袋,對比出讓人捧腹的效果.

我仰著頭,指著小熊熱水袋,哈哈大笑:"徐子睿,你什麼時候買了這麼一個可愛的暖水袋?"

"我媽硬塞的,讓我帶給你."大冰山少有的無奈,說完目光迅速從暖水袋上撤離.

熱乎乎的……這只小熊肯定是出門前才沖好的電.我心下悅然,胸腔騰騰升起一股暖流.

我抱住暖水袋,一邊感受著它的溫暖,一盯著徐子睿的俊臉咯咯直笑.這麼Man的人,包里竟然被自己老媽硬塞進這麼一個咔哇伊的暖水袋.我可以想象出他當時是怎樣的一副無語表情.

笑夠了,我又把臉枕在暖水袋上,微眯了眼,滿足地歎:"回頭我要打電話給徐媽,謝謝她.這個暖水袋很可愛,配我."

徐子睿看我喜滋滋的,本來有些別扭,現在也微微彎了彎唇角.雖然他側著臉,但是那抹若有似無的笑意,還是被我捕捉到了.

捧著暖水袋,我全身都熱乎了很多,全身暖了,睡意自然而然襲來.

在恍惚的瞬間,我拼命地把自己的頭往車窗那邊靠,心里想著,這回就算是被磕成腦震蕩,我也絕不借徐子睿的肩膀用了.杜絕一切該死的曖昧!即使那個肩膀又寬厚又舒服,高度枕上去也剛剛好.

我在誘惑與抵制誘惑的掙紮中沉沉睡去,一枕酣眠.

等我睡醒睜開眼時,發現自己又被他的肩膀誘惑了.又借了他的肩膀.不過,還好這次我們沒有尷尬對視,此刻,徐子睿正拿著一張體壇周報看得專心.

我悄悄地撤離自己的腦袋,不動聲色.不管我如何不動聲息,徐子睿還是發現我醒了,他合上報紙,側過頭:"醒了?"

我還有點意識不清醒,眼神發愣地點點頭.

"你剛才睡覺流口水了."徐子睿一臉的認真嚴肅地說道.

"啊!"我驚呼一聲,條件反射性的拿手去抹嘴角.一摸,才發現中計.再看看早被我一系列的滑稽動作弄得忍俊不禁的始作俑者時,我"喝哈喝哈"的前奏都省了,一記輕拳擂了過去,讓你整蠱我!

拳頭送過去,就被徐子睿條件反射性地抓住了.然後極為詭異曖昧的一幕出現了,大手包住小拳頭,大冰山小麥色的膚色襯上我白皙的皮膚……

然而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

我居然條件反射,鬼使神差地敢用拳頭去招呼大冰山?要知道,這一招,是我常用來對付古政的,因為他喜歡捉弄我.

而大冰山除了平時愛毒舌我,卻從來沒有對我惡作劇過,那今天是……我風中凌亂了.嗷嗚,大冰山一定是跟古政在一起久了,被那家伙帶壞了.

面對我的攻擊,不同于古政靈敏的閃躲,大冰山直接接招.此刻,感受著大冰山干燥手掌里傳遞過來的陣陣溫暖,我石化了.

時間仿佛一下子停止了……我木呆呆地看著徐子睿,徐子睿深不見底的眸子定定望住我.

哧哧--,哧哧--,似乎有電流從手中躥過,我的身體微不可查地輕顫了一下.

某一瞬間,我居然恍惚感覺到徐子睿的指腹輕輕摩挲了一下我的手背.

這一定是幻覺,大冰山一直討厭和別人身體接觸的.

"野蠻."徐子睿看了我一會,先回神,卸掉了我手中的力,放開了我.

"誰叫你惡作劇?"知道你不喜歡我,不用一再提醒.我醒過神來,還記得反擊.

我摸了摸手背,有些恍然,那上面似乎還留有徐子睿掌心的余溫.

"……"徐子睿被我噎住了,不自然地咳了一聲,正過身子坐好.

我以為大冰山偃旗息鼓了.沒想到過了許久,大冰山又緩緩開口:"真能睡."

"知道你想說我是豬."我有些不爽地回擊,"你沒聽過一句詩嗎?'吃了睡,睡了吃,死之前還能洗個熱水澡,做豬有什麼不好?’"

徐子睿看著我臭著的臉,微微皺眉:"想多了."

我嘟嘴:"誰讓你平時都愛損我,我這是條件性反射."

徐子睿無語地看了我一眼:"沒那個意思."

我側過頭看了看他的臉,終于相信了他的話,不再跟他置氣.

徐子睿在我的堅持下,最終收下了我塞給他的那盒清涼油.

我千叮萬囑,讓他回宿舍後務必塗一些在手上.

目送他離開後,我回到寢室,謹遵我老媽的二字箴言--"分享",抱著從家里帶來的臘貨開始左右竄門,紛灑甘泉雨露.不僅鍾寰她們,周圍的寢室都有份.最後,還給我們的結拜大哥WC預留了一份.自從我們和WC結拜後,他後來雖沒和顧小西發展,但對我們卻是極好,平時上課在考勤上對我們照顧有加不說,這回過年回家還給我們帶了一大堆家鄉特產來.

竄門回來,鍾寰一邊啃著一截熟臘腸,一邊上下左右打量我.

"干嘛?"我疑惑地看她,不知這女人什麼意思.

這女人還沒回答我,一旁的顧小西卻湊過頭來說道:"谷微,你好像變了一點點."

什麼?才一個寒假而已.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狐疑道:"我沒變什麼呀.我還是我,謎一樣的我,變幻莫測的我啊."

此刻,鍾寰這女人說話了,她擦淨手指,然後雙手往我肩膀上鄭重一放,十分嚴肅地對我說道:"終于發現你哪里不對勁了.一月不見,你變純圓了."

"……"

我手指抖了抖,不能吧.有這麼明顯麼?隨後,目光落到泥巴身上.

這女人一向務實,說話不會誇張.

面對我希冀的眼神,泥巴沉痛地點了點頭,默認了這個事實.

"嗷嗚--不要."我抓過鏡子,對自己的臉左右端詳.

"在家過得舒坦嘛,變圓點正常."鍾寰在一旁笑.

我確證又確證,終于承認了這個悲催的事實.

每逢佳節胖幾斤,我摸著肉肉的臉,欲哭無淚.

沉痛的哀悼了幾個晚上之後,在學校選課系統上看到"交際舞"那一項後,我的眼前,仿佛出現了一道曙光.

于是,我便拉了鍾寰一起,在這學期的體育選修課那一欄的下拉菜單中,利落干脆地點了個勾.

本來,我是想把吉祥三寶都慫恿過來的.但陳小生不願意陪泥巴來,顧小西雖說對舞蹈比較喜歡,但受了WC的打擊,最近做什麼事都提不起興趣,所以最後來上課的只有我和鍾寰.

本來跳舞要和不熟悉的男生牽手,我有些心理障礙.但在減肥面前,這一切小別扭都成了浮云.

走進舞蹈室,舞蹈老師的英俊就差點閃瞎了我們的眼.

對,是英俊,不是簡單的帥氣,是成熟優雅的男人才能襯得起的詞.鍾寰說,"帥"和"英俊"是男孩和男人的分水嶺."帥"中是帶點男孩子氣的,所以是帥氣,多形容男孩;但"英俊"不同,它是英氣,俊朗還富有涵養,這其中多了歲月的沉澱,是修辭男人的專屬名詞.前者代表青春活力,後者則是成熟魅力的象征.

見識了體育老師風度翩翩式的英俊,再想想徐子睿和古政,我認同了鍾寰的又一奇言妙論.

"帥"與"英俊",的確是男性不同年齡階段呈現出的兩種完全不同的氣質.

跳交際舞必須著正裝,所以老師穿了一套得體熨帖的西裝,再加上他挺拔的身姿,示范起舞蹈動作來,帶著一種英倫紳士似的優雅.

我花癡地看著授課考試,興奮地遐想:體育老師都這麼英俊,那來上課的男生應該也不會太差.

交際舞課,一向是人數按一比一,文理搭配.這學期,跟我們政法學院一起上課的,據說是理學院的男生.學理的男生……嘿嘿,我心里笑開了花.說不定學個交際舞,我走個桃花運,能順便把男友也搞定了.

可事實是: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

我滿心的期待,在全體集合的瞬間,被眼前的一群男生擊得支離破碎.

我和鍾寰並非外貌協會的人,但面前的舞伴,實在慘不忍睹.

就算撇去外貌不談,氣質也太差了些.

我從來沒見過跳起舞來姿勢這麼奇怪的人.最不能忍的,是有人將優雅的交際舞,跳得妖氣十足,娘炮得瘆人.

我的舞伴不僅娘泡,而且不愛乾淨,頭發油膩得蚊子都能在上面劈叉了.

我暗暗叫苦,一個擺頭,苦嗲嗲地望向臉上同樣愁云慘淡的鍾寰,真正是"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但凡陽光帥氣的男生,估計都去了籃球場.

一堂課下來,鍾寰甩甩被舞伴捏得汗漬漬的手,和我相對苦笑:"這課還可以退麼?"

我遞給她一張紙巾擦手,十分內疚拖了她來:"不行,選課已經結束了."

"那只能翹課了.這課上不下去."

"舞蹈課上總共才四十人,而且是一對一的,你不來老師立馬就發現了.如果被老師點到名,這科肯定掛了."我苦惱地撓撓後腦勺,翹課肯定不行.

"找徐子睿和古政來江湖救急吧.如果他們不行,我再另找人."

他們兩人這個時間點應該沒課,古政肯定沒問題,但徐子睿……要他來學跳舞,這幾率基本為零.

大冰山最討厭別人碰他,要他來做我的舞伴,跟我手牽手跳舞,無異于天方夜譚.

其實,我也不習慣不熟的男生牽我的手.今天上了一堂課,我對面前的人牽我手這點,簡直反感到了極點.

我苦惱地望望天,哎,還是先試試去,不行,再讓鍾寰叫人.

不管吃不吃閉門羹,總要試一下.

到底是我拉了鍾寰下水.

回到宿舍,我拿著手機,打開通訊錄,撥徐子睿的電話.電話響了好幾聲,沒人接.我看了看時間,這個點,他估計在沁苑籃球場打球.他專心打球的時候,手機是放在包里的,他接不到電話.于是,我拔腿又往籃球場奔.

傍晚,落日的余暉將籃球場染成了溫暖的金黃.初春的風吹得人臉上微微發癢.我來到露天的籃球場,在一旁的看台上坐下後,開始搜索大冰山的身影.

徐子睿很容易找.女生尖叫最多的地方,肯定是他的地盤.只用了五分鍾,我的雙眼就牢牢鎖住了那飛奔的身影.

徐子睿籃球飛身而起,剛剛完成一個漂亮的灌籃.

球"哐當"飛進籃框,然後高速旋轉著落地,周圍女生的尖叫聲又高了幾個分貝.

我微微一笑,徐子睿打籃球,的確賞心悅目.

他一直打得極好,而且動作又帥.從前,我也是很喜歡看他飛身灌籃的.小時候,總覺得他打起球來特別酷炫,就像《灌籃高手》里的流川楓.只是後來被他奴役使喚,我才變得對籃球抵觸了.

邊上有女生在為徐子睿加油,臉上飛泄出仰慕的神采.徐子睿在哪里都是焦點,即使他氣質冰冷,一樣招人.我捏著手里的礦泉水,心里無比糾結,到底該不該開口向他求助呢?徐子睿要是拒絕我,我就讓古政再幫我找個人算了.

"子睿!"古政一個漂亮的傳球,徐子睿旋身精准地接住了球.在他旋身轉頭的時候,他看到了我.

徐子睿目光微微一頓,下一刻目光從我身上撤離,迅速轉身,在三分線外一個瀟灑的遠投,我的目光隨著藍球揚起的弧度而去.邊場喊加油的啦啦隊屏住了呼吸,籃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完美的拋物線,"哐當"一聲,精准無比的滾進籃框.

短短兩分鍾,又進一球.

"哦耶!"四周毫無例外地再次響起女生們的歡呼.

受到現場氣氛的感染,我也不由起身為大冰山鼓起掌來.徐子睿側著臉,微微揚起下巴,臉上飛瀉出一抹自信的神采,光芒灼人.

"徐子睿!"我朝他揮揮手,讓他看我這邊.

徐子睿轉過目光,我笑嘻嘻朝他豎起兩個大拇指,臉上由衷地流露出一絲崇拜之色,給他剛才的表現大大點了兩個贊.我來得時機不錯,真好趕上他們中場休息.大冰山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和古政一起向我走來.

"今天太陽西升東沉了?最討厭籃球的人居然來看我們打球?"古政不問自取拿過我擱在身旁的礦泉水,咕咚之前還不忘調侃我.

"怎麼,不歡迎呀?不歡迎,水還我."我把另一瓶遞給徐子睿,一只手佯裝去搶古政手里的水.

"這麼小氣?"古政一側身,躲過我的手,哈哈大笑,"這瓶水我剛剛已經喝過一口了,你現在要拿回去?難道你要吃哥的口水?"

"你……"我朝古政翻了個白眼,"我才不喜歡喝別人喝過的東西."

"……"古政被我噎得吹胡子瞪眼,徐子睿在一旁差點被一口水嗆到,悶咳了好幾聲.

"有事?"徐子睿緩過勁來,在我旁邊的看台坐下,懶懶問我.古政面對我們站著,對著我吹胡子瞪眼.

"古大帥哥,注意你的形象,旁邊有你的粉絲呢."我哈哈一笑,轉過頭清了清嗓子,遣詞造句一番後,認真對大冰山說道:"想請你和古政幫我個忙."

"那你剛剛還挖苦我?"古政找到了反擊的點,立馬斗志昂揚.

"說."徐子睿目視遠方,淡淡開口.

"呃……這個對你可能有點為難,不過你不願意也沒關系,不勉強……"我有些結巴,這跳舞的事,對大冰山來說,真的有點難以啟齒.

大冰山還沒說什麼呢,古政看我吞吞吐吐,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率先炸毛:"……谷微,你不會是想讓我們倆為你出賣色相吧?"

噗--,古草,你一會兒不自戀,會死麼?

徐子睿側過頭皺眉看我,對上他仿佛能洞穿一切的眸子,我立馬心虛起來,"我和鍾寰這學期的體育課選了……"

算了,老娘豁出去了.

"我們選了交際舞課.徐子睿,你能做我的舞伴嗎?"大不了被殘忍拒絕,我心一橫,眼一閉,將心中的話大聲說了出來,"這課九個禮拜就能上完."

靜默,長久的靜默.連古政的聲音都聽不到了.我閉著眼,默淚,答不答應,你倒是給個話呀.

我緩緩睜開眼,古政看了我一連串的窘態,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就這事啊?"

我看看徐子睿,他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不說答應,也不說拒絕.我暗叫不妙,心想自己這趟來錯了.撇去徐子睿一向有身體潔癖不說,但就"男生跳交際舞貌似很娘炮"這一點,就能讓他果斷拒了我.

我有些訕訕,想想,要不不勉強他了.可是,心有不甘啊.除了他,我還真沒做好心理准備,和別的男生牽手跳舞一學期.于是,我伸出手指,輕輕扯了扯徐子睿的衣角,露出小狗一樣可憐兮兮的表情,以退為進:"你不同意也沒關系,我和鍾寰可以另外找人."

我尷尬地看向古政,投過去一個求救的眼神.

古政立馬心領神會,關鍵時刻,仗義地幫我說服他的好兄弟:"子睿,要不,咱去?交際舞也是一項社交技能,學了沒壞處."

我感激地看了一眼古政,古政回我一個讓我不要擔心的眼神.

古政出動,徐子睿終于抬頭,他深深看我一眼,問:"幾點?"

我虎軀一震:"嘎?"

"你傻啊,子睿同意了!問你每周幾點上課?"古政推了我的肩膀一把.看我的眼神,又帶了"你的智商真讓人捉急"的古式調侃意味.

徐子睿同意了!我有點不能相信,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隨後高興地跳起:"每周五下午第一二堂課."

"下周五見!"古政瀟灑地沖我揮手.

"不見不散!"

我眸光晶亮地望著徐子睿,朝古政狠狠點了點頭,嘴角不知不覺輕輕揚起.

當徐子睿和古政玉樹臨風地出現在舞蹈室時,立刻引來了女生們的一陣驚呼.

這兩人太顯眼,體育老師一眼就看出他們不是班上的同學.

舞蹈老師走過來,有些狐疑地問:"這兩位同學是……?"

徐子睿朝老師點頭,古政則笑容滿面,發揮他在哪都吃得開的交際手腕:"是的,老師.我們是聽說您教課教得特別好,所以慕名而來.希望老師不要敢我們走."

這話說得.老師當即心花路放.

我現在明白,為什麼那些女生,對古政沒有絲毫招架能力了.這家伙,嘴巴太甜了.

這家伙輕輕松松就讓體育老師接納了他們,還引發了政法的一眾美女的陣陣歡呼,也結結實實打擊了一下理學院那些來學跳舞的男生的自信.大家排好隊後,老師正式宣布上課:"好,今天我們還是學習最基本的步子.先從華爾茲中的慢三開始,眾所周知,華爾茲是舞蹈之王……"

今天,因為我和鍾寰叫了外援來,本來男女一比一的搭配,多出兩個男生來,于是老師干脆讓這人組成一隊,互為舞伴.我和鍾寰看著兩人,笑了好一會兒.

老師在前面講解步子,同班的代纏綿探過頭問我:"厲害呀,把你這麼高冷的表哥都叫來了.計算機系兩大帥哥一出場,立馬豔壓群雄."

噗--,豔壓群雄.不過,用"豔"來形容古政這個妖孽倒十分形象.我側過頭,瞥一眼徐子睿和古政,他倆正專心聽老師講解男步怎麼跳,交際舞主要是男生要會帶人,男生學會了,女伴上手就容易了.

"同學,你過來."代纏綿被叫到前面,做老師的臨時舞伴,給大家作示范,"好,現在大家跟各自的舞伴擺好姿勢!"

老師一手虛扶代纏綿的背,一手輕握她的手,胳膊架起,抬到肩膀同高,邁開步子:"咚咚噠,咚咚噠!"

其他人都擺好了姿勢,我也將手交到徐子睿手里.

徐子睿的手和之前的一樣溫暖干燥,他的手扶住我的背時,我忍不住輕顫了一下.不知怎的,我竟鬼使神差想起當年那個夏日午後他無意戳到我文胸帶的尷尬瞬間來.

還好現在是初春,衣服穿得厚,可是舞蹈課要跳到夏天啊.夏天我也要和徐子睿牽手搭背麼?

徐子睿也感受到了我身子的輕顫,忍不住微微皺了皺眉,明顯嫌我不專心.他做什麼事,都專心,所以看不慣我做事每每三心二意.念及夏天可能遇到的尷尬,我打退堂鼓了:"徐子睿,你要不願意,下次不來了也沒事的."

徐子睿不理會我的話,扶住我的背,握緊我的手,突然將我一把拉近:"站這麼遠,怎麼跳?"

我穿著高跟鞋,被他猝不及防這麼一拉,"哎喲"一聲驚呼,一個趔趄,直直朝他撲去.

"嘭!"一聲悶響,我的頭撞到他肩膀的同時,又聽到他娓娓說道:"答應了,自然要上到最後一堂課."

這一撞,我幾乎撞進大冰山懷里.想到這姿勢曖昧,我馬上起身,可偏偏在我身體使力的瞬間,我腳脖子一歪,再次撲進了大冰山懷里.

徐子睿終于看不過眼,扶住我.慌亂之間,我隱約感受到大冰山胸腹顫動,他這是在笑?

"笨!"

果然在笑.而且,是很明顯的幸災樂禍.

我抓住他的手臂,歪歪扭扭地站穩,瞪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還不是因為你突然拽我?"

我和徐子睿再次擺好姿勢時,已經錯過了體育老師的示范.

"完了,剛才你拉我,我沒看到老師教的女步."我扭身去找鍾寰,可身旁哪里還有她的身影?她在古政的帶領下,已經跳到了教室的另一邊.

"跟著我."徐子睿卻不以為意,他大致看了一下旁邊人的步子,牽著我的手道:"退,退,退.前,前,前!"

後,後,後,前,前,前,一步,兩部,三步……我低著頭,認真地跟著徐子睿的步子走,居然沒有跳錯.

掌握了要領,我身體也不那麼僵硬了.在徐子睿的帶領下,開始翩翩起舞.跳到盡興處,旋身跟鍾寰和古政打照面的時候,從他們臉上的表情我看出自己跳得不賴.

古政跳得極好,鍾寰與他配合的天衣無縫,兩人外形又十分登對,如金童玉女般養眼,因此他們這組時常被老師拉到前面去做示范.

徐子睿不喜歡太人多的地方,于是將我帶到舞蹈室的一隅,伴隨著輕柔的音樂,輕輕旋轉.對于徐子睿今天的配合,我十分吃驚.這個只在球場上出現的風云人物,答應來做我的舞伴已經讓我意外了,今天他的表現居然還這麼好.看著班上其他女生投過來或豔羨或嫉妒的目光,我心里冒出幾個喜滋滋的泡泡來.

不得不承認,不管是何種場合,帶著徐子睿都很長面子.

不理會其他女人的眼神,嘴角彎出好看的弧度,我仰著頭問徐子睿:"徐子睿,你不是一向有潔癖麼?這次為什麼願意陪我跳舞啊?"

問完,我努努嘴,示意他看我們此刻交握的手.

徐子睿帶著我轉了個身,低頭看我一眼:"不是說找不到舞伴?"

我抬抬我們交握的手,呵呵笑:"你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

這回徐子睿像是認真思索了一下,然後薄唇一扯,吐出四字:"提前操練."

操練?意思是拿我來操練,以期讓他適應未來和女朋友身體接觸?

我原來就是一陪練……想轉其中緣由,我本來雀躍的心一下子跌至谷底.我真是找抽啊,每次都自討沒趣.

心中悶悶的,幾乎有些透不過氣來.眼角發澀,我深吸了一口氣,勉強對他擠出一個假笑後,默默低下了頭.

"別老低頭."我知道徐子睿在說我本來就矮,低頭更是顯得矮了.

我心中愈加煩躁,嫌棄我,什麼意思啊.我又沒打算做你女朋友.

可是我又不好發作,他說的是事實,即使穿著高跟鞋,我也只能到他的肩……

于是,我只能口是心非地逞強:"我看步子好麼?我可不想把你踩傷了,又要出賣勞力補償你."

"嗯?補償?"徐子睿看到我一臉的不忿,眼中居然閃出一絲促狹.這抹戲謔,稍縱即逝.我眨眨眼,定睛再看去,卻是再也找不到它的蹤跡.

不知這人是不是誠心讓我跳舞都不得安生,隨後又哪壺不開提哪壺,提醒我:"籃球賽快開始了--"

補償,補償,補償你妹!

在我們跳完慢三,慢四,快三,倫巴,恰恰後,鍾寰的辯論賽進行到了尾聲,徐子睿他們的籃球賽也開幕了.

至于那個夏天衣服少,跳舞身體接觸會產生得尷尬,因為徐子睿的那番"操練論",而讓我堅挺地越過了一切心理障礙.

上篇:第十一章兩個人的煙火    下篇:第十三章第五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