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十六章大冒險之吻   
  
第十六章大冒險之吻

g,更新快,無彈窗,!

本來徐子睿拒絕盧絲的行為,讓我心底十分開心,但是他興師問罪的態度,卻讓我很不爽.我都跟他道歉了,他還不依不饒.

接下來的半決賽,我雖老老實實做他的後勤,但我們基本全程無交流.

我幾次張嘴,想跟他和解,可他面若寒霜,全程無視我.

我也生氣,眼見著徐子睿他們挺進決賽,我也興奮不起來.計算機學院這一路殺過來,幾乎是功無不克戰無不勝,不僅秒殺化生,淘汰機械,而且醉打經管,痛扁醫學院……勢如破竹.要是換做平常,我肯定興奮至極地為他歡呼吶喊.

鍾寰見我們如此,只是暗暗捏了捏我的手掌,默默安慰我.

古政問了我原因,也不再調侃我們,幾次想促成我們和解,都被徐子睿的眼鋒給制止了.

決賽是計算機學院和電子學院對峙.土木學院因為在半決賽中被電子院PK掉,所以在決賽場,陳小生和泥巴也成了計算機院的後援團.

決賽沒有懸念,計算機一舉封王.

整個賽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顧小西在頒獎典禮上出現,見到我和徐子睿冷戰,也忍不住小聲勸我:"今晚是徐子睿他們的慶功宴,古政剛剛交代我們,特意為你們倆組的局,別再鬧別扭了哈."

我看了一眼一臉期待的顧小西,鍾寰拍了拍我的肩,我咬咬唇,沒做聲.我知道冷戰最傷感情,可是,徐子睿這樣的態度……

鍾寰見我沒抗拒,和顧小西拉著我去徐子睿他們K歌的KTV.

徐子睿他們慶功的KTV位于S大西苑外面的一條小巷,我們仨走到KTV門口的時候,古政的電話就催來了.他提高音量,跟我們說他們已經唱了一個小時了,就等著我們了.

嘈雜的KTV樂聲震耳欲聾,那邊傳來陳小生聲嘶力竭的吶喊,居然敢挑戰《死了都要愛》,我不禁失笑.

泥巴又接過了古政的電話,她的聲音聽起來很興奮:"快點過來,我點了E神的《K歌之王》,等著和你們一起唱呢."

我們走到包廂門口,剛要敲門,房門就被古政打開了.

古政看到我們,將門大開,轉頭對包廂的人努嘴:"看,誰來了."

泥巴看到我們進門,歡喜地過來拉我的手:"你們總算來了,我都快被陳小生的歌聲虐死了."

說完,泥巴回頭嬌嗔地橫一眼陳小生,陳小生不以為意,哈哈大笑:"小離,我還有拿手絕活沒亮出來!"

看著他們小兩口眉來眼去,顧小西大呼受不了:"哎呀,打情罵俏,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眾人大笑.我笑,一眼瞥見角落里的徐子睿.他目光淡然地看著我們嬉鬧,不發一言,渾身散發出生人勿進的森冷氣息,在這樣熱鬧融洽的場合,顯得格格不入.

這種氣息我太熟悉了.

我剛准備坐到古政身邊去,他卻朝我努努嘴,鍾寰會意,將我拉著坐到徐子睿旁邊.

難道又要我和他先說話?見眾人花了大心思望我們和解,我心中有些過意不去.

想想算了,這事本來是我不對,拂了徐子睿的逆鱗.他一向極重隱私,我卻泄露他的QQ號給旁人.

我坐在徐子睿旁邊,心里糾結了半天,終于鼓起勇氣轉頭看他,但見他依舊視我如空氣,目光淡然地看著大屏幕上的MV,完全沒有要和我說話的意思,不覺又有些氣餒.我默默歎了口氣,心中打起了退堂鼓.

我醞釀了半天,訥訥道:"誒……"

徐子睿還是沒反應,我窘著臉不知該如何繼續,轉眼看到古政剛好點了一首《狼的誘惑》,于是我逃也似地從徐子睿身邊躥起:"古政,這首歌我會,我跟你一起合唱."

古政估計是想搞氣氛,看我這樣毛遂自薦,眉毛抖了抖,不可置信地笑道:"小微微,看不出啊,你口味這麼重!"

我嗔他一眼,拿起話筒,聳肩笑道:"彼此彼此.再說,還沒什麼曲風是本小姐駕馭不了的."

"哦?那今天讓哥見識見識."古政意味深長地瞥了徐子睿一眼,隨即傾身貼向我,似乎是想故意造成和我親密的假象刺激徐子睿,可徐子睿坐在角落,完全不為所動,沉默得如同一座山神.

我默歎一聲,這種吃醋的戲碼,放在對我毫無想法的徐子睿面前,簡直是扯淡.

寬大的電視液晶屏幕上出現了鳳凰傳奇的MV,銷魂的前奏響了起來……鍾寰,顧小西和泥巴拍著手笑,陳小生朝我投來敬佩的目光,以為我是故意丑化自己來化解現場的尷尬.我在心中默淚,老娘真的只是一時意氣,想化解尷尬,緩解緊張才要唱這首歌的好麼.

古政唱一聲"娘子",我下意識地"啊哈"了一聲,整個包廂掌聲雷動,而我"啊哈"完之後恨不得咬舌自盡.

我邊唱邊偷瞄徐子睿,發現他嘴角抽了兩抽,終于有了一絲動容.大冰山總算被我雷到,有點表情了.我實在受不了他面無表情巨人于千里的冷淡和疏離.

徐子睿不愛唱歌,我是知道的.但他卻喜歡音樂愛聽歌,不過他和我不一樣,他喜歡的音樂都比較高端,純音樂大部分時候他都聽施特勞斯,舒伯特,巴赫,肖邦什麼的,通俗歌曲的話就是約翰列儂,林肯花園,黑眼豆豆等.他的品味和他的氣質一樣,都高冷得不可思議.跟他一比,我常常覺得自己惡俗.但自從他初中家中變故性情大變後,有時候為了讓他融入大家,我會故意活躍氣氛逗他發笑.于是,逢同學K歌聚餐,我就作死地唱網絡神曲引起他的注意.每每此時,他都會被我雷得外焦里嫩無語扶額,但同時嘴角也會泄露一絲若有若無的愉悅.

有好幾次,他都皺著眉哭笑不得地對我說:"谷微,你的品味就不能稍微提升一點?"

每每這個時候,我就像惡作劇得逞的小孩一樣心里樂開了花,卻嘴硬死性不改道:"我覺得蠻好,很有趣呀."

然後看著徐子睿無語的表情偷偷直樂,下次繼續.

我硬著頭皮唱完了女生部分,古政有模有樣地唱著RAP,整個包廂的氣氛被炒得火熱,大家全都迎著節奏拍手跺腳,還不時歡呼尖叫幾聲.我轉過頭,直勾勾地與徐子睿對視,他雖然表情微動,卻還是極力忍住,一副穩如泰山高深莫測的樣子.

大冰山就是矯情!

論冷戰的持久性,我真扛不過大冰山,我棄械投降了.我暗暗給自己加了一連串的油,嘴角咧開,擠出一個超級明媚的大笑臉,屁股從點歌台一角的沙發,慢慢向徐子睿所在的位置挪.鍾寰見我有所行動,了然一笑,給我一個鼓勵的眼神,走到前面跟顧小西,泥巴去唱我們的室歌《K歌之王》.

"我以為要是唱得用心良苦,你總會對我多點在乎……"擦咧,要不要這麼應景,簡直是此刻我內心的真實寫照.

屁股挪到徐子睿旁邊,徐子睿終于側了側頭,淡淡瞥了我一眼.他一定是老早就發現了我的舉動,卻一直以靜制動,靜觀其變.

太窘了,不敢看他,我不安地對戳著食指,低頭吶吶道:"徐子睿,上次是我不對,我以後再不那樣了.你不要生我氣了好不好?"

半響,徐子睿沒說話,我等了一會,他依舊不發一言.

"期待你感動,真實的我們難相處……"

陳奕迅舒緩低沉的聲音在包廂內婉轉回旋,歌曲中的無奈和傷心瞬間擊中了我的心房,簡直感同身受.

我的委屈和難受一時蓬勃而出,我都如此低聲下氣了,他還……

我抬頭看徐子睿,眼中隱隱有淚意翻滾,我再等給他30秒,如果他再不理我,我就跟他……割袍斷義!以後老死不相往來!

徐子睿與我對視半響,皺眉端詳了我半刻,驀地轉過臉去,視線投向大屏幕.估計是實在受不了我小狗一樣的可憐表情,他最終繳械投降:"下不為例."

見大冰山終于肯說話了,我轉悲為喜,但還是有些不確定地問道:"你原諒我了?"

徐子睿斜居高臨下地看我一樣,不咸不淡道:"廢話."

我心中一喜趁熱打鐵,立即狗腿地拿起茶幾上的礦泉水,討好大冰山:"渴了吧,喝水."

徐子睿接過水,眉頭終于舒展開來,我心中長籲一口氣,幾乎淚如雨下.大冰山,太難搞了.

大家見我們終于冰釋前嫌,都如釋重負,再K起歌來更是無所顧忌,氣氛一時變得十分嗨皮.

大家唱累了,KTV的自助餐也送上來了.

真是餓了.這家KTV的鹵肉飯十分美味,但凡S大學生K歌聚餐,必然首選這里.

古政打開一罐啤酒,走到我身邊,眨著桃花眼笑:"來,谷微,這段時間你做'籃球女傭’辛苦了,這杯敬你,表示哥對你的感謝."

我拿著啤酒,睨他一眼,啐道:"什麼'籃球女傭’啊,瞧我這身段,怎麼著也該是一籃球寶貝吧."

說完,心情大好的我還違背人體工學地扭出了一個超越芙蓉姐姐的S型身段.

"噗!"古政看到我的造型,差點沒笑噴,"哈哈哈……谷微,你真是個奇女子!"

"哈哈……"其他人也被我逗趣的造型逗笑了.而一旁剛和我冰釋前嫌的大冰山,眉峰微抑,似乎將一絲笑意給硬忍了回去.

"別說,你們真該謝謝谷微,她最近真的辛苦.她一神勇鐵金剛,搞得現在連上課都要戴兩個懶人假眼珠睡覺忽悠老師."嗷嗚一聲,我情深深雨濛濛地看一眼鍾寰,大歎這個世世界上還是寰寰對我最好.

"的確,我們可都是見證人."泥巴聲援,顧小西一臉悲憫神情點頭如小雞啄米.

"真這麼累?"坐我身邊的大冰山終于動容,側過頭,徐徐問我.

"當然了."我仰起下巴,臉往徐子睿面前一湊,"你看,我的雙下巴都沒有了."

其實,端茶送水,遞紙擦汗,撒腳丫子跑腿這種事倒真不累,精神施暴才痛苦好嗎?

我心里腹誹,還不是因為你個大冰山不理我,讓我不得好過,害我失眠.

徐子睿用看豬肉般的神情端詳了一下我的臉,卻對我的控訴置之不理,好整以暇道:"臉上肉還是很多."

我淚,圓臉,還嬰兒肥,怪我咯.

我委屈地看徐子睿,心中暗淚.

見我跟個小媳婦兒似的看著徐子睿,古政看不過眼了,拿了瓷勺敲了敲碗壁,提醒大家歪了樓:"喂喂喂!谷微,哥敬你的酒你還沒喝呢?"

什麼?喝酒,我這才回過神來,我幾乎不能沾酒.

高中畢業那會與一幫老同學拼酒,我三四杯酒水下肚後,就被徐子睿送進了醫院.我對酒精過敏,喝不了幾杯,全身就會起奇癢無比的紅疹子.在此之前我一直以為自己跟"酒入豪腸,繡口一吐,就是半個盛唐"的李太白似的酒量汪涵.

"好!盛情難卻,浮一大白."我豪放一笑,反正一兩杯,我還是受得住的.後面,如果還有車輪戰,還有鍾寰呢,她在學生會,早就練就了一身好酒力.

我一飲而盡,坐下來的時候,有點暈忽,眼光不經意瞟見大冰山,他目光幽暗,好看的唇線此刻微微抿成了一條線.

"豪氣!谷微,你雖是個南方人,但有北方人的豪爽.來,我欣賞你,沖這份欣賞,咱們倆走一個?"陳小生摟著泥巴,見我豪氣,也亢奮起來.

我苦逼地看了一眼泥巴,這女人也是一副勸酒的神情.

我暗暗叫苦,之前沒跟這幾個女人說過我對酒精過敏.

不能厚此薄彼,于是端起酒杯,准備再次豪飲.誰知,我的唇剛碰到杯壁,一只大手忽然從斜刺里伸來,從我手中拿走酒杯,我驀然轉頭,徐子睿居然挺身而出:"她不能喝太多,這杯我幫她喝."

不等眾人反應,一飲而盡.

"我勒個去,徐子睿……"陳小生揶揄的目光掃過來,徐子睿將他的抗議置若罔聞.

"子睿,不像你的風格呀,居然這麼維護谷微?"古政挑著眉看我們.

徐子睿瞥他一眼,與我劃清界限:"我只是不想待會看到某人耍酒瘋."

我呸,你才耍酒瘋呢,你全家都耍酒瘋.

本來,對徐子睿的那點感激,被他的毒舌消弭得一干二淨.

"哈哈,你還有這愛好啊.我還沒見識過呢.我今天還想見識下呢."鍾寰壞壞一笑,湊到我耳邊打趣.

顧小西也湊熱鬧:"我也好奇."

"你們就不怕我一個不小心,酒後亂性,侵犯你們?"我假裝色女,還應景的跟電視劇里的變態**一樣"嘿嘿嘿嘿"奸笑了幾聲.

"千萬別這麼說,說得哥都有點期待了."古政笑得花枝亂撞,傾國身來調戲我.

"去你的!"我一把推開他,搖搖晃晃坐下.

剛才喝的酒酒勁有點大,我現在頭有點暈.

剛坐下,面前就推過來一碗番茄湯,我微微側頭,眯著眼看了一眼,是徐子睿.

番茄湯是醒酒的.

徐子睿雖然嘴上沒好話,卻不知何時幫我盛了一碗番茄湯,輕輕推到了我面前.

我對著他呵呵一笑.

估計是忍受不了我傻呵呵的樣子,下一刻,他便轉過了臉,當做什麼事也沒發生.其他人聊籃球賽聊得熱火朝天,也沒注意我們這邊的小插曲.

我撐著頭,傻笑著又盯著他好看的側臉看了半刻,心里一甜,將剛才對他的不滿忘到了九霄云外.

我啜了一口湯,湯汁順著喉間,滑入腸胃,熨帖醒酒,我舒服地展眉,頓覺大腦清明了很多.

本來大家起哄是要專門同我喝酒的,現在見我不能喝酒,便直接跳過.

唯有陳小生好酒,于是自飲自酌.

第N口酒下肚,陳小生突然想到了什麼,抬眼看到複又生龍活虎的我道:"谷微,你上次說還有一個游戲要教我們,今天玩一下,如何?"

我啜了一口湯,學著周董的語氣,故意口齒不清道:"哎喲,同學,記性不錯哦."

泥巴自豪道:"那是當然."

古政身子抖了抖,說:"吳離,你今天的甜蜜炸彈,是誓要將單身狗們炸得人仰馬翻啊."

鍾寰睨古政一眼,聲援泥巴:"古草,你要是想脫離單身,不是分分鍾鍾的事情,何苦取笑我們家泥巴."

古政聽完哈哈一笑,隨後做作拭淚誇張地歎:"愛我的人我不愛搭理,我愛的人我高攀不起."

我們笑著看他作,都將他的話當笑話來聽.

喜歡他的人,他不搭理我們相信.但"高攀不起"這一說,絕對是扯淡.

他這樣的家勢和樣貌,誰能讓他古草高攀不起?

徐子睿看古政一眼,難得揶揄他道:"你幾時有過喜歡的人?"

這言下之意,就是之前站在他旁邊,以"女朋友"身份出現的鶯鶯燕燕非真愛?

我眼珠一轉,等著看好戲,徐子瑞和古政看來是要互掐呀.

古政情深款款地朝我和徐子睿看一眼,仰天長歎:"我本將心向明月,無奈明月照溝渠."

機敏的顧小西立刻撲捉到了古政看我們時的曖昧眼神,于是脫口而出:"原來古政最愛的人是徐子睿啊.歐,賣糕!"

我們其余幾人,一聽這結論,齊齊恍悟.

徐子睿沒忍住,咳嗽了兩聲.

陳小生意味深長地看我一眼,明顯不相信:"據說我所知,徐子睿性向正常啊."

陳小生這小眼神,明擺著我和徐子睿有一腿.

我嘴里含著一大口食物,顧不上下咽,一個勁跟他擺頭,繼續賣力演繹剛才顧小西拋下來的梗.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奪古政所愛.

古政看著我古怪的動作和表情,眼中一時湧起萬千我看不懂的複雜情緒.

幾乎只是轉瞬,古政眼中云霧散盡,讓我幾乎以為剛才看到的萬千情緒只是一時錯覺.他晃了晃頭,低低笑出聲來:"逗你們玩呢,哥是貨真價實的直男."

我哈哈大笑,演技真贊,剛才他看著我,還真演出了那種憂傷悵然的感覺:"我們剛才也演的不錯吧."

"真有聊."徐子睿有點受不了我們無聊的演出.

都是演戲,古政恢複往常不正經的模樣,歪了歪嘴角笑道:"別歪樓了,決定誰買單的另一種玩法,趕緊的."

我點頭,將裝有糖果的盤子拿過來,微傾盤身將糖果倒出,然後將盤子反扣于茶幾上.

眾人都聚精會神看著我手上動作,我神秘一笑,從湯碗里拿出一個小湯勺,用餐巾紙擦淨湯汁,擱在反扣的盤子上.

鍾寰先一步看出我的動機:"在盤子上旋轉湯勺,勺柄指向誰就由誰買單?"

我側頭大贊:"冰雪聰明."

古政看了我大費周章,一副大失所望的樣子:"不就跟大冒險轉啤酒瓶一樣."

泥巴和顧小西卻很給我面子:"不一樣好嗎?谷微這是就地取材,靈活應用.很機智!"

陳小生當然堅定跟著自家媳婦兒,于是也極力聲援我:"必須給谷微怒點32個贊."

古政看一眼陳小生,鄙視他沒節操:"陳小生!從此節操是路人."

眾人哈哈大笑.

我得意聳肩,一副"姐就是擁躉眾多"的嘚瑟模樣.古政見我囂張不已,用胳膊肘捅捅徐子睿:"子睿,還不管管她?"

徐子睿卻是完全不給面子,道:"今天我請大家唱歌."

大家一陣歡呼尖叫.

我笑吟吟地望了一眼徐子睿,這屆籃球賽的MVP,果然夠大方.隨後我眨著眼看向眾人:"接下來,我們就拿這個'谷式羅盤’玩真心話大冒險了."

大家含笑贊成.

我摩拳擦掌,十分亢奮:"我先來,勺柄指向誰,誰就要要麼接受懲罰要麼說真心話."

我煞有介事的對著勺子吹了一口"仙氣",如來佛祖觀音大士上帝耶穌真主安拉眾神保佑我,不要讓我像上次和徐子睿玩猜拳那樣倒黴,勺柄不要指向我.隨後,我手指微微使力,擺弄勺柄,湯勺受了我的指力,頓時逆時針飛速旋轉起來.

眾人屏息斂聲,目不轉睛看著勺子逐漸減速.

勺子越來越慢了.勺柄在泥巴眼前一晃而過,然後是陳小生,接下來是古政……眼看著馬上要停了,卻由于慣性,最後一個神龍擺尾,堪堪又朝左邊偏了45度才停下來.眾人目瞪口呆,勺柄直指徐子睿.

徐子睿微微一怔,估計也是沒想到自己第一個"中獎".

"哈哈,子睿,恭喜你!"這個時候,也就只有古政敢在徐子睿這座大冰山面前造次了.徐子睿一向不苟言笑生人勿近,我們寢室的姑娘,是絕不敢招惹他的.我雖然與他親近,但剛剛與他冰釋前嫌,也不敢馬上就蹬鼻子上臉.那問真心話或者罰大冒險的事情,就只得由古政一手操辦了.

陳小生也是喜不自禁,以為自己終于能夠挖到徐子睿的八卦了,嘴角一扯,壞笑道:"子睿,你是選真心話,還是大冒險?"

此刻,徐子睿已經平靜下來,他看了一眼眼睛里無不閃爍著八卦之光的眾人,卻偏偏不遂眾人願的說道:"大冒險."

古政拊掌大笑,一副"就知道你要選這個"的幸災樂禍表情:"就等你說這句話."

其他眾人起先有些失望,後來見古政眼中冒出的邪惡之火,不由得又有些期待起來.

我幸災樂禍地看著徐子睿,心想,這下有好戲看了.

古政摩拳擦掌,邪魅一笑道:"子睿,請現場選一個人,表演Mouth-To-Mouth.哈哈哈哈……"

說完,古政對徐子睿挑眉奸詐一笑.

徐子睿眉頭微微一皺,莫可奈何地看了古政一眼.古政故意撇過頭,笑得肩膀抖動不停.

我心里咯噔一下,這里的人,就我跟徐子睿熟一點,這古政明擺著是要整蠱我啊.

心里微微發毛,我忐忑地看向徐子睿.

"同意!"其他幾人,當即鼓掌,表示沒有異議.

不要選我!我的初吻是要留給初戀對象的.

徐子睿的目光在我身上微微一頓,我心虛地低下頭,心里一個聲音默默狂喊:"不要選我!不要選我!"

感覺徐子睿的目光慢慢移開,我緩緩抬起頭,忽然心底又有些同情他,他一向有身體精神雙重潔癖,今天無論選誰,對他而言,都很糾結.

看著徐子睿微微抿起的唇,緊繃的唇線,蹙起的眉峰,顯示他一向少有的無奈和糾結.

可一言既出,就不得反悔.

看著他糾結遲疑,我的心也微微吊了起來.要不,我就犧牲一下,江湖救急一下算了.

心里這個念頭一冒起來,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谷微,你一大姑娘,害臊不害臊!居然想主動獻吻,你是瘋了吧.心中對自己唾棄不已,我的臉頰也因為剛才那個害臊的念頭微微發燙起來.

徐子睿的目光在我們每人身上逡巡一周,遲遲不選,陳小生煽風點火地催促:"子睿,趕緊的啊."

"谷微."

"嘎?"我驀地抬頭.

古政收斂了笑意,仿佛不確信般跟徐子睿確定:"子睿,你確定?"

徐子睿點頭,古政確信後,眼里的幸災樂禍卻消弭于無形.他估計也覺得玩大了.

在他眼里,徐子睿一向不屑于此類游戲.

"哈哈,就知道你要選谷微!"陳小生拊掌大笑,一副"就知道你們有一腿"的表情.

顧小西和泥巴紛紛鼓掌.鍾寰笑吟吟地看著我,那表情好似在說:"獻吻吧,女人."

哎,三人成虎,本來沒奸情的,被這群好事之人,說也說得有了.今天,還被徐子睿自己毫不避嫌地加了一把火.

他一向不在乎旁人的目光,清者自清,可是我卻很在乎的好嗎?不過,今天也就我們幾個好友,我懶得解釋了.

古政目色複雜地看著我,有些擔心地對著我說了一句:"谷微,你同意嗎?不同意的話,我們可以放子睿一馬."

這家伙一向以捉弄我為趣,但尺度都拿捏得極好,現在看我被殃及,他顯然是覺得過了.

"古政,游戲開始了就不能反悔,遵循游戲規則啊."陳小生顯然不同意放過我們.

"就是,就是!"其他人,立馬一邊倒的站在了陳小生那一邊.

徐子睿看了古政一眼,微微皺眉,旋即又轉頭看我.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只能幫徐子睿了.還好剛才腦中靈光一閃,想起了一個不用真吻的解決方法.

我微垂著頭,裝作有些害怕又有些羞澀地點了點頭.

"哈哈!痛快!"眾人擊掌歡呼.

徐子睿轉過身,眸色幽深地看我了我一眼,我抬起頭,勇敢地跟他對視.

徐子睿的頭慢慢地靠過來,我看見自己的面孔在他的瞳孔中越來越近,越來越清晰……他的耳根漸漸泛紅,我的臉也愈發的滾燙起來.明知道待會兒不會真的親到,但看著他逐漸放大的英挺五官,我的心還是忍不住"咚咚咚"狂跳起來……

食色性也.男色當前,我還是定力不足啊.

不知道是不是心動過速還是擔心自己待會露出破綻,我的身體開始不由自主地微微顫抖起來.

我沒機會跟徐子睿提前說好,待會他要是措手不及,但凡反應稍微慢一拍,我們就可能被抓包……

我暗暗叫苦,額頭微微沁出了汗.

徐子睿感受到了我的緊張,眼中竟是閃過一絲柔色.越來越近了!我的心也幾乎跳到了嗓子眼!然而,就在我們的鼻尖將要相觸的前一秒,我看到徐子睿的唇微微動了三下,他似乎是在安撫我,因為,我聽到他對我說:"不要怕".

我心中略安,強制攝住心神.

在我和徐子睿即將鼻息相聞千鈞一發之際,我反客為主,雙手驀地捧住徐子睿的臉.

這個貌似親昵的接吻附加動作,如我所料地引起眾人一聲倒吸涼氣的驚呼.其實,這只是掩人耳目.在我雙手捧住徐子睿臉頰的刹那,我將眾人看不到的左手拇指擋在了我和徐子睿的唇間.一秒不差,時機掌握得剛剛好,我們雙雙吻到了我的大拇指.

徐子睿貼在我大拇指處的唇,溫熱濡軟,帶著和我一樣的清冽酒香.我眉目一展,不知是不是因為剛才喝了酒帶了一點醉意,忍不住心旌一蕩,暗暗喟歎.徐子睿肯定是因為剛剛喝了酒,所以唇比往日更豐澤柔軟,觸感更好.雖然只是與大拇指簡單相貼,但這感覺……好像也不錯.我老臉一紅,鬼使神差又想起新生入學那個仲夏的夜晚,他那個驚慌失措的錯吻.

徐子睿整個人的氣質雖然冷冰冰的,但身上卻溫暖異常.

我對徐子睿俏皮地眨眨眼,他起初是微微一怔,隨即了然,下一刻便心領神會配合我演戲,和我一起假裝真吻.

"哇哦!精彩!"眾人狂呼.

見眾人不疑有他,我暗暗舒了一口氣,隨後神不知鬼不覺地撤下拇指,和徐子睿分開.

還好綜藝節目看得多,當時看《康熙來了》,就掌握了明星們分享借位拍吻戲的技巧.

"谷微,看不出,你這麼主動啊."陳小生摟著泥巴,哈哈大笑,還不忘揶揄我.

我瞪了他一眼,說道:"這叫早死早超生,我可不想被你們仔細觀摩."

徐子睿轉頭問古政:"可以了?"

古政微微一怔,過了半響才反應過來,徐子睿是在問他的大冒險是否通過了.

他的臉色不太好,我有些奇怪地看著他.徐子睿被抽到大冒險,他拍手稱快,還自己想出了這麼一個尷尬的大冒險,一臉期待的表情.可自徐子睿選了我之後,他的表現就很奇怪,起初他問我,我覺得他是在擔心我吃虧.可現在看他的臉色,真的好像是在吃徐子睿的醋啊.難不成,我當初的胡謅,是對一半錯一半?徐子睿是直男,不代表他是啊.那些保鮮期短的女朋友,說不定都是個幌子呢.

想到這個,我望了望鍾寰.她也正所有所思的看著古政.說不定,她也看出了一點端倪.

"好了,我們繼續玩吧."顧小西見大家一時靜默,不知道在想什麼,催促大家.

"好,我還等著整蠱你們呢.嘿嘿."我左手逆時針緩緩握緊成拳,浮誇地假裝奸詐地笑了兩聲.

"Ok,繼續."

後來大家又玩了好幾把,陳小生被抽中,背著泥巴扮作鴕鳥在包廂里一路飛奔,大家紛紛笑得前仰後合.吸取徐子睿的教訓,其他人都紛紛選擇了真心話.顧小西被大家審問,最終紅著臉說春游時認識了一個電子學院的男生,她籃球賽人間蒸發,就是因為要赴他的約.

輪到古政,我湊到他面前,聲勢浩大地審問他有沒有真正喜歡的人.沒想到一向縱橫花叢的人,居然吞吞吐吐半天,說有.

他這一異常的表現,讓大家一下子炸開了鍋.連徐子睿都微微皺了眉,思考了半天,也沒猜出是誰.

陳小生跑過去逼問是誰.

古政立即恢複成往常放蕩不羈嘻嘻哈哈的樣子說,想知道哥真正喜歡誰,勺子轉到他再問.

可世上的事情偏偏就這麼不如人願,後來玩了好多把,勺子一下子都沒指向古政.

好奇害死貓啊.

眾人被這個八卦的貓爪撓得心里直癢癢,卻不得解答.

等到大家散了,我們回了寢室,大家還記掛著這事.

我按耐不住雀躍,忍到寢室,終于偷偷拉過鍾寰說古政喜歡的人或許真的徐子睿,如同我當初無心的猜想一樣.

可鍾寰只是笑著敲我的頭,罵我想象力太豐富.

上篇:第十五章你到底有沒有大腦?    下篇:第十七章莫名奇妙的小傷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