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十七章莫名奇妙的小傷感   
  
第十七章莫名奇妙的小傷感

g,更新快,無彈窗,!

晚上玩得太瘋,回到寢室,我一挨著床,就睡著了.

我這一晚睡得極好.一向多夢的我,居然一夜無夢.第二天早晨醒來,神清氣爽.

想到今天是周日,可以多睡會兒,覺得人生不能再圓滿.我人生的兩大樂事:一是數錢數到手抽筋,二是睡覺睡到自然醒.

我又眯了一會兒.沒了睡意了,但就是不想起床.我懶懶地躺在床上,打開音響,班得瑞的《Childhoodmory》的曲子在我耳邊飄蕩開來.在悠揚回旋的純音樂中,我忍不住又想起了昨晚的那個大冒險之吻.

心中微微悸動,腦瓜子忍不住胡思亂想.

如果我不想出那個方法,徐子睿會不會就真的吻了我?

如果真吻,那感覺不知道是什麼樣的?

徐子睿菲薄的唇和微紅的耳根在我腦中閃現,我心中又是一陣蕩漾.

"谷微!谷微!"

"啊!"我驀地回神,看見鍾寰的鵝蛋臉懸在我上方,目不轉睛地看著我.這女人,不知道盯著我看了多久了.

"終于回魂了?我叫了你不下五聲."鍾寰揮著手在我眼前晃了晃,看了看我的表情,一本正經地問道:"想什麼呢?一臉色眯眯的樣子."

我老臉一紅,打開鍾寰的手,心虛道:"哪里色眯眯了,聽音樂好嗎?你用一雙色眯眯的眼睛看世界,所以看我也是色眯眯的."

"哈哈.小妮子,敢說我色眯眯,那我就色眯眯給你看."鍾寰大笑,手便向我的腋下襲來.我順勢一滾,躲開她的安祿山之爪.她再撲,床上空間逼仄,我再無處可逃,我們倆嬉鬧著滾作一團.

"哎呀,少兒不宜……"顧小西在書桌邊驚呼一聲,她電腦上的韓劇正上演男主和女主滾床單的戲碼.

"哈哈哈……"我和鍾寰看看屏幕上的親密鏡頭,又看看扭在一起麻花樣的彼此,忍不住又笑倒在床上.

我的腦袋碰到了一本書,我好奇地抽出來一看,原來是司湯達的《紅與黑》.我一拍腦袋,這是第五維要我轉交給鍾寰的,之前因為籃球賽,居然忘了這茬.

"對了,第五維要我把這本《紅與黑》給你,他說你之前偶爾提到過這本書,當時他宿舍的兄弟在看,所以沒能及時給你.前天他剛好碰到我,讓我轉交給你."我將書遞給鍾寰,腦中閃現司湯達的墓志銘:"活過,愛過,寫過."

簡單,深刻,就像他書里所寫的愛情.

自知道第五維寢室的名著跟少林寺藏經閣里的經書一樣豐富後,我和鍾寰就很少往圖書館跑了.借他的書,不用像圖書館那樣受本數和時間的限制,不怕忘還書逾期繳納罰款.

鍾寰接過書,翻開書的扉頁:"其實,我以前高中看過這本書,不過那時侯學業緊,看得有些囫圇吞棗.之後,等到高中畢業後,有時間了,我又沉迷奇幻小說去了."

我湊到鍾寰旁邊,嘻嘻笑:"阿湯叔的這本書告訴我們,顏值即正義,要想被包養,必須長得好."

鍾寰笑看我一眼:"你這麼說司湯達會哭的."

我嘿嘿一笑,打算正經點兒跟鍾寰探討下世界文學,誰知下一刻她的手機便歡快地叫了起來.

我眼尖,一眼瞄到電話上的來電顯示--第五維.

我揶揄一笑,把空間讓給鍾寰,利索地爬下床去洗漱.

等我洗漱完,鍾寰走到我身邊,叫過顧小西,跟我們商量:"第五維他們學院舉辦了個趣味運動會,他們班報了跳繩比賽,但他們院的女生好像都不太好意思跳,只願當觀眾.男女混搭的比賽,沒女生游戲進行不下去.他請我們去做外援.你們倆今天有空吧,就上午一會兒."

我一邊抹保濕霜,一邊笑:"我很有空.第五大帥哥邀約,必須得去啊."

顧小西思忖了一下,神秘兮兮地說道:"我現在可以.要是下午就不行了……"

"今天有約會?"鍾寰問.

一向明朗大方甚至于有些重口味的顧小西,居然破天荒的羞澀了.她忸怩地扭了扭衣角,小媳婦一般地吐出幾個字:"錢光約我去露營."

"意思是……你今晚不回來了?"我有些瞠目結舌.顧小西點頭.乖乖,這膽子肥的,要是我老媽知道我夜不歸宿,估計要把整個S大來個乾坤大挪移.

鍾寰拉過顧小西,正了正神色道:"顧小西,出去可以,但別讓人觸了底線."

意思是,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孤男寡女共處時,讓顧小西保護好自己.

顧小西抱住鍾寰的胳膊,乖乖點頭.

我打趣鍾寰:"鍾寰,你也太小題大做了."

鍾寰笑:"提前打個預防針,沒壞處."

我"哦"了一聲,也對.隨即,想到另外一個問題,于是問顧小西:"他人怎麼樣?對你好不好?"

泥巴當時跟陳小生確定了關系,就立馬帶他來讓我們把關.現在,這錢光跟顧小西在一起也有些日子,據顧小西所言,他從來沒透露過要來見我們的意思.即使她提起過這件事,也被他含糊其辭帶過.

"他人挺好的.上次春游,我爬山的時候,鞋帶松了,我自己都沒發現,他竟然覺察到了,還蹲下身來幫我系鞋帶.就是他的這個動作打動了我."顧小西說到錢光,眼中閃現出異樣的神采,一刹那整個人都變得生動起來,顯然是對他極為上心.

為女生系鞋帶,怎麼想,都是男女朋友之間才會做的事.第一次見面,居然就做出這麼體貼的動作來,不得不讓人想歪,是故意為之.

這人還挺會泡妞的.我和鍾寰對看一眼,表情一凜,忽然覺得這個男生不太簡單.

我不記得在那本書上看到過,說但凡第一次見面就大獻殷勤的人,大多動機不純.

錢光,把你錢訛光,把你錢用光,不知道怎麼回事,我腦中竟會把顧小西口中那個體貼溫柔男生的名字組合成這些短語.

我隱隱有些擔心起顧小西來.顧小西這麼單純,怕是招架不住這麼會來事兒的男生.

但或許是我想多了.可能別人就是體貼呢.

但願是我想太多.

當我和鍾寰氣沉丹田,鼓起鐵肺,對著寢室的後山Cosplay女高音,拋出幾記銷魂的小甩音,長"啊--"一聲叫醒睡得正香的泥巴時,這女人徹底抓狂了.

她昨晚回來後,又看了一夜的台灣偶像劇,睡到九點多還沒要醒的趨勢.于是,我和鍾寰只好放大招了.

銷魂的甩音被後山震蕩回來,回旋往複,以至無窮.泥巴再怎麼捂住被子,也無濟于事.

"谷微,鍾寰,你們兩個……你們不知道寢室室規嗎?"泥巴哀歎一聲,睜著血紅的雙眼跟我們抗議,平時再溫柔,此刻也炸了.她那兩大大的黑眼圈跟布滿血絲的瞳孔,整一具象版的"紅"與"黑".

"這不是江湖救急事出無奈嗎?"我和鍾寰笑嘻嘻地看著泥巴不情不願地下床.看到她幽怨哀傷的小眼神,我和鍾寰下一刻如明教左右護法般躥到她身旁,一個挽著她胳膊好言安撫,一個給她捶背求原諒.

一頓豐盛的早餐搞定了泥巴,我們跟著鍾寰去沁苑體育場給第五維湊人數.

第五維轉身看到我們,露出一個驕陽似我的笑來.

作為外援,我們不辱使命,幫第五維拿了冠軍.

第五維一高興,豪邁揮手,請我們吃大餐.

酒足飯飽之後,下午去圖書館,我還在回味這些趣味的小游戲.那些小時玩過的小游戲,其實有童趣的很.我好多年沒玩過了.記得小時候,我特別愛玩這個游戲,于是,總是拉著徐子睿和徐子聰兩兄弟給我們當木樁搖大繩.徐子睿每每不情不願,但最後看著我露出小狗般可憐的表情懇求他,最後都會心軟妥協.

其實,不止是跳繩,我還拉著徐子睿干過他好多不情願的事兒:比如和我玩抓石子兒,跳房子,玩用小刀刻上花痕的柳棍牌……每每他遂了我的願,我都會屁顛顛地拿著老媽給我的零花錢,買綠豆很多的綠豆冰棍或甜甜的棉花糖來犒賞他.

往事如同黑白畫面一樣快速在腦子里閃現.很多影像,竟然都是很溫暖很快樂的黑白底片,我畫描子般髒髒的小花臉;徐爸徐媽逗趣叫我"兒媳婦"徐子睿的別扭和傲嬌……

其實小時候的徐子睿,也蠻可愛的.

等到圖書館坐定,思緒還還沒飛回過來.

上午一切都順利,就是那些文學院的女生,著實讓人有些惱.

看我們的眼神,簡直像要吃人.與長得好看的人為伍,免不了受到一些不友善的眼神.鍾寰這女人倒是絲毫不以為意,但是,她目光在那些女生身上,逡巡一輪,氣定神閑地跟我們仨說:"回頭,可以將我們的經曆著書立說.你們說,《被帥哥環繞的兒子》和《S大的那些事兒》哪一個名字好點?"

心里素質,杠杆的.

吃完飯,泥巴被陳小生接走,顧小西去赴錢光的約,留下鍾寰,我和第五維.

第五維將我們送到樓下,眼神示意我,他有話單獨跟鍾寰說.

于是我很知趣地遁了,留給他們倆單獨相處的時間.走之前,我不忘笑嘻嘻地對第五維偷偷握拳,給他一個加油的手勢.

午睡了一覺醒來,鍾寰還沒回來.我想第五維肯定約她出去了,于是塞了一本專業書到包里,打算去圖書館呆會兒.

期末考臨近,又到了我臨時抱佛腳的時候.

等我終于回神,翻開書本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竟找了一個對面是情侶的位置坐下.

我本來想認真看會兒書,但被兩人的膩膩歪歪打擾得興致全無.于是,干脆起身,去五樓雜志區看雜志.

不知為何,好心情轉瞬消散無蹤,一向沒心沒肺的我,此刻忽然覺得心里發悶,胸腔壓抑.

寢室的三個妞兒,不是名花有主,就有人在追.貌似只有我,一直乏人問津.

我興致缺缺地翻了翻面前的八卦雜志,里面不是爆料哪位國民男神結交了新女友,就是公布哪兩位明星情侶要結婚了.

這樣的春日,仿佛空氣里都飄著戀愛的分子.

活活虐死單身狗.

越看,心里越酸.

合上八卦雜志,我抻著頭,苦笑.我喜歡計算系的男生,籃球賽期間跟著徐子睿做後勤,那些男生對我也還算殷勤.有幾個還要了我的聯系方式,可後來居然沒一個加我好友,聯系我的.來大學之後,我的桃花指數居然連高中都不如.

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我這個型這麼不受計算機系男生的待見?

等到晚上鍾寰過來找我吃飯的時候,我還是有些怏怏不樂.

見我一邊有一下沒一下的扒拉著餐盤里的土豆絲,這個女人立刻覺察到我不太對勁,于是問:"怎麼了?沒胃口?"

我抬起頭,很認真地看她:"鍾寰,我是不是長得很丑?"

鍾寰一聽我這話,眉頭微微一皺.

她湊過臉,近距離打量了我一輪,才正正經經回答我:"不僅不丑,而且很美."

一聽她這話,我立馬喜笑顏開.

可轉念一想到自己差得要命的桃花運,我又愁眉苦臉了:"那你說,為什麼計算機的那些男生,一個二個,都對我不感冒呢?"

鍾寰一聽我這話,終于弄清楚了我在苦惱啥,忍不住笑了:"原來你在苦惱這個."

我皺著鼻子,歎:"是啊.我在想,是不是自己魅力不夠."

見我這樣說,鍾寰像是聽了一個天大的笑話,歡暢地笑起來.

這個女人足足笑了兩分鍾,才停下來勸我:"你不用自我懷疑,我們家的谷微,魅力無限.從徐子睿和古政對你的態度,就可見一斑."

我預料到這個女人會提他們,于是皺著鼻子反駁:"大冰山嫌棄我粗魯,他老早就說了.何況,他也不是我喜歡的類型.至于古政,他太花不提,我老覺得那些花花草草都是幌子,可能我當初對他的判斷是對的.他可能真喜歡徐子睿.你看昨天我們玩大冒險,他看到徐子睿選了我,臉都綠了."

"說不定古政是吃你的醋呢?"鍾寰似笑非笑地看著我,那表情看得我渾身打了一個激靈.

這女人一直不認同我的猜想,從始至終都覺得古政是個如假包換的直男.

"那更不可能了,他要看上我,以他的性格早出手了.還用等到現在?"我記得他當初跟我講過,說男人是狩獵型的物種,碰到喜歡的女人,一定會主動出擊.追到後,立馬宣示所有權,讓其他人沒有可乘之機.

鍾寰無奈地看了我一眼:"那徐子睿呢?"

"那更不可能了."

鍾寰慢條斯理喝了一口排骨湯,睨我一眼,打趣:"某個小妞,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默淚.鍾寰一向支持我拿下徐子睿.可是,徐子睿是真看不上我,他總是嫌棄我粗魯,對我毒舌.何況,自小徐爸徐媽就有意撮合我們倆,都被他一口回絕.是我臉皮夠厚,多次遭此大辱,才能依舊笑對人生的好嗎?

徐子睿才不是小說里**女主的霸氣男主角.而且,他太難搞了.

他這樣的人,即使哪天被人搞定了,跟他相處起來,另一半應該也會很不自在吧.

畢竟,誰願意每天對著一塊冷冰冰的大冰山呢?

理智上雖然完全否定了徐子睿對我有意思的這個可能,但被鍾寰一調侃,我驀地想起昨晚徐子睿那狀若無意的選擇來,臉不由紅了.

莫名其妙竟有些心虛.

為了掩飾這奇怪的心虛,我推了鍾寰一把,以期通過八卦她的事情來壓下我心底的那抹異樣:"對了,下午你和第五維去哪里約會了?"

鍾寰見我興致好起來後,立即換了一副八卦記者的模樣,彈了我的腦門一下:"只是去他們班做個辯論技巧的分享而已,用得著這麼八卦?"

我恍然大悟地"唔"了一聲,又接著問:"那你為什麼晚上不和他一起吃飯."

鍾寰抬頭看我,哭笑不得:"他們班聚餐,我覺得不方便去,就說下次了."

"那你們進展到哪一步了?"

此前的問題,鍾寰都對答如流.輪到這個問題,鍾寰忽然放下筷子,眸光晶亮地看了我一眼,卻是沒有立即回答.

聰明如她,似乎猜到了我這幾連問背後的動機.

"谷微,你放心,就算以後戀愛了,我也不會重色輕友.所以,你就把你這顆心,好好揣回肚子里去."

果然.這女人簡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蟲,輕輕松松就猜出了我內心的小九九.

我嘻嘻一笑,夾了個雞腿送到鍾寰餐盤里,也對她表忠心:"我也是."

我徹底開懷,之前的那些小失落小隱憂,統統消失不見.

上篇:第十六章大冒險之吻    下篇:第十八章狗血一吻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