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十九章流著淚的你的臉   
  
第十九章流著淚的你的臉

g,更新快,無彈窗,!

我逃也似的躥了.

之後,每每想起那個吻,我都心有余悸.但期末考試在即,容不得我多想.于是,我盡力將那一段尷尬的記憶暫時封存,不再去想.可等到期末考試結束,我的思緒又亂了起來.

被老媽拍了不雅照,我之後給我打她了N個電話,讓她刪除.可我老媽只是哈哈直笑,說拍得好干嘛要刪掉,氣得我牙癢癢.哎,現在流行坑爹,我老媽怎麼盡想著坑自己閨女?

後來我無數次回想了當時的情況.本來覺得吃自己吃了大虧的親吻,在後來的回憶中卻慢慢變了味.

因為,我慢慢發現,我當時對徐子睿的親吻並不反感,不僅不反感,而且當時心里還夾雜了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懵懂情愫.

當時神經被不知所措的震驚攫住了,沒有好好細想當時的心境.現在想來,當時,我竟是有點樂在其中.

我曾信誓旦旦地說要把初吻留給初戀對象,可是現在給了徐子睿,我心底卻並不懊惱.

徐子睿吻了我三次.雖然都是非正常情況下的吻,但我每次都心跳加速,面紅耳赤.那感覺竟然有點像小說中經常描述的"怦然心動"!這才是最要命的.

我好像有點喜歡上徐子睿了……

終于知道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了,我有些歡喜.

可是轉瞬想到徐子根本不喜歡我,他嫌我粗魯,嫌我沒品位,嫌我……我又開始懊惱,神傷.

一會歡喜,一會憂傷,我真的快瘋了.

在我唉聲歎氣了多日以後,想到馬上降臨的暑假,我又陷入了更深的迷茫.

要和他一起回家,如果給表弟他們補習,又要朝夕相對……

不行,我受不了.

內心煎熬了幾日,放假之前,鍾寰提議叫上徐子睿他們寢室一起出去小聚一下,我立馬反對.我說我要提前走,因為我要去深圳小姨家避暑.我一向是個行動標杆,還沒等鍾寰她們將我的行程透露給徐子睿他們,我就閃了.

逃之夭夭.

正好,小姨說她婆婆有事要回趟老家,他們夫妻兩個都上班,家里沒人做飯,正好我補上.哎,為了跑路,我一個花樣少女,也是蠻拼的.

跟我老媽報備了行程,我就風風火火南下去了深圳.

在火車上,顛簸了十幾個小時,我整個人都快廢了.下車時,坐我對面一滄桑大爺,還特同情地問我:"小姑娘,你也是去關外工廠打工的吧!"

問得我不知所以.

等到到了小姨家,照了下鏡子,我才知大爺沒說我是討飯的,已經是善意了.

鏡子中的我,頭發凌亂,衣服邋遢,樣子落魄.要是再往我臉上抹一把泥土……我腦中戚戚然蹦出個銷魂的畫面來:我一手杵個木棍,一手拿個破碗,可憐兮兮地拽住行人衣角,顫巍巍甩出一個行乞的長音:"給個--打發--"

估計真能討得幾枚硬幣或者一只叫花雞.

到了深圳,我便關了手機.我倉促南逃,旁人不知道其中原因,但徐子睿是知道的.從小到大的寒暑假,除了徐子睿要參加奧賽去省城培訓比賽,我們幾乎都是呆在一起的.這個暑假,因為之前那麼一出,我就逃之夭夭,他知道了不知道會怎麼想……

一想到徐子睿可能擺出的臭臉,我的小心肝一陣顫.

但深圳無憂無慮的生活和美不勝收的風景,還是讓我暫時忘卻了心中的憂愁和煩惱.

在深圳,我每日除了看電視學做新菜以外,就是上網,或去外面溜達.

周末的時候,小姨帶著我和小表弟去明斯克航母世界,華僑城,大小梅沙轉悠.巍峨航母,翻版世界名勝,碧海藍天,讓我的心情格外明媚.

去世界之窗時,我扶著叉腰肌想起徐子睿曾說過這里的翻譯不准確.他說既然是對各地名勝古跡的致敬複制,那"世界之窗"被譯作"windowofourworld"世界的窗口,口氣未免狂妄了些,合適的譯法應為"windowtoourworld",以之看世界,柔和謙遜,虛懷若谷,才更中國風.

現在看來,果然覺得用"to"更精准些.

"微微,你怎麼那麼保守?"自大梅沙回來,我小姨一邊翻看我照得沒半點性感的泳裝照,一邊用看ET的眼光瞧我,"本來你穿的那件泳衣就夠保守了,拍個照,你還用個天藍色大浴巾把大半個身子給裹了."

"小微還是小女孩.害羞也正常."我正不好意思呢,小姨父幫我說話了.

"你看,這電視上面的港姐,多open!泳裝照多好看.女孩子的好身材就應該展現給人看."

我回之以嘿嘿,想起老媽對她這個小妹的評價:"中了資本主義的毒."

小姨,人家這是港姐選美好不好?人家拼的就是美貌身材,我個一六零的二等殘廢,哪能跟人家比啊.

而且,我老媽的家規您又不是不知道?

"唉,現在的港姐怎麼越來越丑了."我轉移話題,搖頭歎息,想起芝姐曼玉嘉欣,心道這港姐走了將近二十年,怎麼越來越退步了.

我剛歎完,小姨家的電話就響了.我蹦跶去接電話:"喂?"

"是我."

沉沉的聲音通過聽筒,撞進我的耳膜.

我虎軀一震,徐子睿!

他怎麼……一定是我老媽暴露了我的行蹤.

徐子睿主動找我,我心中莫名湧起一陣歡喜,但轉瞬想到他可能是來對我的倉促南逃興師問罪的,心中又變得惴惴不安起來.

我頓了半響,才徐徐"奧"了一聲.

靜默了半刻,透過長長的電話線,我仿佛聽到了徐子睿均勻的呼吸聲.

猜不透他此刻的心情.想起當初的親吻,我的心又"砰砰砰"狂跳起來.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徐子睿才終于出聲:"為什麼要跑?"

我一時訥訥不能言,捏著電話線的手都沁出了汗.

空調就在我頭頂上方呼啦啦的對著我吹,我居然緊張到全身出汗.

"誰呀?"小姨見我這邊不對勁,隨口問道.

我捂住電話,抬頭對著小姨說道:"是我大學同學."

小姨當然認識徐子睿,而且還挺喜歡他的.我不知道自己此刻為什麼對小姨撒謊,也許是因為心虛.從前我接徐子睿的電話,在親人面前從不避諱.我現在是怎麼了?難道就是因為那個吻,因為我發現了自己心底的小秘密?

我快速地對著話筒說了句"我們網上詳聊",便"哐當"掛了電話.

怕小姨再多問,我心虛地溜到房間去上網.QQ剛上線,徐子睿的大問號就丟過來了.

"為什麼要對小姨撒謊?"

"你本來就是我大學同學啊."有了網絡的保護,不用直接跟徐子睿對話,我迅速恢複鎮定.

顯然,徐子睿不打算讓我蒙混過關:"你沒回答我之前的問題."

"什麼問題?"我故意裝糊塗.

"……"

"其實就是暑假無聊,想出來溜達一圈,沒什麼原因.當時走的急,所以沒跟你說."

"手機需要關機?"

"長途漫游的嘛,我現在又沒自己掙錢,花爸媽的錢,壓力山大."

見我解釋得有理有據,徐子睿終于放過了我:"谷媽在我們家打麻將,要不要跟她視頻?"

"不要!"我幾乎是脫口而出,條件反射般地敲出了這兩個字.

很久,徐子睿那邊沒說話.

久到我幾乎以為他下線了,可是他的頭像卻是亮著的.

我想我可能傷到了徐子睿的自尊了.我們的那個吻是視頻引發的,不雅照也是.即使他對我沒意思,我現在這樣的反應,之前又倉促南逃,好似避他唯恐不及的樣子,在他眼中,可能就成了一種條件反射下的嫌棄.

不由懊惱萬分.我現在根本一點都不嫌棄他,不討厭他了啊.

我抓著腦袋,下唇都被快被我咬出血來了.

"姐姐,我問你幾個腦筋急轉彎好不好?"被我哄到一旁的小表弟看我半天不敲鍵盤,只是一股腦兒的抓耳撓腮,以為我無聊,拿著一本腦筋急轉彎問我.

我腦中靈光一閃,有了.

盯著小表弟手上的書,我誘哄道:"皮皮,你去看電視好嗎?老姐還要和同學聊會天.把你的《腦筋急轉彎》借給我用用,明天老姐給你做你最喜歡吃的紅燒肉."

皮皮看了一眼我的聊天對象,大方將書遞給我,人小鬼大地囑咐我道:"好,你和小睿哥哥好好聊."

我眉毛一抖,這小家伙怎麼知道那是徐子睿?居然認得徐子睿的頭像和網名,他們幾時成了好友?

想想,平時冰山駭客一般的徐子睿,在我親人面前,卻都是以親善大使面孔出現,寒暑假又常常玩在一起,他們加了好友也正常.

"好好聊哦,聊多久都沒關系."皮皮整個小身體攀住門把手,擠著眼睛對我笑了好一會兒,才戀戀不舍地給我帶上了門.

我腦中狂汗,打開皮皮的《腦筋急轉彎》.看了幾眼,便笑出聲來,現在小學生的課外讀物都這麼有趣了.

惹惱徐子睿,我只能搞搞氣氛讓他心情變好了.

"還在嗎?我們來玩腦筋急轉彎吧?"我忐忑地敲了一行字過去.

不一會了,便看到對話框上方顯示"對方正在輸入……"

心中一喜,大冰山終于說話了.

"說."

"第一個問題:全世界的豬都死光了.打一歌名."

"至少還有你."

我默淚,為了博君一笑,我真是自賤無極限.

以他的智商,這些都是小菜一碟.

"第二個,豬屁股上的兩行眼淚."

不到半刻,我看回複:"流著淚的你的臉."

我真是要老淚縱橫了.

大冰山語氣還是平平淡淡,依舊用波瀾不驚的句號,不用半分帶有感情色彩的感歎號.心情是還沒變好?

我繼續:"第三個……"

我第三個問題還沒敲出,徐子睿那邊的便回複了兩個字:"夠了!"

我擦,我好心好意哄你開心,居然不領情!

我正錯愕間,徐子睿的頭像便暗了.居然招呼也不打,就閃人了.

我氣得七竅生煙,這什麼人啊,這麼難搞.哄你開心,還不對了?!

"谷微姐,還在不?"我正要下線,徐子聰卻上線了,看我還在,送來一個明媚的大笑臉.

這兄弟倆差別怎麼這麼大.

"還在呢.你們最近都還好吧."

"都還不錯,我開視頻給你看看谷媽."不等我反應,徐子聰就發了視頻邀請過來,這家伙先暫後奏,我只得點開.

徐子聰將攝像頭對著客廳,遠遠的我便看到我老媽在牌桌上揮斥方遒.

"谷媽,谷微姐在網上."徐子聰遙遙喊了我媽一聲.

我媽丟出一張牌,遙遙跟我打了招呼,嘴角動了幾下,因為隔得遠,我沒聽清她說什麼,但我看她的嘴型,還是弄清楚了她對我說的話,我老媽要趕緊回家.

我虎軀一震,默淚,我的好日子到頭了.

忽然就想起奶奶口中我老媽的牛掰史.奶奶說,當初我們還住小鎮上的時候,媽媽嫁到我們家來,全鎮的媳婦兒沒一個會打麻將的.我老媽找不到牌搭子,于是背著麻將袋,走東家竄西家,硬是在短時間內培養出了一大批麻將生力軍.自那以後,我老媽就再沒差過陪她壘長城的革命牌友.我老媽這種"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的干勁,讓她終成一代雀聖,十幾年笑傲雀壇.

後來我們家搬到了市里,我老媽在雀壇依然混得風生水起.

從小,我就覺得我老媽特牛掰,特鏗鏘.從小我敢跟我老爸頂嘴,可從不敢跟我老媽叫板.若把我老媽比做霸權主義的美帝國主義,那我就是美帝國主義壓制下的亞非拉小國.

我家皇太後下了懿旨,我哪有不從之理?

我有氣無力地應了一聲:"喳!"

徐子聰又同我聊了一會,隨後特神秘地給我發了兩張照片過來,我接收過來一看,差點昏厥.

竟然是……是那晚被我老媽偷拍的不雅照!

嗚,不雅照也就算了,重點是,居然還把大冰山拍那麼好看,把我拍得那麼丑!我臉有那麼大嗎?!窩火.我一定是離攝像頭太近了!

"谷微姐,你知道不?這可是我哥的初吻哦."徐子聰下線之前,故作神秘地跟我透露大八卦.

初吻,誰不是初吻啊?

因為這個莫名其妙的初吻,我的世界都全亂套了好麼?

上篇:第十八章狗血一吻    下篇:第二十章騷情的公主抱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