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二十章騷情的公主抱   
  
第二十章騷情的公主抱

g,更新快,無彈窗,!

在深圳的碧海藍天逍遙快活了一個月後,我被老媽的幾個追魂連環Call叫回了家.

等我風塵仆仆邁進家門時,我爸正在坐在沙發上悠閑看報,我媽在牌桌上揮斥方遒.

"媽,您這麼急叫我回來干嘛?我還以為家里有事呢?"我擱下行李箱,收拾了一下自己,等我老媽下了牌桌,開始樂呵數錢時,才表示不滿.

"一定要家里出了什麼事你才能死回來?"我老媽眉毛一擰,一邊吧嗒吧嗒數錢,一邊開始數落起我的不是,"你無緣無故跑深圳干嘛去了?"

"我,呃……"我老媽居然完全把拍我不雅照的事忘了個干乾淨淨.這個拍不雅照的罪魁禍首,還問我原因.要不是被老媽你整蠱,你姑娘我用得著倉皇南逃?!

我想去感受一下改革開放的春風不行啊.

本來我是想無厘頭一下的,但考慮到與我老媽會有代溝,所以我另想了一番措辭:"小姨家不是剛好缺一保姆嗎?我那是臨危受命,扶大廈之將傾."

"你小姨家是缺保姆,又不是她住的樓倒了,你扶什麼大廈啊?"我撫額,我真不該跟老媽使什麼成語.

"您找我回來,有什麼重要的事麼?"我轉移話題,尋找和我老媽的共同語言.

見我這麼一問,我老媽浮誇地扒拉了一下她新做的大波浪卷發,對我風情一笑:"家里有這樣一個四十多歲了卻依舊美麗的女人,難道不值得你回家?"

我虎軀一震,抬眼看了看我老爸.我真佩服他,這些年他都是怎麼過來的?

我老爸卻是很給我媽面子的眯眯一笑,道:"微微,你看你媽的新發型好不好看?"

我吐了吐舌頭,表示對這對夫婦無力吐槽.

我老妹歪在沙發上,看綜藝看得咯咯直笑:"姐,舅舅他們說要給外公過七十大壽."

原來是這樣.那就不能等幾天,讓我跟小姨一起回來?

不理我幽怨的小眼神,我媽頗為自得地展現完她的大波浪,忽然轉變畫風,憂國憂民起來.

"前幾天,我看電視,新聞上說高中畢業一群姑娘,為了慶祝畢業跑去長江邊玩,一個小姑娘不小心落河里淹死了.哎,太可憐了.如花似玉的一個姑娘啊,馬上都要上大學了,因為不會游泳死在了江里."

我同我老媽一起垂臉哀悼.是挺可惜的,可人家發生了不幸,跟急召我回家有什麼必然聯系啊?

我疑惑地看著我老媽.

我老媽搖頭歎氣了一會,收起同情的表情,而後用無限嚴肅的眼神望著我.我身子一顫,表情一凜,心頭湧起不好的預感.

果然,我媽接下來說道:"微微,你還記不記得七歲時和你妹妹在老家河里玩水,差點淹死,被我暴打一頓的那次?"

當然記得,那時,老媽您就一抽人的打人柳,我就一尖叫的曼陀羅啊.我眉毛一顫,我老媽繼續說道:"那時候我就覺得該讓你們兩姐妹學一下游泳."

學游泳!老媽,您不知道您女兒自從那次被水淹後就對水產生了恐懼嗎?!

我老媽看都不看我苦嗲嗲的表情,自顧自繼續:"九八發大洪水那會,我就更堅定了讓你們學游泳的決心.你們說,如果那會防洪大堤真要被洪水沖垮了,我們怎麼辦?"

"……"

"以前你們高中學業緊,一直沒時間.現在你們有時間了,趕緊給我把游泳學會了."我老媽揚了揚她手中的鈔票,我小身板一哆嗦,接著就聽到我老媽說道,"暑假贏的錢,你老媽我辦了個游泳館的家庭優惠卡."

還是家庭套餐?意思全家總動員,我家皇太後要親自監督?

我眉眼一垮,瞬間覺得窗外燦爛的陽光都不再明媚了.

我老媽看我一臉的喪氣樣,以為我是怕水,非常慈母地拍了拍我的肩,難得的柔聲安慰我:"不用怕,老媽幫你找了個好教練--小睿!"

我差點沒吐血,老媽你……

在這麼尷尬的時候,居然找大冰山?我老爸會水好嗎?就不能等周末或者平時老爸下班後,讓他教啊.非要請外援?

我老媽那點心思我大抵算咂摸清楚了,她和徐媽一樣,是鐵了心要把我和徐子睿湊一塊兒.

可感情的事,不是你們想怎樣就怎樣啊.前不久,徐子睿還在網上莫名其妙對我發飆.我就算現在對他有點那啥,他這捉摸不定的性子也讓我對他退避三舍了.

關鍵是,我現在胖了好多斤.

我這每逢節假胖幾斤的身板,怎麼好意思展露人前,還是在徐子睿面前?

我叫苦不迭地跟著我老媽他們一起去了游泳館,身上死活裹了個大浴巾,把自己裹成了粽子.

我苦著一張臉,杵在游泳池邊,看著我老妹跟著徐子聰下水.回望休息台,我老媽正悠閑跟徐媽嘮家常.

我看了看四周,沒見到徐子睿,心中頓時一喜.心想,大冰山要是有事不來就最好了.我就在泳池邊玩玩水得了.

過了好一會兒,也沒見大冰山的人影.

我完全放松下來,悠哉地坐在游泳池邊,用腳踢水玩.我妹在游泳池里跟徐子聰學游泳,學得有模有樣,已經會漂了.

"你包得跟個粽子似的,一會怎麼學游泳?"徐子睿忽然跟鬼似的出現在我身後,我身子一抖,連忙站起了起來.

這人自前不久在網上跟我發飆後,就再也沒跟我聯系過.

現在一出現,就沒好話.

我到現在為止,都沒明白他為什麼忽然生氣.

簡直莫名其妙.我再好的脾氣,也覺得委屈.之後,雖然有些想念他,但是也硬氣沒跟他再聯系.

我看了他一眼,這人臉上云淡風輕,好似之前的不快從未出現過,我心里有些不爽,難為這些天我想破腦袋尋思他為什麼生氣,于是也沒好氣道:"我就喜歡當粽子,怎麼地?"

徐子睿眉毛一挑:"旱鴨子."

我睨他一眼,緊緊身上的浴巾,朝休息台走去.

"我願意!"我囂張地回了一句,就差唱"我是一只小小鴨呀,咿呀咿子喲"對他示威了.

徐子睿見我不理他,估計是想到我媽的交代.他在原地靜默半刻,隨後又跟了過來.

兩三步追上我,徐子睿長臂一伸,攔住我,眉峰微抑:"谷媽讓我教你游泳."

遠處,徐媽和我媽的眼光已經朝我們看了過來.

我頓時有些泄氣:"可是,我不想學."

徐子睿似乎也被我惹惱了,不容置喙地說道:"我不管你要不要學,反正我答應了谷媽教你,你就得學."

"……"

又一美帝國主義.

今天我還不吃這一套了,我當下回給他一個挑釁的眼神:"我就不學,你還能把我怎麼著?"

春風吹戰鼓擂,當今世界誰怕誰啊.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以前徐子睿只要一有發飆的苗頭,我就趕趟似的狗腿道歉.現在,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覺得我在他面前我要有點尊嚴.即使對峙,也不能弱了氣勢.

大冰山跟門神似的杵在我面前,一動不動,眼神卻越來越暗.

我氣勢洶洶地與大冰山對視半響,看著他幽深的眸子,漸漸泛起怒紅,心中一瑟縮,敗下陣來.不能硬碰硬.我微微側頭,眼睛百度四周,下一刻,身形一偏,便哧溜一下躥到旁邊一米遠的柱子旁邊,電光火石間,一個猴子上樹,手腳並用,將柱子抱了個結結實實.想拉我下水,門都沒有.

徐子睿不動聲色地看我一眼,回頭施施然叫了一聲:"谷媽!"

我老媽一直在觀察我們這邊的動靜.剛剛更是將我一系列逃竄動作看了個一清二楚.

此刻,一聽到徐子睿召喚.我老媽二話不說,矯健的身姿比油一下就躥到了我面前.

我眉眼一抽,看著我老媽一張銀盤臉慢慢朝我靠近.

老媽,你是劉翔嗎?

我老媽對我得意一笑,我哀嚎一聲,隨後,十根手指被我老媽慢條斯理地一根一根從柱子上扳離下來.接著她跟徐子睿一個鄭重的點頭,兩人眼神交流,像是進行某種鄭重的交接儀式.

下一刻,徐子睿一個抄手,就將我橫抱了起來.

"啊--"

我驚呼一聲,被徐子睿抱著往泳池邊走.

我驚恐萬分,雙腳亂蹬,大叫:"放我下來!放我下來!"

徐子睿卻是理也不理,昂首挺胸,對我的抗議掙紮置若罔聞,一步,一步,走得步履堅穩,霸氣十足.我現在總算是明白了:我再怎麼金剛,終究也還是一個弱女子,論體力格斗,我完全不是徐子睿的對手.

無語啊,重點是我老媽還幫大冰山制住我!

"喀嚓!喀嚓!"我正在為自己受制于人惱怒,沒想到我老媽不知何時又飄到我們身邊,舉起手機,對著我們,又是銷魂的幾連拍!欲哭無淚,我被徐子睿鉗制的挫樣,又被我那八卦的老媽適時捕捉.老媽啊,不帶這麼坑閨女的.

我撫額幾欲大嚎.

走到游泳池邊,徐子睿頓住,雙臂卻毫不放松,任我扭動掙紮紋絲不動,等到我扭到脫力了,才好整以暇地問我:"你是要自己下去,還是要我把你丟下去?"

"你試試?"你個惡勢力,還沒王法了是不?!這人雖然嘴巴壞,但行為一向還算紳士,應該不會這麼沒品,把我一個不會水的女的往水里丟吧.

我正挑眉欲示威,沒想到身下突然一空,我來不及驚呼,就直直被徐子睿拋了出去.

我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一個"啊"字還沒叫完,就"噗通"一聲,落進了水里.

水花四濺!嗆得我滿臉.

"救命啊!救命啊!"我嗆了好幾口水,在水里撲騰幾下,才發現腳蹬到了泳池地板,我擦,我在淺水區里撲騰叫喚,真是有夠丟臉的.

"姐,這是淺水區."我老妹目瞪口呆地望著我,好心提醒我,看她那表情,顯然也覺得她老姐我丟臉.

徐子聰樂得在池中紮了一個猛子,水花被騷情地漾開,灑了我滿臉.

這一刻,我分分鍾想要切腹.

可是,旁邊的一伙人,卻是笑得前仰後合.

"哈哈哈哈--"

遠處,徐媽笑得渾身直顫.近處,我老媽在一旁笑得彎下了腰,大笑之余,還不忘給徐子睿豎大拇指,使稱贊小眼神.而徐子睿,則抱著胳膊,悠然立在池邊,一絲淺笑自嘴角漾開,那若有似無的淺笑,要多討厭有多討厭.

在我老媽和徐子睿的淫威下,我終究還是下水了.不過,由于我對水的恐懼,在水里撲騰半天,半天不得要領.練習最初步的漂浮,我一紮進水里,人就跟個秤砣似的,沉進水底.徐子睿在一旁,扶住我的身體也不行.

他一放開我,我就哇哇大叫,手腳亂抓.

我幾乎是在淺水區里哀號著撲騰了一下午.學游泳沒天分,折騰了半天,我不知喝了多少口泳池的髒水,最後連個狗刨式都沒學會.我怕水,我害怕那種無所依靠,腳不著地的感覺.

有好幾次在水底,眼前蒙蒙一片,看不清任何東西,我害怕得幾乎要哭出來.

最後,都是徐子睿的胳膊拯救了我.我一沉下去,他便撈住我,我便跟個八爪魚似的纏住他,不讓他再放手.

我老媽看著我如此沒有天分,歎息了半天,最後終于看不下去,帶著徐媽他們先回去了.

臨走之前,還特意交代徐子睿一定要把我教會.

我泫然欲泣地看著我老媽,可她只是給了我一個支持的眼神,隨後就翩翩然走了.拋下我,和徐媽帶著我妹和徐子聰吃港式甜品去了.

我泡在池水里,無力地抹一把臉上的水珠,接近崩潰.武俠小說里高人收徒,還要先摸摸弟子的筋骨,骨骼清奇才能收的好嗎?

"繼續."徐子睿無視我的哀怨,長臂一伸,雙腳踢水,動作行云流水,又給我示范了一次最簡單的狗刨式.

我苦哈哈地看著他,心里無比狂躁.他一向沒什麼耐心,今天卻極為反常,誓要將我教會為止.我都要放棄了,可他偏偏一再堅持,重複示范.

"徐子睿,一撲進水里,眼睛什麼都看不見,我就好害怕.我們不學了好不好?"我大半身子浸在水里,只露出一個頭,可憐兮兮地看著大冰山.

徐子睿目光幽然地看我一眼,沉默了半響,終于點了點頭.

我歡呼一聲,雀躍地在水中蹦起.不料,腳底一滑,人整個人朝後仰,跌進水里.

我來不及驚呼,口眼耳鼻便嗆進池水,只余幾聲嗚咽.

撲騰中,一雙大手抱住了我腰,將我整個人自水中橫托而起.

接觸到新鮮空氣,我嗆咳了好幾聲,才緩過氣來.隔開重重水霧,看著近在咫尺的徐子睿,我"啊嗚"一聲哭了出來.剛才,差點淹死.

我摟緊徐子睿的脖子,哭哭啼啼,任由他無奈地將我抱到池邊.

池水里如浪里白條的小屁孩,看著我大哭,用手刮臉,笑我:"大姐姐,學游泳還哭鼻子,羞羞羞!"

我哭喪著臉,火速拉著徐子睿遁了.

"我剛才是不是很丟臉?"在奶茶店,我有一下沒一下攪著手中的抹茶奶昔,表情十分之窘.剛才樂極生悲,太丟臉了.

徐子睿不置可否,只是目光沉沉地看了我一眼.

我咬咬唇,心里懊惱,連個小屁孩都嘲笑我,簡直是奇恥大辱.看來,我怎麼著也要學會游泳了.

"明天,我們繼續學."我咬了咬牙,重燃斗志.

徐子睿轉頭看了看窗外川流不息的人群,沒有說話.我心中一時不安,大冰山不會是覺得我爛泥扶不上牆,打算放棄我了吧.

"我今天說不學了是氣話.你不要當真,我其實是真的想學會的,可惜老是不得要領.我真的很笨……"我期期艾艾地解釋,說到後面,簡直有些說不下去了.

"好."徐子睿答應了,我沒聽錯.

我神色一松,徐子睿一向信守承諾,他答應了我老媽,就一定會教會我.

第二天,徐子睿再見我的時候,手里多了一副女式泳鏡.

我先到的泳池,徐子睿來的時候,我已經和昨天嘲笑我的小屁孩冰釋前嫌,我跟著小屁孩學了半天怎麼在水上漂起來.小家伙讓我腳像魚尾一樣上下蹬水,說這樣人就不會沉下去.我扶住泳池邊,照著他的方法做了一下,好像水的浮力真的大了很多.

小家伙見我有進步,開心的眉開眼笑.我則撐頭感歎,游泳還是從小學起,小時候學什麼東西都快.

徐子睿將泳鏡遞給我,我扶住池壁,顯擺了一下我的水上漂.

"要放開池壁,才算真正的水上漂."徐子睿俊眉微展,我以為他要表揚我一下,誰知,這家伙話一出口,依舊是打擊我.

我忍不住對他翻了一個白眼,控訴道:"徐子睿,你誇我一下會死啊."

"你真的學會再說."徐子睿噗通下水,我看著他結實的肌理,寬闊的肩膀,不由有些臉紅.昨天光顧怎麼跟他對抗了,都忘記了欣賞這麼好的美色.徐子睿的身材極好,雖然沒有模特那樣的八塊腹肌,但肌肉結實,寬肩窄腰,身上沒有半點贅肉,倒三角的身形,十分有料.

我暗歎一聲,不自覺摸了摸自己小腹的贅肉,自慚形穢.

"戴上泳鏡,有沒好點?"

"嗯."我戴上泳鏡,果然將水底看得一清二楚.清楚了水下環境,我的恐懼立即減少一半.徐子睿扶住我的腰,我上身下壓,雙腿繃直,撲上水面,雙腳如魚尾般開始踢水.

怎麼感覺,人還在下沉?我又慌了起來,徐子睿的聲音及時響起:"身體放松."

此刻,徐子睿強有力的手臂托住我的腰腹,有他在,他一定不會讓我沉下去的.我心中一寬,身體完全放松下來.然後,我就真的浮了起來!我心中一喜,徐子睿的手已經不再使力,我真的漂了起來,于是我的雙腳更加歡快有節奏地踢水.

徐子睿見我掌握了要領,雙手完全放開,身心放松的我向前漂浮了一米多的距離.學會了漂,接下來的一切都順了起來.戴著泳鏡的我,即使臉埋在水里,心中也沒了恐懼.徐子睿的方法很適合我,我一通百通,接下來一切水到渠成.

學會了狗刨式,我雀躍不已.

"這麼開心?"徐子睿看我跟小女孩似的回轉身子跟他說話,倒退著蹦蹦跳跳,千年冰山臉,難得得有了一種哭笑不得的表情.

"當然了,我學會了一項求生技能.以後可以避免為難將來的老公,不用問他我和他媽跳水里了,他先救誰."我神采飛揚,"當然,最感謝的就是你了.徐大教練,不錯嘛!"

雖然最初我是被逼無奈去游泳,但學會之後,卻覺得游泳是個十分有趣放松的運動.不僅能塑身減肥,還改善了我和徐子睿的關系.

大冰山因為要教我游泳,最近話也多了起來.見我進步神速,人也一改平日的嚴肅冰冷,臉上多了些許笑容.

雖然只是些許,但已經很難得了.

我喜歡見到這樣的徐子睿.

徐子睿眉毛一挑,神色自豪.男生被誇,被崇拜,心情都不會太差.

我見他心情不錯,在他將我送到我家樓下准備離開時,叫住了他.

我有點躊躇,怕接下來的問題,打破我們現在的美好和諧.但不問,這個問題一直梗在我心里,我無論如何都不舒坦.

見我扭扭捏捏,徐子睿頓住腳步,疑惑看我.

"有事?"徐子睿低頭看我,離我有些近,被他這樣目不轉睛的盯著,我又開始局促.

今天月色很好,他整個人沐在月色中,特別柔和.

我抬頭看他,見他眼中似乎有星光閃過,轉瞬即逝的柔光中,似乎有我不熟悉的不明情愫.

我揉了揉眼,覺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

我躊躇了一陣,一咬牙,問道:"上次,你為什麼忽然不高興啊?"

徐子睿盯著我的眼睛看了半響,似乎有些無奈,隨後,他捏了捏眉心,說道:"谷微,我希望你能和我好好說話,不要為了搞笑而插科打諢."

我那樣搞笑,還不是為了怕他生氣.沒想到我的搞笑,竟然是他生氣的導火索.

大冰山的意思是……希望以後我們倆好好溝通,不要虧言虧語,反唇相譏或沒話找話?

我感覺我和大冰山的關系有點不同了,但是又沒搞清楚是哪里不同.

我呆呆地點了點頭:"奧--"

大冰山無奈地看我一眼:"傻瓜!"

看著他漸遠的背影,我忍不住腹誹道,不是說好不損了我嗎?又來?

我喜滋滋地回到家,躺在床上還在想,大冰山想和我好好說話,是不是意味著以後他能跟我說說知心話,分享一些小秘密,我以後能慢慢走進他的心里了?

我越想越美,到後面竟忍不住咯咯笑出聲來.

我老媽起夜聽到我詭異地笑,推開房門,壓著嗓門訓我:"微微!你三更半夜不睡覺,傻笑不停,是想嚇死你老娘?"

我笑得更歡:"你姑娘高興."

我老媽跟看鬼一樣的看我一眼,幫我帶上門,吧嗒吧嗒走遠,嘴里繼續念道:"這丫頭傻不拉幾的."

上篇:第十九章流著淚的你的臉    下篇:第二十一章看光光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