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二十一章看光光   
  
第二十一章看光光

g,更新快,無彈窗,!

徐子睿教會了我游泳,我老媽特意去飯店請徐媽一家吃飯作為答謝.點的菜,不僅都是徐子睿最愛吃的,而且我媽還專門安排我坐在徐子睿旁邊,席間更是頻頻向我使眼色,示意我給徐子睿夾菜.

我一陣惡寒,大冰山有潔癖好麼?

我抖了抖筷子,直接無視了我老媽的擠眉弄眼.

見我如此,我老媽瞪我一眼.隨後,干脆以一副"快我給我未來女婿夾菜"的口吻,直接開口對我下命令:"微微,給小睿夾點菜."

不等我拒絕,我手里就被我媽塞了一雙公筷.

我眉眼一垮,看著旁邊的服務員用揶揄的目光瞧著我和徐子睿,再看一下飯桌上兩家人員的組合,這架勢,可不就像親家會面?我跟我媽說,就在家里請客,可我媽卻偏偏不答應,一句"你想累死你老媽啊"將我噎得啞口無言.

這段時間學游泳,我每次學完回來就傻笑半天,我老媽倚在門邊,若有所思地瞅了我幾次後,就決定大張旗鼓宴客.

我老媽不會是看出來我喜歡徐子睿了吧.

對上老媽晶亮的慧眼,我心中一陣發虛.

我雖然對徐子睿有點動心,可被我老媽這樣大張旗鼓地撮合,卻是壓力不小.

仿佛被她戳中心思,她越想讓我暴露,我就越想要掩飾.

徐子睿的心意,我還不清楚.他以前是對我半點意思都無的,最近和我關系改善,但卻也沒流露出一絲喜歡我的情緒.我還要觀察一些日子,我老媽這樣一弄,搞得我陣腳大亂.她是好心不錯,但我極怕她好心干壞事.

在我老媽凌厲的目光下,我顫顫巍巍地夾了一塊紅燒肉,遲疑著放到徐子睿碗里,在夾菜的過程中,我生怕被他推開筷子.可出乎我意料的是,徐子睿這回居然沒有像從前那樣果斷拒絕,他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他碗里的那塊肥而不膩的紅燒肉,隨後微微側頭,壓低聲線,跟我說道:"我自己來."

雖然沒被推開,但他話里的意思,還是讓我覺得自己多此一舉.

碰了一鼻子灰,我沮喪地丟回公筷,無奈地看我老媽一眼.

可惜,我老媽早就將注意力轉向了別處,此刻,她正和徐媽聊得火熱,我爸和徐爸推杯換盞,也聊得投機,徐子聰和我妹也十分和諧.

我看看徐子睿,有些挫敗.這一家子,就屬他最難搞.

吃完飯,老爸去買單.徐爸帶著徐子聰兩兄弟和我妹先下了樓.老爸讓我去洗手間找我媽和徐媽,找到她們後,在樓下跟他們彙合.

我腆著肚子,遲緩地朝洗手間走.

剛走到門口,就聽到我媽和徐媽的說笑聲.

我不由豎起耳朵,只聽我媽說道:"我這姑娘我最了解,以前覺得她沒開竅,咱們怎麼使力都不得勁.最近,我發現這丫頭開竅了!"

接著是徐媽的聲音,她的聲音里帶了一絲竊喜:"真的?老庚,你怎麼看出來的?"

"她最近每天學完游泳,都呵呵傻笑半天.那樣子呀,就跟我當初看上我家老谷一個樣."

"哎呀,那真是好.我家那小子,最近還是跟從前一樣,沒什麼變化.趕明兒,我旁敲側擊問一下."徐媽聲音聽起來很是愉悅.

我在外面聽著暴汗.不禁扶額暗歎,我就算是個會萬般變化的千年小妖,在我老媽火眼金睛一掃,立馬無所遁形.

聽著里面抽紙擦手的聲音,眼見著她們要出來了.我立馬退後幾步,閃到一邊,做出剛來的閑閑樣子.

我媽推門出來,我笑嘻嘻地迎過去,催促:"媽--,你們怎麼這麼久,爸他們在樓下等我們呢."

徐媽見到我,和我媽心照不宣地相視一笑.我老臉一紅,立馬心虛地轉過身去,一路假裝看風景的領著她們下樓.

外公的七十大壽辦得很熱鬧,但也累得我夠嗆.外公人緣極好,親朋好友來了很多,雖然是在酒店請客,但作為外孫女,我也要跟在表兄弟後面,幫忙招呼客人.我老媽說,這種場合要喜慶,要多笑,于是我踩著高跟鞋,跟個蒙娜麗莎似的,笑得嘴角都僵了.

好不容易抽身,拉上吃完壽宴的徐子睿,跑回外公家,才算歇口氣.

這會兒,大部分親友都在酒店里打牌休息,血緣極近的自家人也在相隔不遠的舅舅家和我們家歇腳.外公家,因為住的是老水利站公家分配的平房,倒是安靜,沒人打擾.

來到外公家,看著神清氣爽的徐子睿,我再聞聞自己,全身汗漬漬,我當下決定先洗個澡.

可外公住的老平房,客廳和廚房里只有一個小院子連接,屋里是沒有洗手間的.這種老式平房,都是外面公用的廁所.舅舅和爸爸早前覺得沒有洗手間,很不方便,想給外公和外婆另買房子住,但外公他老人家說住了幾十年,都習慣了,不願意再搬家,于是就一直住在老房子里.

我瞧了半天,尋思了一會,估計只有把前門關好,在小院子里拿盆沖洗將就了.隔壁左右的人家,相連院子好像都住著退休的老人,而且房子的院牆夠高,這民風淳樸的地段,應該沒有偷窺的變態狂吧.

燒好水,在插好客廳的門栓之前,我探進腦袋,跟看足球賽的徐子睿說:"徐子睿,我在院子里洗個頭……待會你別進來啊."

我有點不好意思在他面前說我要洗澡.

徐子睿點了點頭,繼續專注看比賽.

往盆里兌了熱水,我便專心沖洗起來.

我一邊洗澡,一邊笑,覺得這樣原始的露天洗澡方式,有些新奇.

屋內電視機里足球賽場上的歡呼聲此起彼伏,不時夾雜主播的精彩解說.屋外夏夜的月光卻是清涼如水,月色照在我白皙的皮膚上,泛起一陣柔熠的水光.我抬起手臂慢慢摩挲,有些自得,老媽皮膚白,我和妹妹也遺傳到了她的好基因.

外公院子里綠植很多,微風襲來,在這樣的仲夏夜,被溫水沁潤的皮膚,每個毛孔都仿佛被打開,競相微張了小嘴,貪婪地呼吸著涼風里的花草氣息.

我舒服地輕歎.這樣露天的洗浴,比家里封閉的洗手間舒服多了.

閉目養了會神,我拿了毛巾,准備擦干身上的水珠.但是,我剛擦了個脖子,就忽然聽到不遠處一陣窸窣的響動.有人!我悚然一驚,來不及套上裙子,就瞥見一道黑影,比油的一聲從東邊的牆上躍進院子,電光火石之間,是幾個大跨步,黑影從我面前一閃而過,轉瞬,一個騰挪,又從西邊的牆壁那里翻到了隔壁的院子,消失無蹤.

我由驚駭,到害怕,再到醒過神來,最後確定那個飛簷走壁的黑影是個男人,才"啊--"的一聲,尖叫出聲.

"怎麼了?"

我尖叫聲未落,只聽得"哐當"一聲,門栓子遭受大力,直直飛了出去.下一刻暈黃的燈光自屋里流瀉而出,一同出來的,還有一腳踹飛了門栓的徐子睿!

"啊--"我的前一聲"啊"余音未了,後一聲更大分貝的尖又響徹院子.

黑影男人轉瞬不見,他到底看到我沒有,我不清楚,可是徐子睿……我卻給了他一個高清**超級正面大特寫.

正面全裸……

因為吃驚,我們對視了十秒,電光火石間,我"嗖"地蹲下身子,護住胸前.尖叫聲中,在漏泄的逆光中,我看不清徐子睿臉上的表情,但卻看到他的耳根在逆光中漸漸變的通紅.

世界仿佛完全靜止了.

"你看夠了沒有?關門啊!"我蹲著身子吼.

我的怒吼,終于換回徐子睿的神智,他微微喘了口氣,火速背過了身.

片刻後,他才像是慢慢平複下了震驚錯愕的心情,走進屋里,將門幫我關好.

徐子睿的視力是1.5,他一點都不近視,即使在沒有燈光的小院,這麼亮的月光,他肯定也將暴露在空氣中赤果果的我看了個一清二楚.

我腦中嗡嗡直響,手腳機械地開始套裙子,可是今天外公壽宴我偏偏穿了一件樣式繁複的連衣裙.也許是剛剛受到的震撼和打擊太大,讓我亂了分寸,樣式獨特的裙子,我套了半天,都沒套對,我越來越急,越急越亂,心中一股無名邪火嗖嗖直竄.

在我終于套對了裙子,火急火燎要拉上後面的拉鏈時,拉鏈卻卡住了.

拉鏈是從臀上一寸開始,蜿蜒而上,直到後頸.現在才拉到後腰,就卡住了.

我煩躁不已,使勁拉,可越是狂躁,拉鏈越是拉不上.眼看著,拉鏈要被我扯壞了,客廳卻響起了陌生男人的聲音.

"小伙子,跟你說了幾遍了.我們是警察,要進去院子里搜查一下.我們要抓的人從隔壁的院子里翻過來了.你再不讓我們進,時間耽誤了,讓那些聚賭的不法分子逃了,我們要起訴你妨礙公務了啊."我稍稍平複了一下心情,貼著門細細聽.

原來剛才越過外公家院子的人是聚賭的人.

這水利站里住著的都是站內退了休的老人,那些賭徒一定是看准了這里是老小區,賭博窩點不容易被發現,才在這里開賭.這些一排排整齊劃一的房子,都只一院牆之隔,而且院牆高度不過兩米,對老人來說攀爬不易,但對年輕人來說,翻越卻是極為容易.賭徒也給自己留了一跳後路,如果萬一不幸被警察抓包,從這里翻牆逃跑也方便.

"不行!有女孩兒在里面洗澡,不能進!"徐子睿護在門口,不讓警察叔叔進,估計僵持了很久了.剛才我專心對付拉鏈,沒注意到外面的動靜.

我本來覺得自己今天倒黴透頂,現在聽到徐子睿如此堅定護我,不由得心中一軟,感動莫名,肚子里的邪火也慢慢卸了一半.

今天被徐子睿看光光,我不能怪他啊,我跟他說了是洗頭的.再說,他是聽到了我的慘叫,以為我發生了什麼意外,才沖進來的.

"小伙子……"在警察叔叔有些無力的時候,我用毛巾圍住肩膀,推門進屋.

我背貼著門,撐開門讓警察叔叔進去搜查:"你們要找的人,剛才躥過我們院子,往西邊的院子逃了."

警察叔叔看我頭發還濕噠噠的,當下也沒再找徐子睿的麻煩,進了院子搜查了一陣,旋即出來,跟我們道歉:"抱歉,最近市里嚴打賭博行為,今天我們警隊剛剛在水利站剿了一個賭窩,有人翻院牆逃了,所以過來挨家挨戶搜捕.不便之處,見諒."

等警察叔叔走了,屋里里靜下來.我低著頭,猶豫了半響.才緩緩從門上起開,走到目光直視電視屏幕不停換著台的徐子睿面前.

我不能老貼著門啊,背後的拉鏈總要拉上.這里,除了徐子睿能幫我,再無他人.

自警察叔叔走後,他耳根的顏色就沒變過.雖然他情商已經夠高,臉上不動聲色,似乎是將剛才的尷尬一幕完全抹去,可他通紅的耳根還是暴露了他的不自在.

我挪到他旁邊,低低的叫了他一聲:"徐子睿……"

"嗯?"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還是不看我.其實,他真的足夠君子.可是他完全不看我,又莫名讓我火起.我都袒胸露肚了,難道就這麼沒魅力,他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回頭一想,他剛剛看我,我也是火大.現在他不看我,我也不爽.我這是怎麼了?瘋了,瘋了.

我暗暗調整好情緒,我不應該對他生氣,他壓根沒錯啊.

"你能幫我個忙嗎?"

我假裝輕松地看著他,他起身站起,看著我濕噠噠滴水的頭發,微微皺了一下眉.

我扯下毛巾,順手包住了滴水的頭發,看著他的眼睛說道:"我裙子背後的拉鏈拉不上了,你幫我拉一下."

徐子睿眸光一暗,頓了半刻,緩緩點了點頭.

這回換我面紅耳赤了,我慢騰騰轉過身,背對著他,松開了揪住拉鏈的手.過了半刻,徐子睿抬起手,溫涼的手指撫上了我的背,我的心不由得一陣緊縮.

我慢慢調整呼吸.

徐子睿輕輕將我垂落的幾縷發絲順到脖子一邊,然後頓了頓,聲音隱隱有些不穩地說道:"頭發卡在拉鏈上了."

因為他低著頭,他一說話,氣息盡數噴灑在我裸露的脖子上.

我縮了縮脖子"嗯."

我乖順地低著頭,想到暴露在拉鏈處的文胸暗扣,忽然想起了初中的那一幕:徐子睿見我走神,想提醒我認真聽課,手指無意中戳到了我的文胸帶.當時,年少無知的我們,就鬧了個兩個大紅臉.而今,我們對兩性都有了更深的了解,此刻當日情景再現,心情五味雜陳.心中最多的是害羞,比當時還害羞.

徐子睿似乎也是緊張至極,我清楚的感覺到他的手指在我背後微微地顫,有好幾次他扯拉鏈上纏繞著的頭發時,手指無意間碰到了我裸露的背,他都會呼吸一頓,手指彈開.然後,他調整呼吸,我屏息以待,但異物的觸碰,還是讓我忍不住一陣瑟縮,他就更加手忙腳亂.

仿佛過了半個世紀之久,徐子睿終于扯掉了那些糾纏在拉鏈中的那縷頭發,然後緩緩向上使力,將我的拉鏈拉好.

平日里遇事處變不驚的徐子睿,在終于解開了我糾纏的發時,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我深吸一口氣,恢複成淡定自若的模樣,轉過身,對他訕訕一笑.其實,我是想說些什麼的,卻不知道說什麼好.

我看到,細細密密地汗珠布滿了徐子睿的眉梢眼角.

大冰山的臉,此刻已經紅成了大番茄.

我們靜靜相對半天,默默無言.

像是終于人受不了這種詭異的氣氛了,徐子睿終于動了動身子,目光移到接近尾聲的足球賽上,起身要走:"我有事,先走了."

"嗯."

"回見."

"回見."

回見個頭,我關上門,呼呼大喘氣,我差點心肌梗塞了.

為什麼,我和徐子睿之間總那麼多意外?

兩次錯吻,不雅照,加上這次的春光乍泄……我扶額歎息,為毛狗血的事都被能被我碰到?

難怪童話大王鄭淵潔都說:人與人之間,是輪與輪的關系,不能靠得太近,靠得太近,准出事故.

上篇:第二十章騷情的公主抱    下篇:第二十二章愛情三十六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