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二十三章一點兒也不浪漫   
  
第二十三章一點兒也不浪漫

g,更新快,無彈窗,!

當徐子睿牽著我的手,出現在大家面前時,泥巴和顧小西是一臉跌破眼鏡的表情.

鍾寰笑而不語,像是贊許我終于開了竅.

陳小生,則是一臉"我早知道你們有一腿"的先知表情.

大家看起來,都樂觀其成,除了古政.他收起一向玩世不恭的懶散樣,有些意外,只是閑閑地站在一邊,眼睛盯著徐子睿和我交握的手,目光意味不明.

我有些不忍,慢慢掙開徐子睿的手,走到古政身邊,用手指輕輕戳了戳他的胳膊,小聲安慰他:"古政,你放心,徐子睿還是徐子睿,我也還是我.不會因為現在這層關系有任何不同.大家還是好朋友."

古政回過神,看出我的不安和愧疚,眯著眼瞧了我一會兒,才低低一笑:"你這麼怕我吃醋啊.那你以後得對哥好點兒."

我點頭如搗蒜:"必須的."

我回頭對著徐子睿會心一笑,他眸色深深的看了我和古政一眼,隨即表情舒展開來.

安撫了古政,我便開始和徐子睿名正言順的約會.

大冰山雖然待人一向冷淡疏離.但自從和我確定男女朋友關系後,對我,是真的不同以往了.他對我較從前更為耐心,更和顏悅色,大部分時候都依著我的性子來.看著大冰山慢慢的改變,我心里的那絲不甘和惆悵慢慢消散,它們漸漸被戀愛中的喜悅代替,讓我不自覺地收起平日里的彪悍,對他也愈發溫柔起來.或許經過長久的戀人式的相處,有一天,他真的會喜歡上我.

有時候,我在寢室琢磨半天,該穿什麼衣服去見他.然後,被鍾寰她們取笑半天.

鍾寰每每戳著我的額頭,笑我:"戀愛中的小女人."

我就會很不好意思的傻笑半天.

這天,我又拉著泥巴教我化妝.今天是我和徐子睿交往二個月的日子,又是他的生日,我得把自己打扮漂亮點.

"泥巴,你每次是怎麼把眼睛畫那麼大的?教教我嘛."我扯著泥巴的袖子,窮搖奶奶似的搖晃她的身體,跟她撒嬌.

泥巴身子一震,花容失色地摸摸我的頭:"谷微,你居然學會撒嬌了!"

我扭身一笑:"不是說,男生都喜歡女生撒嬌嗎?我現在練練,回頭在徐子睿身上驗驗成果.對了,泥巴,你覺得我的嗲功如何?"

泥巴瑟瑟抖了一下,拿出眼線筆,十分受不住地說道:"千萬別用這招,你用起來怪怪的."

泥巴迎面一頭冷水潑下來,讓我微微擰了眉,我愁眉苦臉道:"啊……不適合我啊.男生不都喜歡這個?"

"來,仰起頭,眼睛往下看."泥巴捏著我的下巴,讓我仰頭,一筆一劃幫我畫眼線,"谷微,在一段戀愛關系當中,你不用效仿其他人去費勁取悅對方.像撒嬌,它可能不適合你.你學了,反而顯得別扭.況且,我相信,徐子睿喜歡的是你的率真.另外,女孩子在戀愛中一定要保持自己獨立的個性,不要為了對方失去自我."

好像……說得很有道理,果然是戀愛達人.

泥巴一邊給我畫眼線,一邊歎息:"你不要覺得我很厲害,其實,我也是說的比做的好.跟陳小生在一起,我感覺自己有點失去自我了.我想改,可是好像無從下手.你千萬不要走我的老路."

我微微皺起眉,疑惑地看向泥巴,她臉上一閃而過的黯然還是被我捕捉到了.泥巴一向心思重,自從他和陳小生在一起後,的確變了不少.我們一直覺得她變開朗了,生活應該是更開心了.不曾想,她也有她的憂愁.

也許,兩個人的磨合,總有一方要削足適履,適應對方吧.

"泥巴.沒事的,你和陳小生屬于互補型的情侶.磨合磨合,後面就好了.有些事情,你要不願意去做,可以直接跟陳小生說,北方男生粗獷,不及南方男生細心.有些細節,你要跟他說了,他才能注意到,才能改正,才能對你更有同理心,更為你著想."

泥巴身子一頓,微垂了眼瞼,喃喃道:"谷微,我真的羨慕你,跟徐子睿青梅竹馬,一切水到渠成."

我呵呵一笑,撓了撓頭道:"雖然我比較了解他,但大冰山太高冷了,心思太難捉摸,我有時候也很苦惱的."

泥巴微微笑道:"徐子睿會慢慢對你敞開心扉的."

我暗歎一聲,但願吧.

泥巴幫我畫了好看的眼線,又將我拾掇一番後,便出門陪陳小生看電影去了.我對著鏡子瞅了半天,覺得在晚上的燈光下,這妝容好像淡了點.于是拿出新買的眼影,又對著眼睛塗抹了好一會,下樓之前,又圍了個新潮的頭巾,才出門.

來到徐子睿定好的餐廳,剛進包間,還沒落座,徐子睿看到我,一口茶差點噴了出來.

徐子睿嗆咳幾聲,我聽到不對,立馬機靈地學喜劇片里的星爺往後靈活一躍.

確定安全後,我才一屁股坐下來.

"干嘛?"我撥了撥頭巾,對著大冰山眨眨眼,他剛才那反應,是被我的新潮造型嚇到了,還是驚豔到了?

徐子睿打量一下我,眉頭微微皺起來:"這就是你今天特意弄的新造型?"

"對呀,你覺得怎麼樣?"我揚揚下巴,有些得意.

徐子睿不予置評,隨後瞅到我餐桌下白花花的兩條腿,眉峰皺得更高:"以後別穿這麼短的褲子."

我看他一眼,原來大冰山是覺得我穿得太露呀.這麼在乎我,是真的把當成專屬女朋友了?心思轉動間,我已經喜上眉梢:"好,以後少穿."

徐子睿沉聲糾正:"是,不要穿."

"好啦,不穿."我喜滋滋地拿出一個禮盒,打開盒子,推到徐子睿面前:"喏,這是送你的禮物.送你手表,是希望我們倆都能珍惜以後在一起的每分每秒."

說完,我有點被我自己惡心到了,這台詞,剛從一個電影里面學來的.不過,想到鍾寰說過,戀愛中的男女,都是把惡心當甜蜜的,我就釋然了.

我雙目炯炯地看看徐子睿,等著他的反應.

自從我們確定關系後,徐子睿看到我喜歡的東西,都會買了送我.雖然,他送禮物的時候,都會別扭的說,是隨手買的,但我知道,那些都是花了心思的.

這塊手表,是我托小姨在香港幫我買的,品質款式都一流,而且樣子不花哨,適合徐子睿.買完它,我肉痛了好久.暑期後半月的打工,加上我存下的壓歲錢,剛好夠買它.

徐子睿若有所思的看我一眼,微微探身,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就攬過我的脖子,親了我的額頭一下.

唔!我整個人如遭電擊,他唇上溫熱的觸感,一直從額頭蔓延到心尖,再達四肢百骸.

見我如遭雷擊,徐子睿輕握拳頭,清了清喉嚨道:"回禮."

我再次石化.贈君以名表,回我以額吻.要不要這麼刺激?!我小心髒一陣狂顫.大冰山原來這麼奔放!

我沒出息的閃著星星眼,咧著嘴角盯著大冰山傻笑.可這個始作俑者,卻像沒事人似的,鎮定自若.

"以後別送這麼貴的東西."徐子睿的聲音悠悠傳來,我呆滯地看著他款款戴起我送他的那塊表,然後眸光晶亮地對我微微一笑.

微微一笑好傾城吶!

要死要死要死!大冰山的孩子氣般滿足的笑容,居然能這麼燦爛!簡直亮瞎我的鈦合金狗眼,那一抹燦爛的笑,簡直炸得我魂飛魄散.

"怎麼不吃?"徐子睿看著我發呆,有些好笑地問我.

明知故問.他眉宇間一抹得色,以他的智商,看我這樣的反應,肯定早料到我被他的美色誘惑到了.這會子,居然故作不知.

太腹黑了.

我醒過神來,忙拿起筷子,夾了肉往嘴里送,一邊壓驚,一邊腹誹.

"慢點吃,別噎著."席間,徐子睿眉目舒展,我也輕松下來,同他邊聊天邊吃飯.吃完晚餐,再切蛋糕,看著徐子睿許願,我心里一直都是喜滋滋的.今天進步好大,徐子睿居然這麼有耐心聽我講那些女生間的瑣事,時不時的還給我一些回應.講到我們兩個小時候的事情的時候,他竟能主動說起我都不太記得的逗趣往事.

徐子睿上次跟我說,要我同他好好說話.今天我們算是好好說話了吧.他不再擺萬年不變冰山臉,我也不用刻意去取悅迎合他.

以前為緩解他的低氣壓,我每次搜腸刮肚講笑話逗趣,其實也挺累的.

雖然因為他,歪打正著,我成了一個有趣樂觀的人,但這一成長的過程著實不算愉悅的體驗.

人放松了,就有些肆無忌憚起來.

回寢室的路上,我晃著腦袋,搖了幾次徐子睿的胳膊,想讓他注意我的頭巾.我今天這身打扮,就是希望他稱贊一下我啊.我今天這麼阿加西,這人這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呢.最近頭巾,是時尚單品啊.

連時尚大師都說,戴上它,不潮不要錢.

"怎麼了?"看著我窮搖奶奶附身般的一直搖他,徐子睿終于頓下身形,低頭看我.我撅起嘴,心想,大冰山太不浪漫了,這人對時尚的感知怎麼就這麼遲鈍呢?

終是按耐不住,我決定點撥一下身旁的時尚鈍物,于是,我用手指了指我的頭巾,眨巴著期待的眼問他:"你覺得我的頭巾好看不?"

"這個?"大冰山視線上移,終于注意到我的頭巾了,"嗯……挺像加勒比海盜的."

什麼?加勒比海盜!我一口老血差點噴了出來.我哪一點像加勒比海盜了!大冰山,壓根就是一浪漫絕緣體啊.我好想哭,古往今來,國內海外,有誰會用"加勒比海盜"來形容自己的女朋友啊.

我恨得牙癢癢的,直到徐子睿送我到樓下,我都不想跟他再說話.

"谷微,你保持原樣就好."徐子睿臨走前,像是思忖了良久,像摸小狗一樣,揉了揉我的頭發.

我木訥地點頭,心想,合著搗鼓了這麼久,都是白費心機了.

我推門進寢室,寢室里的三個女人看到瞬間倒吸一口氣,齊齊驚呼出聲:"谷微?!"

嚇了我一跳.這三個女人跟看ET的眼神看我,一副我吃錯藥的樣子.

顧小西和泥巴湊到我面前,扒拉扒拉我的臉,左右端詳.

鍾寰微皺了眉,轉頭問泥巴:"泥巴,這就是你給谷微化的妝,是不是太濃了點?"

泥巴捏著我的下巴瞧了瞧,直搖頭:"應該是經過了谷微自己的後期加工.我幫她化的是淡妝."

我拍開泥巴的手,拿著鏡子照了照,狐疑道:"真的有很濃嗎?"

顧小西嚴肅點頭:"真的很濃!特別是眼睛,都快成煙熏妝了."

我的臉瞬間垮了,心電急轉,電光火石間明白了徐子睿最後一句話的意思,他的潛台詞原來是讓我以後不要化這麼濃的妝!終于想明白了,我哀嚎出聲:"難怪,徐子睿今天說我的造型很像加勒比海盜."

"加勒比海盜?"

"哈哈哈哈!好形象,真的很像!"

"谷微,現在看來,徐子睿對你是真愛啊."

"……"

夜深人靜,我躺在床上輾轉難民,鍾寰說徐子睿對我是真愛,好像有點道理啊.我今天的造型跟德普叔一樣神經,他居然親得下去?他說我保持原樣就好,意思是說即使我素顏,他也喜歡麼?他是有一點喜歡我了麼?

猜測和困惑,像小貓的爪子一樣,在我心底撓啊撓的,讓我歡喜又擔憂,患得又患失……

上篇:第二十二章愛情三十六計    下篇:第二十四章心機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