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二十四章心機   
  
第二十四章心機

g,更新快,無彈窗,!

《經濟法》課堂,我癡漢般地望著盧老師在講台上侃侃而談.心里暗歎,盧老師穿衣著實有品位,她新做的大波浪卷發真適合她的臉型.盧老師不僅長得美,品位好,而且思維縝密而敏捷,在講台上的她,舉手投足之間,每一個毛細孔似乎都散發著魅力十足的光.就像某個偶像劇里的台詞說的那樣:仿佛,她在哪里,光就在哪里.人到中年,還有這魅力,真是內在修為好.

我要是能有她一半的修為,估計徐子睿早喜歡上我了.

我咬著簽字筆筆頭,問旁邊認真記筆記的鍾寰:"誒,你說同樣是女人,為毛《知識產權法》老師那麼挫?聽說她也是名校法學院出來的高材生.講課照本宣科枯燥乏味不說,品位也差得離譜."

上次,她把那件價值不菲的絲綢面料襯衫生生穿成了劣質睡衣,讓人大跌眼鏡.簡直跟前不久我那個驚悚的妝容有異曲同工之雷,我發誓再也不能重蹈覆轍.

鍾寰一邊記筆記,一邊笑:"盧老師是經濟法學泰斗--漆多俊的關門弟子,而且人家是今年我們區的人大代表候選人,挺牛的.其實,《知識產權法》老師在穿衣打扮上就是用力過猛了.所以說,做任何事都不能太用力,過猶不及."

我點頭如搗蒜,馬哲課上就講過量變質變規律.我摸著下巴,尋思,看來,征服大冰山,也要循序漸進,不能用力過猛,操之過急.

我正在琢磨我的愛情三十六計,教室里的白熾燈管忽的閃爍幾下,"啪嗒"一聲,全滅了.隨後是同學們眾口齊聲長長的一記尾音:"好--"

停電了!上課晚上停電,真是千年等一回的好事兒.

教室里一時炸鍋,盧老師很鎮定,安撫大家:"應該是跳閘了,大家先休息一下."

我咧嘴一笑,支著頭對鍾寰哼小曲兒:"滿屋黑漆漆,滿屋黑漆漆,黑得鬼也發脾氣……"

我和鍾寰黑暗之中懶洋洋地趴在靠窗的書桌上,外面的月光從窗子里流瀉進來,沁涼如水.

快到中秋節了,月亮越來越圓了.

似乎是被這樣的美景給蠱惑了,我不知不覺念出了高中時胡謅的詩:"明月當空照,我攜友人倚欄笑,擺個Pose,拍張靚照!"

忽然感覺高中時候的自己萌萌噠.

"噗嗤--"鍾寰笑出聲來,"很有畫面感,也通俗易懂,中英結合,這也算與國際接軌了."

"亂作的.當時還被徐子睿取笑了呢.不及你以前的那句'今晚的月亮長了毛’."

"那都是好久前的東西了……我發現現在學法,因為要邏輯,要理性,我心底的那些文學情懷都快慢慢消失殆盡了.以後,如果我太理性了,你記得拉我一把.太理性的人,不可愛.過猶不及……"鍾寰呢喃一聲,眼睛望著窗外,不再說話.鍾寰有些走神,我極少看她發呆,這讓我覺得怪怪的.

但是哪里怪,我又說不上來.後來很久之後,我才知道,從很早前,鍾寰身上就染上了一絲若有似無的憂愁.只是她情商太高,一直隱藏的很好.

"大家安靜下來."電路還沒恢複,周遭一片鬧騰,盧老師決定讓一鍋粥不再沸騰,"同學們,你們當中有沒有誰唱歌比較好的?我們來推舉一個同學跟大家表演一下,好不好?"

"好!"盧老師很有威望,又得同學愛戴,教室里氣氛熱烈起來.

可以一飽耳福了,班里唱歌好的不少.

黑暗中,我睜大眼睛,搜尋坐在後幾排的泥巴和顧小西的身影.

鍾寰不是很擅唱歌,泥巴和顧小西倒不錯,不過這兩個女人都害羞,估計不可能自告奮勇起來.

我就更加不行了.在KTV唱歌屏幕上有歌詞還湊合,但私下里唱肯定不行.因為我從來沒有記歌詞的習慣.除了歌詞通俗簡單重複的神曲,我幾乎唱不完一首完整的歌.曾經,徐子睿就鄙視過我記性太差.他雖然也不怎麼唱歌,但記憶力好,對很多英文歌的歌詞都能倒背如流.

當初我競選團支書的時候就誠實地說過,所以我們班的女生都知道,班級聚會非KTV場合的獨唱表演,大家都會跳過我.

"谷微!谷微!"幾個不太熟悉的聲音在角落里響起.

黑暗之中,我看不清對方的臉.不知道他們為什麼偏偏要叫我起來表演.

我眉心一擰,起身坦蕩地對盧老師說道:"老師,我不會唱."

"盧老師,谷微是謙虛.谷微!谷微!"另外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隨後我們班的一部分女生被這個熟悉的聲音攛掇起來,對我起哄.

我頭皮發麻,這個聲音來自我們班的文藝委員.我跟她關系一向還好,她也知道我唱歌不太行.可是為什麼……

黑暗中,我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

但是此刻,群起而攻之的感覺,讓我很不爽.

漸漸有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

"老師,她真不會唱."

"啪啪啪……"鍾寰的聲音瞬間被聒噪的掌聲淹沒.

"谷微,來一曲!"法學其他班的人也開始起哄.

"谷微同學,既然同學們都這麼看好你,你就不要忸怩了,放開一點,給大家唱一首吧.大家鼓掌,歡迎谷微同學給我們表演."盧老師的聲音傳來,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吧."

這不是趕鴨子上架嗎?我腦子從來不記歌詞的,除了神曲,別無其他.

可是這是四個班級的課堂,神曲里私下里唱唱也就罷了,現在,我不可能唱神曲跌份.我是個女生,可不想成為大家眼中的逗比.

"你就來一首最簡單的."鍾寰壓低聲線,囑咐我.

最簡單的?我腦中靈光一閃,暑假歌舞電影評論節目里好像有首歌很簡單.

"咳咳"我清清喉嚨,教室里安靜下來.

深呼吸,吸氣,吐氣,預備,開始!

"天涯呀……海角,覓呀覓知音……"我捏著嗓子,《天涯歌女》還只"呀"了幾下呢,教室里便哄堂大笑.

"哈哈哈哈!"

有這麼搞笑嗎?我委屈的低頭,收聲腹誹.笑!笑你妹!

"請大家安靜!"盧老師很嚴肅地說,大家一下子安靜下來,盧老師何等聰慧敏銳,她一下子就聽出了這些笑聲里包含的惡意和幸災樂禍,"谷微同學,你先坐下吧."

我緩慢地入座,屁股一落座,眼淚就開始在眼底打轉.

我今天丟人丟大發了.在我最喜歡的老師面前,出了丑.還好停電,周圍一片漆黑,此刻的我恨不得找個地洞鑽進去.

鍾寰暗暗歎息一聲.手撫上我的背,輕輕拍了幾下,安慰我.

後來同學又唱了什麼歌,我沒心情欣賞,來電後,盧老師講課,我也走神了,整個晚上,我都蔫頭耷腦,郁悶不已.

我唱什麼不好,竟然唱那麼一首年代久遠的《天涯歌女》,我是個出土文物吧我.哎,可能唱神曲都比它好.

下課了,鍾寰挽著我往寢室走.泥巴和顧小西緊跟其後.

"谷微,你沒事兒吧."泥巴走上來挽住我另一只胳膊,擔憂地問我.

顧小西也一臉擔憂地望著我.

"沒事."我沮喪地抬起頭.

哪里是沒事,明明很有事.

回到寢室,鍾寰拉過椅子,在我身邊坐下,泥巴和顧小西也坐了過來.

鍾寰深吸一口氣,看著我的眼睛,極其嚴肅地對我說道:"谷微,那兩個女生是法學四班的.她們是盧絲的跟班,狗腿一號和狗腿二號.估計是受了盧絲的指使,一直絞盡腦汁想給你使絆子.剛好,今天找到了機會."

"她們也太過分了!"一向脾氣好的泥巴,此刻也氣得捏緊了拳頭.

原來是因為徐子睿.我從決定跟徐子睿在一起的時候就做好了准備,以後要擋些桃花受些委屈.但沒想到,這一切居然來得這麼快.

法學其他班的人害我,我還能接受,但我們班的女生呢.我自問對她們一直友善,她們與我的關系也算融洽.

"那我們班的女生為什麼要跟著起哄?"顧小西憂慮地問出我的問題.

鍾寰思考了一會,道:"剛開始大家以為你們是兄妹,後來她們跟你打聽徐子睿,你又言之鑿鑿的說徐子睿是玻璃,斷了她們對徐子睿的念想.現在,你自己又搖身一變成了徐子睿的正牌女友.你認為,她們會怎麼看你?"

鍾寰的一席話,猶如當頭棒喝,幾乎將我震懵了.

那時候,只是一句玩笑話.現在卻……雖然當時說的時候,並非存了獨占徐子睿的私心,可是現在事實的結果,是我真的和徐子睿在一起了.其中意外不算,牽扯太多,非知心好友,真的難以理解.

一想到犯眾怒,我有點脊背發涼.在高中的文科班,我見慣了女生之間的爭風吃醋.我一向置身事外,不愛搭理.沒想到現在卻把自己卷了進去.

我扶額,頭痛.

"以後,還是多留個心眼."鍾寰拍了拍我的肩膀,"別太擔心,我們仨都會看著你."

泥巴和顧小西義氣地點頭.

我望著她們,木然的點了點頭.

上篇:第二十三章一點兒也不浪漫    下篇:第二十五章再靠近一點點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