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二十五章再靠近一點點   
  
第二十五章再靠近一點點

g,更新快,無彈窗,!

我覺得憋屈,自從跟徐子睿在一起後,在公共場合,為了考慮古政及廣大花花草草的感受,我很是收斂,基本上都只是晚上出去赴徐子睿的約,搞得跟偷情似的.可是,現在居然還是因為他犯了眾怒.

從前,我覺得他有多少爛桃花,我都能毫無畏懼地去擋去清理.現在看來,我並非自己想象中的那麼勇敢.

我踢著大學路馬路上的石子兒,神情沮喪.我從前最自豪的便是好人緣,現在卻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大家慢慢孤立,這種感覺讓我煩躁不已.

我抬頭望了望天上圓圓的一輪月,覺得月光都是清冷瘆人的.

秋風起,我瑟縮一下,抱緊雙臂,一路疾奔.來到西苑主樓後面的草坪附近,我掏出手機,給在主樓上課的徐子睿發了一條短信.今天我很不爽,我要發泄一下.

這個招蜂引蝶的大冰山!

在草坪上坐了一會兒,我才發現自己約錯了地兒.就近我約了這麼個地兒,卻沒意識到這里就是S大傳說中的情侶草坪.

四周都是一對對摟摟抱抱的小情侶.我九點鍾方向的一對,親親我我,幾乎到渾然忘我;十二點鍾方向的兩個,忘我舌吻,互吃口水吃得正歡;三點鍾方向的更絕,那男生一邊狂啃女友的下巴,一邊伸出咸豬手,上下其手,幾乎將女友全身摸了個遍……

這畫面太限制級了!

我神經一抖,雞皮疙瘩掉了一地.隨後在心里尋思,這要不是公眾場合,那小子估計要把人家就地正法.

我嘖嘖搖頭,這些情侶都好狂野.想想我和大冰山,自從戀愛後,最大的尺度也就是親親額頭啊.

書上都說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他喜不喜歡你,就看他喜不喜歡跟你身體接觸.

我跟徐子睿確立關系也兩個多月了,他才牽了我的手一次,那還是第一次公布我們情侶關系的那次,之後就再沒牽過.之前,我都心里安慰,是因為他有潔癖,可現在,看來是有點不對勁啊.這人就算再冷,再有潔癖,不可能連自己女朋友的手都不多碰一下吧.雖然徐子睿親過我的額頭一次,可那也只是蜻蜓點水般的輕啄.

所以說,徐子睿還是不喜歡我?

我撐著頭苦想,愈發的心煩意亂.

合著我又沒得到他的心,又成了眾矢之的?

"發什麼呆?"徐子睿什麼時候出現在我身後的,我一點都不知道.當看到徐子睿的一張俊臉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不自覺的苦了臉.

"愛好不行啊?"我不爽地望著這個讓我歡喜讓我憂的罪魁禍首.心想,別人談個戀愛,咋就這麼輕松,我怎麼就這麼累呢.大冰山從來不和我牽小手,更別提對我說小女生都愛聽的甜言蜜語了.

女追男,悲催慘.常言道,女追男隔層紗,男追女隔成山.我現在發現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兒.據我所知的現實情況,完全相反.

事實是,女人感性,容易被打動,只要沒有心上人,追求者又夠誠心夠堅持的話,是很容易被追到的.但男人則不同,他們是天生的狩獵者,有追捕獵物的獸性.他們靠追求異性來滿足自己的征服欲和成就感,所以他們大多愛主動出擊,追求自己看上的女人.因此,反而對那些對他們趨之若鹜的女人從心理上抗拒,覺得沒有挑戰,即使後來接受了,也往往因為得到太過容易,不太懂得珍惜.

徐子睿心情似乎不錯,他掃了一眼四周,又看了看我,直接忽視掉我嘟起的嘴巴,目光曖昧不明地對我說道:"你約我來情侶草坪,是想……"

"不是!"我霍然跳起,一手扯了徐子睿的胳膊,將他往情侶草坪外帶,"我們去別的地方."

這大冰山真是越來越不正經了.我眉眼抽了兩下,心想,這人最近中邪了,怎麼學會了古政調戲人的那一套?

徐子睿有些好笑地望著我,任由我抓著他的胳膊,帶著他走.

走過那些動作越來越升級的小情侶時,我的老臉不出意外地紅了.

耳根都發燒了,還好夜風微涼,給我的耳朵降了降溫.

我拉著徐子睿走進草坪遠處的翠竹林,找了石凳坐下,才長籲一口氣.

整個過程,徐子睿都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樣子,漆黑如墨的眼睛,一直盯著我,看著我害羞發窘,他的心情似乎變得更愉悅了.

"你餓不餓?"徐子睿見我苦大仇深的看著他,眉眼微彎,從背後掏出一個精致的盒子出來.

月餅!我一看到裝幀精美的盒子,肚子瞬間覺得餓了.

我接過月餅盒,放在面前的石桌上,驚喜地問他:"中秋節還沒到?你怎麼就買月餅了?"

有我最愛的蓮蓉口味.

徐子睿微微挑眉,說道:"剛好看見了,就買了."

我"奧"了一聲,吞了吞口水,雙眼直直盯著月餅盒子.不知道最近是不是氣狠了,消耗了太多能量,現在時常會覺得肚子餓.

可在徐子睿面前,我得淑女一點,不能他一送我月餅,我就餓虎撲食般地立馬拆開來吃.

徐子睿看到我的饞樣,眸光如水:"吃吧."

知我者謂我何求.我嘴角一彎,動手拆盒子,還是大冰山懂我啊.

我拿起月餅,開心地吃開來,徐子睿就在一旁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吃.

朗月清風中,他這樣眸光晶亮地看著我,我一心一意對付月餅,偶爾瞥他一眼,與他的目光相撞,接收到他眼里柔波蕩漾的溫暖情緒,小心肝一顫,瞬間便心虛地移開了目光.

我怎麼感覺,大冰山今天跟聖母瑪利亞一樣,全身上下散發著神聖溫暖的母性光輝呢?

不敢再看他,我低頭專心對付甜而不膩的蓮蓉月餅.

吃東西,能讓我放松.

吃完一個月餅,我吧嗒吧嗒嘴角,摸著肚子滿足地歎息:"徐子睿,剩下的我帶回寢室給鍾寰她們吃."

徐子睿望著我點了點頭,我扯著嘴角對他呵呵笑,壓根忘了今晚來找徐子睿的初衷.

我把剩下的月餅裝好,拿了盒子,站起身對徐子睿說道:"我們回去吧."

徐子睿站起來,走到我身邊,攔住我:"等一下."

"……"

我還沒問出聲,徐子睿忽然探下身子,扶住了我的雙肩.

看著他越來越近的俊臉,我一下子就懵掉了.

夜黑風高,殺人越貨,打家劫舍,劫財劫色……我腦中快閃過這些有的沒的,最後集中在"劫色"這個詞上.

近了,鼻息相聞了.

我慢慢閉上眼睛,因為緊張,睫毛抖動如蝶兒振翅……

"咚""咚""咚"!心髒幾乎要跳出胸腔,我拎著月餅盒帶的手緊握成拳.

仿佛過了很久,傳說中溫熱的唇並沒有如期而至.

我眯開眼縫,發現徐子睿一張俊臉定在我鼻尖前0.01公分處.他一向清冷無波的眼里,此刻竟然閃出一抹促狹.

逗我呢?我大淚,被這厮美色誘惑,我剛剛還好死不死撅起了嘴巴!

太丟人了!

徐子睿,你大爺,不知道男女靠太近,會出事故麼?

我氣得七竅生煙,睜大眼,一動不動地瞪著徐子睿,看這大冰山到底想玩什麼花樣.

片刻後,徐子睿抬起左手,緩緩伸向我的臉.我瑟縮一下,條件反射下想要別開臉去,卻被徐子睿的另一只手捏住下巴,禁錮得動彈不得.

這一刻,我弄死徐子睿的心都有了.要親便親,不親就不親,你倒是放開我啊.再這樣下去,我要是一口氣接不上來,翹辮子了你負責啊?

我腹誹歸腹誹,徐子睿的手下一刻還是撫上我的臉,我垂眼,他的大拇指貼上了我的唇角,微微摩挲,便抹掉了我嘴邊的一點餅沫.

原來是這樣.

我僵直地轉動了一下眼珠,過了好半天,才蠕動了一下嘴唇,尷尬地說:"謝謝."

"不謝."大冰山的手輕輕捏住我的下巴,抹掉了我唇邊的餅沫,他的手卻沒撤下.

大哥,把你的手快點拿開好嗎.你再這樣曖昧不明情深款款地看著我,神勇女金剛也得心肌梗塞啊.

我調整呼吸,怒力讓自己鎮定下來.

隨後,我朝徐子睿努努嘴,示意他自覺點,撤走他的手指.

可誰知,看到我看精彩萬分的表情,大冰山竟愉悅地輕笑出聲.

調戲我?!

他跟古政學的東西還真不少.看我笑話很得意是吧.

當下,我怒從心底起,惡向膽邊生.雙手撐住徐子睿的胸膛,氣得想一把將他推開.

沒想到,徐子睿卻輕輕一聲:"別動."

我還沒反應過來,下一刻,他的唇就貼上我的!

我的眼睛,霍然瞪大!

徐子睿溫熱的唇貼著我冰冷的唇,一點一點,摩挲,吮吻……

我的神經末梢緊繃到了極點.

周圍的空氣仿佛已經凝固,除了徐子睿隱隱不穩的呼吸.

我一動不動,瞪大眼睛看著徐子睿長而密的睫毛在我面前掃過,這是徐子睿第一次真正意義上主動親我.這是真正的吻,情侶間親密的吻……

我慢慢閉上眼,大腦一片混沌,神智似乎飄散開去.

我覺得自己快不能呼吸了.

"傻瓜!呼吸."徐子睿終于睜開了眼,看著幾乎快被他吻窒息的我,哭笑不得的對我說道:"像這樣."

徐子睿教我怎麼呼吸.

我傻呆呆地跟著他呼吸了幾下,他捧住我的臉,眼睛望住我,像是要望進我的心底深處:"閉上眼睛."

徐子睿的眼中黑不見底,卻好像有什麼在那里悄悄燃燒,幾乎將我整個人灼燒.

我如同中了蠱,陷入他漆黑如墨的眸光中,不可自拔.我混亂地看了他一會,終于柔順地緩緩閉眼,下一刻心間"嗖"地轟然炸開無數煙花,一片聲光絢爛.

腦中一片眩暈,心中一片迷蒙.

漸漸的,徐子睿似乎不再滿足剛才的淺嘗輒止.

神思迷離中,徐子睿輕輕敲開了我的齒關,他柔韌的舌滑入我的口腔,面對突如其來的異物,我嚇得身體一瑟縮,條件反射般的想要退開,然而,下一秒身體就徐子睿撈了回來,他一手摟住我的腰,一手按著我的後腦勺,整個人像一團火,緊緊將我包圍,在這個秋風微涼的夜晚,幾乎將我焚燒殆盡……

等到我面紅耳刺地回到寢室,過了好半天我還回不過神來.

我從來沒有感受到這麼熱情似火的大冰山.

這算我們真正意義上的吻,沒有意外,就那樣自然而然而發生了!

天啦!

我興奮地在床上滾來滾去,差點喜極而泣.

按照身體接觸理論,大冰山今天這麼親我,而且還是主動的,那意思是他喜歡我了?

上篇:第二十四章心機    下篇:第二十六章大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