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二十六章大招   
  
第二十六章大招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傻笑了一整晚,第二天跟鍾寰坐在她們學生會招募干事的大教室里,我還迷迷瞪瞪的.到今年秋天,鍾寰已經用一年的時間坐上了校學生會宣傳部部長的位置.搞宣傳,拉贊助,在學生會風生水起.

"這位是谷微同學吧?"我傻笑半天,終于被學生會主席蒙天學長醇厚悅耳的聲音拉回神智.

我下意識的抬頭,看到一張和顏悅色的臉,我站起來欠了欠身,鄭重地跟學長打招呼:"……嗯,我是.學長好,久仰大名,今天很高興認識你."

蒙天學長微微一笑,道:"你好,常聽鍾寰提起你."

我不好意思的看了鍾寰一眼,鍾寰拿著筆,笑著看了我一眼,又將目光轉向了蒙天學長,用極熟稔的語氣說道:"谷微老早就想認識你,一直沒機會.今天算是了了她一樁心願."

蒙天學長對我點了點頭,算是認識我了,隨後轉頭交代鍾寰和其他部長:"今天就辛苦大家了.抱歉,我現在有點事,得先走.晚上回來請大家吃飯."

交代完,又特意對我和鍾寰說:"鍾寰,叫上谷微."

鍾寰笑著應下.

我咧著嘴,朝蒙天學長揮手:"學長,晚上見."

看著蒙天學長高大的背影消失在教室門外,我轉頭看鍾寰,發現她已經低頭翻閱報名干事同學的簡曆了.

我心里暗歎:S大三帥之首,果然名不虛傳.

我吞了吞口水,蒙天學長高鼻深目,五官比一般人要立體,雖然論五官俊美程度,他不及徐子睿和古政,但氣質風度絕佳,待人處事讓人如沐春風.舉手投足間,魅力無限.鍾寰這女人,放著這麼一株玉樹在身邊,居然無動于衷.

我唏噓著坐下來,推了推鍾寰的胳膊,由衷地贊道:"誒,鍾寰,你們頭頭不錯!穩重親和又有涵養,年紀大我們一兩歲,感覺大不相同.我生平閱帥哥無數,就只有他當得起'風度翩翩’四個字.對了,他有女朋友沒?"

"怎麼?有想法,小心你家大冰山吃醋."鍾寰調過目光,被我的花癡弄得哭笑不得.

蒙天學英眉深目卻不失男子氣概,應該是鍾寰喜歡的類型.現在我和徐子睿都確定關系了,鍾寰和第五維好像還沒什麼進展,如果第五維打動不了鍾寰的心,這個蒙天學長倒是個極佳的選擇.

我捏著下巴,神秘兮兮地靠近鍾寰,眯著眼仔細看她的臉,似要將她的臉看出花來:"對,有想法,但不是我對他有想法,是我想知道你對他有沒有想法?"

我們寢室三人都有了對象,鍾寰這個法學系系花卻依舊名花無主,這不暴殄天物麼?

鍾寰看到我眼中躥起八卦火苗,戳了戳我的額頭,道:"你不是第五維的後援團麼?現在這是要拆他的台?小心我告訴他,我保證他不打死你."

我哎喲一聲,做出我好怕怕的樣子,挑眉笑:"他追了你這麼久,你也沒答應他.我已經盡人事了,他怪不著我了.反倒是你的幸福,我更在意好嗎?"

聽到我的話,鍾寰微微一怔,有半刻的失神,隨即回過神來,斂去笑意,轉過頭,目光望向極遠的窗外:"你小腦瓜子別瞎想了,蒙天有女朋友了.他女朋友在北京."

我"奧"了一聲,並不意外,學長這麼優秀,名草有主很正常.有點惋惜,比起第五維,我感覺蒙天學長好像更對鍾寰的胃口.

我看著鍾寰的側臉,不知怎的,突然覺得她的表情有點落寞.大一一年,她總是很忙,除了學習,就是學生會的事情,都沒時間戀愛.雖然,追她的人不少,不乏第五維這樣優秀的男生,可是究竟又有誰能真正走進她的內心呢?

我發了一會呆,來面試宣傳部干事的學弟學妹紛紛進場.

鍾寰早已經恢複了宣傳部長該有的精氣神,為了立威,競選一開始,她平日里的親和笑容轉瞬隱匿不見:"大家都准備好了嗎?"

"准備好了!"眼前一群稚嫩的大一新生,一年前我們的翻版,此刻臉上都帶著生機勃勃的笑容,但微笑背後卻似乎帶了隱隱的敬畏.

"好,那先從我們宣傳部開始."鍾寰做起事來,還真有范兒,雖然她一笑就親和,但一嚴肅起來,也很有威嚴.

"一號."

一個油頭粉面的小男生顫巍巍的走上台,估計是頭一次見到這樣的陣仗,有點被嚇到,自我介紹就"我我我"吭哧了半天.

鍾寰皺了皺眉頭,我搖了搖頭.小男生太緊張了,心里素質堪憂.做宣傳,就是要與外人打交道.這麼害羞,鐵定淘汰.

沒等那男生介紹完,鍾寰直接在他的簡曆上畫了一個大叉.

接著是二號三號……水平參差.

到最後一個的時候,是個漂亮的小姑娘.我看著她,覺得有點眼熟,但又想不起在哪里見過.小姑娘口才不錯,在講台上侃侃而談,說自己性格如開朗活潑,又如何如何熱愛詩詞歌賦.

這個不錯,性格活潑,與人打交道肯定沒問題.鍾愛古典詩詞,那文筆應該不賴,寫宣傳稿什麼的應該是小意思.

我笑眯眯地看著她,心想,小姑娘還是一個小文青呢.

"做宣傳,宣傳稿要寫的好.要不,我們考下她的文學素養?"我在一旁跟鍾寰耳語.今天閑來無事,我便過來跟鍾寰打下手.

側臉的時候,我目光一頓,無意間瞥見一抹熟悉身影.盧絲從大教室的後門悄無聲息地走了進來.

我心中莫名湧起一陣不好的預感,但隨即想到她是文藝部部長,不來才不正常.先前沒看到她,估計是有事晚來了.

鍾寰點頭,隨即出題:"既然喜歡詩詞歌賦,那你就把納蘭容若的那首《木蘭花令.擬古決絕詞》背四句給我們聽聽."

我眉毛一抖,這女人一出題,就給人家一個下馬威.估計這詩的名字很多人都沒聽過,但是其中第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肯定很多人熟悉.

其實做宣傳,跟懂詩詞歌賦沒半毛錢的關系.只是這個小姑娘剛才大肆誇獎自己在這方面的造詣,于是鍾寰便隨機問了一個.

可就是這隨機一問,難倒了她.

本來自信飛揚的小姑娘,在台上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沒答出來.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她臉上的笑容一點點褪去,雙手緊張地直扭衣角.

見那小姑娘面露難色,一臉窘迫,鍾寰又一臉的嚴肅,我決定幫那姑娘一把.

"這個估計很多人都陌生.要不,我們換個通俗一點的考題吧.來對對子."我忽然想起西苑新開的一家炸雞店,門口的對子逗趣又絕妙.

小姑娘,那家店的炸雞你應該吃過吧.

見鍾寰雙手抱胸,不置可否,我張嘴出題:"拳打麥道勞."

"呃……麥當勞……"說自己很文藝很懂詩詞的小姑娘在台上抓耳撓頭,回答不出來,漸漸局促,到最後尷尬得臉紅得似要滴出血來.

下面的人開始嘰嘰喳喳.吃過炸雞的人,捂著嘴笑.

我撫額,我本來是想幫那姑娘的.誰知道她都不吃炸雞的.現在反倒將她弄得下不來台,好心做了壞事.

為了救她一把,我偷偷提示她:"橫批是'炸雞中的戰斗雞’."

很明顯了.只要稍微想想,就能想到麥當勞的好基友--肯德基.

下聯"腳踢肯德基"呼之欲出.

但那姑娘,不知是不是太緊張了還是咋了,聽了我的提示,"吭哧"半天,也沒吐出半個字來.

我有些于心不忍.剛想幫她說好話,下一刻鍾寰搖了搖頭,直接判了她死刑:"如果不擅長某樣東西,最好不要拿它來說謊."

"嗚嗚嗚--"那姑娘幾乎是捂著臉跑出教室的,跑出去的時候,還不小心撞到了門邊桌子的一腳,被絆了一個踉蹌,很是狼狽.

我覺得我們有點過了.大一的小姑娘,畢竟是剛出溫室的花骨朵,怎麼能剛入學不久就被我們辣手摧殘呢?!

更讓我不安的是,我眼角的余光,還瞧見盧絲追了出去.

盧絲追出去之前,恨恨地回過頭,剛好與我的目光相撞.我一個機靈,陡然意識到剛才自己為什麼覺得小姑娘看著眼熟了.這小姑娘,長得像盧絲!我腦中心念急閃,她們不會是姐妹吧.只是一眼,盧絲那怨恨的小眼神就往我和鍾寰身上紮了無數飛鏢,想到她的手段,我心里一凜.

"下一個……"鍾寰卻壓根沒發現這一幕,接著叫下一個應聘者.

我擔憂地看了一下鍾寰,用手攏住嘴唇,附在她耳邊,悄聲說道:"剛才被我們弄哭的小姑娘好像是盧絲的妹妹,我們好像又跟她結了梁子."

鍾寰聳了聳肩,完全不以為意:"難怪看著她覺得熟悉.不過,沒事,我就事論事,沒有針對那小姑娘的意思.盧絲要算在我頭上,隨她,反正我跟她從來就不對盤,多這樁也無妨.對了,我打算把政法學院二年紀的團內觀摩會交給你主持.那時候,估計她更吃憋."

給我主持?那不是可以在其他學院老師和班委面前,推銷我們法學三班!如果表現好,再獲個優秀班級體的話,還有一大筆優秀班級獎金呢,簡直爽歪歪啊.一時間,我樂呵得仿佛看到眼前紛紛揚揚開始飄人民幣.

見她這麼鎮定,想起我當初的擔憂,有些好笑,于是我緊了緊拳頭,道:"咱倆算是把她得罪盡了.小寰寰,你就不怕她使陰招報複?"

想起她上次對我的出手,我仍然有些心有余悸.

鍾寰不以為意地一笑:"她就算是一霸王龍,我們也是兩金剛."

對,怕她個毛!

我眉目舒展,放下心來.

面了將近一個多小時,鍾寰終于挑到了合適的人.

隨後,其他部的部長面試,我有些撐不住就溜到圖書館看了會八卦雜志.

等到所有部長都面試完干事,已經將近晚上五點.

隨後,我跟著鍾寰彙合,跟著他們去赴蒙天學長的飯局.

一路上,聽鍾寰說後來盧絲又回了大教室,選的干事,是她之前的兩個跟班,狗腿一號和狗腿二號.選干事,她不從大一新生里挑,卻定了同級的同學,本來引來不少微詞,但大家礙于她的部長面子,也沒明著反對.

聚餐,她倒沒來,估計是不想見到我和鍾寰.正好,我們眼不見心不煩.

晚上聚餐,除了盧絲,各大部長均在,又都是處事得當巧舌如簧的人.蒙天學長舉著酒杯,圍著桌子走了一圈,將大家一一犒勞了一遍.席間,熱熱鬧鬧的,大家推杯換盞,很是愜意.我喝不了酒,就在旁邊樂呵呵地瞧著他們說笑話,聊天,喝酒.

在馥郁的酒香中,我撐著腦袋懶懶地想,其實學生會也不錯的,不僅可以鍛煉人,還可以認識好多人.我當時怎麼就局限在了班級里面呢?還好有鍾寰,通過她,我認識了不少優秀的校友.

吃完飯,我挽著鍾寰,還在扼腕蒙天學長:"鍾寰,你說這麼好的蘋果,怎麼就被人捷足先登了呢?"

鍾寰哭笑不得,有些無力吐槽地忍受著我車轱轆一般的重複反問.

走到逸夫樓門口的時候,我一眼就看到了朝我們閑閑走來的第五維.

看著鍾寰揮手跟他打招呼,我了然的笑,原來兩人晚上有約.

這些日子,我困在徐子睿到底"喜歡我""不喜歡我"的糾結中,無暇顧及其他,一直以為他們倆沒什麼進展.剛辭席間,同鍾寰聊天,我才知道這段時間她和第五維走得極近.她們宣傳部搞宣傳拉贊助,第五維二話不說就介紹了個不差錢的贊助商.鍾寰為表謝意,文學院有什麼事,鍾寰也一定伸以援手.

看來,是我多操心了,第五維,還是有戲的.

看著第五維離我們越來越近,我很知趣,不想做大電燈泡,于是朝鍾寰狡黠地眨了眨眼:"要不,我先閃?"

"給我閃回來."我剛准備腳底抹油,"哧溜"躥走,卻被鍾寰一把拉住,"我們沒什麼."

我沒說你們有什麼啊!簡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我咯咯直笑,再說了,你們現在沒什麼,不代表將來沒什麼.

我被鍾寰拽住,不能先閃,只能跟鍾寰一起,一起朝第五維走去.有些日子沒見第五維了,這家伙還是和以前一樣朗眉星目,神采奕奕,笑容爽朗.

"谷微,好久不見,聽說你已經名花有主了."第五維笑吟吟地開我玩笑,我看到他上拿著一本《小王子》,原來是來給鍾寰送書.

"名花有主?你還真抬舉我.一直沒人追好嗎?我就隨便找了一個湊合了.如果有像你這麼優秀的男神追求,我一定立馬飛了我家那個大冰山."第五維性格陽光,跟他說話可以很隨性,跟他很熟後,我跟他說話可以說是口無遮攔,此刻,就我們三人在,我的玩笑開得更是肆無忌憚.

我意味深長地看一眼好友,這可是績優股呀.趕緊答應啊,給他蓋戳,宣布所有權.

鍾寰卻調轉目光,直接無視了我的眼神.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你跑那麼快,一般人可追不上."第五維一語雙關,風趣說道.

"你們就互相吹捧吧.我雞皮疙瘩掉一地了.我好像看到一頭公牛,飛越萬水千山,飛過太平洋,要直達美州大陸了."鍾寰側頭瞧我倆,打趣起我們的互相吹捧來.

大家都笑起來,與有趣的人相處就是開心.難怪連王小波都說,人生是孤單的,因此要找個有趣的人共度.

"谷微!"

"嘎?"我回過頭,便見大冰山不知何時出現在離我們一步之遙的櫻花樹旁.雖然現在已經將近十點,大冰山又是背著路燈站著,但我還是嗅到了一絲不妙.他站在這里多久了?他現在面目森然,不會是聽到了我剛才那句無心的玩笑話吧.

這下完了,我剛才說什麼來著,我要飛了他?哎喲,我擦咧.

"谷微,我們先走?"鍾寰看到徐子睿神色不對,有些擔憂地看了看我,我看了她和第五維一眼,視死如歸地點了點頭,目送他們離開.

我平複了一下心情,我這剛跟徐子睿甜蜜沒一會兒,現在就又出幺蛾子了.

以後,可要管好我這嘴巴.女生都是口是心非的,大冰山會懂的吧?

"徐子睿……"你慢騰騰走過去,扯了扯大冰山的衣角.沒想到,大冰山一把拂開了我的手,冷冷地看著我說道:"我是'湊合’?"

我擦,他還真聽到了.他不是今天晚上有事,怎麼剛好撞見我口無遮攔啊.我心里暗暗叫苦.

"我剛剛只是開玩笑,真的,你絕對不是'湊合’"我忙不跌急哆哆地解釋.就算有人追我,我也絕對不會飛了你.你是我唯一的選擇啊.

大冰山冷冷看著我,不發一言.似乎不太相信我的話.

我著急地看著他,心中七上八下,不知道說什麼話,才能消除他對我的懷疑.

夜色中,徐子睿從前那種生人勿進鬼畜散場的殺氣又回來了,我瑟縮著不敢再去碰他.下一刻,他卻霍地轉身,長腿一撩,丟下我,轉身就走.

完了!完了!見他拔腿就走,完全是不想再搭理我的樣子,我真正慌了神.

我朝四周看了一下,這時候,大學路上幾乎沒有人了,我要不放點大招,用實際行動證明,大冰山是真不會相信我找他並非湊合了.

不僅不是湊合,反而是很喜歡啊.

我一咬銀牙,心想,老娘豁出去了!

下一刻,我便如離弦的箭一般朝已經走了好幾米的徐子睿比油躥了過去.我以有心算無心,趁他不備,一個熊抱,從背後抱住了他的腰,徐子睿高大的身形,突然遭受大力,被我撞了個趔趄,不過,他底盤向來極穩,只趔趄了幾步後,就立馬穩住了身形.此刻,我也不管男女有別的事了,沒羞沒臊地抱緊了他,在他還沒反抗之前,雙手迅疾無比地在他胸腹前交叉,死死扣住.對,是死死扣住,現在大冰山怒氣沖天,保不齊他反應過來一掙紮,就把我這小身板給甩了出去.為了表明心跡,又不丟小命,我真的是完全不要臉了.

剛才跑得猛了,我呼哧呼哧喘氣,手上卻絲毫不放松.

我明顯地感到,徐子睿的身體猛的一頓,之後肩胛脊背都緊繃起來.

我的臉貼著徐子睿僵直的背,心跳的很快,我好怕徐子睿下一刻就把我丟出去,好怕他不相信我是喜歡他的.好不容易喘順了氣,我焦急地說道:"徐子睿,這樣,你相信我了嗎?"

靜,死一般的寂靜,徐子睿不說話,我只聽見自己因為緊張,因為忐忑,而"咚咚咚咚"直跳的心跳聲.

很久之後,徐子睿終于動了動,卻是抬起手開始掰我的手指.

我剛放松一點的神經倏爾又緊繃起來.他是真的不打算原諒我了,不要我了麼……巨大的絕望如潮水般朝我湧來,我的手上卻毫不放松,十指依舊交疊,死死扣住,不讓他掰,我幾乎要哭了:"不要……徐子睿,你不能說話不算話,我們有《交往合同》在的,你不能不要我……"

我本來沒想過要哭的,可是伴隨著歇斯底里地控訴,眼淚卻不爭氣地洶湧而下.

聽到我的哭腔,徐子睿放開了手,似乎是隱約歎息了一聲:"沒有不要你,你這樣抱著,我怎麼跟你說話."

我哽咽著說道:"這是你說的,說話算話."

徐子睿點頭,微側了身體,聲音有些暗啞地哄我:"先松手?"

徐子睿一向說話算話,得了他的應允,我終于放心地松開了死死抱住他的胳膊.

我松開他後,又過了好一會兒,他才轉過身來,微微推開我,和我保持一定的距離,我仰著頭疑惑地看著他,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難道,還是生氣?我正胡思亂想間,他卻忽然主動牽起了我的手:"時間不早了,我先送你回宿舍."

我"奧"了一聲,盯著他牽著我的手看了一會,心中一喜,乖順地任由他牽著,跟著他往沁苑走.

一路無話,徐子睿牽著我的手將我送到樓下,囑咐我早點休息後,便頭也不回地急步離開了.

我疑惑地看著他對我避之唯恐不及的樣子,心底的不安又湧了出來.

我耷拉著腦袋,回到寢室.

鍾寰已經回來了,看到我垂頭喪氣的樣子,走到我身邊擔心地問我:"沒事兒吧."

我抬頭看了她一眼,癟了癟嘴說道:"有事,而且很嚴重……"

鍾寰納悶:"一句玩笑話而已,這麼嚴重?"

于是,我把我急中生智之下熊抱徐子睿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鍾寰說了.沒想到,鍾寰聽完,幾乎笑噴了:"沒想到我們家谷小妞,還有這麼猛的一面."

我扭著眉,不滿道:"鍾寰,你有沒有同情心呀,我都傷心成這樣了,你還笑我?"

"噗嗤……你容我多笑會兒……"鍾寰繼續哈哈大笑.

我瞪她一眼,揉了揉胸口,剛才發大招直接沖過去,徐子睿肌肉結實,我一下子撞過去,胸口都撞疼了.

鍾寰足足笑了五分鍾,笑夠了,才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谷微,我敢保證徐子睿一點都不生你的氣了.這會子,他指不定怎樣給自己降溫呢?"

蝦米?

"降溫?"

鍾寰指了指我兀自還在揉撫的胸部,又做了一個浮誇的波濤洶湧動作後,才不懷好意地笑道:"胸襲,身體外交,果然是大招."

她一說,我立馬驚地跳了起來.

是呀,我從背後熊抱了大冰山半天,當時我著急沒在意,現在回想起來,大冰山當時身上的溫度可不是一般的高啊.

我倒吸了口涼氣,我居然用34C的胸如狗皮膏藥一般地貼了大冰山半天!

大冰山也是個血氣方剛的男人啊.

我後知後覺地開始害臊.剛才光著急了,行動沒經過大腦就沖了過去,徐子睿不會覺得我不夠矜持吧,哎喲……我撐著頭,懊惱不已,鍾寰卻在旁邊一直幸災樂禍的笑.說什麼,她只有B,以後都不敢對男朋友放這樣的大招.

這個女人,不正經起來,真要命.

我懊惱了半天,忽然想起來鍾寰怎麼比我還早回寢室,于是暫時擱下了心中的尷尬,撐著頭問她:"你怎麼這麼早就回宿舍了,沒跟第五維多聊會?"

鍾寰慢慢收起笑意,看了看桌上的《小王子》,道:"今天有點累,我就先回了."

說完,鍾寰懶懶翻開《小王子》,在書中間,竟翻出一張便簽來.

鍾寰一頓,抽出便簽.

如同人類探險隊第一次發現被進化論遺忘的骷髏島,我眼皮一跳,一下子瞅見了便簽上的小字:"什麼東東?"

鍾寰眉頭微蹙,似乎內心糾結,不知道如何處置這東西.她隨手將便簽遞給我,讓我自己看.

我拿過便簽,幾行蒼勁小楷映入眼簾.

"如果有一天,

我會明白愛情,

那一定是因為你!

--赫爾曼.黑塞"

這是赤果果的真情告白.第五維這家伙,表個白,還玩得這麼高端.

"嘖嘖--"我本來很是為鍾寰開心,但看鍾寰一臉愁容後,不禁小心地問她,"怎麼了?"

按正常邏輯來,就算是被不喜歡的異性表白,也不該是這副表情.何況,第五維還是鍾寰有好感的人.

鍾寰皺著眉頭,想了一會,說道:"我不是不喜歡他.主要是……對他,我暫時還沒有那種'怦然心動’的感覺.另外,我最近也沒有談戀愛的心境."

怦然心動?就像我對徐子睿那樣麼?

和他在一起,只要一點點親密接觸,我都會心跳不已,緊張得喘不過氣來.難道,這就叫做"怦然心動"?

可是,從前,我並不喜歡他啊.相反,從小到大,我們還一直不對盤呢.

于是我拍了拍鍾寰的肩頭,勸她:"小寰寰,對感情你不要用太多的理智去分析.你看,我從前對大冰山也不感冒,相反還很討厭,你看……"

現在,還不是跟他在一塊兒了.

從前我覺得大冰山冷漠,毒舌,寡情,一點都不可愛.可是,現在,我現在發現他內心的血其實很熱.想到大冰山親我的時候,那種讓人血脈噴張的熱情,我的耳根不禁有些微微發紅.

"所以,你既然不清楚,那為什麼不嘗試一下呢."

古政那家伙常笑言:"真正的勇士,要有神農嘗百草的勇氣."

他這些歪理邪說,雖然十分離譜,現在想起來,我居然覺得有一丟丟道理.

對于我有理有據的實證舉例,鍾寰笑了一下,卻十分不認同:"小妞,你捫心自問,你從前當真對他沒感覺?"

我微微一怔,有點被她問住了,以前……

"我們現在討論的是你的事,怎麼又繞到我身上了?別轉移話題啊."從前對徐子睿的感情,我好像還沒仔細琢磨過,于是我避開她的意有所指,嗔了她一眼.

鍾寰理智成熟,是出了名的難追,往往一般浪漫的招數都將其他女生擊得潰不成軍了,她卻絲毫不為所動.

前些日子,一個經管的男生追她,在我們寢室樓下的梔子花樹旁,學著《漫步云端》里的基努里維斯,對著心愛女孩的窗子,一邊彈吉他,一邊柔情低唱《灰姑娘》,引來一大群圍觀的群眾.按常理推,遭遇這般大張旗鼓的表白,被表白的妹子,不是芳心大亂從了對方,就是十分感動然而拒絕,可鍾寰偏偏是個奇女子.她一點不覺得浪漫,反倒覺得丟臉.

幾次打電話跟那家伙溝通讓他停止未果後,鍾寰擰著眉轉身,再出來時,手中一盆冷水,"嘩"地潑下去,硬是將人搞成了內傷.

經此一役後,心里素質稍微低點的男生,再也沒勇氣來追她.

第五維倒真是勇敢.

聽聞這事後,哈哈一笑,竟然覺得有趣,還笑言鍾寰這女人越來越有意思了.

這個女人要是不遇到超有感覺,一見面就天雷溝地火的人,估計都不易動心.

我正尋思著怎麼再為第五維敲下邊鼓,寢室的門"砰"的一聲被推開了,隨後,是泥巴和顧小西的身影.

門被推得撞在牆上,倏地又彈了回去.

伴隨著這聲震天巨響的,還有顧小西那張余怒未消的臉……

上篇:第二十五章再靠近一點點    下篇:第二十七章她是我女朋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