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二十七章她是我女朋友   
  
第二十七章她是我女朋友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天,在我們的細細追問下,顧小西終于坦陳了錢光的小白臉行徑.

此人也算極品.自從和顧小西交往後,出去吃飯從不帶錢.顧小西家境小康,本來也沒覺得有啥.可後來,這貨居然變本加厲,前不久趁顧小西回家,他腆著臉跟去,一副"拜見岳父大人"的嘴臉.

顧小西本不願帶他去,覺得交往不久,不太適合,但抵不過他的死纏爛打後妥協.

後來去了,他倒是挺給顧小西長臉.

錢光在顧小西家,一副上進青年的樣子,加上他嘴又甜,對顧小西又很體貼,當時,就逗得顧小西喜歡浪漫的老媽喜笑顏開.

返校之後,顧小西甚至覺得當初拒絕帶他回家,愧對了他.可前不久,她才發現,自從上次錢光登門造訪後,錢光居然私下里好幾次找她媽伸手要錢.

顧媽媽沒將這點小錢放在眼里,只希望錢光對自己女兒好點,可他倒沒臉沒皮,蹬鼻子上臉了.

女人的第六感真准,當初我對他印象就不太好.現在看來,他果然是個訛錢的貨色.

前些日子我們都太忙了,還沒等我們去幫她驗下錢光的成色,顧小西已經迷失在他的甜言蜜語中.

對比之下,我忽然覺得大冰山簡直是絕種好男人.

自從我和徐子睿確立了關系,每次吃飯,都是他買單.我每每想請他,手還沒拿出錢包,就被他凌厲的眼鋒制止,回頭大冰山閑閑一句:"我還養的起你."

淡淡的一句話,大冰山的霸道總裁氣質一覽無余.每次都迷得我五迷三道,對著他狂閃星星眼.

這麼一想,錢光的行為,簡直是叔可忍,嬸亦不可忍.

于是,我們提議顧小西暫時對他冷處理,別跟他聯系,等我們先幫她探探錢光的底再說.

一個男人伸手找別人伸手要錢,如果他沒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那就只能是因為他渣了.

接下來的幾日,我們便跟術業有專攻的娛記一般,開始對錢光進行全線輪流追蹤.

在西苑外的小飯館內,看到錢光與甲女一起吃晚飯,而且是甲女買單.

隨後,在姐樓(J樓),雞樓(G樓)和愛死樓(S樓),我們看到錢光跟乙女出雙入對.

他哪里有什麼隱衷?

居然真是小白臉……而且是令人發指的四角戀.一般人,橫劈豎劈,左右不過三人行.他倒好,專職吃軟飯的選手,居然能生生劈出了一桌麻將的組合來.

我瞅著自己拍下的劈腿照,暗暗咂舌,像古政,大冰山,第五維這樣的形貌,都沒有出賣色相,錢光居然能以此為生,這孽畜道行還挺高的.

我從愛死樓(S樓)往沁苑走,心想,要怎麼跟顧小西說,才能讓她感到不難過.

剛走一半路,我肩膀一沉,就被人攬住了肩.

"小微微--"要不古政的懶懶的聲音隨之而至,我幾乎會毫不猶豫,給他來個過肩摔.

我扭身一看,古政一雙桃花眼映入眼簾.

古政嘴角噙笑:"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我一把掀開他的長臂,四周看了看,見沒人關注我們,才回頭對他說道:"古草,注意點形象好不?你是校草級的人物,我也是'有夫之婦’,勾肩搭背不好."

古政睨我一眼,歪嘴一笑,懶懶道:"還沒結婚呢,不算."

我瞪他一眼,不再跟他咬文嚼字.

我不再理他,低頭看手機,又開始苦惱怎麼跟顧小西說錢光的事.

古政微一低頭,瞥見了我手機里的照片.

"什麼東西這麼有吸引力?"

話音一落,這家伙已經搶過我的手機,我不滿地"喂--"了一聲,想去奪回手機,這家伙卻仗著身高優勢,一邊躲過我的手,一邊將手機舉得高高的,一副"你夠不著你夠不著的"自得樣.我氣得直跺腳,這家伙卻樂得眉開眼笑.

"快還我手機!"

古政將我的話置若罔聞,眉眼一挑,瞅了一眼手機里的照片,隨即疑惑道:"你手機里怎麼有錢光和他女朋友的照片?"

"我……"

這事關顧小西的隱私,她應該不願意讓太多人知道.

古政見我支支吾吾,照片里又大多是遠距離的側拍,湊過臉來,壞壞一笑:"說,你偷拍人家,有什麼企圖?"

"沒什麼企圖."

見他這樣刨根問底,又認識錢光及乙女,我轉念一想,說不定從古政嘴里,能打聽出點什麼來:"你認識他們?"

古政是計算機院的,錢光是電子院的,八杠子都打不著的人,居然認識.

"我們都是桌游社的,社里聚餐,他帶她女朋友來過.他女朋友是他高中同學."

我又瞅了瞅照片,原來乙女才是錢光的正牌女友.顧小西和甲女,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成了小三,小四.

實在可惡.我氣得眉毛都豎起來了:"這人就是一垃圾.他有女朋友,還跟我們家顧小西和另外一個經管的女生同時交往.劈腿已經夠下作了,他還吃軟飯.不僅用顧小西的錢,還私下里找顧小西媽媽哭窮.簡直就是一個人渣."

古政眉毛一挑,調侃我:"小微微,厲害啊.你罵起人來還真是嗝都不帶打一下."

我揮了揮拳頭,氣哼哼:"這種渣男,我不僅要罵,還想扁呢."

話剛說完,我的肚子就咕咕叫了起來.

我一時有些尷尬,摸了一下肚子,心想,跟蹤真是個體力活.

"餓了吧.哥帶你去吃好吃的."古政聽到我肚子咕咕一叫,差點沒笑死.

肚子真餓了.我有兩天沒見到徐子睿了.以前都跟他一起吃的,上次熊抱事件之後,他就沒再來找我.

他不會覺得我太狂野了,被我嚇到了吧.

我皺著眉,想了一下,我得盡快跟他解釋一下當晚我的行為才好,于是我轉過頭,對古政說:"你等一下,我先跟徐子睿打個電話."

古政嘴角一扯,雙手插兜,倚在大學路旁的一顆櫻花樹旁,懶洋洋地等我.

電話響了兩聲,就被徐子睿接起.

"是我."

徐子睿"嗯"了一聲,聲音正常.

我斟酌了一下措辭,柔聲問他:"你吃飯了嗎?"

如果他說沒吃,那我可以順理成章地說出下面一句話:"我還沒吃,我現在正從S樓往沁苑走,你要沒吃,我們一起吃?"

"我吃過了."徐子睿的聲音傳過來,我不禁微微失望.

"……"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說什麼好.

頓了片刻,看古政在催了,于是說道:"奧--,那我自己去吃."

其實,我內心雖然有點沮喪,但自認說話聲音還算正常.

可這話聽到徐子睿耳朵里,卻不一樣.

敏銳如他,總能聽說我的異樣,再掩飾都沒用.

我看了古政一眼,准備掛掉電話,徐子睿卻淡淡說道:"我這兩天不在學校.有正事,明天回來,找你吃飯."

大冰山這是在跟我交代這兩天的行蹤?那麼……他這兩天不是故意對我避而不見.

是我多想了.

我心中一喜,雀躍地應了一聲:"嗯.明天見."

我展顏收線.古政看我的眼神卻越來越古怪.我沉浸在徐子睿向我報備行蹤這一大驚喜中,並未多想.

我喜滋滋地看古政一眼,催他走:"不是要帶我去吃好吃的麼?還不走?"

見我催促,古政這才懶懶直起身,走到我前面,朝我瀟灑地打了個響指:"跟哥走."

我屁顛屁顛跟了過去.

走到Y字路口,意識到古政打算往沁苑後山的餐廳走,我頓住了腳步.

古政停下腳步,疑惑看我:"不是餓了嗎?走啊."

我呵呵一笑,用下巴點了點人潮湧動的沁苑食堂,說道:"我這個人好喂養,食堂就好."

古政無語地看了我一眼,拗不過我,只好跟著我進了沁苑食堂.

"子睿對你怎樣?"打完飯菜,我剛在古政對面坐下來,古政便抬頭問我.

我心下一緊,他終于按捺不住了.

他這是在打探我和徐子睿的虛實?

我斟酌了一下字句,想了想,怎樣說才能不傷害到古政的感情:"還行."

"那就好."古政扯著嘴角一笑,我看著他,發現他的臉上是笑著的,但眼里一絲笑意都沒有.

我一時有些訕訕,只能低了頭,一頓猛吃,心下希望古政趕緊轉移話題.

以前和他說話,輕松愜意,今天這是怎麼了?難道就是因為我和徐子睿的關系變了.

見我對著餐盤,一陣猛扒,古政輕笑道:"小微微,你吃這麼快,這是要趕去投胎?"

見他又會開玩笑了,我一顆懸著的心才悄悄放了下來.我不想失去他這個朋友.

我抬起頭,對上他的眼睛,呸道:"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古政看著我直笑,丟開餐盤,仰在餐椅的靠背上說:"谷微,你有的時候,真的很神婆."

雖然這人嘴里沒一句好話,但此刻我的心情卻莫名好了起來.

懶得理他,我專心對付飯菜.

飯吃到一半,餐桌邊忽然來了個不速之客.這位不速之客,在我們左右觀望了半刻後,才在古政旁邊緩緩坐了下來.

我以為是拼桌的普通校友,也沒在意,繼續吃飯.

隨知,不速之客接下來一句話,卻是驚得我虎軀一震.

"古政,我真的很喜歡你.你能跟我交往嗎?"我眉眼一抽,抬起頭來,與斜對面漂亮的小姑娘目光相撞.

小姑娘看我一眼,隨即調轉目光,直逼古政.

小姑娘是條漢子,竟然敢在大庭廣眾之下跟古政真情告白.不僅大庭廣眾,還不介意身邊有我這麼一號超級大燈泡.

我戲謔地看一眼古政,立即換了一副老神在在的樣子,看他怎麼應對.

徐子睿拒絕人一向快准狠,不給人留一絲希望.今天,我倒要見識見識古政這個憐香惜玉的大情聖,怎麼拒絕人.

古政似乎見慣了這樣的場合,他面不改色且十分有耐心地聽完了小姑娘的表白,才閑閑問道:"說完了?"

小姑娘緊張地點了點頭.

古政盯著她看了半響,直看得對方心里發毛後,才嘴角一歪,緩緩笑道:"姑娘,對不起.你很好,但我們不合適."

被發了好人卡,小姑娘眸光一暗,緩緩低下頭.可半刻後,便理了理自己的心緒,接著抬頭不死心道:"為什麼?既然你覺得我不錯,那說明你對我也有好感.我們試都沒有試一下,你怎麼知道我們不合適呢!"

"喜歡一個人不需要理由,反之亦然."古政聳聳肩笑道,隨後目光轉向我,我瞪他一眼,他這樣笑吟吟地拒絕人,誰會當真啊.這小姑娘估計還會耗下去.

雖然這小姑娘不討厭,但吃飯被打攪,我還是有點惱了,于是決定出手快刀斬亂麻:"姑娘,你喜歡他什麼?我讓他改還不行麼?"

見我出手,古政擺出一副好整以暇看好戲的表情.

而此刻,小姑娘終于注意到他男神對面還坐了我這麼一號人物,一時表情精彩紛呈,在猜度了我是何方神聖後,最後還是瞪大眼問我:"你是?"

一直被小姑娘華麗麗忽視的我,此刻終于刷回了一點存在感.我用筷子閑閑撥了撥餐盤中的土豆絲,笑眯眯道:"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打擾到我吃飯了.明白?"

小姑娘與我對視半響,忽然茅塞頓開似地轉過臉,質問古政:"你不接受我,就是因為她?"

我撫頭,這姑娘的思維好跳躍.

我張了張嘴,正要解釋,隨知一直看好戲的古政搶在我前面說道:"對,她是我女朋友."

噗--

我差點沒被一嘴土豆絲給噎死.古政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這種鬼話也能編.我們是情敵好伐,什麼時候變男女朋友了?

"……"那姑娘嬌軀一震,估計一刹那,她的世界已經摧枯拉.

小姑娘愣了一會,等反應過來,才"啊"地一聲嗚咽,落荒而逃.

她的這聲嗚咽,音量著實不小,一時引來周圍人齊刷刷對我倆行注目禮.

看周圍的人用奇怪的眼神望著我們,我特無辜特無奈的對著大家唏噓一聲:"哎,這小姑娘在飯菜里發現了一根頭發……"

"……"

見怪不怪,大部分圍觀的群眾扭過了頭,但也有人立即認出了我身邊這位"神農嘗百草"的情聖,紛紛投來傾慕的眼神.

這樣被人集體行注目禮,我一時胃口全無.好在,我已經差不多飽了.

"小微微,沒看出來啊,你撒謊這麼在行."古政湊過頭來,揶揄我.

我端起餐盤,起身瞪他一眼,不是替你收拾爛攤子麼?

他卻是不以為意地聳了聳肩.這人,編了這樣的鬼話騙人家女孩,不僅不愧疚,反倒表情一派寫意.

"嘖嘖嘖,一向自詡為護花使者的古草現在居然也開始辣手摧花了?"我邊走,邊跟他禮尚往來.

古政聳肩一笑,不以為意:"你從前不是覺得哥濫情,在感情上沒節操麼?現在節操被哥撿起來了,你又笑話.你們女人真難取悅."

他這樣一說,也好像有道理.

如果不喜歡,因拒絕而說一些善意的謊言,似乎也沒錯.

可憐我白白當了箭靶,到底還是有些埋怨.我將餐盤送上餐車,嘟著嘴吐槽:"因為徐子睿,我已經成了政法公敵.今天又因為你,我可能要成全校女生的公敵了."

見我吐槽,古政完全沒有半點同情心.

這人不禁不同情我,居然還突然伸過手來,捏了捏我的鼓囊的臉道:"所以說,紅顏禍水."

我當即僵住.連徐子睿都沒對我做過這麼親昵的動作,這個不正經的家伙,居然敢捏我臉頰.

見我表情驚恐,古政笑嘻嘻撤回了手,道:"一直覺得你臉上肉肉的,老早就想感受一下了.今天終于被哥摸到了,哈哈哈哈……"

"你要死啊!"走出食堂,我追著古政打.

古政被我追得上氣不接下氣,最後停下身子,扶住膝蓋,氣喘籲籲道:"小微微,你別追了,哥給你摸回來,算我們扯平了,好不好?"

笑嘻嘻說完,他居然真的將俊臉湊到我面前,一副任我揉捏的樣子.

"去你的!"

我氣哼哼地推他一把,簡直沒個正形.

要不是早知道他對徐子睿有意思,我真會想歪了,以為他對我有什麼想法了.

和古政分開後,我想了想,一段日子沒見古政,感覺他好像變了,身邊的花花草草都不見了.這人真的准備為了徐子睿修身養性了?

我嗤笑自己一聲,顧小西的事情還沒解決呢,我怎麼又操心起古政的事情來了.

哎,得好好想想怎麼告訴顧小西錢光的事情才好.

真是一個腦袋,兩個大.

還是先回去和鍾寰泥巴商量一下再說吧.

回到寢室,和鍾寰泥巴商量了一下,我們還是決定對顧小西實話實說.

顧小西知道真相後,沒有我們想象中的崩潰和嚎啕.相反,她出奇的平靜,只是眼中一抹空茫,讓人不忍直視.

上篇:第二十六章大招    下篇:第二十八章暴打渣男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