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二十九章能再狗血點麼?   
  
第二十九章能再狗血點麼?

g,更新快,無彈窗,!

幫顧小西報了一箭之仇後,我開始忙團內觀摩會的事.鍾寰在一旁協助我,自從上次上大課被攛掇起來唱歌出了一次丑,我行事盡量謹慎,小心又小心.這次團內觀摩會,牛班親臨指導,班上一些女生對我不滿的,在牛班的眼皮底下,也不敢太造次.我自小就是班委,口才雖不算太出眾,但主持能力還不錯,得了大家的配合,一切准備工作都進行得有條不紊.

團內觀摩會舉辦的那日,前來觀摩的盧絲,在台下用凌厲的眼神讓我飛刀又見飛刀.她的兩個跟班,狗腿一號和狗腿二號也沒給我什麼好臉色.

好在,班上的女生都以大局為重,對我倒十分配合,因此團內觀摩會舉辦的十分成功.

這次觀摩會,學生會的代表--蒙天學長也來了.觀摩會結束後,他特地走過來,跟我和鍾寰打招呼,還說我主持得不錯,得到風云學長的稱贊,我心里美了半天.

之後,因為這次成功,我們法學三班又評上了"優秀班集體",學校發給我們一筆數額可觀的獎金.于是,牛班帶著我們出去聚餐,聚完餐後,又續攤K歌.

這是一次修繕同學關系的絕佳機會.

為了緩和關系,在KTV,我挨個耐心問大家,想唱什麼歌,然後一一幫忙點上,十分賣力.

鍾寰看著我忙前忙後,無可奈何地問我:"你這麼費勁,累不累?"

我笑嘻嘻道:"我只是想同學之間關系和諧點嘛.而且,我也不是很費勁呀.反正,我也不是很喜歡唱歌."

見我固執,鍾寰唏噓:"真要領你的情才好."

我眨巴著眼睛,怪她杞人憂天:"真心換真心,大家人都挺好的.關于徐子睿的事,找個機會我再跟大家解釋一下."

鍾寰看著我,搖了搖頭.

我知道鍾寰是覺得我太在意別人的眼光,把自己搞得很累,她對我的做法不敢苟同.可我自小就是這麼一個性格,喜歡跟大家把關系都處好.我總覺得真心待人,別人也會真心待我.就像對徐子睿,我真心對他,他不也在不知不覺慢慢為我改變了麼.

唱歌盡興而回,鍾寰,泥巴和我說說笑笑,帶著給顧小西的外賣回寢室.經過錢光事件後,顧小西一直懨懨的,似乎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今天班上的聚餐也沒有去.當初覺得她無比平靜,現在看來,都是假象.鍾寰說給她一點時間,讓她慢慢恢複吧.于是,我們就大多數時候,給她足夠的空間和時間,讓她自我療傷.

走到寢室門口,我們就發現了不對勁.

寢室的門鎖住了.我們平時出門,只要有人在宿舍,圖省事,門都會不上鎖的.

鍾寰掏出鑰匙開門,門鎖剛剛轉動,里面便傳來一個熟悉的男聲.

鍾寰的手僵住,泥巴朝我倆擺擺手,示意我們屏息聆聽.

"老婆,你原諒我好不好?!"居然是錢光!能耐大啊,居然能偷偷溜進"男生止步"的女生宿舍.

我一股火氣躥上來,就要推門進去,不料,被鍾寰攔住了.

我和泥巴疑惑地看她.她對我和泥巴搖了搖頭,食指貼著嘴唇,示意我們噤聲.

鍾寰的意思是我們先看看,畢竟這是顧小西的私事,讓她自己先處理.

我和泥巴點了點頭,鍾寰輕轉鎖孔,將門輕輕推開一條縫隙.我們三人貓腰貼著牆,從門縫里往里瞅宿舍內的情況.

錢光是怎麼進的女生宿舍?

我眼睛在錢光身上一掃,立即明白了七八分.錢光今天戴了一頂女式帽子,打扮得很中性.他本來長相清秀,身材又是偏瘦小的體型,估計宿管大媽以為他是一如花似玉的姑娘了.這小子也算有點小聰明.

"分手就是分手了."顧小西冷冷地看著錢光.

好樣的!我們三個交流眼神,暗自給顧小西豎大拇指.好馬不吃回頭草,何況,這錢光還是一狗尾巴草.現在他就是變成一只流浪小狗,在這里搖尾乞憐,也沒人會同情他.

"老婆--"

錢光帶著哭腔又喊了一聲.我打了冷顫,一低頭,發現手臂上的雞皮疙瘩紛紛躥起.

真夠惡心的.

"你走."

顧小西話音未落,錢光居然"噗通"一聲直挺挺地給顧小西跪下了!

"你……"

我勒個去,真是極品啊.男兒膝下有黃金,他爺娘都是怎麼教他的?我們集體撫額,沒節操,不自重.

顧小西也是極為震驚,但看到錢光涕淚橫流地拉著她的褲腿,卻是越發的反感:"你跟我下跪也沒用.錢光,你不要讓我更瞧不起你!"

錢光這一跪,將顧小西對他唯一殘存的一點好感都跪沒了.

哪個女生會誰會喜歡一點自尊都不要的男生呢.

"你真的不回頭了?!"錢光瞧真切了顧小西眼中對他的厭煩,忽然站起身,惡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淚,神情古怪地問道.

"你想干嘛?"顧小西似乎也嗅到了危險的氣息,身子本能地往後退.

因為退得急,她險些摔倒,幸好她身後就是書桌,她後腰撞在桌沿上,才堪堪穩住了腳步.

錢光見一哭二鬧沒效果,忽然表情猙獰起來.他將顧小西逼到桌邊後,忽然伸手一撈,一把抓起顧小西背後書桌上的化妝鏡,"哐當"一聲,惡狠狠摔下.

"哐嚓--"

鏡子砸在地板上,四分五裂.

他一系列動作快而狠,我們還沒反應過來,耳邊便響起了鏡子碎裂的刺耳聲,然後再看到的就是錢光舉起一片玻璃碎片,揚言要割腕的畫面:"你真要分手,我就死在你面前!"

天雷滾滾,我快被雷死了.

這又是演得哪出?

可看錢光那決絕的架勢,他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他的舉動,嚇住了我們,當然,也驚呆了離他最近的顧小西.

"你--別這樣!"顧小西說話都有點結巴了.

錢光又哭了起來,跟個娘們似的,聲淚俱下的嚎啕,嚎得我們也心煩意亂.

偏偏這時候,顧小西電腦屏幕上的八點檔偶像劇,也放到了最狗血的一幕:"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我對你那麼好,為什麼你到最後還是要選擇她?!你要不跟我結婚,我今天就死在你面前!"

真不知道,錢光這自殺的戲碼,是不是臨時起意,即時模仿女二要挾男一的情節.

看著眼前的一幕,我一時心慌意亂:"鍾寰,要不我們報警吧.要真出了人命,會嚇死我的."

鍾寰神情凝重地看著里面發了瘋的錢光,略一思忖,然後鎮定地說道:"他沒勇氣割脈,我估計只是想嚇嚇顧小西."

我一想也是,自私的人,都愛己如命,怎麼可能自殘?

"那說不定,所有性格有缺陷的人,發起瘋來都很恐怖的.你說他真要掛在我們寢室了,那以後我們還怎麼住啊."泥巴這個女人嚇得臉都綠了.

鍾寰觀察了一下四周,像是在找什麼東西,嘴上卻不忘安撫泥巴:"放心,我不會讓他為所欲為的."

說完,她給我們一記安慰的眼神,隨後挪動腳步,貓著身子,退到樓梯口,取下那里的滅火器,旋即回來,躡手躡腳推開了門.

此刻,錢光背對著我們,正揚起手腕威脅顧小西.顧小西是面向我們的,她第一時間,看到了鍾寰.

鍾寰示意她保持原狀,不要打草驚蛇.驚恐萬分的顧小西,強自鎮定,微微點頭.

鍾寰慢慢靠近錢光,我和泥巴的手互相攥著,緊張得心都吊到了嗓子眼.

"顧小西,你知道我多愛你……"

鍾寰操起紅色滅火器,一記悶棍,砸向錢光的後頸.

錢光煽情的話語說到一半,便戛然而止.

然後,是"噗通"一聲悶響,錢光被砸暈.我們殺進寢室,去拉顧小西.

顧小西捂住嘴巴,看著錢光在她面前倒下,幾欲尖叫.

我長籲一口氣.這生活簡直跟電影似的驚險刺激.

"他沒事吧?"顧小西慢慢鎮定下來,低頭看著一動不動的錢光,驚魂未定.

鍾寰蹲下身體,探了一下錢光的鼻息,神色一松:"沒事,就是暈一會兒.我學過跆拳道,知道輕重."

顧小西和泥巴這長籲一口氣,吊在嗓子眼里的小心髒終于落回了原處.

我望了望陽台外漸濃的夜色,想到另外一個問題:"那我們現在怎麼處理他?"

見我這麼一問,泥巴笑出聲來:"谷微,你別搞得我們跟殺了人急著要埋尸似的."

她這話,讓大家忍俊不禁.

笑過之後,大家又同時皺了眉.

怎麼把錢光弄出去,是我們亟待解決的問題.

鍾寰凝眉想了一會,忽然眉頭一展,環視了寢室一圈後問我們:"你們有大袋子嗎?像那種裝被褥的大袋子."

這女人一定是懸疑小說看得多了,手法這麼劇情流.

我會心一笑,故作害怕地說道:"鍾寰,你別搞得越來越像殺人埋尸好嗎?我好怕怕."

"怕你個頭啊,說正事.錢光暈了,得把他弄出去.要是就這麼抬出去,宿管大媽不揭了我們的皮?找個袋子,掩人耳目,抬出去扔了."鍾寰嗔我一眼,轉過身,去自己的櫃子里翻找袋子.

我也開始翻箱倒櫃,一邊找,一邊不忘埋汰鍾寰:"鍾寰,我怎麼越來越發現你有殺人越貨的潛質呢?"

鍾寰敲我一記,卻是被我逗得興起,故意拿了一個尺子,擱在我胳膊上,一邊來回拉鋸,一邊故意拉長聲音,似模似樣惟妙惟肖地演:"德州電鋸殺人狂--"

"哎呀,我的媽呀."我驚跳著閃開,逗得鍾寰,泥巴和顧小西哈哈大笑.

找了一輪,就顧小西那里有個超大的裝被褥的袋子.

我們四個人氣喘籲籲地將錢光塞進袋子,都累出了一身汗.這毀尸滅跡,也是個體力活.一般的小女生,還真干不來.我們歇了一會,四人各自拽住錢光一肢,卯足了力氣,將他抬下去.

廢了九牛二虎之力,可算抬到樓下了.剩下的,就是怎麼逃脫宿管大媽的法眼了.

"同學,等一下.這是什麼東西,怎麼這麼大件?"

我們心若擂鼓地抬著錢光,准備十分自然地走出去,不想還是因為目標太大,被宿管大媽叫住了.

"阿姨,我們丟垃圾."鍾寰最鎮定,她微笑著回宿管大媽.我心里差點笑噴,有這麼大的垃圾嗎?

"現在的女孩子怎麼都這麼懶,垃圾囤這麼多才想到扔."還好宿管大媽此刻正在看一部家庭倫理劇,心思根本不在我們身上,她掃了一眼我們的大袋子,揮揮手,放行.

如臨大赦,我們假裝鎮定地抬著錢光,快速走出了宿舍樓.

我們處理錢光,還真像教父黑幫電影里殺人滅口的場景.

出了宿舍樓,又走了十多米,等到了不遠處的綠化帶,我們才將錢光放了下來.

放下死重死重的錢光,我們四人"呼哧呼哧"直喘粗氣,手臂都酸了.我揉了揉發酸的胳膊,心里暗啐:這個該死的小白臉,按說他既不高大又不威猛的,怎麼這麼重?

我們又搖了會胳膊和腿,舒展了一會筋骨,將塑料袋口打開後,才准備打道回府.

"等等."我們都往回走了好幾步了,鍾寰忽然叫住我們.

我們三人齊齊回頭看她,她狡黠一笑,壓低聲音道:"為民除害,慶祝一下."

我們三人心領神會,走到鍾寰身邊,四人勾肩搭背,左跳,右腳起;右跳,左腳踢.四小天鵝,天鵝湖走起:"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當!""

跳完,四人哈哈大笑著往宿舍樓走,不料顧小西又停住了腳步,讓我們等等她,這女人又折了回去.

難道是擔心錢光?

現在的天氣,氣溫雖有些低了,但這小子穿得不少,在那里睡一會,不會凍著,而且,這里常有情侶散步,不多久他就能被花前月下的小情侶發現,叫醒回去了.

我們疑惑地看著顧小西跑回去.隨後,見她扯住袋子一角,使勁往上一抖,睡得跟死豬似的錢光就"哧溜"一聲,從袋子里滑了出來.

噗--

看到她折返,手里多拿的那個塑料袋,我們差點笑彎了腰.

顧小西朝我們揚了揚手中的塑料大袋,十分正經地說道:"我的袋子必須拿回來,我還要裝褥子的."

我們風中凌亂.

上篇:第二十八章暴打渣男    下篇:第三十章可以依靠的肩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