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三十章可以依靠的肩膀   
  
第三十章可以依靠的肩膀

g,更新快,無彈窗,!

處理錢光的事後不久,牛班在班會上笑眯眯地宣布"一年一度的獎學金評比正式開始".大二上學期評選大一一學年的獎學金,綜合大一每人的綜合成績和課外積分排名.

牛班將評選事宜全權交給了我們的班長王潮--WC,讓我作為團支書在旁協助.

WC自從成了我們的結拜大哥,有什麼課外活動都會叫上我們,加上在大冰山的監督下我平時成績不賴,綜合測評總的一算,我居然排名全班第一.

結果一出來,我還沒來得及跟徐子睿分享這個好消息,就聽到了一些人對我的質疑.

當時,我在洗手間無意聽到這些非議,直愣得半響沒回過神來.

"聽說沒?她是一等獎呢,誰知道她這一等獎是怎麼評上來的?"

"這還想不到,有心計唄.大一那會,就跟王潮稱兄道弟,拜靶子什麼的,真是深謀遠慮.說不定,讓王潮給她多加分了."

"聽說之前的團內觀摩會,也是鍾寰走私情讓她辦的.沒那個活動,她課外活動積分能有那麼高?"

"真夠行的.你們知道她男朋友是誰不?"

"當然知道了,S大校草徐子睿唄.據說當初徐子睿一進校就被很多女生盯上了.她呢一下子說人是他哥,一下子說人家是玻璃,讓其他女生紛紛退卻,最後,自己卻搞定了冷面校草,成了徐子睿的正牌女友……"

"嘖嘖,道行夠高的啊."

"……"

我成了流言蜚語中的心機女.

這些非議,最開始是班里小范圍傳播,後來擴散到系里,再是院里,後來連學生會的人都知道了.

剛開始鍾寰她們讓我不要去在意.可我偏偏就是很在意別人眼光的人.從小到大,我的性格都極討喜,與班上同學一直相處融洽.即使是高中文科班,班上女生之間雖有些因為老師對同學們的偏愛程度不同而產生的小摩擦,我也是決不摻合,人緣極佳的.不想來到大學,因為獎學金,我竟成眾矢之的.

說我也就忍了,還連帶著WC和鍾寰一起罵.

忍了多日,我終于爆發,黑著臉對嗆完兩個嚼舌根的女人後,我一言不發打了車去酒吧.

酒是個好東西.我不能喝酒,可此刻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來,干杯."我趴在吧台,拿過調酒師推過來的酒,往嘴里送.

什麼獎學金,去你大爺的!

酒吧的重金屬音樂聲震耳欲聾,平時我覺得聒噪的東西,現在聽起來竟不覺刺耳.

內心的狂躁,似乎需要聒噪的音樂來安撫.

"別喝了!"鍾寰一把奪過我手中的啤酒.泥巴和顧小西在一旁,看我喝酒如喝水般牛飲鯨吞,膽戰心驚.

我推開鍾寰的手,又拿起一瓶啤酒,藏在背後,不讓她們來奪.看著三人無奈的臉,我眯著眼,呵呵笑:"放心,我不會耍酒瘋的.徐子睿說我耍酒瘋,是瞎說的.我的酒品可好了……"

說完,我轉過身,"咕咚"幾口,將啤酒喝了大半.

"走,回去!"鍾寰真的有點生氣了,她板著臉,再次奪下了我的酒瓶,然後將我拉下高腳椅,和泥巴顧小西護住我,往人群中擦撞著往酒吧門口走.

我被她們三個拉得趔趄了幾步,卻是十二分的不樂意,我扭著身子掙紮:"我不回去,我還沒喝夠呢."

這三個女人想拉我回去,沒門.我抱住酒吧門口的廊柱,說什麼也不走.我心里不痛快,她們干嘛這麼殘忍,酒都不讓人喝.

我晃晃有些發暈的腦袋,想起那些不堪入耳的非議與質疑,抑郁而窒息.

眾口鑠金的攻擊和謾罵,像凌遲人骨肉的利刃,一刀刀劃在我身上,讓我的心麻木而悲傷.

不僅WC和鍾寰被殃及,連牛班都被大家說成偏私.

再回想起那些曾經我自以為的成就感:我們三班同學關系和諧,同學之間友善……我總是被大家擁簇,大家說我是她們的開心果.可是,為什麼一到獎學金評比,一個個卻都變了臉,而我搖身一變成了偽善的心機女呢?

多諷刺,多自欺欺人.

我不敢想,也不願再想.

酒是個好東西,喝酒能讓人涼透的心,慢慢熱起來,讓人忘記傷害,忘記痛苦.

我想往死里喝,就算皮膚過敏也所謂,因為身體的疼痛,遠不及內心的苦悶.

我打著酒嗝,使出蠻力,八爪魚般抱住酒吧的廊柱,任鍾寰她們三人如何勸說,都不撒手.

"怎麼辦?"

迷糊中,我聽見泥巴帶著隱隱的哭腔問鍾寰.

接著就是一陣耳語.隨後,鍾寰將我帶回吧台,讓泥巴和顧小西先回,她在旁邊默默陪我.

她雖然沒有強行將我弄走,但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讓我再碰一滴酒了.

我折騰累了,軟綿綿地趴在吧台上,咧著嘴對鍾寰傻笑.

鍾寰有些無奈,重金屬音樂震耳欲聾,偶有一聲歎息傳來,我都懷疑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不知過了多久,我都要懨懨睡著的時候,一雙大手將我撈起.來人逮人速度十分迅速,我甚至來不及扒拉開對方,看看是誰,就已經被帶出了酒吧.

初冬的冷風一吹,我的身體瑟瑟抖了一下.再睜大眼睛看清了來人,瞬間就被大冰山一身的煞氣驚得酒醒了一大半.

我僵硬地轉了轉眼珠,想看鍾寰哪里去了.誰知,沒看到鍾寰人影,大冰山卻開口了,一句話幾乎是咬著牙吐出:"酒吧買醉,我還不知你有這樣的本事."

原來鍾寰找了徐子睿來撈我.

本來看到徐子睿這樣煞氣十足的出現,我心底是有些害怕.可不知是因為喝了酒,壯了膽,還是心底太過不忿,他的態度,將我心底深處的委屈徹底引爆.

不開心喝個酒還礙著他了?

我倔脾氣一來,眯著眼睛看了徐子睿一會,然後平靜而堅定地一字一句說道:"我--要--喝--酒--"

我只是知會大冰山,並不是征求他的意見.

霸氣十足地宣示完,我轉身又踉蹌著往酒吧走.

我清楚地聽見徐子睿的抽氣聲,估計他從未見到過膽敢拂他逆鱗的我,一時間有些錯愕.

可是錯愕只有短暫的一瞬.下一刻,我的胳膊就被他拽住.他抓的很緊,我大力掙了一下,沒掙開,我的怒氣瞬間爆發:"徐子睿,你放開我!"

從小到到大,除了我老媽,我還沒真正怕過誰!一直忌憚他徐子睿,也是因為珍惜我們從小到大的感情.

"別鬧了!"徐子睿的臉黑了,看著我在他的控制下扭來扭去,耐心幾乎耗盡.

"我就不走!我還沒喝夠!"我沖著他大喊.

徐子睿眸色森然地看了我一眼,我有些毛骨悚然,卻依舊梗著脖子與他僵持.

"好,很好."徐子睿牙咬切齒的說完,然後一個抄手,就將我扛了起來.

身體陡然失重,我驚呼出聲,隨即,雙手緊緊攀住徐子睿的肩.

我剛掌握了身體平衡,徐子睿下一刻又將我扔進了出租車里.

"小情侶鬧別扭了吧?"司機大叔笑眯眯回頭看我們.徐子睿一臉冷凝不說話,我氣得別過頭去看外面的街市燈火.

司機大叔討了個沒趣,訕訕回過頭,油門一踩,車便風馳電掣地往S大開.

在大學路下了車,我又拗了起來,徐子睿拉我,我不走.

他沉默看我一眼,眼里暗流湧動.通常這樣,就是他要發火的前奏.

我瑟縮了一下,一時有些躊躇.

就在我躊躇之間,想著要不要"識時務者為俊傑"低頭算了的時候,徐子睿以為我還在發倔,不由分說,故技重施,再次將我扛起.

我是頭豬還是怎麼的,他說扛就扛.

這都叫什麼事兒啊.我心底的怒氣又躥了起來.

我氣急敗壞:"徐子睿,你放我下來!"

我雙手亂揮,兩腳亂瞪,可大冰山卻依然昂首闊步,走得步履堅穩.我的掙紮,只是徒勞無功的體力耗損.

我遭全班女生詆毀,被當作政法公敵批斗,想喝個酒消解消解都不行.現在還被徐子睿制住,像頭死豬一樣扛著,失去人生自由,我怎麼這麼沒用?我悲從心來,巨大的挫敗翻卷而至,驀地大哭起來.

"嗚嗚嗚!我心里不痛快,我想喝酒排下憂解下愁,你們都不讓.你們還是不是人啊?!"我不掙紮了,像個死尸一樣耷拉著腦袋大嚎,痛哭流涕.

"……"見我大嚎,徐子睿的步子陡然一滯.接著,便手臂僵硬地將我放了下來.

從小到大,我一哭他就拿我沒撤.

我一哭,他縱使有再大的怒氣,都會消散無蹤.

我一屁股坐在大學路的馬路牙子上,也不管已經有了入冬的寒風料峭,繼續嚎哭.折騰了一整晚,我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我曲起膝蓋,抱住胳膊,哭得十分傷心.

徐子睿站在我身邊,似乎是無措,過了許久,才輕輕道:"微微……"

我本來耷拉著頭,陡然聽到他這一聲輕喚,渾身一震,有些不敢相信.

"微微",只有我爸媽才這樣稱呼我,其他相熟的親友也只是叫"小微".從小到大,大冰山從來沒有這樣親昵地叫過我.

從小,我就自認為是一個刀槍不入的金剛,在外面就算被別人欺負死,我都不會流一滴眼淚,可是每每一回到家,爸爸媽媽見我神色不對,柔聲一喚,我就傷心難過到不能自已,似乎心底的所有委屈一瞬間都找到了發泄的出口.其實,我一直沒弄明白,為什麼我爸媽那麼不煽情的一句柔聲呼喚,就能讓我立馬跟個變形金剛似的,一下子由神勇克制變得脆弱不堪?

我聽了大冰山那句該死的"微微"後,心底最脆弱的那根弦斷了,"哇"地一聲,眼淚如江河決堤,一發不可收拾,哭得更加凶猛.

見我肩頭聳動,哭得更加上氣不接下氣.一向冷靜異于常人的大冰山,此刻似乎也是陣腳大亂,不知如何是好.

嚎啕之間,大冰山默然在我身旁坐下.

我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似的,哭得驚天動地.而一旁的大冰山,眉頭逐漸擰成了一個"川"字.幸虧現在已是入冬,而且大半夜大學路上行人稀少,要不然,人家看我一個姑娘在大馬路牙子上哭得抽抽搭搭,旁邊又坐著一手忙腳亂的大男生,肯定要誤會我被他怎麼樣了.

眼角酸脹無比,我淚眼朦朧地抬頭,趕他走:"徐子睿,你可不可以不要管我?讓我哭會兒,我心里堵得難受."

對我的懇求,徐子睿置若罔聞.他只是眸色深深地盯著我的眼睛看了半響,隨後朝我伸出手臂,下一刻,將我的頭輕輕按在了他的肩上.

然後,他菲薄的唇里輕輕吐出三個字來:"我陪你."

我心里一暖,淚又止不住的流了出來,溫熱的淚水瞬間打濕了徐子睿的衣領,有幾滴淚甚至順著他的衣領,滲進了他的脖子.

見我有愈演愈烈的架勢,徐子睿攬住我,手臂僵了僵,最終輕輕拍了拍我的背.

這個動作,他第一次做,做起來甚至有些生硬,但卻偏偏擊中了我心底深處最脆弱的那根弦.

于是,眼淚越湧越凶.

我伏在他肩上,哭得如同一個小孩.就像小時侯,無數次我傷心難過受了委屈,都會抱住老爸的肩膀哭一樣,好像只有眼前的這個堅實的肩膀,能給脆弱無依的自己以倚靠

不知道哭了多久,哭著哭著,我的眼神漸漸迷蒙起來.

大哭一場後,身心俱疲.

眼皮越來越沉重,迷糊中,我感覺徐子睿將我攬進懷里,然後伸手輕輕觸了觸我的眼角,為我擦淨眼角最後一點淚漬後,氣息極近的在我耳邊叫我的名字:"微微?"

"嗯?"

我呢喃一聲,似乎覺得有點冷,幾乎是下意識地,我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縮進徐子睿懷里,隨後伸出手環住了他的腰.

徐子睿的懷抱真溫暖呵.

"我送你回去?"

被徐子睿這樣抱著,太舒服了,我一點兒也不想動,咂了咂嘴角,不耐地拒絕:"不要."

"起來?"

我又嘟著嘴,死死抱住他,不讓他離開,近乎撒嬌地嘟囔:"不想動."

然後,耳畔的聲音就逐漸飄渺遠去.接著,我墮入了迷蒙的夢里.

我是被一聲噴嚏驚醒的.我睜開眼時,發現自己被徐子睿緊緊圈在懷里,他的大衣將我裹得嚴嚴實實.再抬頭看徐子睿,他的嘴巴已然凍得發青,我心里一揪,他就這樣抱著我在這里坐了一夜?

見我動了動,徐子睿低頭看我,微扯了下嘴角,笑了笑:"醒了?"

"你怎麼不叫醒我?!"看他凍得夠嗆,我下意識地伸出手,捧住大冰山的手,邊搓邊呵氣.

我有些埋怨他太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了.就算他不送我回宿舍,找個學校附近的賓館酒店也行啊.

徐子睿低頭看我對著他的手一個勁的摩擦生熱,彎了彎唇角:"某人不肯動,沒轍."

我轉了一下眼珠,回想起昨天的死皮賴臉來,不由老臉一紅.

再看看自己躺在他的懷里,像個巨嬰一樣被他抱著,不由更是羞赧.

于是,我扭了扭身,撥開他的大衣,從他溫暖的懷里溜了出來.

等我站起身,順好了睡得皺巴巴的外套後,大冰山卻依舊紋絲不動,並且表情古怪.

"回去了."我伸手想拉他起來,誰知,被我一拽,大冰山卻倒抽了一口涼氣.

"腿麻了?"

大冰山表情扭曲地點了點頭.

我擔心地蹲下身來,讓他一手撐住我的肩,借力起來.而我一手拉過他的一只胳膊,一手環住他的腰,扶住他慢慢挪了幾步.

我覺得大冰山有點不對勁……他身上溫度好像比平日里高了許多.

于是,我伸手探了一下他的額頭.果然,燙得嚇人.我心里一緊.他的手是冰涼的,身體其他部分的溫度卻偏高.這不會是感冒的前兆吧?

待我要再摸他的臉,卻是被他攔住了.他不自然地側過頭,目光投向別處道:"沒事,男生身體溫度普遍比女生高."

看他不願再談這個話題,我估計他是逞強,心里琢磨著回頭給他送一盒感冒藥去,當下卻是轉移了話題:"徐子睿,你怎麼死重死重的?"

我扶著大冰山的樣子很滑稽.徐子睿生得牛高馬大,我一個海拔一米六零的小金剛,扶著這個呈水平六十度角傾斜的大塊頭,一路上,搖搖晃晃,步履蹣跚.我扶著大冰山跟練了醉拳似的,走路都走S型了.我一邊吃力地向前蝸牛式挪動,一邊小腦瓜子開始天馬行空:我若是一大力水手的話,那我小肩膀上扛得可就是一比薩斜塔啊.

大冰山心情似乎十分好,傲嬌地哼了一聲,糾正我:"這叫高大威猛."

"……"

"走了這麼久了,你腿好了沒啊?"我累的氣喘籲籲,大冰山似乎將整個人的身體重量都倚到了我身上.

"沒,還很麻."

我心里暗暗叫苦,此刻心里不知多想自己是個變形金剛.要是能直接變輛車就好了,油門一踩,比油一下子直接把徐子睿送回宿舍.

冬日的清晨,溫度雖有點低,但空氣卻十分清新,此刻,校園里迷迷蒙蒙籠罩著一層輕霧,路邊的小草上也染上了一層薄霜,眼底所見,皆是一片空蒙之色.宿醉後,我本來腦子有些混沌,此刻扶著徐子睿穿梭在清濛的晨霧中,倒清醒了不少.

因為才六點多,校園里人煙稀少,我一路扶著徐子睿回沁苑,倒也沒覺得多尬尷.

進了沁苑,徐子睿的腿已經恢複如初了.

他將我送到樓下.等到他轉身要走的時候,我叫住他,讓他等等我.

我一溜煙跑回寢室,鍾寰她們還在睡夢中,我躡手躡腳地開門,在抽屜里找出一盒感冒藥後,又急沖沖地跑下樓.

我將感冒藥遞給徐子睿,認真地對他說道:"這個記得吃……防患于未然也好."

徐子睿接過感冒藥,眼中情緒複雜.他盯著我看了好一會兒,忽然長臂一伸,一把抱住我,允道:"好."

大冰山似乎是被我的體貼觸動了心弦,眼里一片溫柔底色.

其實,是我要謝謝他才對.這麼冷的天,他陪了我一整晚.雖然他沒說什麼安慰我的話,但卻給了我最堅實的肩膀,讓我覺得有個人可以信賴,值得依靠.

心中有暖意流過,一時之間,我的心變得無比柔軟.

我墊著腳尖,下巴枕在徐子睿肩膀上,雙手環住他的腰,暖暖道:"藥一定要記得吃.你要感冒了,傳染給我,我就慘了."

徐子睿重重點了點頭,才放開我,轉身離開.

看著他的背影,我心底的霧霾一掃而光.如果獎學金這麼讓我不快樂,不要也罷.我有大冰山,足矣.

我輕松地回到寢室,剛躺到床上,手機就來了短信.

我打開手機一看,是徐子睿,他說:"做自己就好,真正的朋友不會誤會你."

我燦然一笑,手指輕點,敲出一個"嗯"字,再加了個大大的笑臉,點擊發送.

然後,關機,美美躺下,補覺.

待我睡足,已近中午.我懶懶睜開眼,便看到三張大臉懸在我腦袋上方.

顧小西驚喜道:"醒了!"

鍾寰點頭,看我一眼,遞給我一盒藥:"快吃藥."

我閉上眼,再睜開:"……"

泥巴已經端了熱水杯子來,顧小西撕開了藥盒,鍾寰將我扶起,讓我張嘴,我睡意未退,看她們一臉鄭重,只得木呆呆地聽從指令,張嘴,吞藥,喝水.

等到藥丸滑進了肚子,才醒過神來,我擁住被子問:"你們給我吃的是什麼藥,你們不會想謀害你們如花似玉的室友吧?"

鍾寰拍拍手,與泥巴和顧小西擊掌:"任務完成."

"嘎?"

顧小西微微一笑,很有些羨慕地說道:"徐子睿交代的,說你酒精過敏,醒後記得讓你吃藥."

"奧--"我心里一甜,躺回去,嘴角翹起.

"心情好點沒?"泥巴見我氣色不錯,關切地問我.

"我是神勇鐵金剛,哪能這麼脆弱啊!"我咧著嘴一笑,精氣神回來,調皮地作狒狒狀,喝哈喝哈,捶胸膛以示強壯.

"撲哧!"三個女人笑了.

"會開玩笑了,那就代表沒事了."鍾寰氣定神閑地往我手里塞了個小鏡,"你看你的眼睛,都腫成什麼樣了."

我睜眼一瞧,哀嚎一聲,兩片豌豆莢.

"我這里有兩片眼膜,敷敷就褪腫了."泥巴笑著遞給我一副眼膜.

我伸手接過,抬著胳膊看了看,發覺沒什麼異樣,奇道:"昨天一通猛灌,不僅怎麼喝都喝不醉,而且更匪夷所思的是,我竟然沒對酒精過敏?"

"昨天,看你喝得那麼生猛,我們怕你過敏,所以讓調酒師偷偷在你的酒里面兌了大量雪碧."

原來是這樣.

我眨了眨眼睛,看著面前三顆腦袋,眼底不由又有了淚意.心底最柔軟的那個角落,好像再次被輕輕觸碰了,一浪一浪的感動讓我眼角一陣陣發澀.

還好,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我親愛的朋友們,你們都在.

"你們先回避一下,讓我哭會兒,簡直太感動了."我嬉笑著推開鍾寰她們,用被子蒙住了頭.借著玩笑,將眼淚擦干.

鍾寰她們善解人意地走開.

在被子里,我打開手機.

手機震動,好幾條短信進來.我翻開短信一瞅,古政,第五維,還有WC,他們都在勸我,讓我想開些,不要太在意別人的眼光.

這些家伙的短信,一個比一個煽情.

我快速編輯了一條短信,群發給他:"我胡漢三又回來了."

不過,雖然我嘴里罵那些家伙煽情,可心里卻還是被這一汩汩的暖流激蕩得一浪一浪的.

我又不是人民幣,哪能叫人人都喜歡.我做好自己就行.我自己開心就行了,我干嘛要那麼在乎別人怎麼看我,我在乎那麼多干嘛?大冰山說得對,懂你的人無需你解釋.不懂你的人,你沒必要去解釋.

而且,我並不是一座孤島,有那麼多關心我的人在呢.

當我精神抖擻地再出門時,女生宿舍樓道里的氣氛依舊詭異.還是很多人,視我如流感病毒一般,避之唯恐不及.我嗤笑一聲,一個獎學金評選,就讓女生宿舍的氣氛緊張詭異得跟八國聯軍侵華時德國公使被刺殺似的,也真是醉了.

不過,我老娘不Care了.

再遇到眼刀子,我都氣定神閑,一一凌厲回過去.恍惚間,腦中虛幻出一幅刀光劍影的畫面,我以一敵百,身旁飛沙走石,我讓嚼舌根的女人們飛刀又見飛刀.

實在解氣.

上篇:第二十九章能再狗血點麼?    下篇:第三十一章心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