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三十一章心結   
  
第三十一章心結

g,更新快,無彈窗,!

接下來幾日,除了上課,我都在寢室里宅著.我雖然想得挺開,但也實在不想參與獎學金綜合測評了.對于之前的測評,大家有意見,WC跟牛班反應了一下,牛班叫上全部班委,重新測評.我為了避嫌,跟牛班婉拒了參與測評.

我宅在寢室躺在床上看小說.

看到搞笑處,咯咯直笑.

正看得帶勁,手機卻"嗡嗡"震動起來.

是鍾寰的短信.鍾寰作為學生會的宣傳部長,牛班讓她監督整個測評過程.

翻開短信,鍾寰說測評弄完了,還是維持原狀,末了發了個大大的笑臉給我,說真金不怕火煉.看著鍾寰給我報喜的短信,我有些失神,心里空蕩蕩的,沒有一絲喜悅.如果得到獎學金,是以同學之間的猜疑和疏離為代價的話,那我到底是得到了還是失去了呢?

這幾天,心里偶爾會發酸.一陣微風,一朵浮云,都能讓我時不時的感傷一下.

連鍾寰都拿BBS上最近文藝的簽名檔笑我:"當一個女子在看天空的時候,她並不想尋找什麼,她只是

對有些人或事,心里想開是一回事,但難免還是會失落一段時間.

最近,我的確有些矯情.

我合上小說,走到陽台,看著十二月明媚晴朗的藍天,伸了伸懶腰.

我發了一會兒怔,鍾寰又一個電話打過來.這女人不是在短信里說馬上回寢室麼?

按下接聽鍵,鍾寰催我道:"快點下來,我們都在11棟宿舍樓前的草坪上坐著呢,牛班有話要說."

"哦!"我應承一聲,心里開始納悶,牛班今天難道要在戶外看班會?

以牛班的明察秋毫,她可能已經知道了整個綜合測評中女生間的互相攻詰.眾說紛紜之後,不知道牛班現在怎麼看我?

我忐忑不安地下樓.看來,我終究是俗人,我還是在意別人看我的眼光.

我一下樓,就遠遠瞥見我們法學三班三十幾號人在草坪上席地而坐,大家圍了一個超大的圈圈,牛班坐在圓圈正中.

"谷微,這邊."牛班看到我,揚起親和的笑容,招手讓我過去.

我勉強扯出一個僵硬的笑容,目色複雜地望了望正回頭朝我這邊看的眾人,邁步朝同心圓走去.

我走到圓圈邊圍,在鍾寰旁邊坐下.

"好,現在我們人都到齊了!那我教大家玩個游戲."牛班整整衣襟,欠欠身,說了正式的開場白.

"玩游戲?"很多人都疑惑了,我抬起頭,加入了大問號的行列.我以為這只是一個換了場地的獎學金評比戶外總結會.

我掃掃眾人,大家都是一副"牛班您沒說錯吧"的表情.

我的目光所及之處,有幾個之前鬧的極凶總拿眼神往我身上紮飛鏢的女生,觸碰到我的眼光,有的低頭躲開我的眼神,有的則對著我不好意思的一笑.

微妙的尷尬和不好意思.

我皺了皺眉,有些納悶.

我疑惑地側頭看鍾寰,她給了我一個得意的眉來眼去,我心下便明白了七八分.再次測評,公平公正,或許證明了我的清白.但這其中,肯定少不了鍾寰為我的幾番斡旋.看著鍾寰微翹的嘴角,不知道怎麼回事,我的眼角有些酸澀.

感官是想哭的,但事實是,我也跟著鍾寰翹起了嘴角.

我的心情驀地好了起來.

"女生全體起立,站中間,手牽手,圍成一個圓圈."牛班站在大圓和小圓中間,微笑著指揮,我們一群女生不明所以地照辦.

大家按照牛班的要求,牽著手,圍成一個圈.

我晃了晃鍾寰的胳膊,感覺我們真有一種演還珠的即視感,忍不出笑著對她念念有詞:"海可枯石可爛,天可蹦地可裂,我們肩並著肩,手牽著手!"

鍾寰聽到我的私語,笑得肩膀直抖,只看得對面的泥巴和顧小西不不明就里.

"好,現在大家把手放開."牛班意味深長地繼續發口令,直弄得我們一頭霧水.連外圈坐著觀看的男生也交頭接耳起來.他們跟我們一樣,也被牛班弄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現在,大家都把自己的胳膊交叉,分別用自己的左右手去握住與自己不相鄰的兩個同學的左右手.記住,每個人切忌跟自己正對面的同學雙手互握."

匪夷所思的游戲規則,但我們還是照做了.

因為人多,肢體容易糾纏在一起.于是,為了執行好牛班的口令,我們慢慢開始互相協作,互相配合起來.看到誰弄錯了,甚至會及時糾正.

"來,把手給我."

"谷微,你的胳膊穿錯了,應該這樣穿過去."

"誒,你握了你旁邊人的手了."

"……"

等我們跟個死結一樣,二十幾條胳膊糾纏在一起,大家簇擁在一塊時,牛班樂呵呵笑了.

她拍了拍手,道:"這個游戲的名字叫做'解結’,這是我上大學時,社會學的老師教我的.現在呢,你們要做的就是,通過你們大家的通力協作,鑽空,翻轉,穿胳膊和抬腿都可以,目的是把這個結打開.你們可以想各種穿插方法,但是唯一的游戲規則就是,每個人都不能松開與別人握著的手."

"解結"?現在都快成死結了怎麼解啊.我本來有些沮喪,但看到大家似乎都一臉斗志,也不禁受了感染,重新振作.

眾志成城.大家有了同一個使命,似乎拋開了之前的嫌隙,群策群力起來.

開始解了……有人開始鑽空,你動我也動,都想讓自己先被解開,再好解開別人,可每個人都堅持己見,這樣東穿西插,一會兒,大家便身子扭曲,反著手的反著手,扭著身的扭著身,胳膊腿兒不知道怎麼放.原本本來已經有夠複雜的結兒,被我們整得更複雜了.

我扭著身子哀號,好像越解越成死結了.

此刻的我,一腿半跪,一腿半躬,一只胳膊指天,一只手臂扭在身後,像是正在做高難度的瑜伽動作.

我正身子扭曲得難受呢,不曾想平日寡言少語的WC看到我的樣子,正兒八經地對我說了一句:"谷微,你在Cosplay郭大俠?"

只識射彎弓射大雕?

"哈哈哈哈……"外圈的男生全部被我滑稽的動作逗笑了.

"什麼?'郭靖’!我要看,我要看."那群跟我糾結在一起的女人們也開始起哄,這一動,某人一個重心不穩,只聽"哎喲"一聲,我們這群結成死結的女人全部噗通倒地,來了個群摔.

等到大家不得不松手,齜牙咧嘴起身時,牛班一邊拉我們起來,一邊說:"這個游戲,就是要講求團體合作,如果每個人都想著自己先出來,那結永遠也解不開.看到這麼複雜的結子,你們首先想到的不應該是自己,而是應該看讓哪個同學先出去,才能讓結子更好打開.前面每一個人的穿插,都是為後面人的鑽空做鋪墊."

"恩,牛班,你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吧.我們這次一定會做好!"

"好.現在重新開始."

翻手,抬腿,鑽空,穿插,為了同一個目標,大家互相幫助和指導,彼此之間似乎產生了某種微妙的化學反應,結子似乎也更容易解了.

"這個游戲,是社會學專家針對現代社會人與人之間越來越冷漠越來越自我中心的無奈現狀而發明的.我教大家玩這個游戲,並不是想給大家什麼教訓,我只是希望大家在以後同學之間的相處中,能彼此以誠相待,不要讓誤會和猜忌破壞了大家之間難得的同窗之誼."

最後一個矮身低頭,我穿過泥巴的胳膊,轉身,結解開了.大家恢複成手牽著手的樣子,只是身體全部背過來了而已.

"哦耶!"我們齊心協力解開了那麼複雜難解的結兒,雀躍不已.

"呼--"我長籲一口氣,低頭看了看大家交握的手,再想想牛班的一席話,感觸更深.

"同學們,人家說十年修得同船渡.修多少年,才能彼此同窗四年?所以,牛班希望你們不要因為一些物質利益上的得失,而破壞了彼此之間純真的友誼.等你們出大學了就會知道,學生時代的友誼是多麼可貴……"

大家默默點頭.

我朝牛班投去感激的目光,牛班朝我輕輕點了點頭.

接下來大家圍坐在牛班身邊開始聊天,牛班只是比我大了五六歲而已,跟我們有很多話題.

我坐在不遠處,看著大家聊得嗨皮,抬頭眯著眼望了望一塵如洗的澄澈天空,心中郁結全消.

"谷微?"

"嗯?"

"對不起啊,之前誤會你了.我們跟你道歉."

"呵,沒事兒."

"對不起,我不該那樣說你."

"你原諒我們吧."

"……"

大家真誠跟我道歉,我也不能小氣,笑了笑,與她們冰釋前嫌.關于徐子睿的事情,鍾寰之前已經幫我跟大家解釋清楚了.所有事情弄明白了,大家對于我和徐子睿,是真心的祝福.

與大家一笑泯恩仇後,我的心情徹底恢複.

不多久,獎學金發下來.我和其他幾個獲獎同學一起,合伙請班上的同學大吃了一頓後,我開始盤算著私下請大家吃大餐慶祝一下.

我最傷心難過的時候,他們在身邊.所以,我的喜悅,也想和他們分享.

我打電話給徐子睿,約他出來,誰知大冰山說他有事不來了,讓我們自己好好聚.

待我還要說話,大冰山居然直接掛了我電話.

我握住手機有些發怔.徐子睿很少掛我電話,他今天怎麼了?

不對,是他最近都怎麼了?

這幾天,飯也不陪我吃;約他出來,推三阻四……不正常!大冰山對我退避三舍,不會是移情別戀了吧?怎麼感覺他好像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瞞著我似的.

我心中咯噔一聲,頓感不妙.

我老媽說,男人要是言語一支吾,行為一敷衍,就離變心不遠了.

徐子睿的反常,讓我的心揪了起來.可是,我傷心難過的時候,他默默陪了我一夜,這些都是真的.這才幾日,他不可能變心的.

我讓泥巴幫我向陳小生打聽,泥巴說陳小生跟著老師出去做項目去了,不在學校.

我腦子一轉,當下又撥通了古政的電話.

誰知,古政說家里有事這幾天不在學校,不知道徐子睿什麼情況.隨後,卻一本正經地說:"谷微,徐子睿可能最近忙."

我氣哼哼地掛了電話,古政一改往日跟我說話的嬉皮笑臉,很不正常.

徐子睿很少接觸其他女生,現在古政又變得這麼詭異.徐子睿移情別戀的對象不會是古政吧?

這個想法一出,我自己也被這滾滾天雷得靈魂出竅.

徐子睿是貨真價實的直男.

我搖搖頭,試圖擺脫腦子里的胡思亂想.

我直接去徐子睿寢室找他好了.

來到徐子睿他們宿舍樓下,我先打了一下徐子睿寢室的座機,電話響了半天,也無人接聽.那寢室應該沒人,于是我在樓下的拐角處守株待兔.

現在是吃飯的點了,徐子睿總要下來吃飯吧.

我撐著膝蓋,等了半小時,徐子睿沒出現,倒是古政拿著一個飯盒,神色匆匆地回了寢室.我剛准備跟著他進寢室,誰知不一會兒,他又下樓來.

先前的飯盒不見了,手中多了幾本書.

這家伙快步出了沁苑,接著走上大學路,往西苑走.我滿腦子疑問,跟在古政後面不遠處,躡手躡腳,亦步亦趨,想看他到底去哪里,去見什麼人.

我的直覺告訴我,他現在去西苑見的人,十有八九是徐子睿.

跟著古政拐上西苑的林蔭大道,校醫院那幢白色的樓就出現在了我眼前.

這地方我很熟,軍訓時我暈倒,後來我腳扭傷,徐子睿都曾送過我來這里.

眼見著古政進了校醫院的一間病房,我的一顆心漸漸沉了下去.

"子睿,這是最近備考的專業書,我都給你帶來了."

我悄然順著未關緊的門縫里看去,映入我眼簾的便是臥在病號床上的大冰山.古政背對著我,遮住了徐子睿的臉,但徐子睿的兩只胳膊都露在外面,一只胳膊打著點滴,另一只胳膊上戴著我送他的那塊手表.

我心口一縮,徐子睿病了?

我腦中迅速倒帶,那晚露宿大學路,第二天他嘴唇發青,手腳冰涼,額頭發燙,他還說男生體溫比女生高.其實,他就是凍感冒了.

我眼眶一熱,心里一酸,眼淚吧嗒就掉了下來.我剛剛是什麼齷齪思想,怎麼能那樣想他.

我抹了抹淚,咧著嘴笑了一下,整理好心情,才推開了門.

"徐子睿--"

徐子睿和古政兩人看到我,都大吃一驚.

"你跟著我來的?"古政看了看我,略一思忖,對著徐子睿正色道,"子睿,哥們可沒跟她說你感冒生病的事."

"嗯."

徐子睿點了點頭,沒有怪古政的意思.我很少看到徐子睿生病的樣子,此刻的他,因為生病的緣故,臉上少了一絲血色,顯得有些虛弱,往日冷凌的氣息斂去不少.

我一動不動地怔怔望著徐子睿,不說話.

"你最近不是被獎學金的事煩惱嗎?子睿不希望你再傷神."

古政見我這架勢,覺得不妙,幫著徐子睿解釋了一句後,對著我和徐子睿揮揮手,恢複成往日嬉皮笑臉的樣子,掉頭想走:"小微微,既然你來,哥就把子睿交給你了.哥晚上還有課,先撤了."

說完,便閃了人.

我沉默地走到徐子睿的病床邊,眼里已經是盈盈泛著水光.他生病了,都不告訴我?他讓我這個女朋友顯得這麼不稱職.而且,他這樣避而不見,不知道我會胡思亂想麼?

徐子睿看我一副要哭的樣子,神色一軟,有些無奈地拉過我的手道:"怕你擔心."

我輕輕揚了揚頭,將眼底的淚意憋了回去,嘟著嘴,低聲道:"你不見我,更讓我擔心.我以為你又不要我了?"

"胡思亂想."徐子睿敲了我額頭一記.

我一怔,這麼親昵的輕斥和動作,居然被大冰山這麼自然而然的做出來了.

我有些震驚,對上徐子睿幽深的眸子,當下失神.

"獎學金的事解決了?"徐子睿大抵是無奈了,看著我發呆,轉移話題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回過神,微微一笑:"都搞定了."

徐子睿嘴角一牽,彎出一個好看的弧度,像是一直牽掛的事落了心.

他都病倒了,還在擔心我那點破事,我的眼睛又紅了.

看著我眼睛和鼻子紅紅的,顯然是剛剛在病房外哭過,因為倉促胡亂抹眼淚,額邊的發都亂了.徐子睿看了我半響,探身伸手,幫我撥開了額前的碎發.可是因為探身,他卻劇烈咳嗽起來.

"沒事吧?"我趕緊給徐子睿倒水,再給他拍背緩咳,他促咳了好幾聲,臉都咳紅了,才緩過來.

他咳一聲,我的心就揪一下.他連咳數聲,我的心就揪成了一團,心疼得不得了.

都怪我.我郁悶就郁悶,干嘛好死不死去借酒消愁啊.谷微啊谷微,你古詩詞都學到哪里去了,你不知道舉杯消愁愁更愁抽刀斷水水更流嗎你!你喝酒也就算了,你沒醉還耍什麼酒瘋死不回寢室啊,搞得大冰山陪你在大馬路上坐了一宿.谷微啊谷微,你就是個禍首!我本來想罵自己是個禍水的,但考慮到我若用了這麼一稱呼,外貌協會的人肯定要對我口誅筆伐,于是作罷.我這外型,還真不夠格去當一灘禍水.

"你是不是拖了好些天,才來吊水?"怎麼這麼嚴重,徐子睿身體一向好,很少感冒生病.

"沒事,沒那麼脆弱."大冰山臉色蒼白,直接跳過了我的問題.

"對不起……都怪我,害你生病."看他怕我擔心,我心里一酸,又落淚了.我真的沒想煽情,可是忍不住.情之所致,性之所然,所以我不忍了.大冰山對我這麼好,我真的挺感動的.

"……別哭."大冰山看我涕淚橫流,不知所措.

我低頭盯著他手背上密集的烏青針口,眼淚卻是怎麼也止不住了.大冰山隱約歎了口氣,下一刻,便伸出另一只沒吊鹽水的手,一把將我攬進了懷里,柔聲安慰:"很快就好,別擔心."

我伏在他懷里,淚眼婆娑道:"你快點好起來,我還要請你吃大餐呢."

哭了好一會兒,我才漸漸收聲,然後抓著他的手,讓他摸我鼓囊的衣兜:"我錢都准備好了."

徐子睿下巴擱在我頭上,點了點頭.

我們就這樣靜靜地依偎了很久.直到徐子睿的上一瓶鹽水快輸完,我叫了護士來換瓶子.

護士剛剛給徐子睿量了體溫,徐子睿退燒了.護士說,再住二天,他就可以出院了.

護士走之前,讓徐子睿平躺回床上,說這樣利于順暢輸液.

于是,我堅持讓徐子睿躺下.

徐子睿似乎有些不願意,我勸了他幾句,他依舊不動.我便決定自己動手.

我俯下身,大冰山卻好整以暇地半倚在床頭,彎著嘴角瞧著我離他越來越近的臉.

我探手到大冰山背後,抱住他的後背,穩住重心,將他輕輕往下拽,一邊拽一邊說:"你動一下."

大冰山眉峰輕掀,慢慢挪了一下,而我的手被他壓著,來不及抽出,失去重心,在徐子睿平躺回去的瞬間,一頭栽倒進他懷里.

"呃--"

大冰山輕哼一聲,估計被我的谷鐵頭撞得夠嗆.

"怎麼了?痛嗎?"我一抬頭,我的媽,我的鼻尖又與徐子睿硬挺的鼻梁碰了個正著,這這這,這就是傳說中的0.01公分之梅花三弄嗎!我們這姿勢,也太曖昧了吧.我眼觀鼻,鼻觀心,眼睛不知道往哪里放.可大冰山吃痛微蹙眉頭後,卻是干脆一把攬住了我.

我保持這個撲倒大冰山的姿勢足足有五秒.隨後,大冰山的鼻息噴到我臉上,我才陡然臉紅,醒過神來.

簡直是心脾肺腎都在顫抖啊.

我剛要抽身,大冰山的大手,卻已經先我一步按住了我的後腦勺,接著便吻住了我……

我霍然睜大眼睛.

溫暖干燥的觸感,徐子睿柔軟的唇緊貼著我好一會兒,才開始在我的唇瓣上來回逡巡.只是淺吻,並沒有深入,可是已經足夠讓我大腦短路,呼吸急促.

"咚咚咚!"我們身體相貼,這樣狂亂而有力的心跳不知是我的,還是他的.

徐子睿放開我的時候,我的臉紅得幾乎要滴出血來.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徐子睿仿佛跳動著火光的眼眸,小心肝一顫,情不自禁地又慢慢閉上了眼.意猶未盡,我感覺大冰山還想吻我.

誰知,徐子睿卻是伸過手指,輕輕摩挲我的嘴唇,然後用手背撫了撫我的臉.

意料之中的吻沒有落下來,我睜開眼,疑惑地看他:"……?"

徐子睿朝著鹽水瓶點了點下巴.原來,他是怕把感冒傳我.難怪,剛才只是淺嘗輒止.

我心中一暖,低下頭,隔著被子,抱住他道:"那你給我抱會兒."

人生病的時候,最容易變得脆弱.小時候,但凡我生病,都是要老媽親親又抱抱的.剛才徐子睿親了我,我再抱抱他,會讓他覺得有媽媽般的溫暖吧.

徐子睿沒有說話,他只是攬緊了我.

"徐子睿?"

"嗯?"

"想不想聽我唱歌?"

"神曲不要."

"絕不是神曲,那我唱了啊."

"嗯."

"小寶寶,睡覺覺,來聽媽媽輕輕唱……"為了讓徐子睿感受到更多的溫暖,我給大冰山唱起了搖籃曲.

"……"

"不要動,我這是給你唱搖籃曲呢.睡吧,睡吧……"

"……"

原本擁抱的和美和溫情,被我雷人的搖籃曲給打破了.

大冰山咬牙切齒道:"谷微!"

我仰頭看他,咯咯直笑.

這晚,我一直陪徐子睿到很晚才回宿舍.徐子睿不放心我一個人回去,我便打了電話讓鍾寰她們來接我.

第二天,我沒課,于是帶了專業課書來,一邊陪徐子睿,一邊複習.複習累了,我就跟徐子睿講最近身邊的趣事.大多時候,是我講,他聽.大冰山本來話就不多,跟我戀愛後,也不再毒舌我了,這會兒感冒了嗓子不好,基本上就成了完完全全的聽眾.

我講的都是些芝麻綠豆般的小事,徐子睿卻不嫌煩,他倚在床頭,總是饒有興致地聽我講.

這樣的徐子睿,溫暖,親切,沒有一絲距離和冷凌.

午後的陽光透過玻璃窗子灑進來,細小的微塵在光束中游走浮動,我對上徐子睿舒展的眉眼,時光仿佛靜止,總有種地老天荒的感覺.

徐子睿變了,變得更讓我喜歡.

他現在不再對我毒舌,願和我好好說話,願耐心聽我傾訴,在我傷心難過的時候,毫不猶豫地給我肩膀,還願意主動牽我的手,偶爾溫柔的親我.

我感覺,自己正一步步走進徐子睿心里,心里便多了好多歡喜.每次與徐子睿在一起時,總是神采奕奕的.

第三天,徐子睿出院.古政來接我們,盯著我的臉端詳半天,酸酸地揶揄我道:"小微微,你這些天,你眼睛都會發光,看來被愛情滋潤的不錯."

"哪有?"我嗔他一眼,低頭繼續幫徐子睿收拾東西,臉卻是微微紅了.

徐子睿看著我們斗嘴,眼里星光熠熠.

上篇:第三十章可以依靠的肩膀    下篇:第三十二章微風沉醉的晚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