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三十二章微風沉醉的晚上   
  
第三十二章微風沉醉的晚上

g,更新快,無彈窗,!

回宿舍的時候,我偷偷拉過古政問徐子睿的感冒是不是拖久了才這麼嚴重,古政點了點頭.

我忍不住責怪徐子睿,但他卻只是攬著我的肩膀俊眉微彎.

徐子睿恢複後不久,我找了個大家都有空的日子,請大家吃飯.

除了徐子睿,古政,陳小生,泥巴和顧小西,我叫上了WC,又特意讓鍾寰帶第五維來.

WC作為我們的結拜大哥,一直很照顧我們.這次獎學金評選,又力挺我.我要好好謝他一番.

一行人去西苑的墮落一條街吃飯吃得十分歡樂.吃完飯後,我又豪氣十足地續攤,請大家去K歌.

進了K歌房,古政還無不羨慕地對徐子睿說:"子睿,我發現找個學霸女友就是好,有錢,任性."

大家都被他逗樂.徐子睿好笑地看他一眼:"她算學霸?"

赤裸裸地質疑我.

我蹭到徐子睿身邊,挑眉抗議道:"難道不是嗎?"

其實,我從小到大,學習沒掉鏈子,真的得虧徐子睿.我如果是學霸,那徐子睿就是學神.如果沒有他,我估計在多年前就淪為學渣了.

"我去,打情罵俏,受不了."陳小生誇張地張開手掌,裝模作樣地遮了遮自己的眼睛,打趣我們.一晚上都興致缺缺的泥巴,看到陳小生逗趣,此刻臉上終于漾出一絲微笑.

今天,我總感覺陳小生和泥巴有點不對勁,但是又看不出是哪里不對勁.

第五維和鍾寰在點歌電腦屏幕前為大家點歌,我看著兩人不時耳語,心情無比的好.

大家都很開心,唯一有些靦腆的WC,在我們無傷大雅的玩笑下也頻頻展顏.我之前還怕大家冷落了WC,怕他融入不了我們的氛圍.但自吃飯起,看到顧小西一直關注著WC的目光後,我就不再擔心了.

吃飯的時候,顧小西會悉心地幫WC夾菜,點歌的時候,也會招呼鍾寰幫忙點WC會唱的歌.

我看著他們偷笑.

屁股慢慢挪到他們身邊,我一邊用胳膊肘捅顧小西暗示她邀請WC唱歌,一邊真誠地對WC說道:"大哥,這次真的要好好謝謝你."

WC這樣的悶葫蘆,在感情上,如同舊時農場里碾壓麥穗的石磙一樣,如果沒有人推他,他是不會動的.

我觀察了WC好長一段時間,自大一起,他就沒追過人,至今是單身.最特別的是,他跟我們四人相處,只有面對顧小西時才會時不時臉紅,會不好意思.前幾天,鍾寰分析WC當初拒絕顧小西邀請的原因,猜想當時他只是害羞無措.也就是說,WC雖然當初拒絕了顧小西的邀請,但並不代表他對顧小西沒好感.

WC極少看到我這麼鄭重其事,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客氣啥."

顧小西在旁邊微微笑:"你們兩個這麼客氣干嘛,我覺得好別扭."

我推了顧小西一把,朝著點歌電腦邊的鍾寰喊:"別扭就不要看.走走走,去唱歌!鍾寰,你幫顧小西和大哥切首歌,點那種情歌對唱的."

鍾寰點頭應下,當下切了一首情歌.

WC被我們攛掇著去唱歌,大家紛紛鼓掌.

我一邊鼓掌,一邊側頭對身旁的大冰山和古政炫耀:"我厲害吧."

古政全身舒展地躺在KTV的沙發上,懶洋洋損我:"谷微,你嘴角旁要是點上顆黑痣,臉上再撲點粉,搖個蒲扇,金牌媒婆沒跑."

說完,手臂交叉擱在腦後,微微闔了眼簾,一副"這畫面太美我不敢看"不忍直視的模樣.

我瞪他一眼,扯著徐子睿的袖子告狀:"嘴真壞!"

徐子睿好笑地看看我倆,卻是轉頭稱贊第五維歌唱的好.

他甚少稱贊人,這會大開金口,贊美別人,我還是第一次瞧見,不免驚喜.

第五維一開嗓,便有巨星開演唱會的即視感.我們排排坐,撐著下巴聽他唱歌.第五維不僅重金屬音樂飆高音飆得如同鐵肺王子,連曲調柔緩的情歌也唱得深情款款.聽他唱歌,簡直是享受.

在第五維面前,麥霸陳小生和情歌王子古政都甘願折服.

"第五維應該去參加選秀."我由衷地歎.

鍾寰點了點頭,摸著下巴.想了想,緩緩道:"嗯.快男十萬強,應該差不多."

噗--這女人對第五維還真是吝于贊美.

唱歌結束的時候,已經十點半了,大家各自散了.

我挽著徐子睿的手,一邊開心地踢腳小的石子兒,一邊說道:"誒,徐子睿,我們班決定這個周末集體去神農滑雪場放松一下.大家規定說有家屬的要帶家屬.你能陪我去不?"

神農滑雪場,在南方五大滑雪場之一,不過離Y市有些遠,需要包車前往,在那邊過夜.

徐子睿聽了我的詢問,抬頭想了一會,問道:"必須去?"

我鄭重地點了點頭,我知道徐子日一向不喜歡和不熟的人一起,所以這話我在肚子里憋了兩天了.但大家規定說都要帶家屬的,我也想將徐子睿正式介紹給大家.這其中,我帶了點私心.

雖然我和他是契約情侶,可是我已經分不清我們是真的戀愛,還是假的交往了.我覺得徐子睿是喜歡我的,可是有時候又會擔心,他對我的那些親密舉動,到底會不會只是單純的在履行《交往合同》義務.畢竟,他一次也沒有說過喜歡我.女生對沒有給出自己承諾的對象,總會有些患得患失.

對大家正式公布我們的關系,仿佛讓越多的人知道,我就會對我們的感情越確定一些.

徐子睿看見我眼中滿滿的期待,終于點了頭:"好."

"耶!"我開心地幾乎跳起來.

徐子睿有些頭疼得看著我:"穿厚點的褲子."

我皺著鼻子,嗔他:"那段記憶格式化."

大冰山到現在還沒忘記我高中時初學滑雪的糗事.高中那會,我學滑雪,嫌厚重的滑雪服臃腫,不穿滑雪裝備,將完整無缺的牛仔褲硬生生摔成了千瘡百孔的破爛王.當初,徐子聰和我妹兩個初中生在我和徐子睿身旁,捂著嘴大笑,說我是高級服裝設計師,只需要滑個雪,就能分分鍾變換牛仔褲的款型.

我在運動方面實在是沒天分,最後,還是徐子睿牽著我的手,一步一步帶著我,我才慢慢學會了滑雪.

他牽起我手的時候,我的手心里全是汗.我只記得當時,我心髒跳得急切,不知道是因為害怕摔倒,還是因為他第一次這麼長時間牽著我的手.

想起當初他教我滑雪酷酷的樣子,我不禁有些失神.雖然他的臉很臭,但還是很耐心的,我這麼笨,他還是教會我了.

"回魂!"徐子睿無奈地敲敲我的頭.

我醒過神來,對著他咧嘴一笑,怕他再提我當年的窘事,連忙轉移話題:"徐子睿,你看今天夜色真美.雖然沒有月亮,但滿天星辰呢.給我講個故事吧."

前段時間,因為獎學金的事情,我消極異常.徐子睿會偶爾在QQ或手機上發些小故事,給我看.

傲嬌如他,雖然說不出甜言蜜語,但會通過這種方式哄我.

徐子睿牽著我的手,看了看沁苑籃球場旁被冬風吹得森然直響的竹林,點頭道:"好."

見他答應,我笑嘻嘻地抱住他的胳膊,催促:"快點,快點."

徐子睿看我急切,嘴角輕牽,卻是扯出一個意味不明的弧度來.此刻的徐子睿,有點壞壞的感覺,往日的冷凌和肅然全然消失不見.這樣的徐子睿,生動許多.

徐子睿沉思默想了半刻,緩緩開口道:"從前,有兩姐妹,她們的母親去世了.在母親的葬禮上,妹妹看到了一個非常英俊的男人,妹妹對男人一見鍾情.不久,姐姐就死了.請問為什麼?考考你的智商."

我抬頭對上他幽深的眸子,笑道:"這個簡單.答案是:妹妹把姐姐給殺了.因為她想在姐姐的葬禮上再見那個英俊男人一次."

聯邦調查局測試人心理變態的問題.

沒有三兩三,不敢上梁山.沒有幾把刷子,我豈能叫超級無敵百科全書.

問這麼變態的問題,大冰山也夠變態的.

可我回答出了問題,雖然佐證了我的智慧,卻同時也證明了我很變態.好像是兩難啊,回答也錯,不回答也錯.

難怪,大冰山嘴角會扯出那個意味不明的笑.

徐子睿見我得意,有些忍俊不禁,但似乎是為了維持自己的高冷神形象,還是生生忍住了笑意:"第二個.某夜黑風高的晚上,有個男人走路回家,經過一條巷子時,他聽到'唰唰唰’的聲音……"

我從來沒發現大冰山描繪起詭異的場景來,會這麼生動.他還有多少不為我所熟知的東西?我全部神智都被他的故事攫住,牙齒不覺咬了咬微涼的唇,因為心里害怕,下意識地掖了掖身上的衣服,徐子睿接著道:"他覺得奇怪便停下來,隨即看到不遠處的巷子里,一個老婆婆在掃地.他以為是一般掃街的清潔工,所以沒在意就離開了.他只是有點納悶,為什麼那麼晚了還有人做清潔.第二天,報紙上報道殺人案件.報道上說昨晚有個老婆婆殺了人,作案時間地點剛好跟他所見吻合.他撞見了殺人不久後的老婆婆.但是,當時他並沒有看到尸體.問題是,當時老婆婆將尸體藏在哪里?"

徐子睿破天荒地說了這麼長一段話,而且還說得如此聲情並茂,驚得我差點掉了下巴.此刻,無星無月,四周漆黑,陣陣陰風又將背後的竹林吹得嘩嘩作響,我一時毛骨悚然,于是將徐子睿的胳膊摟得更緊,我故作鎮定地回答:"那個老婆婆,把尸體放在了垃圾箱里."

徐子睿肅穆地搖頭:"那里沒有垃圾箱."

"那難道,老婆婆跟香港喜劇片里一樣,把尸體貼在了陰暗角落的牆上?"我開始天馬行空地進行哥德巴赫大猜想.

徐子睿敲我的頭:"好好猜."

我猜了好幾個,都不對.

"徐子睿,告訴我正確答案.我猜不出來了."我沒耐心了.

"確定要聽?"徐子睿認真看我.

我抱緊他的胳膊,又害怕又期待地哆嗦:"必須要聽.我又不是膽小鬼."

徐子睿見我哆嗦個不停,想了想,有些欲言又止,隨後摟了摟我的肩道:"改日再說."

我當然不依了:"你不知道好奇害死貓啊.快點說啦."

徐子睿見我堅持,忽地俯身,詭異地對我說道:"唰!唰!唰!老婆婆倒提尸體,拿著人肉拖把……掃地."

"啊!"

好恐怖!我大叫一聲,一個猴子上樹,就跳到了徐子睿身上,四肢並用,死死抱住了他.

我發誓,我此舉絕對是本能反應,真的沒有半點想要卡徐子睿油的意思.

"……"身上忽然掛了個八爪魚,徐子睿身體微微晃了兩步,才終于站穩,隨後悶悶道:"谷微,你想掐死我?"

嘎?我這才回過神來.我將他的脖子摟得太緊,害他呼吸不暢.我稍微松了松胳膊,嘟嘴道:"是你想嚇死我才對.干嘛走這條小道啊,還講這麼恐怖的故事."

說完,我又害怕地緊了緊盤在他腰身上的腿.

"……"

徐子睿將我往上顛了顛,我以為他想讓我下來,上身稍微拉開了一下與他的距離,可憐兮兮道:"不要……,我怕."

見我如此耍賴,徐子睿眼中星光閃過,若有似無的星光里有讓我看不太懂的情愫暗湧.

徐子睿默了半響,似乎是被我打敗了,破天荒用商量的口吻征詢:"這樣不好看路,我背你?"

他這是在哄我?我心中一甜.

可是,背著,後面才是最恐怖的啊:"不好,如果後面有鬼呢."

徐子睿徹底被我打敗了.他無奈地抱著我走了幾步,因為天黑又抱著我,走得有些慢.走了幾步,忽地又停了下來.

我正想這樣就挺好,沒想到下一刻,徐子睿扒拉掉我的腿,一個反手,抱住我的腰,電光火石間,逆時針九十度旋轉,將我調了個方向.

八爪魚式抱抱立馬變成了公主式橫抱.

我驚呼連連,被大冰山一連串的動作嚇得死死摟住他的脖子.

將我橫甩了九十度角的始作俑者,此刻,卻輕笑出聲,聲音愉悅:"神勇鐵金剛,也會怕?"

我將頭靠在徐子睿寬闊的肩膀上,心有余悸道:"徐子睿,你今天中邪了?為什麼我覺得你今天特別奇怪.忽然話那麼多?"

徐子睿低頭看我,因為隔得太近,幾乎與我鼻息相聞:"這樣不好?"

低沉的聲音,撓得我心里癢癢的.

我扭了扭身子,往後縮了縮,心虛道:"沒有,很好.只是不要再講恐怖故事了.我心髒受不了."

此刻,我心髒"咚咚咚"直跳,不知道是因為害怕周遭鬼魅的氣氛,還是害怕鬼魅之中徐子睿抱我滿懷的曖昧旖旎.

靜謐的夜色里,除了風吹竹搖的聲音,就是我"咚咚咚"的心跳聲,還有徐子睿胸腔里湧動的笑意.

他這樣抱著我,我幾乎貼著他的胸腔,我確定他聽到了我急切的心跳,他下面的話,也證實了我的猜想:"心跳這麼快.看來,真的嚇得不輕."

我小聲嘟囔:"還不是你害的."

徐子睿倒也不反駁,只是看著我笑,笑聲像是從心底發出的,一笑起來,胸腔都跟著輕輕震動,震得我緊貼著他胸腔的小臂都有些微微的酥麻.

原來講故事,都是惡作劇.

這人,真是腹黑.嚇到我,心情居然愉悅到這種地步.

將徐子睿腹誹了一番,我終于覺得有點累了,在夜風中,嗅了嗅徐子睿身上好聞的味道,慵懶地縮進了他溫暖的懷里.

徐子睿抱著我,沐著滿天星辰,穩步地在小徑中慢慢地走,耳邊竹濤陣陣,恍然輕響.初冬的風,拂在臉上,有微涼的觸感,我半眯著眼,似乎有些醉了.可是,今天吃飯的時候,我明明沒有喝酒啊……

從籃球場,繞著宿舍樓群的背面走,經過沁苑五棟,七棟,九棟,再到最後我住的十一棟,明明有十幾分鍾的路程,我卻覺得徐子睿抱著我走過來只用了短短的幾分鍾.我的腦子有些漿糊,怎麼感覺跟徐子睿在一起,好像時間都變得短促了呢?

在十一棟靠山的一面,徐子睿放下我.然後,牽著我的手,轉到宿舍的陽面,將我送到樓下才轉身離開.

看著他高大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我咬著手指,發了好一會呆才上樓.

上了樓,我才發現,其實我也看了一些推理小故事的.今天徐子睿嚇我的時候,我就該反擊呀.為嘛每次跟他在一起,我的腦子都喜歡短路呢?

簡直是弱爆了.

懊惱了一會,我腦中靈光一閃,我還可以跟鍾寰他們講呀,于是嘿嘿奸笑兩聲,我的情緒又瞬間高漲起來.

接下來,在晚上一片漆黑的宿舍臥談中,我眨動著亮晶晶的眸子,我繪聲繪色地跟三個屏氣斂聲的女人講女生宿舍"好姐妹,背靠背"的故事.

"不要講了……"

泥巴和顧小西左"啊"一聲,右"歐"一聲,被我嚇得魂飛魄散.

鍾寰則笑我:"谷微,你學壞了."

"嘿嘿嘿……"

我有模有樣地桀桀怪笑.相比于大冰山,我絕對是有過之無比及.

上篇:第三十一章心結    下篇:第三十三章朝夕相伴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