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三十四章你的三餐,被我包了   
  
第三十四章你的三餐,被我包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徐子睿的腿在四級考試臨近之前恢複自如.從英語四級考場上出來,遠遠看到他成竹在胸的樣子,我就知道他一定考得不錯.對于考試,他從來都是游刃有余.

從四級考場里出來,真正是幾家歡喜幾家愁.

我和鍾寰的學號靠前,排在同一個考場,泥巴和顧小西在隔壁的考場.從考場出來,我們都長籲了一口氣.

今天,我最害怕的聽力很簡單,我全部聽懂了.閱讀理解我用了徐子睿教我的方法,找信息點一找一個准,很快就做完了.至于單選,完形填空和大小作文,都是我的強項.至于答題卡,我也是檢查了好幾遍.昨晚,徐子睿對我耳提面命,讓我別將答題卡圖錯了,我都記在心上了.

"谷微,考得怎麼樣啊?"泥巴和顧小西似乎對自己考場的表現不太滿意,對了一會兒答案,懊惱了一陣,過來問我和鍾寰.

"Justsoso."我想了一下,雖然發揮不錯,但成績沒出來之前,還是不要講大話.于是,說自己考的一般般.

"那應該很不錯."鍾寰眉開眼笑.

"何止是不錯,那應該考得相當好."顧小西露出羨慕的神色來.

"看來下學期谷微要請我們吃大餐了."泥巴卻是已經開始憧憬未來的那頓大餐了.

"你們幾個女人吶……"我無奈撫額,她們竟齊齊將我的話理解為試卷難度系數一般,以為我覺得四六級考試並沒有學姐學長說得那麼恐怖.

我們嬉鬧著說笑,一會兒泥巴和顧小西便將四六級的擔憂忘在了腦後.看到徐子睿在文科樓前面等我,三人相視一笑,便丟下我,結伴回沁苑吃午飯.

我拿著筆袋,笑吟吟走到徐子睿面前,歪著頭看他:"好餓,我們去吃什麼?"

徐子睿看我心情很好的樣子,心下對我考試的狀況了然,眉頭一展道:"想吃什麼?"

我挽起他的胳膊,想了想好像什麼都行,我一向不挑食:"只要是好吃的,我都行."

徐子睿眉目一展:"那就出去吃."

我咯咯笑,表示贊成.

徐子睿腿腳恢複後,開始頻頻帶我出入各色餐廳.

因之前照顧他,我瘦得下巴都尖了,我覺得這樣子很好,照相上鏡.我拍出照片發到校內網上,被大家紛紛點贊.我喜滋滋地樂呵了沒幾天,徐子睿卻斂著眉說我臉上沒肉,手感太差,于是就有了各種由頭的請吃飯.

人家都是女為悅己者容,我是女為悅己著肥.

大冰山的口味真重,他也算是帥哥界的一枚奇男子了.

我本來就愛吃,被他這麼一縱容,立馬將塑型美體忘到了九霄云外.

和徐子睿大吃一頓後,我摸著越來越渾圓的腰身,警覺性才慢慢回來了.于是,我跟他說,這段時間,我不跟他出去吃飯了.我得閉關兩周緩緩,要不然過年回家,我老媽要看到我這身材,鐵定罵我沒有自我要求啊.

徐子睿斂著眸子在我身上瞅了一眼,覺得成效不錯,才終于放過了我.正好,年前的小學期,他答應給一個公司搭建一個網頁,這兩周會比較忙.

閉關的兩周,天越來越冷了.南方的冬天沒有暖氣,室內氣溫降至冰點,凍得我們瑟瑟發抖.于是,我一個人的閉關,成了全寢室的蟄伏.

除了去上小學期的選修課,連去食堂吃飯的時間都少,而且選修課也是能翹則翹.大多數時候,我們會集中一個時間,去超市采購大量零食囤積當主食,或者直接打電話叫外賣解決溫飽問題.

蟄伏期間,不知誰起的頭,說要學織圍巾.于是,一層樓的政法姑娘,都加入了編織大軍.有男友的,織給男友,沒有的,送給父母.

一時,惹得我手癢起來.于是,也買了好看的毛線回來.

我對女紅一直不太擅長,完全沒繼承我老媽的優良天賦.記得高中封閉式住讀那會,某個冬天的晚上,我的文胸帶扣斷了,其他的文胸又全部沒有干透,我擰著眉毛,折騰了一個多小時也沒把帶子縫好,最後還是下鋪的同學幫我縫的.

這會兒跟大家一起織圍巾,對我來說是不小的挑戰.因為泥巴她們有很多針法,什麼菠蘿針,圓寶針,平針……大家都是信手拈來.我看著這些眼花繚亂的針法,當即腦袋就漿糊了.最後,根據自身能力,選了最簡單的平針.

我打算織給大冰山.前段時間忙著備考英語四級,聖誕節都沒送禮物給他.錯過了聖誕,那新年禮物好好准備准備.

不過,我手拙,簡單的平針,也織得頗費勁.

最開始老是掉針,惹得鍾寰她們三個女人頻頻笑我:"為了大冰山,谷微,真的是拼了老命了."

我被她們笑得老臉一紅,只好大聲說:"我不止是給大冰山織好伐?"

我織的是全家福,而且要織三條.我爸和徐爸都是風度翩翩的中年大叔,肯定不會圍我織的圍巾,我妹和徐子聰這種"歡型"的青少年,喜歡時尚的東西,自然也不稀罕.于是,我打算織三條,一條紅色的送我老媽,一條白色的贈給徐媽,最後一條深藍色的,就留給徐子睿.徐媽的生日就在年關,到時候送她,她一定歡喜.

平針簡單,我織順手後,速度就快了起來.但整天窩在床上織,還是累得腰酸背痛.

周末的時候,徐子睿來找我.發短信來,說他回學校一趟,來看看我,已經等在樓下了.

我歪在床上,想著沒洗頭,蓬頭垢面的,完全沒法見他.于是在衣櫃里翻了個線帽出來,戴在頭上,將長發捋順,又往臉上抹了點保濕霜,才敢下樓.

在樓梯口,我就遠遠瞅見徐子睿玉樹臨風地站在我們宿舍樓不遠處的合歡樹下.

冬天,大家都穿得臃腫,很多帥哥都泯然眾人矣,可偏偏徐子睿身型修長,衣架子一般,即使穿著厚厚的羽絨服,也依然玉樹臨風.

我暗歎一聲,揉揉眼,徐子睿轉過身,朝我招招手,我屁顛顛地跑過去.

我見徐子睿手中提了個外形精美的塑料袋,不知道裝的什麼東東,于是納悶地問:"這是什麼?你不是最近都很忙嗎?怎麼有時間來找我."

徐子睿端詳了我一會,看著我一臉憔悴,眉頭隨即皺起來:"你這一周沒好好吃飯睡覺?"

嘎?這都被他發現了.

我訕訕地笑,打死不認:"沒有啊."

"沒有?"徐子睿的眉頭擰起來,表情漸漸冷然.

見到狀況不對,我立馬抱住他的胳膊,討好地笑:"熬夜看劇了,以後不這樣了."

看到我認錯態度良好,徐子睿擰著的眉,漸漸舒展.他點點頭,將左手中的袋子遞給我:"這個拿著."

我接過袋子,心里閃過一絲竊喜:這難道是大冰山補送給我的聖誕禮物?

之前雖然忙考試,可是連陳小生這麼不浪漫的人,都補送給泥巴禮物了.鍾寰,顧小西也分別收到了第五維和WC的小禮物.甚至,連古政這家伙,還不忘送了我一個好看的施華洛世奇發卡呢.雖然他說,發卡本來是買給某個鍾意的美女的,但後來在聖誕到來之前,他和人家吹了.說浪費也是浪費了,干脆給我得了.

但總歸是一件禮物.可徐子睿什麼也沒送我.

雖然守著一個大情聖好友,可這人卻真的是一點也不浪漫.

所以今天,大冰山是終于開竅了?

我不覺傻笑,我是終于等到這一天了嗎?

這里面要是有什麼愛情禦守,真愛戒指,旋轉小木馬,浪漫水晶球什麼的,我是不是該贈以香吻回饋之?

大冰山要是真的對我柔情浪漫一回,我待會還真不知道怎麼辦了呢?

一把將袋子扒拉開,我定睛一看,原來是滿記的葡式蛋撻,老婆餅和周記的生煎,魚片粥.我最愛吃的甜點和小吃.

東西還是熱騰騰的.

我心中歎息一聲,是我想太多了.

聖誕禮物,怎麼可能是塑料袋包裝?

但現在肚子真的是好餓,看到美食,我瞬間忘記了失落,眼睛都放光了.最近織圍巾,吃飯都是隨便吃的.五髒廟早就抗議了.

我眯著眼,睫毛彎彎地對著大冰山咯咯笑:"徐子睿,你太好了!簡直是二十孝男友."

"傻瓜!"大冰山被我浮誇的贊美弄得有些不自在,揉了揉我的帽子.

"那我先上去啦?"我擰著美食袋,扭身跟徐子睿擺手.肚子唱了好久的空城計了,此刻,我恨不得自己會移行換影,馬上回去解決這堆美食.

"回來."徐子睿大手一身,抓住我的胳膊,將我撈回來.

"還有事?你不是晚上還有事?"

"不急."徐子睿眉眼舒展,俯身下來,面色正常地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臉頰.

徐子睿頗有男人味的鬢角和如同雕塑一般的側臉映入我的眼簾.

我虎軀一震,大冰山這是在大庭廣眾之下向我索吻?

我猜測的眸子對上大冰山浮起笑意的眼,他不是開玩笑.

經過骨折後的溫馨相處後,大冰山似乎對我的尺度越來越大了啊……此刻,他甚至一改高冷本色,居然變得如此奔放?簡直閃瞎我的鈦合金狗眼啊!雖然以前,他也時不時吻我,可那都是在很私密的空間呀.

"還等什麼?"大冰山見我遲遲不動,嘴角旋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他是認真的,他甚至好脾氣地彎了彎腰,以配合我的身高,就等著我的這個吻!

我的媽呀,這真是太讓人不好意思了.

我眼珠一轉,朝四周看了看,還好現在天冷周圍人比較少,我們又在高大的合歡樹背後,應該沒人能看見.于是我墊起腳尖,嘟起嘴巴,湊到徐子睿臉頰邊,滿臉羞紅地,輕輕地印下了一個吻.

只是蜻蜓點水般的一觸,我的全身卻仿佛在一瞬間躥起一股電流.

我臉紅耳熱地後退,大冰山好心情地展了展眉.

被我親完,大冰山嘴角那抹興致盎然的笑中似乎多了一抹促狹,讓我有一種他剛剛是在逗弄我的錯覺.

"那我走啦?"親了大冰山,我一眼都不敢看大冰山,甩下一句話,逃也似地躥了.

每次跟大冰山有親密接觸,我這小心髒就跟要跳出胸腔似的,真是太沒出息了……

回到寢室,大冰山的短信追隨而至:"好好吃飯,睡覺."

我心里一暖,眉開眼笑,立馬狗腿的回過去一個字:"喳--"

剛剛將大冰山的美味和鍾寰他們分享,手機又來了短信.

我翻開短信,大冰山的追加短信:"為了防止你不自覺,寒假之前你的早中晚三餐,我來負責.從明天起,三餐每天會准點送到,你下樓取就行."

我擦,在這麼冷的天,每天下樓取食,已經很艱難了,還要早起吃早餐?對于夜貓子的我來說,沒有課上的日子,早晨都是從中午開始的好麼?

可是,大冰山讓我吃,我不得不吃啊.

大冰山簡直是太腹黑了,一箭雙雕.承包我的三餐,不僅監督我好好吃飯,現在連熬夜都幫我杜絕了.

管得真多,徐子睿是有多閑.

本來好吃的東西,現在因為徐子睿的這條短信,瞬間變了味道.

我無精打采地盯著手里橙黃黃的蛋撻,坐在床上唉聲歎氣.

一會兒如旭日出海朝氣蓬勃,一會兒又如茄子打霜秋霜早降,徐子睿就有這種本事,讓我的心情瞬間天翻地覆,在打了雞血和吸了鴉片之間來去自如.

見我一會喜,一會憂的,鍾寰過來問我:"怎麼了?"

我苦著臉給她看短信,鍾寰笑著戳我的腦勺:"你呢,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撐著額頭,哀嚎:"可是早晨起不來啊.而且,我的美劇還沒追完,圍巾也還沒織完,晚上是我的黃金時間."

鍾寰嘴角一翹,用同情的眼光看了看我,搖了搖頭:"一戀傻三年.你不會定個鬧鍾,早晨去取了,回來再睡回籠覺?"

"真的誒,我怎麼沒想到!"我拍了拍大腿,一把抓住鍾寰的手,"你們不嫌鬧鍾吵你們就行."

"我們不介意."對面床鋪上的兩個女人耳朵尖,笑嘻嘻看我:"讓徐子睿多買三份就行."

"喂喂--你們敲竹竿啊.徐子睿會被你們吃破產的."

"哎,果然是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這就胳膊肘往外拐了……"我被她們揶揄得哭笑不得.

一切打點妥當,我思忖著怎麼跟徐子睿商量這事.誰知,我電話還沒打過去,他的電話就來正式知會我,從明天起,一日三餐四人份,網上已經全部訂好.

我喜滋滋地掛了電話.

大冰山在我心中的形象,又高大了幾分.

不僅是我,大冰山這樣周到的安排,讓鍾寰她們對徐子睿的好感值也"蹭蹭蹭"上飆了好幾個指數,這三個女人,享用美食的時候,嘴都笑歪了.

可是雖然他安排的夠周到,但我還是覺得每日下來去取餐,太過費勁,于是琢磨出另一條懶人妙計.

我在沁苑步行街買了一條粗麻繩,再挑了一竹籃,一頭綁結實了籃子的提手和四角,一頭拴在陽台前的矮護欄上,開始了樓上樓下運輸食物的懶人之旅.

後來,外賣小哥不知道怎麼把這件事告訴了徐子睿,害得我在寒假回家的路上,被徐子睿訓.

大冰山肅著臉訓我:"你這麼懶,以後怎麼嫁人?"

我笑嘻嘻地抱住他的胳膊,涎著臉道:"不是有你嗎?"

徐子睿最近一直對我和顏悅色,弄得我有點飄飄然.有時候,在他面前,我甚至有點恃寵而驕的意思,但他對此,不僅不煩,而且似乎樂觀其成.

然後,大冰山無語地看看我,一副很嫌棄我的樣子:"我可沒說以後娶你."

我看著他包住我小手的大手,拿著眼睛細細瞧他,咯咯直笑:"喂喂喂--不以結婚為目的的戀愛都是耍流氓."

徐子睿聽了我的話,卻是根本沒有放開我手的意思,送我進家門之前,特別凝重地扶住我的肩膀,俯身在耳邊對我說:"表白,求婚這種事,還是讓男人來."

我聽完虎軀一震,我剛才明明不是求婚,好麼?

大冰山的思維也太跳躍了.

而且,剛開始說到嫁人的事,還是他先提及的呢.

被他繞暈了.我撓撓後腦勺,怎麼感覺,大冰山說話,都是帶著陷阱的呢.

上篇:第三十三章朝夕相伴    下篇:第三十五章要搞定人家,必須先搞定人家的老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