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三十五章要搞定人家,必須先搞定人家的老媽   
  
第三十五章要搞定人家,必須先搞定人家的老媽

g,更新快,無彈窗,!

進了家門,一直到我老媽迎春花一般的銀盤臉出現,我還有點懵.大冰山將我的行李箱放下,親和地跟我老媽打招呼,我還兀自沒回過神來.

我老媽提過我的行李箱,開始扒拉我帶回家洗的衣裳.

"姑娘,這是什麼?"被我老媽大手一扒拉,我的三條寶貝圍巾就全部探頭探腦地溜了出來.

"哎--"剛剛光琢磨徐子睿的話了,沒來得及阻止我老媽.

這是要給大家驚喜的啊.老媽……徐子睿還沒走呢.

徐子睿蹲下身子,看著被我老媽扒拉出來的三條圍巾,疑惑地看我.

我訕訕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指著圍巾道:"這三條,這條是給我媽的,那條是給徐媽作生日禮物的,最後一條……"

我老媽接過我的話,笑吟吟道:"這條男式的是送給小睿的吧?"

我紅著臉點了點頭.

"你這些天熬夜,就為這個?"

我硬著頭皮,害羞地點了點頭:"……嗯."

其實也不全是,另外大部分時間我其實是在追美劇.但是,機靈如我,當然不可能說出事情的全部真相.這種時刻,必須要卯足了力,放大招來擊中徐子睿那顆我永遠也摸不透的心.

徐子睿低頭伸手撫了撫那條有些丑的深藍色圍巾,一時有些震動.

老媽聽到我的話,看到我一副嬌羞小媳婦的模樣,一臉的"我就知道你們好上了"的了然.

但她也不點破,只是笑呵呵地一把將紅色圍巾圍上脖子,歎了一聲:"嘖,還是生姑娘好."

"阿姨先出去倒個垃圾.你們倆好好聊一會兒."

老媽見我們倆有些不自在,于是眉開眼笑地轉身進了廚房,將完全還有很大容納空間的垃圾袋擰了出來,隨後,對我飛了個加油的眉眼,然後悠哉地哼著"倒垃圾,倒垃圾,倒奧垃圾"的大長今小調下了樓.

屋內只剩下我和徐子睿了,他拿著圍巾,站起身,眸色幽然地看我.

我被他盯得有點不好意思,只好轉移話題:"來,試試,看看好不好看."

說完,我拿過他手上的圍巾,示意大冰山低頭.

他那麼高,我要將圍巾繞過他的脖子,他不低頭,我夠不著.

徐子睿很配合地彎下腰,帶起一陣輕輕的風.

我不像泥巴那樣心靈手巧,會各式圍巾的圍法,所以只是笨拙地將圍巾在徐子睿脖子上簡單地繞了一圈,然後輕輕將垂在他胸前的兩個巾尾慢慢撫平.

徐子睿任由我在他身上倒弄圍巾,不發一言,只是低頭看我,眸色深沉.

他的呼吸就在我腦袋上方吐納,他的鼻息離我的腦袋有點兒近,我能感覺到我頭頂的碎發,隨著他的呼吸,輕飄飄地拂動.頭皮有微微的癢,我一時有些氣息不穩.

我縮了縮脖子,將腦中的小曖昧情緒甩開.我專心展平了圍巾的邊邊角角,卻仍舊有點不滿意.雖然徐子睿足夠帥氣,就算是根粗繩繞在頸上,也不會讓他的風采打半點折扣.但我這條圍巾,好像哪里不對勁,看著特別別扭,總之,是跟徐子睿不太搭.

我腦中出現泥巴用元寶針打給陳小生的圍巾,再看看眼前的圍巾,終于發現,圍巾不搭的關鍵,是針法.平針適合毛衣,不適合圍巾.

發現了關鍵所在,我一時有些氣餒,拽住圍巾一角,對徐子睿說道:"這條太丑了,要不還我?"

說完,我便要撤圍巾.誰知,徐子睿卻一把抓住我的手,直起身子道:"谷微,送出去的禮物,哪有收回的道理."

"可是真的好丑,以後再送你,好不好?"我還不死心.

"不用以後,就這條.我媽的那條,她生日時你自己送她.我先回了."徐子睿拂開我的手,好心情地擰了自己的行李箱,轉身對我揮了揮手,轉身瀟灑離開.

徒留我目瞪口呆,這人是有多不挑啊.

不一會兒,我老媽哼著小曲回來.

見我坐在沙發上發呆,我老媽一改剛才徐子睿在場的慈母形象,支起拖把,對著我橫刀立馬,換上一副三堂會審的架勢:"微微,說,你干嘛要給你徐媽和小睿織圍巾?是不是想學電視里的那些准媳婦們,要搞定小睿的人,先搞定小睿的爸媽?"

"媽--,我一路坐車,好累的,我先去房里躺會啊?"我拖長了音調,跟我老媽撒嬌.不等她反應,就扭身進房關了門.她什麼都知道了,並且樂觀其成,現在非要逼我吐露心聲.這個中年婦女真的很閑,很八卦.

現在,雖然我和徐子睿的關系算穩定了,但我還是不想讓爸媽他們知道.以我媽這種說風就是雨的雷厲風行個性,我要現在跟她承認和徐子睿談戀愛,保不齊她馬上就要將我們的婚禮提上日程了.

當年,她得知大學生達到法定年齡能領證了,就旁敲側擊過我好幾回,給我洗腦說,早點結婚早生子其實很不錯.

她這個全職主婦,太閑了,恨不得我馬上嫁人,立馬給她弄個孫子來玩.

我躺在床上思緒萬千,沒想到剛躺一會,我老媽又一臉興奮地推開了我的門,神神秘秘摸到我床邊,問:"微微,你跟媽媽說說,你和小睿是不是真的在處朋友?"

"……"我差點吐血,我無語地看著自己老媽,有些無力吐槽.

見我無語,我老媽心領神會地一笑,直接當我默認了.她給了我一個"干得漂亮"的贊許眼神,然後瀟灑地甩了甩她新做的煙花燙,就自顧自地緩緩開始描繪起我和徐子睿以後幸福生活的美好藍圖來:"小睿這孩子不錯,人長的周正,家境也不錯,人品更不用說.你們倆處朋友,最好的一點就是我們兩家是老相識.這知根知底的,我們也不用擔心你被人騙.同一個地方的人,在一起就是合適.這樣,你們就不用像現在一般在外面找朋友的孩子那樣,為過年回哪一個家苦惱了.逢年過節的,我們兩家父母在一塊,如果回家探親,都不用像別家孩子那樣兩頭來回跑.你不知道,現在那些找外省對象兩頭跑的孩子可遭罪啦,有的逢年過節連去誰家過年都能爭個面紅耳赤.最後呢,也是最好的,這姑娘家嫁人,還是要挑下婆婆的.這婆媳關系,從來就是個沒人能回避的難題.你要是找了小睿,你徐媽那麼喜歡你,你連婆媳關系都不用處理了,你說多好啊,多省事啊……"

我本來覺得老媽啰嗦,可後來,聽著聽著,居然覺得她說得似乎很有些道理.

等她走了,我才回過神來,我怎麼又被老媽洗腦了?

第二天就是徐媽的四十五歲生日,徐媽只設了家宴,邀請我們一家去吃飯.

徐子睿剛剛給我電話,讓我們早點過去.

我甜蜜蜜地收線,然後細細打扮了一下.將送給徐媽的圍巾用特意買的禮品盒好好裝好,我才打開房門,催我爸媽.

"老爸老媽,你們好了沒?徐子睿剛打電話讓我們早點過去.徐媽飯已經做好了."

今天雖然不是什麼豪門夜宴,但是徐媽驚心准備的家庭生日晚宴,早點去比較好.

"好."我老爸一聽我的召喚,立馬從沙發上彈了起來.

他走到客廳的酒櫃旁,挑了兩瓶上好的紅酒,而後給了我一個贊許的眼神.

原來,這大早晨的,我老媽又拉著我老爸,在看窮搖奶奶的催淚大劇.這劇不知播了多少年了,我老媽每看必潸然.

剛才我的一聲呼喊,及時解救了我老爸.

我老媽見我老爸要閃,立馬扭頭,抹了把感動的淚水後,阻止我老爸道:"老谷,你等等.微微,你和妹妹先去,我和你爸把這集看完了就去."

我老爸長歎一聲,我用同情的目光目送他百般不情願地挪回沙發.

電視畫面里,一男一女正沉迷在窮搖奶奶特有的煽情音樂中,吵架吵得不亦樂乎.

女主:"你無情,你冷酷,你無理取鬧!"

男主:"你才無情,冷酷,無理取鬧!"

女主:"我哪里無情,哪里冷酷,哪里無理取鬧!"

男主:"你哪里不無情,哪里不冷酷,哪里不無理取鬧!"

女主:"好,就算我無情,冷酷,無理取鬧!"

男主:"你本來就無情,冷酷,無理取鬧!"

女主:"我要是無情,冷酷,無理取鬧!也不會比你更無情,冷酷,更無理取鬧!"

男主:"哼!你最無情,冷酷,無理取鬧!"

……

我老爸蹙眉道:"這兩人是在說繞口令?幾個字顛來倒去,還說得挺順溜."

我老媽嗔我爸一眼:"這叫打情罵俏.你懂什麼?"

我被劇里的台詞雷得七竅生煙,不得不感歎,我大中華民族的語言還真是博大精深啊.這多兩字,少兩字,加個感歎號,減個感歎詞,氣勢完全不同.

窮搖奶奶好有才.

我雞皮疙瘩掉了一地,看我老爸一臉無奈嘔血的表情,我愛莫能助,只有送給他一個無比同情的小眼神,然後拉起一旁玩手機的老妹,急遁.

剛進徐子睿家,我才跟徐爸徐媽打了個招呼,徐子睿就拉我進了他的房間.

神神秘秘的,把徐子聰和我妹都支開了.

大冰山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藥?

見我疑惑地看他,徐子睿神秘地將我按到他的電腦桌前的旋轉椅上坐下:"聽首歌."

放個歌而已,搞得這麼神秘.而且,完全不顧徐爸徐媽揶揄的眼神啊.

徐子睿站在我身側,微微俯身,移動電腦鼠標,點開了一首英文歌.

我聽的歌大多是神曲,我這下里巴人,難懂他的陽春白雪啊.大冰山今天是被鬼附身了麼?居然拿我當知音.

我側過頭,偷眼瞧大冰山.

他的表情,是前所未有的鄭重.

卻不料下一刻就被他用手擺正了腦袋:"認真聽."

少頃,我耳邊便響起一個低沉的外國男聲:"oh,mylove……"

大冰山慢慢直起身子,似乎是在等我鑒賞這首高歌.

實在是耐不住心底的那顆蠢蠢欲動的好奇心,我用眼角的余光瞥徐子睿,居然發現大冰山的臉上竟隱隱有幾分期待的神采.

輕柔的曲調繼續,我的神智被拉回.

"Ohmyloveforthefirsttiinmylife

Myeyesarewideopen

Ohmyloverforthefirsttiinmylife

Myeyescansee

Iseethewind,OhIseethetrees

Everythingisclearinmyheart

Iseetheclouds,OhIseethesky

Everythingisclearinourworld

Ohmyloveforthefirsttiinmylife

Mymindiswideopen

Ohmyloverforthefirsttiinmylife

Mymindcanfeel

Ifeelsorrow,OhIfeeldreams

Everythingisclearinmyheart

Ifeellife,OhIfeellove

Everythingisclearinourworld"

靜靜聽完這首歌,我心中一喜,我聽過這首歌,是約翰列儂的《oh,mylove》.鍾寰曾經在一個漫天星辰的晚上,給我推薦過這首歌.當時,我就被約翰列儂的溫柔嗓音給驚到了.聽著他淺吟低唱,靈魂都會忍不住出殼曼舞.

"這歌……怎樣?"聽完歌,我正神游太虛,在旁邊一直侯著的大冰山一把將我拉回了現實.

我瞅瞅徐子睿,大冰山望著我,眼中隱隱的星光,熱切而熾烈,耀得人發暈.

我分明看到了大冰山垂在身側的手,輕輕握成了拳,隨後,手指頭伸伸,又成了掌,如此反複.

他這是在緊張?

一首歌而已,怎麼弄得跟等待嚴苛評委決定去留的選秀歌手一般.

難道他跟古政打了賭?

古政這個花美男,總是那麼無聊.總愛拿我的個人特征和喜好跟徐子睿打賭.比如,我臉上有幾顆小痣,我的腰圍,我的體重,我最喜歡的顏色,我最愛看的美劇,我最喜歡的男明星的類型……等等.

對于這些隱私的東西,我當然不願意古政對我深度挖掘.可他偏偏熱衷至極,我怎麼阻止也沒用,于是就任之由之了.對于古政的打賭,徐子睿最初不愛理,但最後總耐不住他的糾纏.

不過,這種打賭,徐子睿每次都會贏.有時候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答案的問題,他都能無比准確地說出正確答案.

徐子睿真的很神.他甚至能清楚地說出,我臉上的二顆小痣分部在眉間和耳後.

打賭問"痣有幾顆"的那次,古政輸得十分不甘心.之後,好幾次都想拉我到近身查看真偽.卻每次被徐子睿的大手拂開,後來他實在架不住古政的軟磨硬泡,于是自己親自撫開我耳後根柔軟的碎發,向古政展示了我那顆隱藏的小痣.

當時,我覺得徐子睿輸了,因為打賭是說臉上幾顆痣.而耳後根的這顆,其實已經不屬于臉的范圍了.

我猜巧舌如簧如古政,必然要跟徐子睿論個輸贏出來.可是,最後讓我極其意外的是,古政盯著我耳後根的小痣看了許久後,竟是長歎一聲,極度哀怨地說道:"我輸了……"

隨後,古政心服口服地請我和徐子睿吃飯.只是,當時,他的心情似乎比從前任何一次都要低落.

我想,男人大概都很在乎輸贏,于是好言安慰他:"古政,徐子睿都很我認識了二十年了,你才認識我兩年,輸了沒關系的."

古政就喝著酒,看著我呵呵笑.

古政狹長的眼本就生得極美極妖孽,那天又喝了很多酒,眼睛多了一抹妖異的紅,看得我小心肝直顫.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那抹妖異的紅里,某一瞬,似乎有水光閃過.可是等我定睛再看時,里面已經是波瀾不驚,除了紅紅的血絲,別無其他.

滿目通紅的古政,讓我有些心疼.他好像真的傷心了.

于是,經過那次後,我就勸徐子睿不要再理古政的打賭要約.

徐子睿答應了我.

他們已經許久不打賭了.難道這次古政又心血來潮了,跟徐子睿打賭,賭我聽沒聽過這首歌?

我猜應該是,要不然,徐子睿這麼了解我的品位,怎麼會突然拿這首歌來考我?

我咧嘴一笑,有些自得道:"這是約翰列儂的《oh,mylove》嘛!我聽過,很不錯."

這次,不知道他們誰輸誰贏呢?

"就這樣?"徐子睿剛剛還星光熠熠的眼眸,聽了我的話後,瞬間就黯了下去.

難道他輸了?

"又跟古政打賭了吧?是不是輸了?沒關系啦,回頭我請你吃燒烤,安慰下你."

"……"聽了我的話,徐子睿的臉色更黑了.

我心里暗歎一聲,這些爭強好勝的男人.

"小睿,你們躲在房間里干嘛?快點出來吃飯,你谷媽他們都來了."

我剛要問他打賭的事情,門外響起敲門聲,徐媽上樓來催我們下樓吃飯.

"嗯,我們就來."

我應了徐媽一聲,起身出門.走到門邊,才發現徐子睿沒有跟過來,于是,我回頭催他:"快點啦!"

徐子睿目色複雜地看了我一眼,關上電腦的音樂播放器,跟著我下了樓.

"小微.你徐媽很喜歡你送的禮物."徐爸看到我們下樓,笑眯眯的摸了摸我的頭.

我眉開眼笑:"徐媽喜歡就好.祝徐媽青春常在,笑口常開."

"小微就是嘴甜.徐媽謝謝你啦.老庚,還是生女兒貼心啊."徐媽眉眼彎彎地摟著我,又拉過我媽,對我大肆贊美.

"老庚,客氣什麼.都是一家人,我姑娘,就是你閨女."我老媽豪氣一笑,我虎軀一震.

難怪剛剛徐爸和徐媽看我的眼神跟看准兒媳一樣.

我媽這麼說話,估計是直接跟徐爸徐媽挑明了我和徐子睿的關系.

一時有些窘,我拿眼看徐子睿,可大冰山此刻,卻是瞧也沒瞧我一眼,叫了我妹和徐子聰,專心擺弄餐桌上的酒水碗碟去了.

見我羞赧,徐媽也不點破拆穿.

他們四個大人眼角帶笑,目光心照不宣地在我和徐子睿之間來回逡巡,一副"小樣,你們就是一對兒"的了然.

就差額手相慶了.

我假咳了幾聲,強自鎮定,挪到我妹旁邊,加入他們的擺盤四人組.徐子睿都這麼淡然,我沒理由落了下風.

一頓飯吃得心驚膽戰.我雖然面上鎮定,但就怕我老媽一時興起,將我的秘密當著大家的面說出來.

雖然,這在他們四個大人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了,但明晃晃說出來,還是很難為情的.

還好,我老媽光顧著噓寒問暖她萬分鍾意的准女婿去了,沒時間爆料.

"谷微姐,我哥說你去深圳學會了彈琴.要不,也給我們演奏一曲?"

吃完飯,我一邊暗自慶幸逃過一劫,一邊聽徐子聰給徐媽彈奏生日快樂歌.誰知,這小子彈奏完一曲,居然讓我登台獻藝.

我勒個擦擦擦,我在深圳,只是因為好玩,陪我皮表弟練琴,才學會了識簡譜,遑論操琴啊.

我最多能彈一兩首兒歌好嗎?

都怪我老媽,從小對我實行放養政策.對于我不喜歡的樂器,一樣都沒逼我學習.小時候,看著徐子睿和徐子聰學鋼琴,我妹學小提琴,我不知道幸災樂禍多少回.長大後,去了大學,才發現有一兩項才藝伴身,實在是提升魅力值,才有些後悔起當初沒學一項樂器來.所以,暑假陪小表弟練琴,我就有模有樣的學了識譜,還學了兩首簡單的兒歌.

長大後,我很少看徐子睿練琴,但我知道,他在高中畢業之前,鋼琴就過了十級.但他對鋼琴的熱愛好像並不如籃球那樣狂熱,所以,當初他們計算機學院的迎新晚會,都是古政登台獻藝.放眼整個S大,估計只有我知道徐子睿鋼琴彈得好.

我只是在徐子睿面前偶爾吹了個牛皮,就被他記住了.

要我徐子睿這個深藏不露的大神和徐子聰這個鋼琴小王子面前彈琴,這不是關公面前耍大刀,邁克面前耍嘿嘿麼?

"微微,你在你小姨那學了彈琴?怎麼在家里沒聽你說過."我老爸疑惑地看我,我老媽也用詫異的眼神瞧我.

"其實,我也不是很會彈."我一面推辭,一面一個勁朝徐子睿使求救小眼神,救我啊,徐子睿!在我向徐子睿紮了無數個眼神,給徐子睿說了無數句唇語後,大冰山終于款款欠身,准備伸出援手.

"就彈你會的那首."徐子睿一開口,差點讓我一口老血噴了出來.大哥,你不是猴子請來的救兵嗎?不僅不伸以援手,反而赤果果落井下石.

徐子睿面無表情地看著我,我氣哼哼地瞪他.

我今天哪里得罪他了,他要這樣對我.見死不救!

我怒從心底起,惡向膽邊生.

一時氣氛有些詭異.

我老媽靈敏地嗅到了我和徐子睿之間的一絲不正常,見大家面面相覷,一把將我拽到鋼琴旁邊,趕鴨子上架般直接命令道:"微微,你就大家子氣點,給你徐媽彈一曲."

我一屁股坐上琴凳,心中暗淚:老媽,你真把你姑娘當操琴聖手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姑娘打小就對樂器沒天分!

算了,死馬當活馬醫了.徐媽他們不是外人,就最熟練的那首兒歌了.

不過,徐子睿見死不救,我必須拉他跟我作伴才行.

我腦中靈光一閃,剛才被趕鴨子上架的些許不快和無助頓時消散無蹤.

今天的主題是喜慶和歡樂.

"好,我就為徐媽彈一曲.不過,需要徐子睿唱歌,我們一起表演."我回頭,笑吟吟地提出建議.

徐子睿看我一眼,有些驚訝,但並沒有措手不及.

"好啊,小睿小微一起表演最好."徐媽媽臉上幾乎要笑出花來.

我老媽和老爸立即拍手贊成.

"我……"徐子睿正要拒絕,卻被徐爸一把推到了我面前.

徐爸拍了拍徐子睿的肩,朗聲笑道:"臭小子,爸爸還沒聽過你唱歌,今天亮下嗓."

我分明看到徐子睿腦門上華麗麗垂下三條黑線,心中一口惡氣盡出,嘴角當下旋出一抹幸災樂禍的笑.不待他再說話,我一把拽過他,大聲宣布:"我今天和徐子睿要表演的是一首童謠.英國作曲家畢肖普的名作--《可愛的家》."

此情此景,我的家庭真可愛.

"哥,唱吧."

"子睿哥哥,我也好想聽."

徐子聰和我妹變成了我們的小粉絲,最終促成了這次世紀合作.

徐子睿終于無奈點頭.

我微微一笑,腦中百度,將這首兒歌的簡譜搜了出來.手指試了試琴鍵,就開始彈奏.

隨著我的伴奏,徐子睿磁性的聲音緩緩而出:"我的家庭真可愛,整潔美滿又安康,姐妹兄弟很和氣,父母都慈祥,雖然沒有好花園,春蘭秋桂常飄香,雖然沒有大廳堂,冬天溫暖夏天涼,可愛的家庭啊,我不能離開你,你的恩惠比天長……"

我一邊彈,一邊偷笑.大冰山記性真的好,之前他感冒,我只給他唱過一次,他這次唱的居然一字不落.

不怎麼會唱歌的徐子睿,駕馭起曲調簡單的兒歌來,還是蠻輕松的嘛.

自徐媽生日家宴後,徐子睿對我一直淡淡的,有時候很想他,去找他,他對我也不太熱情.我不知道我們哪里出了問題,難道就因為我強迫他同我一起表演?可是又不像,徐子睿雖然冷,但是還不至于小氣.

好在年關熱鬧,寒假各種竄門走親戚,分去了我的焦慮.

等到再回學校,一路上徐子睿只是閉目養神.我們兩人之間微妙的變化,讓我有點難受.我特別想問他,可是他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真的讓我很難開口.看到大冰山仿佛回到從前冷漠的樣子,我心里開始暗暗發慌.可是,我真沒覺得自己哪里錯了,也不知道哪里讓他不開心了.

心底的小倔強一起,返校後,也硬氣地開始不主動找他了.

誰愛誰,誰倒黴.

從一開始,我就知道我輸了.因為在不確定徐子睿喜不喜歡我的情況下,我就悄悄對他心動了.

這半年多來,我做了很多努力,都是想讓他喜歡上我.徐媽生日宴之前,我甚至都覺得我快要成功了.可是,誰知道,現在我們的關系竟會莫名其妙地急轉直下.

我忽然覺得好累,我永遠都猜不透他的心里在想什麼.或許他抱我親我……從前的那些親密舉動真的只是他在盡那個需要負責的《交往後同》的男朋友義務罷了.

上篇:第三十四章你的三餐,被我包了    下篇:第三十六章愚人節的表白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