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三十八章花美男的生日   
  
第三十八章花美男的生日

g,更新快,無彈窗,!

雖然考口語試那天,徐子睿在我的追問下,回答我的問題回得十分隱晦,但我還是精確地領會了他的意思,接下來的好多天,我都是心花怒放的狀態,完全將考試的受挫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因為覺得完全拿不到合格,所以後續查成績的事我也忘了.

等到徐子睿打電話給我,告訴我四級口語成績,我拿到"D"的時候,我驚得差點掉了下巴.回想當時整個討論環節,除了傻笑著不停的"嗯哼",我基本無所作為,居然還能拿到合格.

"徐子睿,你沒騙我,是真的?"我拿著電話,不可置信地再三跟徐子睿確認.

徐子睿低沉悅耳的聲音傳來,卻是學了我往日說話的腔調:"珍珠都沒這麼真."

然後,我就咯咯笑了.

徐子睿毫無懸念地拿到了優秀--"A".

等到我和徐子睿吃飯慶祝回來,古政的催飯短信,震得我手機直顫.

"谷微,你說好的,請哥吃的大餐呢!"古政用強烈的感歎號作為提醒我的利器,讓我趕緊正視這件事.

我能拿到合格,古政的確居功至偉.

前幾天,光顧著和徐子睿分享喜悅了,都忘了要請他大餐這茬了.

"當然記得了.說,想吃什麼?我都請."我心虛地速速回了古政短信,為了讓他息怒,還在短信後面,打了一個大大的笑臉過去.

見我態度這麼好,古政直接打來電話.

"鑒于你這麼不自覺,哥要對你小懲大誡."古政在電話那頭假裝惡狠狠地威脅我.

"古草,你別嚇我.我小心髒受不了."我拍拍胸,討好式地呵呵笑,想讓他息怒.

"放心,哥不會為難你.再怎麼說,你也是我兄弟的媳婦……"說到"媳婦"兩個字的時候,古政驀地停頓了一下,過了半響,才道,"周日,陪哥一天.中午請哥吃大餐."

我想了一下,周日徐子睿好像要去校外跟一個公司談合作的事情.他新開發的社交網站上線後,注冊用戶已經達到數萬.有嗅覺靈敏的企業已經嗅到了網站背後隱藏的商機,這周日企業相關負責人約了徐子睿,恰談在徐子睿的網站投放廣告的事宜.

我自己也沒其他的事情.

于是,我爽快地點了點頭道:"沒問題."

見我爽快答應,古政才好心情地掛了電話.

當古政狐疑地跟著我來到市中心國貿頂層的自助餐廳時,花美男的臉頓時綠了:"谷微,你就請哥吃這個?"

我咯咯笑,一副任君隨便吃的架勢:"看看,雞鴨魚肉,蝦蟹海產,時令果蔬,甜品糕點……吃的喝的幾乎樣樣齊備.嘖嘖,這里簡直就是味蕾的天堂,卡路里的溫床吶.古大少,這樣還不滿意呀?"

我已經是誠意滿滿了.

"哥最不愛吃自助.況且這種混雜的吃法,對身體不好."

古政雖然是一臉嫌棄的樣子,但在我期待的眼神中,還是隨著我進了餐廳,懶懶落座.

"一次,兩次無所謂的啦.而且吃自助,最劃算了."

往日和鍾寰她們來,吃得最盡興了.我們總能吃出最高境界:扶牆進,扶牆出.

徐子睿不愛來這里,每次被我硬拖著來,都嚴格控制我的飲食量,不准我多吃.某次,我和鍾寰她們吃撐著了,胃痛不已,徐子睿過來接我回去後,便對我下了禁令.

當時,我被徐子睿塞進出租車,被汽油味一熏,我"哇"的一聲,悲催地米田共湧了.在出租車司機的埋怨聲中,徐子睿扔下一筆可觀的洗車費後,扶著我下了車.

吐完後胃舒服一點了,可是,先前吃的雞鴨魚肉蝦蟹果蔬全被我吐出來了.

我心疼死了.這吐的可全是白嘩嘩的銀子啊.

看到我不顧忌自己的胃,還心疼銀子,徐子睿當即就火了:"胃都傷了.谷微,你腦袋到底是什麼構造?"

後來,徐子睿背著我去了附近最近的醫院.雖然沒什麼大礙,我吃了醫生開的健胃消食片,又喝了一瓶消食解膩的涼茶才好,但那個嘔吐的記憶,真的不算美好的回憶.

其實,今天我也沒想要點太多,只是想把自己愛吃的多點一些.

"谷微,你確定你吃得完?"古政起身同我一起去取食物,看我端著滿滿兩大盤紅燒豬腳和烤串,神情抖了抖.

我知道他在擔心什麼.這里規定,拿了必須吃完,不吃完會被罰款.

"不是有你這個大胃王在嗎?"看著古政慢條斯理的讓管主食的師傅,燙了一碗熱騰騰的面條,我疑惑地問,"古政,你來吃自助,居然還吃面條?你這樣,這里的雞鴨魚肉和大肘子都要哭的."

古政掀眉一笑,用餐夾將我盤里的肉分別撥了一半回去,隨後遞還給我,端了自己那碗熱騰騰的面條,回餐桌道:"哥喜歡,不行?谷微,請哥吃飯,就拿出點誠意來."

我一想也對,請古政吃飯,居然沒讓他自己挑餐廳,的確是我考慮欠周到.

既然來了這里,得對他服務到位.

"好好……今天什麼都聽你的.這位大爺,您還想吃什麼,小的給你去拿."我扯開嘴角,笑得一臉諂媚.

古政睨我一眼,這才滿意笑道:"孺子可教."

"小谷子,給爺去拿兩罐啤酒過來."古政拿出使喚人的大爺架勢來.

我瞧他一眼,鬼馬地甩了甩袖子,十分配合地應了一聲:"喳."

轉身,就屁顛顛往酒水飲品區躥.背後,是古政開懷的大笑.

拿了啤酒回來,我問古政:"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麼?居然要喝酒?"

古政打開一罐啤酒,漫不經心道:"哥,今天生日."

"嘎?"我眼角一抽,著實有些吃驚.轉念一想,他剛才讓師傅燙長壽面,這個月是雙子月.

可是,花美男從前的生日會,沒有哪次不大肆慶祝的,就算沒有極盡鋪張,也要眾星捧月,美女環繞的.今天,他吃錯藥了,居然只想低調地跟我吃一頓飯,甘于做一枚安靜的美男子?

搞不清他是怎麼想的,我收回思緒,懊惱地看他:"那你不早說,提前說,我跟你訂生日蛋糕啊."

古政仰頭喝了一口啤酒,看了我一眼,道:"吃不吃蛋糕無所謂.但你這餐廳選的實在不怎樣."

古政嫌棄地環視了一下四周擁擠的人群.我心虛地縮了縮脖子,氛圍的確有點差.

"誰叫你不早點說."我吐了下舌頭.

古政忽然湊過身子,目光炯炯地望住我,怨念道:"我都記得你的生日,7月9號對不對?可惜……你不記得哥的."

"……"我愧疚地看著他,訕訕道:"你知道的,我記性一直不太好嘛."

古政笑了一下,又灌了一口啤酒,轉而突然問我:"那子睿的生日是哪天?"

"11月24日."我幾乎沒有半刻遲疑,沖口而出.

說完,我就捂住了嘴巴.

無心的反應,是最真實的想法.

古政眯著眼笑起來,笑了好一會兒,直笑得我有點發毛後,才盯著我的眼睛,帶著一絲調侃道:"看吧,這不是記性差的問題.就是用沒用心的差別."

"好啦,好啦.我記住了,你的生日是今天.以後都不會忘記."我安撫般地朝他眨眨眼,想讓他別那麼失望.

古政見我一臉愧疚地哄他,終于放下啤酒罐,吃了一口花椰菜,道:"作為補償,一會陪哥去蹦極."

蝦米?

我大腦還沒轉過來,就被古政拉到了蹦極景區.

Y市多山,古政開車載我來山上,路上只花了四十五分鍾.可是,我的心里建設還沒做好.

我雖然不恐高,但是蹦極,卻從未嘗試過,從幾十丈的懸崖峭壁上跳下去,想想就覺得好恐怖.

古政停好車去買票,我坐在景區的石凳上拍胸,緩解緊張的心情.

我的心情才平靜一點,耳邊忽然響起一聲宰豬屠龍般的驚呼慘叫.我眼神一抖,循著人聲,看到一個微小的人影直直墜下山澗.

驚呼聲隨著蹦極者的下墜,漸漸式弱,但余音顫顫,讓人心驚.

天啦,這也太嚇人了!

等到古政買票回來,我手心的汗都出來了.

古政看到我臉色不太好,俯身問我:"谷微,你恐高?"

我搖了搖頭,道:"就是沒跳過,心里有點發虛."

見我面色發白,古政收斂了平時一貫的不正經樣,有些擔心地看了看,認真道:"谷微,如果你怕,我就自己跳.你在上面看著就行,不用勉強自己."

我心里一暖,古政真的很體貼人.跟他一起,做什麼事情,他都會提前問問我的意見.就是這種體貼和尊重,讓他俘獲了不少女孩的芳心吧.

不像徐子睿那樣強勢,雖然大冰山為我做的很多決定都是正確的,但總讓學法的我,覺得自己少了一丟丟自由,一丟丟民主和一丟丟人權.

我將頭搖得如同撥浪鼓,否決了古政的提議,他生日我請他吃的大餐就不合他心意,蹦極要再不陪他,那我也太不夠意思了.

"我不怕.我是誰呀,江湖人稱'神勇鐵金剛’好嗎?"

嘴硬,逞強.明明怕得要死,卻偏偏要在人前做出金剛的樣子.除了在大冰山面前,我好像很少在其他人面前露出過軟弱的樣子.

見我一副大義凜然視死如歸的樣子,古政不由莞爾.

我被古政盯得有些不好意思,推了他一下,看看排隊蹦極的長龍,催他:"我們排隊去吧."

古政側頭看了一下排隊的隊伍,思忖了片刻後,對我說道:"你先去排隊.我一會來找你."

我點了點頭,看著他折返回售票口,跟售票員說了什麼,因為隔得有點遠,聽不太清他說話的內容.隨後,我看見古政對售票員挑唇一笑,售票員樂呵呵地收回了他原先的兩張票,接著再遞了一張票給他.

等到他走過來,我納悶問他:"你干嘛呀?"

古政低頭看我一眼,把票遞給我,神秘地笑道:"換了張雙人票."

"嘎?"

"哥擔心你怕,但又嘴硬.所以哥陪你一起跳."古政展顏一笑,一瞬間幾乎讓四周的青山都失了顏色.

原來是這樣,有古政在,我應該不會那麼怕了.可是,兩人要抱在一起跳,好像有點……

現在已經入夏,我和古政都只穿了件薄薄的外套,待會抱在一塊,還是有點不太好.我看到那些一起雙人跳的,好像都是情侶.

我低頭猶豫,徐子睿要是知道我和古政抱一塊兒蹦極,不知道會怎麼想.

當初,古政只是握了一下我的手,他就生氣了.

古政見我低頭不語,似乎猜到我在遲疑什麼,他一把脫掉了自己的外套,塞到我懷里,道:"這個放中間,當隔離層.放心,哥是正人君子."

被古政如此坦蕩的一說,我立刻汗顏了.

君子坦蕩蕩,小人常戚戚.我倒是小家子氣了.

我呵呵一笑,擺擺手道:"不用,不用."

古政卻堅持讓我拿著.

七綁八縛,等系好安全帶,我跟古政跟兩木頭人似的,一步,一步,開始往跳台頂端挪.挪一寸,我的心髒就撲通巨跳一下.

到了,到了,到跳台末端了.

雖然有古政在,我還是害怕.

"谷微,別怕,有我在."古政似乎是感受到了我身體的微顫,溫言安撫我.

"……我不怕."

赤果果地言不由衷啊.

我只往山澗下瞄了一眼,就差點魂飛魄散.

天啦!今天不會是我谷微人生的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展翅飛翔吧.我雖然從小無數次幻想自己會飛,可這樣的垂直極限,還是不要啊.

我眯著眼,瞅了瞅我們身上的繩子,心里暗想,這繩子牢不牢靠哇.

別一跳下去,就咔嚓斷了.

要是真出意外了,我的墓碑上會不會鐫刻上司湯達式的墓志銘呢?他是"愛過,活過,寫過",而我是"吃過,活過,為情敵兩肋插刀過!"

想想,就覺得好雷人.

"一,二,三!跳!"我緊閉了雙眼,拼了命地抱緊古政,大叫,"啊……"

我只感覺到耳邊呼呼的風聲,垂直,下墜,生死時速!

尖叫,除了尖叫,還是尖叫.

我死死抱住古政,整個身心都被死亡的恐怖籠罩.我的腦子一片混沌,只感覺自己在往陰曹地府一路狂奔,我的周遭開始蓬生出無數的畫面,徐子睿意味深長的笑容,徐子睿讓人安心的肩膀,徐子睿……

"不怕,我在."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們終于墜入谷底,而後又因繩子的彈力,我們又往高處彈了幾波,我驚魂未定地低呼一聲後,感受到古政輕輕拍了拍我的背.

"我不怕,徐子睿!"我閉著眼低聲呢喃,卻沒想到古政的身子顫了一下.

等我反應過來自己下意識地叫出了徐子睿名字的時候,我自己被自己嚇了一跳.

"……對不起."我睜開眼,對上古政褐色的瞳孔.

恍惚中,有什麼東西,似乎碎裂開來.

古政現在的臉上沒有表情,因為倒墜,他的臉上有些充血,他只是低著頭,目不轉睛地看著我,不發一言.我在他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心虛的臉.

繩子漸漸緩慢下來,四周的風景漸漸不再晃蕩.

古政終于仰下頭,笑了一下,狀似無意問道:"谷微,你和徐子睿是來真的?"

他仰著頭,我抬頭只能看到他弧線完美的下巴,卻看不到他臉上的表情.古政這個笑里,沒有絲毫的情緒.不同以往,他的任何一次微笑.

我心中一窒,吶吶道:"對不起……"

我明明知道他喜歡的是徐子睿,居然還這樣關鍵的時刻,還喊了徐子睿的名字.

這一刻,我真恨不得抽死自己.

相對無言地回到學校,送我到樓下,沉默多時的古政開腔了:"谷微,謝了."

他謝謝我陪他做了他想做的事情.

我心想,干嘛跟我這麼客氣.

古政望著我,又頓了頓,才緩緩笑道:"老實說,我以前真有點相信你和徐子睿是契約假情侶.不過,今天發現,哥想多了."

虛虛笑了一下,我竟無言以對.

古政轉身,朝我揮了揮手離開,走了一段距離,才朗聲道:"好好在一起."

看著他的背影,一點一點隱入夜色中,直到消失不見.我的心底忽然生出一種無力感來.

上篇:第三十七章一個多月精疲力竭的早晨    下篇:第三十九章謝謝你曾經美好過我的年華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