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四十三章古政受傷   
  
第四十三章古政受傷

g,更新快,無彈窗,!

開學之前,在我老媽的追魂奪命call下,我和徐子睿被急召回家,陪了老爸老媽幾天.

在家休息了一周,便回了學校.

開學第一天,和徐子睿分開後,我去沁苑步行街買文具.不曾想在這里,我碰到了久未露面的古政.他伸手輕扯我馬尾的時候,我還在想,是誰這麼膽肥呢.一轉身,沒想到是他.

古政睜著一雙桃花眼,饒有興味地看著我:"小微微,沒想到你這麼Open?"

"什麼啊?"一個暑假沒見,他對我說的話,不是好久不見,而是這樣莫名其妙的一句話,弄得我有些不明所以.

他卻是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看,再不說話.本來擁擠的店里,因為花美男古政在此,立刻引來圍觀.

這樣被人圍觀,讓我有些不自在.

古政卻毫不在意,此刻他微傾身子,依舊似笑非笑地盯著我.因為他彎腰低頭,所以跟我的距離離得有些近.

我被他揶揄的目光盯得渾身不自在,縮了縮脖子,推他道:"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古政見我推開他,繼續埋頭在文具店里專心挑選簽字筆,靜了半響,沒有說話.

半刻後,他走過來,收斂了笑意,貼在我耳邊低低問道:"暑假你和徐子睿同居了?"

同居?

我驀地驚跳起來,一下子撞到了他微垂的肩膀.

他被我大幅度的動作,撞得微微側了側身.

估計是看到我臉瞬間紅了,在店里實在窘迫,他眉目一蹙,一把將我拉出了店,一直走到沁苑超市後面的籃球場外,才放開了我.

"古政,你干嘛啊?"我被他拽得手腕有些疼,不由皺眉.

他低下頭,認真地看著我的眼睛,神情肅穆,似乎確定這件事的真假對他無比重要:"是不是真的?"

見他這麼認真地問我,我心里一緊,想他肯定是誤會我和徐子睿了.我抬起頭,目光坦然地跟他解釋:"暑假我和徐子睿住在一起是沒錯,但我們不是同居.我們分別住一間的."

古政見我回答的坦蕩,眉頭一展,竟像是驀然松了一口氣.

我和徐子睿住一起的事情,我們誰也沒告訴,他怎麼知道?我心中疑惑一起,隨後便問了出來,"你怎麼知道我們住一起?"

古政偏了偏頭,睨了我一眼,恢複成往日不羈的樣子來:"哥是本市的,Y市就這麼大,知道這個,容易的很."

"你是在哪里看到我們了吧?"我眨了眨眼睛,猜想他肯定某次在街上偶遇了我們,卻沒叫我們.

他為什麼不叫我們呢,或許是怕見到我們,心里不好受.

古政側頭看了不遠處籃球場奔跑跳躍的人影,忽然轉移了話題:"哥被甩了.現在只想去運動,陪我打會球."

"啊?"我像是聽到了個大笑話,大情聖古草居然也有失戀的時刻,簡直是……匪夷所思.

聽人說他的女朋友,也就是他現在口中的前女友,那個外文系系花,雖然有點傲嬌,但跟他在一起後,卻是十分的溫柔可人.

從來,只有他古草不要別人.今天可是頭一次聽到他說自己被甩了.

"啊什麼啊,走了."古政倏地妖孽一笑,伸手過來幫我合上因訝異而快要僵掉的腮幫子,拽住我的胳膊,將我拉進了籃球場.

男生真的是隨便都能湊人當球友,古政進了籃球場,隨便過去一個場,跟人打了聲招呼,就開始搶籃板.

我坐在階梯看台上,支著下巴,看著古政輕快跳躍的身影,心里暗自腹誹道,這家伙哪里有一點失戀的樣子?

在球場,他簡直是個歡脫少年好嘛.

看他打完球,我剛要離開,古政摸了一把額頭的汗,攔住我,一副可憐兮兮地樣子,要我陪他吃飯.我本來不想理他,但一想,他好不容易交個固定女友,應該也是很努力地在嘗試好好交往,這回子忽然被甩,心里可能真的不大好受.也罷,反正今晚徐子睿有事,我也沒什麼其他事,我便由著他拉我進了餐廳.

陪他吃完飯,這家伙又拉著我絮絮叨叨好久,才肯放我回去.

我從來沒發現,他是這麼啰嗦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原因,他來來回回,反複說自己失戀了,好可憐云云,要我慰藉慰藉他受傷的脆弱心靈.而我左右端詳,他臉上哪有半分悲戚的影子?于是,放下心來.好幾次,我不客氣地將他湊過來的俊臉給拍了回去.

終于把這尊神送走,我才回了宿舍.

一路上,我都在想,古政這次因為失戀,也夠折騰的.要他變回正常,得想個辦法才好.要不然,他經此一遭,若對女人從此失望,那可就遭了.

我一邊尋思,一邊往寢室走,走到313門口,代纏綿忽然叫住了我,她像是等了我很久:"谷微,你回來了!正要去找你."

我彎著嘴角對她一笑,"找我有事?"

因為之前的徐子睿骨折事件,我和代纏綿結成了難得的煙火友誼.

代纏綿關上了門,將我拉到樓道口,隨後左右看了看沒人,才神秘地對我說道:"有事."

見她緊張兮兮的樣子,我覺得她今天有些古怪.她平時挺大方的一個姑娘,今天捏捏捏捏,看著特別有喜感.

我也不急,就笑吟吟地看著她.

代纏綿見我一臉深意地看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撥了撥耳邊的頭發,咬了咬唇,才遲疑地說道:"谷微,我找你……是想跟你打聽一下古政的事兒."

古政?

我疑惑地看她一眼,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脖子.看她一臉羞赧的樣子,我腦中靈光一閃,隱約猜到了些什麼.

原來這姑娘,看上古政了.

"打聽他的什麼事呀?"我故意逗她道.

代纏綿見我逗她,輕輕推了我一把,一副我明知故問的羞澀.

我哈哈大笑,十分八卦地問:"什麼時候的事?"

代纏綿是個磊落的姑娘,隨機心照不宣地坦白:"其實,我之前一直對他有好感.但你知道他女朋友一直很多,我就一直在遲疑.我想,像他這樣的帥哥,遠遠欣賞就好了.他實在不適合做男友……直到他和外文系的系花在一起,我才對他改觀.我聽說,他對她還挺上心的.大家都感覺他不再像以前那樣花花公子了.後來我想,他從前那樣對感情不認真,可能是因為沒碰到自己喜歡的人吧.如果遇到自己喜歡的人了,他應該會很不一樣."

"雖然我知道,他才失戀,也不一定能馬上接受我.但現在都大三了,我不想我的大學有遺憾,也不想大四再去談一場黃昏戀.所以,這次我想勇敢一次."

看著她堅定的眼神,我心中一歎,不禁佩服她的果敢.

"你之前不是有175和181追求麼?看不上?"我想起代纏綿用身高給追求者作的區分代號,不覺莞爾.

代纏綿性格直爽,有些男孩子氣,挺有異性緣,但她卻一直到大三,都潔身自好,從未委屈自己將就.

"物理系的181已經有女朋友了,至于土木院的175,我們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沒有曖昧的."代纏綿很認真地跟我解釋.

"嗯,我剛才逗你呢,我還不知道你的情況?"我咯咯一笑,看到她緊張的樣子,拍了拍她的肩道:"古政現在是單身,我幫你."

代纏綿見我這麼說,眨眨眼,張開雙臂,一把抱住我道:"給力微,愛死你了."

我偷偷笑了.心想,古政呀古政,這回我可要對你下二劑猛藥了,不拉你回直男陣營,誓不罷休.

第一劑猛藥,就是徹底打消古政對徐子睿的想法.

于是,拉著徐子睿,我開始故意在古政面前高調起來.

雖然此前,我們因為在校園牽手,他們系都知道我倆的關系,但因為顧忌古政,我卻很少出席徐子睿班上的聚餐.現在,我開始頻繁的在這些聚會中露臉,而且每每是挽著徐子睿的胳膊,以第一夫人的架勢出現.

今天的聚會,在大家的起哄聲中,古政一反常態沒有揶揄我,他獨自坐在一邊,自飲自酌.我有些歉意地看著他,心里想的是,現在或許對你有些殘忍,但能做最快的切割,結果卻是好的.

對古政,我只能在心里跟他說對不起.

趁徐子睿去洗手間的當口,我坐到他身邊,一把奪下他手中的啤酒:"別喝了.跟你說個正經事兒."

古政見我奪了他的酒,也不惱,撐著頭,滿臉酒氣地問我:"什麼事?"

我想了想自己的計劃,我打算叫上顧小西他們幾個,在周六的出游當中,將代纏綿正式介紹個古政.于是,我問他:"這周六有空不?"

見我一臉期待地看著他,古政懶懶一笑:"谷微,膽子肥啊,想紅杏出牆?"

"出你個頭啊.就是約你出去戶外燒烤而已,還有別人好嗎?說吧,去不去?"這家伙,總是不正經的樣子,真是拿他沒辦法.為了讓他正視,我只得佯裝惡形惡狀.

見我橫他,古政終于直起身來,認真問了一句:"都有誰?"

他這麼問,那周六就是有空了.

我神秘兮兮地一笑:"先保密.不過這次,徐子睿不會去,你別告訴他這事."

聽我這麼說,古政唇角一扯,笑:"谷微,你這鬼鬼祟祟的樣子,還要瞞著子睿,哥真的懷疑你居心叵測."

"我哪有?!"

我嘴上雖然依舊和他抬杠,但確定了他答應來,總算落了個心.

古政搞定了,接下來的事情,就是怎麼想辦法支開大冰山了.

聚完餐,徐子睿送我回宿舍.

送到樓下,徐子睿正要離開,我拽住了他的衣角,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問道:"徐子睿,你這周六下午有時間嗎?"

徐子睿轉過身,臉色柔和地看我:"應該有,有事?"

我呵呵一笑,湊過身子,挽住他的胳膊道:"鍾寰他們學生會,最近要舉辦一個優秀學長系列講座,計算機學院他們想邀請你去.你能不能去呀?"

徐子睿皺眉想了想,道:"我不喜歡這種場合."

我眉眼一垮,其實我也不喜歡.徐子睿本來就很多人覬覦了.他這要是一去演講,那些暗戀明戀他的女人不跟瘋了似的,把學校的禮堂擠爆啊.雖然,我已經對外宣稱他是有主物了,但保不齊那些花花草草沒節操,一擁而上,揮鋤翹牆腳.但是,為了明天的燒烤,得支開徐子睿了才好辦事.

見我立即蔫了,徐子睿摟了摟我,低頭問我:"這麼想我去?"

我使勁點點頭:"真的很想.徐子睿你就幫鍾寰一次嘛."

看徐子睿的神色,似乎有轉圜的余地.于是,我再接再厲,使出窮搖奶奶的招數,抓住徐子睿的胳膊一邊搖晃,一邊拖長音調撒嬌:"高人,長者,大師--你就答應嘛."

"你先放手."徐子睿有些頭疼地看我一眼,隨即打掉我的爪子,投降,"答應了."

"真的?"徐子睿的想法一向難改變,今天居然這麼容易,我一時有些不能相信.

徐子睿好笑地點點頭,問我:"周六幾點?"

"下午2點."

"嗯,周六上午我去趟公司,中午回來找你吃飯.下午一起過去."徐子睿斂眉想了一下,安排好了周六的活動.

"好."我心虛地答應,目送徐子睿走遠.

跟徐子睿一起去,肯定不行.

等周六中午的時候,我胡謅個大姨媽來了,肚子痛,就不過去了,讓徐子睿自己過去.

到時候,再讓鍾寰幫我圓個謊,一切就都能按照我的計劃走了.

完美!

周六一早,我們在沁苑廣場集合後,就出發了.

我們一行六人,古政,代纏綿,WC,顧小西,第五維和我.因為鍾寰今天要舉辦講座,所以早前就邀了第五維來.

我們六人備上租來的燒烤架和木炭,帶上林林種種的魚肉和蔬菜等食材,二人一組騎了雙人協力車,往目的地進發.本來也叫了泥巴,不料這女人說要專心備考計算機三級,所以沒來.她不來,我們自然也不大好叫陳小生.

分組之前,我就笑嘻嘻拉住了第五維,將他安排在和我一組.

當時,古政看了我一眼,再看了一眼身後的代纏綿,似乎一瞬間就明白了我今天約他出來的目的.他先是目光複雜地看了我好一會兒,隨即,他嘴角一歪,就笑了.他那個笑,不同于以往任何一次的笑.他笑得有些瘆人,讓我脊背嗖地躥起一陣涼風.

我覺得有些不妙,妖孽如古政,估計有些反感這類拉郎配.雖然,那個哂笑轉瞬即逝,但還是讓我隱隱不安起來.

于是,整個路上,我一邊騎行,一邊暗暗觀察旁邊的古政.

但古政隨後的表現,卻將我的擔心慢慢打消.騎上車,他便恢複成了往日優雅迷人的古草,一路上和代纏綿有說有笑,將他的幽默風趣展示得一覽無余.聽見代纏綿清脆的笑聲回蕩在山谷間,我不由得也微微一笑.

"谷微,你有做媒婆的潛質."第五維聽我輕笑出聲,微微側頭,好笑地看我一眼.

"這都被你看出來了?"我愉悅地蹬了一下協力車,張開雙手,深吸了一口山谷的新鮮空氣.

我有做得這麼明顯嗎?

第五維點頭.

我呵呵笑:"我金牌媒婆的稱號,可不是來自他們."

是來自你和鍾寰呢.雖然我只是在鍾寰旁邊敲了敲邊鼓,可我這邊鼓敲得也是有理,有利,有節.

我歪頭看第五維,揶揄他.雖然鍾寰沒正式公布他倆的關系,但我們全寢室幾乎都默認了他正牌男友的身份.

過了半響,第五維都沒說話.我以為他不好意思,便沒再調侃他,可半刻後,第五維卻有些無奈地說道:"其實,你雖然是神助攻,但鍾寰跑得太快."

我皺皺眉思忖,難道他還沒搞定鍾寰?

我還未將心中的疑問問出來,第五維卻是瀟灑地晃了晃頭,極有自信地說道:"不過,追到她,早晚而已."

"加油,騷年!"這樣才是我認識的第五維嘛.

第五維朗笑出聲,我也跟著他笑起來.

"笑什麼?這麼開心.說出來,讓我們也開心下?"顧小西追上我們,看我倆笑得詭異,不忘打趣湊熱鬧.

"佛說,不可說,不可說……"我一手扶車把手,一手單掌立在胸前,做沙彌念念有詞狀.

"去你的,盡賣關子."顧小西笑罵一聲,下一刻WC的車子就躥到了我們前面.

秋高氣爽,微風拂面,正是好時節.呼啦啦一群人,在山谷間將協力車騎得虎虎生風.我低頭仔細看身下的協力車,心中暗歎,這車設計的巧妙,真適合情侶騎行.難怪,很多旅游景點都有這樣的車,連風景宜人的S大也有.我心里尋思,以後跟徐子睿出去旅行,我也要租一輛這樣的車,和徐子睿一起,沐浴陽光,迎著清風,看遍漫山青翠.

不知什麼時候,我們斜前方古政的車越騎越快,我看見他乾淨的白襯衫灌了山間的風,鼓脹如旗幟,一時有些心驚.這一段路,山勢蜿蜒崎嶇,不知哪一個轉彎後面會有陡坡,不免擔心地大聲喊他:"古政,代纏綿,你們騎慢……"

我的話還沒說完,前面一個急轉彎,就不見了古政和代纏綿的身影.

我心底的不安越發濃烈,隨即催第五維道:"我們騎快點."

等到我們轉過彎道,發現了古政和代纏綿的身影,我才長籲一口氣.還好,古政不是沖動的人.他雖然極愛飆車,但因為帶了代纏綿,車速控制得還行.聽到我的叫喊,他們的速度已經慢慢減了下來.不一會兒,我們就追上了他們.

"安全第一.咱們都騎慢點."第五維再次重申我的提醒.我們現在和古政並駕齊驅,WC在我們前面幾步之遙.

古政點了點頭,代纏綿眼角眉梢都是笑意,坐在古政身後,如小媳婦一般.平日的爽朗,現在帶了一點羞意,顯得格外動人.

"經過前面的隧道,就是一段下坡路了,大家都小心了!"古政沒注意到我和他身後代纏綿的眉來眼去,一邊減速,一邊提醒大家.

進隧道了,慢慢捏刹車.

WC他們安全出隧道了,接著是古政和代纏綿.

"古政,進隧道了,你怎麼還不捏刹車?!"第五維對著古政喊,"你不是說接著是下坡路?"

古政似乎完全沒聽到第五維的話.

情況不對!我見到古政他們的車以箭速朝隧道口竄去,瞬間便超過了前面的WC.

我心中恐懼陡升,不由驚呼出聲:"古……"

我古政的名字還沒喊完,只聽得"哧"的一聲,滑出隧道口的古代二人已經翻身落地,從車上摔了下去.

刹車失靈了!

"古政!""代纏綿!"

我心里一緊,等著第五維的車滑出隧道挺穩,趕緊跳下車,朝古政他們奔去.

"你還OK?"古政捂住嘴巴,爬起來第一件事,就是問後面的代纏綿.

"我沒事.你的嘴巴怎麼了?"代纏綿回過神來,看著古政急切地問她,心中震動.出事後,古政關心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她的安危.剛才為了保護代纏綿,古政一直用雙腳撐地,想通過腳與地面的摩擦來減緩車速,後來眼見協力車要撞上路邊的大樹,兩人才一起跳車,在堪堪摔落地面時,他在最後一刻用背接住了被車甩出來的代纏綿.

"古政,你的牙齒?"第五維扶起古政,檢查現場,看到地面上兩顆脫落帶血的牙齒,憂心忡忡地望著古政.

牙齒都磕出來了,那古政的嘴巴?!我瞳孔一縮,心中升出一種莫可名狀地恐懼.

我的手抖了抖,但最終還是上前,拉掉了古政捂著嘴巴的手.看到古政血肉模糊的嘴巴,我腦子一炸,瞬間呆了:"古政,你的嘴巴……"

"還不趕緊送醫院!"顧小西他們轉回來,一向脾氣很好的代纏綿急得朝我們吼.

我從未看到代纏綿這樣失控過.

她的吼聲震得我耳膜生疼,我木呆呆地盯著古政,耳朵有一瞬間的失聰.

第五維打電話叫120,WC和代纏綿扶著古政站到一旁,我杵在原地,腦子一片混亂,血,血,血……

我不知道的急救車什麼時候來的,我只知道代纏綿一臉著急,跟著古政去了醫院.

"谷微,我們回去吧."第五維,WC和顧小西收拾好了散落一地的蔬菜,顧小西過來攬住我的肩,安慰我,"沒事,沒事,出了這樣的意外,大家都不想的."

我木然地點頭,僵硬地上車.

"谷微,你也別太擔心,應該沒什麼大礙."見我一路一聲不吭,靜默許久,第五維溫聲安慰我.

我默然點頭,心中晦澀,眼淚終于奪眶而出.

我從來沒做過迎風隕淚這樣矯情的事,今天卻因為古政,淚如雨下.

從前害徐子睿感冒和骨折,今天又害古政摔傷,我特麼怎麼這麼禍水啊!

古政摔成那個樣子,一定痛死了.他一向怕痛,平時我掐他一下,他都虛張聲勢齜牙咧嘴半天.今天這樣的重摔,他卻是一聲不吭.一想到他一嘴鮮血,剛才還虛弱地對我笑,說沒事,我心里就更難過.

因為意外的發生,我們本來的燒烤計劃流產.

回到市區,WC和顧小西負責去歸還協力車,順便跟老板交涉事故問題.第五維直接陪我去醫院看古政.

我和第五維趕到市醫院的時候,古政的傷已經包紮好了.醫生說不要緊,在醫院觀察兩天,沒有感染就可以出院了.但是,古政鼻子以下的皮膚組織全部擦傷了,要持續打些日子的消炎針和按時敷藥,才可以慢慢康複.

第五維和代纏綿見古政沒有事,都松了一口氣.

古政不會毀容,嘴唇修複也是沒有問題的,可是牙齒呢?

我站在古政病床邊,一想到他那兩顆牙齒,心里又難過的不行.人成年後,牙齒落了,就再也不可能長出來了.

"第五維……你們……先回.谷微……你留一下,我……呃……有事跟你說."兩句話,古政說得十分艱難.只是微微扯一扯唇角,就似乎扯到了傷口,讓他的表情扭曲,疼得他直抽氣.

見他這樣,我心里愈發難過.

古政示意代纏綿和第五維先走.

第五維點了點頭,代纏綿卻是遲疑了一下.她疑惑地朝我看了一眼,我用眼神示意她先回.她又擔心地看了古政一眼,才跟著第五維走了.

他們離開後,我看著古政臉上的紗布,淚又忍不住落了下來:"古政,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對不起……"

古政見我哭得傷心,一抬手,將我拉坐下,然後看著我,道:"沒……事."

剛說兩個字,他又疼得咝咝抽氣.

"還說沒事."

見我擔心,古政居然滿不在乎道:"兩顆牙而已,可以……再鑲."

說完,他竟還笑了一下,可是下一刻,因為牽扯到唇邊的肌肉,頓時疼得他呲牙咧嘴.一張俊臉,又是前所未有的扭曲.

見他痛得厲害,我忙不跌道:"你別笑,一笑牽動面部神經和肌肉,傷口會痛的."

現在就算是于普通人稀疏平常的開口大笑,對他而言,都成了酷刑.

"你說話,別動唇.你說模糊一點,我聽得清."怕他再疼,我建議他用含糊其辭的發聲法.

古政齜牙咧嘴一番,好不容易緩過痛來,摸了摸唇邊和鼻梁下的醫用膠布,點頭,模糊地說道:"那你也別哭,你一哭,哥心里就煩躁,哥最見不得女人哭.哥真沒事,過個十天半月,人見人愛車見車爆胎的古草就又回來了."

我破涕為笑,道:"都摔成這樣了,還有心情自戀."

古草是大家送給古政的美稱,哪有他自己這樣稱呼自己的.

見我笑了,古政才收斂了神色,認真地看著我,說道:"谷微,以後不要再做像今天這樣的傻事."

我微微一怔,隨即想到代纏綿.見他眼底有一絲疲色閃過,不由愧疚地使勁敲自己的腦袋,懺悔:"古政,對不起……我太自以為是了."

"你別敲了,再敲人頭真要變豬腦了."古政眉頭一展,伸手捉住了我的手腕.

古政的手指修長,長得比一般的女生的手指還要好看.只是現在,他的手背上那一抹帶了血色的擦痕,影響了美觀.不同于徐子睿,他的手指涼涼的,被他手指一握,我驚得整個人都抖了一下.

我一時有些錯愕,抬頭看他,卻見他此刻直勾勾盯著我,眼底一片褐色如海,看得我心驚膽戰.

我是看錯了嗎?為什麼在古政眼底,我看到了某種既熟悉又陌生的異樣情愫.

說熟悉,是因為我在徐子睿眼底看到過,說陌生,是因為這樣的眼神來自古政.

不可能!我一定是出現幻覺了.

古政的眉眼妖孽,他一湊近,長長的眼睫幾乎掃到我,他唇邊清冽的藥膏味也瞬間躥入我的鼻尖.

我們現在靠得很近,近到我們幾乎鼻息相聞.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居然離得這麼近.

古政望住我,眼底溫情湧動,過了好一會兒,他輕輕動了動嘴唇,帶著幾分遲疑,艱難地說道:"谷微,其實我……"

"古政,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你."沒等他後面的話說出口,我條件反射般地抽出手腕,霍地躥起.

我幾乎是落荒而逃.

打車回了學校,我尤自還有些回不過神來.

今天的古政,太不正常……不正常到,看著他的眼睛,我都會害怕.我的心底漸漸湧動起狂亂的不安來.

之前,隱藏在心底深處的那些可怕預感,仿佛一下子全部都欲一股腦兒地跳將出來.一直被我以荒唐的借口搪塞過去,忽略過去的某種東西,一時間擾得我心膽俱憷.

一定是我想多了,我惴惴不安地下車,在大學路上一路小跑,企圖通過劇烈的運動,來驅除掉腦中那可怕的想法.

跑了好一段路,直到自己氣喘籲籲.等到進了沁苑,我才放慢腳步.

一定不是的!

一陣懊惱,一陣擔憂,我心情錯雜地將那些荒謬的猜想自腦中驅散.走到宿舍樓下,我剛准備上樓,卻被一個熟悉的聲音叫住.

"谷微."徐子睿的聲音很低,但我還是聽到了.我一驚,回過頭來.

迎接我的是徐子睿冷然的臉,即使是夜色中,我也被他黑沉的臉色嚇得縮了縮脖子.我之前跟他說大姨媽來了,在宿舍休息.可現在,居然被他撞見活蹦亂跳地從外面回來!

徐子睿漆黑沉靜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著我,眼神莫測,直到我被盯得頭皮發麻,准備不打自招的時候,他才開口緩緩問道:"去哪了?為什麼不接電話?"

他的聲音里沒有任何情緒.

這樣的他,是最讓人感覺不安的.

今天中午我原本是要跟徐子睿說肚子痛,去不了禮堂聽他演講的.可後來,古政發生意外,我整個人都嚇懵了,根本忘了包包里的電話,也忘記了要給徐子睿打電話說一說.

也就是說,我無緣無故放了徐子睿的鴿子.

不知道,鍾寰有沒有見機行事,幫我圓謊?

我心中七上八下,一邊從包里掏電話,一邊想著到底是將錯就錯,還是如實說出實情.

雖然徐子睿只是冷著一張臉默在黑暗里,但我覺得我已經快要被他不緩不急的質問給震出內傷了.這氣場,仿佛回到了我和他戀愛之前.我不會下一刻就吐血數升吧,我手心都開始冒汗了.

翻開手機一看,徐子睿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鍾寰的也不比他少.

看著徐子睿由冷然逐漸到慍怒的臉,我雙眼一閉,還是從實招了:"其實我今天是約了古政他們出去燒烤……"

過了良久,徐子睿沒說話.

我眯開一條眼縫,瑟瑟瞅他:"真的沒騙你,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問古政和第五維他們."

徐子睿見我一臉誠懇,一直緊繃的下顎,終于緩緩松弛下來.

可下一刻,他問出的話,又嚇得我靈魂出竅:"所以,請我去講座,還有什麼大姨媽,都是為了支開我?"

大姨媽……鍾寰還是幫我圓謊了.

可是,他怎麼知道我不在宿舍休息,而是出去了?

我微微皺眉,要命地後知後覺想起,我大姨媽明明不是這幾天.我好像曾跟大不冰山隨口提過一句,大姨媽什麼時候來.天雷滾滾啊,大冰山記性居然這麼好,他竟然記得我大姨媽的具體日期!

我風中凌亂了.

他一定是發覺我說了謊,才來樓下堵我.

看著徐子睿俊朗的眉眼,徹底被厲色籠罩,我神經末梢都開始痙攣,身體抖得跟抽風一樣.我深吸一口氣,勉力鎮定下來後,才擺手解釋:"……不是的,不是的."

雖然他說得是事實,可現在我不能說真的是為了支開他啊.要不然,我約別的朋友出游,單獨支開他,算什麼事.

"原因."

徐子睿的話,讓我的眼皮凶狠地跳了一下.在徐子睿面前說謊,簡直是自找苦吃.我隨即鎮定心神,理順思路,說道:"我們班代纏綿對古政有意思,我今天約他出去,是為了把代纏綿介紹給他.今天除了我們仨,WC,第五維和顧小西都去了.古政沒有開車去,因為我們幾個人,就他有車,但不夠坐,所以租了校門口的協力車,兩兩騎車去的."

在徐子睿幽深莫測的眼神下,我竹筒倒豆一般將事情如實說了出來.

"……沒叫你,是因為你一向不喜歡我做這樣的事.還有你今天上午有事,鍾寰的確是誠心想請你做演講.而且古政是你的好兄弟,我怕你說我多管閑事,怕你說我.我不是故意要騙你,要支開你的."

"繼續."我解釋的有理有據,徐子睿依然不為所動.

"後來,古政的車刹車失靈了,摔傷了,我們送他去了醫院.當時,我焦頭爛額,所以沒注意到包里電話響.我不是故意不接電話的."

一鼓作氣說完.我想起古政的傷勢,當下黯然.

接下來是一陣默然.

過了良久,徐子睿才在我頭頂問道:"他摔得嚴不嚴重?"

我抬起頭,迎上他有些擔心的雙眼,確定他沒有在生氣了,我才松了一口氣,愧疚道:"其實,有點嚴重.都怪我,要是我不出這樣的餿主意,就不會害他差點毀容.他從協力車上摔下來,摔掉了兩顆牙齒,嘴唇也全部磨破了,當時血糊了一臉,把我嚇懵了.雖然他說不痛,可我覺得他是在安慰我們.流那麼多血,一定很痛.徐子睿,我是不是很討人厭?為什麼我老是害你們受傷?"

我將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如實向他坦白,聽到後面,大冰山的表情終于軟了下來.

我拍著自己的腦門罵自己:"我就是個害人精."

見我下手不輕,大冰山皺了皺眉,如我意料中的在我又想抽自己的時候,捉住了我的手,很明顯,他擔心我把自己抽傻了:"不要胡思亂想.明天我和你一起去醫院看他."

見我手指冰涼,滿臉愧色,徐子睿眉頭蹙了蹙.看在我滿是悔意的份上,他似乎原諒了我.再說話時,聲音變得和煦:"以後不要對我撒謊.有事,事先跟我說,我並不是那麼難以溝通,難以相處."

我仰頭望著徐子睿,一時有些失神,他這是在跟我講民主嗎?以前很多事,我瞞著他,的確是怕他有意見,會反對.現在想來,很多事情本身不是他動氣的源頭,而是我瞞著他這個行為,讓他生氣.

我乖順地點頭,良久,伸出手扯了扯他的衣角.這時一個依戀性十足的動作,每次我無助的時候,或有事求他的時候,我都會這樣.見我如此,徐子睿深深看了我一眼,隨後,將我輕攬入懷.

我現在需要他給我一點力量,此刻,我在害怕……我害怕突然正經起來的古政,也害怕他那句被我急急堵住,將說而未說出口的話.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我和徐子瑞的相處模式會慢慢好起來,古政的傷口也會慢慢好起來的.或許他只是受傷脆弱,所以看我的眼神才變了.而他要說那句話,或許只是平日里對我稀疏平常的調侃和戲謔.

徐子睿的下巴輕輕抵住我的頭上,而我將他抱得更緊.

上篇:第四十二章美人計與最美的時光    下篇:第四十四章表白,二進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