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四十四章表白,二進宮   
  
第四十四章表白,二進宮

g,更新快,無彈窗,!

因為古政的事,一晚上我都有些心煩意亂,鍾寰她們幾人輪流勸我,都沒讓我的心情輕松起來.

我在床上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

在我終于放棄掙紮,睜大眼睛准備數羊的時候,手機響了.

是代纏綿的短信:"谷微,你還沒睡吧?"

"沒呢?睡不著."我輕輕敲字.

那邊很快回複:"可以出來一下嗎?"

"嗯."

我輕手輕腳地爬下床,借著手機屏幕微弱的光,去穿拖鞋.現在已經是凌晨2點,整個世界都是靜悄悄的,周遭更是靜得落針可聞.宿舍里只能聽到鍾寰,顧小西和泥巴這三個女人均勻綿長的呼吸聲.

見我探出一個頭來,代纏綿沖我歪了一下頭,我立即會意,輕輕關上門,出來跟上她.代纏綿領著我,走到宿舍樓的樓梯口處,才頓住腳步.

初秋的晚上,地面有些涼,代纏綿在地上墊了兩張報紙,拉著我坐下.剛剛在門口,我就注意到她手里提了一個塑料袋.此刻,她將塑料袋展開,竟然是幾罐啤酒.

代纏綿拉開一罐啤酒,當喉灌下.我知道她酒量不錯,但看到她這種架勢,還是覺得不妥.

她一向爽朗,有什麼事都習慣攤開了說,她今天拉我出來,卻不發一言,只顧自飲自酌,讓我十分納悶.

心里疑惑,下一刻,在她又要開啟第二罐啤酒時,我一把拉下她的手臂,問道:"代纏綿,你怎麼了?"

代纏綿抹了一下唇邊的酒漬,側頭看了我一下,似乎笑了笑:"我覺自己好傻."

她的笑,帶了點苦澀,又帶了點不甘.

看得我一陣心驚.

此刻,心中那個可怕的猜想,又開始在我腦中左突右撞.

我揉了揉眉心,有些頭疼,竟然心虛到無言以對.

我垂下頭,也拉開了一瓶啤酒,灌了一口.我對酒精過敏,但幾口無妨.

整個過程,代纏綿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我:"谷微,你知道的,對嗎?"

她的話,驚得我眼皮凶狠一跳.要來的,到底還是來了.代纏綿不是別人,她直率爽朗,說話不會兜圈子,也不會拐彎抹角.而我,如果不坦誠以對,那也太不厚道了.

我抬起頭,內心掙紮,滿眼的愧疚:"在昨天之前,我真的不知道古政……我不是有意要騙你,也不是故意要給你難堪.代纏綿,我們認識兩年多了,你應該知道我的為人.從始至終,我喜歡的人都只有一個,那就是徐子睿.而且,現在,我也是他的女朋友,我們現在很好.而我和古政,沒有曖昧.從前沒有,以後也不會有."

一句話,我和古政只是好朋友,僅此而已.

之前,我從未往那方面想過,甚至曾經一度,我還荒唐得以為古政之所以在意徐子睿和我的事情,是因為他喜歡徐子睿.

可是,明明古政一點都不娘,也不基,他明明有那麼多女朋友.幾乎所有人都確信他是正男無疑,而只有我……真的只是因為腐麼,那更深層次的原因呢?

我頭疼地想,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古政那意味不明的眼神就已經撥動了我腦中那根敏感的弦.所以,我才會在潛意識里,開啟自我保護機制,而不論荒唐與否,幾乎偏執地要將他和徐子睿推在一起.

我何其欠抽,又何其殘忍.

那句話,古政沒能說出口.他其實是想說的,但我心虛地阻止了他,讓它戛然而至,胎死腹中.

此刻,我的腦袋幾乎要炸掉.

聽到我痛苦地剖白,代纏綿先是一怔,隨即萎靡下來.良久,她再抬起頭時,眼中已是一片潸然:"谷微,我相信你.我本來叫你出來,也沒有興師問罪的意思,可是,說著說著,就覺得好難過……"

我伸手攬住她,眼眶也濕了:"難受,就哭出來."

聽了我的話,代纏綿的頭靠過來,眼淚啪嗒掉下:"谷微,大家都說我眼光高.其實,不是的……像我這種慢熱的人,很難迅速喜歡上一個人,但是,如果喜歡上了,幾乎就是無可救藥.對古政,我也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慢慢了解.我知道他對你一直很好.雖然你們常常互損,你也有徐子睿,但我總覺得他對你,和對別的女生不一樣.他的女朋友走馬燈似地換,大家都說他花心.剛開始,我也這麼以為,所以對他敬而遠之.直到後來,很偶然的一次,發現了他看你的眼神."

"那樣的眼神,怎麼可能是一個花花公子有的呢.矯情點的說,我清醒地在旁邊看著,看著自己沉淪."

這樣沒有回應的凝望,心酸的暗戀,孤獨而冗長.

"後來他交了女友,我想,他或許真的打算壯士斷腕.我替他開心的同時,又為自己感到難過."代纏眼神淒迷,說到這里,不由指了指胸口,"是真的難過,心口會一絞一絞那種痛."

"這種感覺真無望……在我想要放棄的時候,得知他們分手.你能想象到,那一刻我內心的狂喜麼?就像商場里被賣斷貨的一件心儀已久的衣服,又突然在櫥櫃里出現一樣.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來的勇氣,腦子一熱,所謂的自尊,驕傲和矜持統統不要了,然後,不知羞地去找你,求你幫我介紹."

"我都知道的……"我抱住她的頭,心中晦澀不已.

每一段暗戀背後都有的柔腸百結和百轉千回.

此前,我對徐子睿又何嘗不是?

"昨天,我幾乎覺得自己有希望了.出了意外,他第一時間護住我,我感動了,差一點自作多情,直到到醫院,我才徹底清醒過來.他痛成那樣,可是只希望你陪他……"

"我是天真了,天真地錯估了他對你的感情."

代纏綿的聲音越來越輕,我卻越聽越難過.

從前古政打聽我的那些閑事時的漫不經心,那些他極力用笑話和不正經掩飾的在意……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此刻,都牽扯出我內心的驚痛.

不止是代纏綿痛,我也痛.

不知道是幾點睡著的,只記得自己睡著的時候,天已經蒙蒙亮了.

第二天,去見徐子睿的時候,見我氣色不好,他牽著我的手,疑惑地問:"昨晚沒睡好."

我知道自己臉色很差,存了心想敷衍過去,占著他最近對我的縱容,對他對著他嘻嘻一笑,打馬虎眼:"昨晚看小說興奮得失眠了."

見我這麼說,大冰山只是斂了斂眉,沒再多說什麼.

早晨醒來的時候,頂著兩個熊貓眼和兩條豐滿的臥蠶,為了不讓徐子睿和古政看出我憔悴,我還特意還敷了十五分鍾的眼膜,沒想到,一點效果都沒有.

我和徐子睿去見古政的時候,撞見了他的父母.

知道了古政的心思,見他本來就覺得局促,現在又病房里有多了他的爸媽,我更是慫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他們要知道害古政入院的罪魁禍首是我,會不會抽我?

不同于我的心虛,徐子睿一臉坦蕩,鎮定自若.對待長輩,同往常一樣彬彬有禮:"叔叔阿姨好."

古政的媽媽十分溫婉,笑著對我和徐子睿點了點頭.

倒是古政的爸爸--古庭川,從我進門的那一刻,就用一種商界大佬的審視目光看我,看得我極不自在.看古政媽媽的樣子,應該不知道我就是那個禍首,可看古庭川的樣子,似乎又早就洞穿了一切真相.

我被他看得冷汗直冒,不覺死死拽住徐子睿的手腕.

大冰山見我緊張,微微蹙了蹙眉,隨後手腕一翻,握住了我的手.

感受到他手掌傳來的溫度,我的心稍稍安定.

古政看到我們來,本來極高興,但見到自家老頭一直盯著我看,不樂意了,眼中雖有不舍,但還是對我們下了逐客令:"你們下次再來,今天哥要感受會家庭的溫暖."

這時候,古庭川三言兩語,已經將我和徐子睿的情況摸了個一清二楚.

大冰山很坦蕩,對峙商界成功人士,不露半點怯意,只是他見古庭川看我的眼神不同尋常,眼神微微一沉,不知道心里在想什麼.

得了赦令,叮囑古政好好休息後,我便拉著徐子睿的手,逃也似的躥了.

整個探病過程,我如坐針氈,甚至連看古政一眼的勇氣都沒有.

我沒看他,卻感覺他的眼神一直凝在我身上.相對于古庭川老狐狸般審視的目光,古政的眼神更讓我心虛,雖然他情商極高,在父母和徐子睿面前,沒表露出半點異樣,但聰明如徐子睿,還是第一時間看出了我們之間的不對勁.

他什麼也沒說.但願,他把我的這種心虛歸結為害古政受傷怕他父母責怪的愧疚.

徐子睿將我送回學校後,自己開車去了公司.

我自己走回沁苑廣場的時候,碰到了代纏綿.今天的她,一掃昨天的沮喪,整個人精神好了很多.我看著她手里的保溫盒,微微一笑.

古政現在嘴唇和牙口都傷了,辛辣的菜不能吃,太硬的主食也不能吃,只能喝些流質物.所以,代纏綿煲了清粥,去看他.

代纏綿看著我,聲音很輕,眼神卻十分堅定:"我知道他很難搞定,但是,我也不想輕易放棄.所以……"

後半截話沒說完,她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

我了然,拍了拍她的肩後,給她鼓勵後,長長籲出一口氣.

我不能給古政所要的,但我希望別的好姑娘能給他.

幾天後,古政出院了.他唇邊的傷口慢慢愈合,只是牙齒還沒修複.醫生說,等他傷口好全了,再鑲嵌新牙.

徐子睿開車接他回的學校.

當時,我和代纏綿心照不宣地一路談笑風生,和古政說各種打趣話,想避免尬尷.這幾天,代纏綿一直在照顧古政.起初,古政有些抗拒,但代纏綿讓他別多想,只是報答他當初緊急關頭救她,說燒烤之行,只是我單純的想法.她對他沒有意思,坦蕩得讓古政再無理由推拒.後來,古政爸媽也看到了,好像也挺喜歡代纏綿的,再看他們倆,眼里漸漸有了樂觀其成的意思.但代纏綿很坦蕩地對叔叔阿姨說,和古政的關系只是普通同學,照顧古政,只是為了報答他當初在緊急關頭救了她一把.代纏綿的直率和坦蕩,讓古政慢慢放下了戒心,開始拿她當朋友看.

說燒烤之行是我的想法,是我讓代纏綿說的.目的就是,讓古政慢慢放下戒心.古政,對我並非一見鍾情.要不然,以他典型的狩獵性格,在我們相識的前期,他就主動出擊了,不會那樣放任自如,口無遮攔地開我和徐子睿的玩笑.

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但肯定是在和我熟識之後,在了解我的個性之後.在我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他都沒有用心去了解其他女孩子,所以情感得不到轉移,于是,鑽進了死胡同.

外文系的系花,讓我知道他是有努力嘗試的想法的.所以,代纏綿以朋友的方式切入.

這段時間,我盡量避免和古政單獨相處,去看他的時候,都是拉上代纏綿和鍾寰她們.

可是,今天他單獨約我,要我陪他一起去看牙醫,鑲牙,我實在推脫不了.

古政打電話命令我趕緊下樓,而且佯裝義憤填膺地電話那頭哼:"小微微,是你害哥丟了兩顆不可再生的牙齒.你不會這麼不道義,不陪哥去鑲牙吧."

我一時有些語塞,支支吾吾不知道如何回答.

而那邊,古政則干脆撂下一句話後,直接掛了我電話.

"我在你宿舍樓下等你,你要不下來,哥就一直等."

我有些頭疼地揉揉眉心.只能換了衣服,下樓.

鑽進他拉風的跑車,我才慶幸自己迅速下樓了.因為古政看到我,挑眉笑道:"小微微,你要再不下來,哥要用對著你們的女生宿舍樓,中氣十足地喊你大名了.哥追女朋友都沒用過這一招,今天差點用在你身上了."

我故作輕松地做了一個我好怕怕的動作回應他,怕他看出我的尷尬和不自在.

見我恢複成往日的樣子,古政嘴角上揚,一踩油門,車嗖地躥出.

"這是校園,你能開慢點嗎,大哥!"我抓緊安全帶,拿眼瞪他.

他眼角飛揚出一抹恣意的笑意,慢慢放緩了速度的同時,不忘損我:"膽小鬼!"

"我這是珍愛生命好嗎?你也是,雖然車技炫,但也用不著這樣炫技吧.安全第一."我癟癟嘴,回擊.

"小微微,你這是在關心哥?"開出大學路,路面開闊起來.古政一手開車,一手伸過來,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揉了揉我的頭發.

我被他親昵動作弄得微微一驚,隨即馬上拍開他的手,教育他:"專心開車."

古政被我條件反射般的動作,弄得錯愕了一下.

我訕訕笑了一下,他也對著我勉強扯了扯嘴角.

剛才我的動作,傷到古政的自尊了.我有些懊惱,一時沒說話.我真的只是條件反射,這樣親昵的動作,在我心底,只有徐子睿能對我做.

接下來,我們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校園的趣事.雖然雙方都在盡量在找話題,但是明顯感到有些力不從心.

雖然,古政的那句話,胎死腹中.但我們之間,真的跟從前不一樣了.

古政鑲好了牙,唇齒又恢複成從前的樣子.從外面看起來,跟從前幾乎一模一樣,可是,鑲的新牙,到底跟其他自然長成的牙齒不一樣.古政扯開嘴角,亮出一口白牙,對我燦笑,我卻是怎樣都笑不出來.

如果那兩顆牙沒有摔掉多好,一切都是從來的樣子,多好.

在Y市中心口碑極好的粥店,吃了一頓清粥,古政送我回了學校.

回來時他沒那麼拉風了,他先將車停好了,再送我到11棟樓下.

等我即將要上樓的時候,他叫住了我.

此刻,已經是晚上十點.徐子睿去參加Y市各大高校的科技創新大賽了.中午他打電話告訴我,說比賽完,S大的選手會有聚餐,走不開,估計會很晚回來,今晚,就不來找我了.

大半天見不到徐子睿,和古政在一起,我又不好打電話給他.所以我想,現在馬上回宿舍,給徐子睿打電話,我想他了.以前跟古政在一起,覺得很輕松,可今天一天下來,我心力交瘁,覺得好累.

我真的是一個很挫的人,面對別人的沉甸甸的情感,我無力回應的時候,想到的唯一方法,就是像個鴕鳥一樣,將腦袋埋進沙里,將自己藏起來,不去面對.明明知道這是掩耳盜鈴,可是偏偏樂此不疲.

"谷微,你跟我來."不等我反應,古政將我拉到背人的合歡樹下.我沉默地微微掙了一下,他卻加大了力氣.

我被他拉的趔趄了一下.但隨即,被他另一只手臂扶住.

說實話,我此刻極度恐懼.我低著頭,可卻極清晰地感知凝在我頭頂上的那道熱切的目光.

入秋了,合歡樹的葉子隨著蕭瑟的秋風,一片一片,紛紛揚揚,飄落不止.

我雙眼直直盯著腳下零亂發黃的樹葉,心中念念叨叨,一直重複著同樣一句話:"不要說,不要說……求你了,古政."

在這顆合歡樹下,徐子睿抱過我,也吻過我,雖然都只是趁夜深人靜沒人注意的時刻,但現在想來,都是溫馨的回憶.

此刻的我,完完全全,變成了一只靈魂出竅的無頭蒼蠅.

我從來沒有哪一刻,像現在這樣想念徐子睿.我想要躲到他的身後,我想他帶我逃離,我想跟他坦陳古政的事,我想跟他說我的苦惱,我的無助,我的糾結……他比我聰明那麼多,他一定能幫我想出解決的法子.此刻,我唯一想依靠的人,就是他.

就在我走神的時候,古政微微傾下身子,雙臂扶住了我的肩膀.

我虎軀一震,驀地抬頭,驚慌的目光和古政幽暗的眸光撞了個正著.

古政目光灼灼地看著我,似乎遲疑了一瞬,但最終薄唇一掀,啞著嗓子道:"谷微,有一句話,埋在我心底很久了.我很早就想跟你說,我一直忍著,忍得很辛苦……到今天,我他媽真的忍不了了."

最後一句話,他幾乎是低吼出來.

我脫力地看著他,恍惚間,覺得有什麼珍貴的東西正在一點一點,消散無蹤.

我嘴唇動了動,發現自己完全沒了往日和他斗嘴的伶牙俐齒.

不要說……

"谷微,我喜歡你!好久了……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你!"

他終究還是說了.而且還一連說了三個"很喜歡".

我腦中嗡嗡作響,還沒醒過神來,他忽然俯下身來,下一刻,他的唇便貼住了我的唇.

世界仿佛靜止了.我驚得眼皮一跳,身子僵住,隨後,便感受到古政的唇,輕輕在我的唇上摩挲而過.很輕很輕的摩挲,帶了完全非古式風格的小心翼翼和如履薄冰.

很久前,我們一群人聚餐時,大家一起沒羞沒躁地聊吻技話題.

我揶揄古政,說他肯定是個中老手.陳小生他們也起哄說,古政乃是"kiss界男神""接吻界翹楚",本來大家都以為古政對于這個話題,會稍微避諱一下的.可沒想到,他當時卻是十分受落的照單全收,完了還花花公子樣的,不忘微伸舌頭,繞唇一圈,以炫吻技.明明是很輕佻的動作,可偏偏他做起來,卻一點都不顯得猥瑣.應該說,不僅不猥瑣,還很惑人.

他亮的招式,就是舌吻了.

從前,我和徐子睿親吻時,有一次我走神,就是因為想到了這個.當時,徐子睿敲了敲我的頭,微微不滿,蹙了眉,讓我"專心點".

所以,在我的猜想中,古式的親吻,肯定是極具誘惑的大手筆,可是今天,他的吻卻是如此的小心翼翼……

仿佛吻得稍微重一點,都會褻瀆了他的感情.

"谷微!"

我眼前一晃,還沒看清來人,就聽到皮肉和拳頭相向的沉悶撞擊聲.

古政的側臉受了重重一拳,猝不及防,趔趄著倒地.

徐子睿的低吼,將我的神智瞬間拉回.

我轉過頭,身體還未完全反應過來,徐子睿已經朝古政揮出了下一拳.

看到古政嘴角有血跡溢出,我才陡然驚醒,沖上前去,不要命地拉住徐子睿的手臂:"徐子睿,不要!"

徐子睿是跆拳道黑帶.他現在又氣急攻心,下手快准狠,古政現在一點反抗的樣子都沒有,我怕他這樣打他,真會將他打成重傷.

被我拉住手臂的徐子睿,驚怒著回頭,有些不可置信地看我.我幾乎是帶著哭腔喊出來:"求你,不要再打了!"

徐子睿的眼中一抹痛色一閃而過,手臂堪堪停在了半空.

半刻後,他像是終于回過神來,一把扯過我的胳膊,猛地將我往背離宿舍樓的方向帶.

古政見狀,搖晃著站起,他抹了一把嘴角,張開雙臂不要命地攔住了徐子睿:"你放開她."

一見古政這架勢,我想死的心都有了.大哥,你這不是火上澆油麼?今天,我真的被你害死了.

妥妥地死無全尸.

眼見徐子睿又對他揮拳相向,我急急推了徐子睿一把,將他推開後,轉頭迅速對古政說道:"古政,你先回去!"

古政看著我,眸光逐漸暗淡,慢慢垂下了胳膊.

一直神采飛揚的人,此刻眼底,卻是死灰一片.

徐子睿冷冷地瞥了古政一眼,微錯步子,拉著我,狠狠擦撞古政的肩膀而過.

我沒敢回頭看古政,任命地由著徐子睿將我拉得踉踉蹌蹌:"徐子睿,你誤會了……"

我一路解釋,徐子睿卻是充耳不聞.

我心中越來越怕.剛剛,我是真的被古政強吻了,而我,因為過于震驚和反應遲鈍而沒有當即推開古政,而這樣激情四射的畫面,好死不死被徐子睿看到了.

悲劇來得太快就像龍卷風,將我席卷得措手不及.

徐子睿一定認為我們倆有JQ了.

這樣的場景,堪比八點檔狗血言情劇.

不,小言哪有我們狗血?

上篇:第四十三章古政受傷    下篇:第四十五章怒吻,壁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