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四十五章怒吻,壁咚?   
  
第四十五章怒吻,壁咚?

g,更新快,無彈窗,!

一路被一臉憤怒的徐子睿拉得趔趔趄趄,驚恐萬狀的我,背後涼風直躥.徐子睿的臉從來沒有這麼臭過,即使在濃重的夜色里,我也清晰地看到了他突突跳動的太陽穴.天蠍座生平最恨背叛.雖然我並非劈腿,可是今天狗血的畫面,在大冰山眼里就是赤果果地出牆啊.

想到天蠍座的腹黑和冷殘,我渾身打了哆嗦.

"徐子睿,是古政主動吻的我……"我在後面顧不得被徐子睿捏得生疼的手腕,急急解釋.現實過程雖然狗血,但我可不能讓結局更狗血啊.我絕不允許這種莫名其妙的誤會,斷送我和徐子睿的感情.

"說."在沁苑籃球場外的殘垣斷瓦前,徐子睿停了下來.他回過身,冷冷看我.

他的情緒雖然已經沒了剛才的激動,但臉上依然烏云密布.

我瑟瑟地瞅他,抽了口氣,示意他先放開我的手.被他緊緊拽住的手腕,幾乎快要斷掉.

徐子睿面無表情地看了一眼痛得齜牙咧嘴的我,眼神依舊冷凌,卻是默然地松了松十指.見他總算減輕了握住我手腕的力道,我"呼"地長籲出一口氣來.

大冰山在極力克制.

我環顧四周,這里都是殘垣斷壁,是學校准備重新修葺的籃球場圍牆.

此情此景,太適合殺人拋尸了.

徐子睿身上的隱怒,太過懾人.不怪我會瞎想.于是,在這樣劍拔弩張的時刻,我抽空腦補了一下自己血濺五步的慘狀.

我迅速將這恐怖的景象甩出腦子.

"我和古政沒什麼,真的!"我一時不知道用什麼借口來解釋剛才的強吻.十分鍾前,我是想跟徐子睿坦陳古政的事情的.可是,一路上我腦中急轉,覺得這樣做不太妥當.

古政和徐子睿是兄弟.徐子睿性格內向,做派高冷,從小知己朋友就少,大學之前,只有一群發小.上了大學後,也只有古政跟他走的近,古政是他難得合拍交心的朋友.我要是說古政喜歡的人是我了,兄弟妻不可欺,徐子睿估計要和古政割袍斷義,老死不相往來了.

我此前的無助,想求助徐子睿的想法,瞬間被此刻詭異的聖母情懷壓倒了.

"沒什麼?!"徐子睿眼中閃過一抹嘲弄,他此刻的表情,比剛才的面無表情還要瘆人,顯然他認為我的解釋太過蒼白,"那你們剛才是在做什麼?是在辦家家酒?"

"我們……"我一邊支吾,一邊在大腦里使勁搜尋合理的借口,怎麼說才能消了這尊煞神的怒火呢.

"無話可說?"徐子睿的怒火在聽到我的支吾後瞬間躥起,隨後熊熊燃燒.下一刻,我覺得我的手腕,又快要被他捏斷了.

要命,我的遲疑被他解讀成了心虛和欲蓋彌彰.

看著徐子睿眼中的怒紅,我身體抖得如同抽風.

算了,算了!去他大爺的聖母情懷,如實招了算了!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不趕緊招,絕對死翹翹.

"徐子睿,其實事情……"我話沒說完,徐子睿就捂住了我的嘴,嗚嗚幾聲,但見他的刀削斧刻的俊臉,如修羅一樣,朝我緩緩靠近,眼中雖怒意滔天,聲線卻壓得極低:"我剛剛給我你機會了."

所以,我現在解釋,還是晚了?

一句話,他說得很慢,卻是殺氣十足.

哇靠,這是要弄死我的節奏啊!我從來沒看到過如此駭人的徐子睿.

現在是怎麼解釋都解釋不清楚了.

我嘴巴被他捂住,叫不出聲來.

我今天要是不快點閃,待會鐵定死無全尸.我用眼角的余光掃了一下身後已經被拆成殘垣廢基的籃球場圍牆,心想怎麼瞅准時機逃竄.三十六,先閃為妙啊.回頭,等他冷靜一點了,再解釋好了.

"你一直都和他這麼隨便麼?!你到底有沒有在意過我的感受?!"徐子睿的鼻尖狠狠抵住我,我瞪大雙眼驚恐地看著他,借助籃球場溢出的一抹微弱光線,我在他發紅的眼瞳里,看到了瑟瑟發抖的自己.

蝦米,我哪里一直和古政隨便了?

我心中狂淚.

徐子睿的俊臉越來越近,我越來越害怕,此刻,他眼里的怒火幾乎下一刻就要盡數噴泄出來,將我焚燒的尸骨無存.

此刻,我的右手腕已被他捏得沒了知覺,左手又被他的身體強行壓住,折在我和他的身體之間,不能動彈.我覺得,下一刻,我無辜的手腕,就要被他捏斷了.

瞪著面目可怖的徐子睿,我哀哀側了側頭,模糊不清地嘟囔:"徐子睿,你--放--開--我!"

因為被他捂住嘴,這幾個子我說得極為艱辛,而且說完,效果也差,口齒不清的幾個字,不知道徐子睿聽清了沒.

我被他捂得呼吸不暢,本能地奮力擺頭.徐子睿看了我一眼,扯下了捂住我嘴巴的手,我以為他終于放過了我,可下一瞬,他的另一只手卻又一把鉗制住我的腰,將我往後一推.

"咚"地一聲,我的後背撞上了後面冰涼的牆壁.隨之後來,是他身體的傾壓.

我眼皮一跳,呲牙咧嘴間,居然還走神想起了一個小言文里出現頻繁的銷魂詞彙.

壁咚!

我欲哭無淚.傳說中,讓無數少女心癢難耐,男主霸氣十足的浪漫壁咚,居然是這樣一番悲催的體驗.

小言里的壁咚都是騙人的啊.

後背不僅被撞得生疼,而且在這樣的秋夜,這冰涼銷魂的觸感,真正讓我冰冰涼透心涼啊.

這樣被他狠狠壓住,我有些呼吸不暢,于是,下意識地又掙紮了一下,推了一下徐子睿.

不想,這個動作,又刺激到了他.

"你就這麼想擺脫我?!"徐子睿定睛仔細瞧我,唇角輕動,扯出一個極諷刺又似極痛心的一笑.

他這個笑,瞬間擊中我的痛感神經.

我的心縮成一團,一扯一扯地疼.

我很痛,可是徐子睿卻比我更痛.

我眼中一哀,下一刻眼眶沁出淚來.現在真的好無力,我要怎麼解釋,才能讓他明白我呢.

我揚起頭,踮起腳尖,吻住了徐子睿的唇.

帶著一絲絕望,又帶著一絲希冀的吻.我想通過這樣情真意切地吻,來換回徐子睿被嫉妒擊散的神智.

觸到徐子睿的唇,他明顯驚了一下.

我一邊落淚,一邊吻他.

我希冀眼淚和親吻,能讓他感受到我對他的喜歡,感受到我對他的忠誠.

從始至終,我喜歡的人就只有他啊.

我這麼喜歡他,怎麼可能背著他愛別人.

徐子睿僵了幾秒,等我的唇開始在他緊閉的唇上緩緩摩挲時,他卻陡然一把推開了我:"他剛才也是這樣親你的麼?"

"……"我一時沒回過神來.

徐子睿伸出手指,在自己的唇上狠狠地擦了幾下.

我再傻,也知道自己被嫌棄了.心髒一抽,猛然間,我想起一個相似的場景來.大學開學第一天,徐子睿曾用紙巾狠狠地擦拭過我和古政交握過的手.他當時,十分嫌棄地說了個"髒"字.

他現在雖然沒說出那個字,但一向有情感潔癖的他,肯定覺得我很髒吧.我剛剛被古政吻過,現在又來吻他.

我一時頹然,如受傷的小獸般哀哀盯著他.

他嫌棄我了,不想要我了?

我的眼淚更加凶猛的掉落,可就在我要推開他想要逃走的時候,他忽然撤下手指,凶猛地低頭,狠狠吻住了我.

我一時愣神,沒反應過來,他到底要怎樣?

他吻我,是代表還要我?

我心中剛閃過一絲希冀,唇間卻傳來一絲痛意,徐子睿弄痛了我.他現在氣急攻心,哪里是吻,明明是啃,是咬.我痛得臉皺成一團,唇被他封住,連抽氣都不能,只能"嗚嗚"地悶哼.

不知過了多久,直到有一絲血腥味躥進口腔,我才發現,自己的唇又被徐子睿咬破了.

這樣嗜血的味道,好像也瞬間讓徐子睿的意識回籠.他陡然停下動作,隨後,緩緩撤開壓制住我的身體,有些失神地看著我滿是淚痕的臉和被他咬出血的唇.

呆了片刻,他肩膀一垮,忽然一拳猛地砸向我耳側的牆壁.

"砰砰砰",又是幾聲,皮肉撞擊牆壁的聲音,刺得我耳膜生疼.

一聲,一聲,明明是擊在冷硬的牆壁上,卻仿佛擊在我的心髒上.

我的心猛地抽痛起來.

"別--"此刻的我,忽然冷靜地出奇.我一把拽住他的手臂,將他拉住,隨後抱住他,輕聲道:"徐子睿,我和古政真的沒什麼,沒有騙你.我也是前幾天,才知道他喜歡我.我一直害怕他表白,因為他不僅是你的兄弟,也是我的朋友啊.我們一起度過了兩年多的快樂時光,我舍不得跟他形同陌路."

"我今晚本來想告訴你的,可是你說要聚餐推辭不了,回來就很晚了.所以我想,那我就等明天再告訴你吧.可是,我不知道,古政今天那麼執著.他拽住我的時候,你知道的,我一向遲鈍,大腦反射弧長,所以明明預料到了他會說那些話,可依舊還是會當即反應不能的.在我發愣的時候,他吻了我.我沒有反抗,也是因為被嚇住了.不是我不想推開他.你看到那一幕,不是我願意的,也不是你猜想的樣子."

"其實,在知道他對我的心思後,我就打算以後盡量避免跟他單獨相處了.可是,今天是特例,我今天是陪他去鑲牙,古政的兩顆牙齒,是因為我沒了的.即使我再避嫌,也不能這麼不道義的不陪他去啊."

"剛剛沒及時跟你解釋,苦想另外更合理的理由,是怕說出真相,你以後和古政連兄弟都做不成了."

聽著我有條有理,字字真誠地解釋完,徐子睿的身體忽然沒了支撐,整個人委頓在我身上.

我聽到隱隱地抽氣聲.

我知道,他也很難過,所以沒有說話,只是站得筆直,靜默地將他身體的大部分重量全部缷到我身上.

此刻的徐子睿,脆弱得像一個孩子.

過了好久,徐子睿才緩緩支起身子,他平靜下來了.他抬起手,雙手捧住我的臉,一點一點,吻干了我臉上咸濕的淚痕.

他的動作很溫柔,眼神里全是愧疚和疼惜,本來已經收斂了淚意的我,看到他這幅樣子,心中一軟,眼眶又濕了.

"別哭."他伸出拇指,抹掉我新湧出的淚珠,隨後,低低道:"微微,我……"

我知道他懊惱,我們之前約定彼此信任.他剛才沒有信任我,很沖動地做了傷害我的事情.

"沒事了.我們回去好不好?"我收住淚意,牽起他的手,擔憂地問,"手疼不疼?"

他回握住我的手,將我自殘垣斷壁處牽出,搖搖頭.

剛才那麼重重的幾下,即使沒流血,肯定也青了.

將我送到樓下,徐子睿轉身走到垃圾桶,將兩張薄薄的紙片,撕成碎片,隨後扔進了垃圾桶.

我一向有看他背影的習慣,見到他有這樣異樣的舉動,不由生疑.等他走後,我躥到垃圾桶旁,借著手機的屏幕燈光,將他丟掉的東西找了出來.

不是紙片,居然是相片.

我將不太完整的碎片七拼八湊,不一會兒,便拼出一個似曾相識的場景來.

青翠的山谷,擁抱在一起的人,不完整數字的"5".

想了片刻,我陡然一驚,旋即意識到自己為什麼覺得場景熟悉.

這張照片是古政生日那天所拍,我陪古政去蹦極,當時我害怕,古政抱了我一下,安慰我.下面的數字,就是日期,古政的生日.

我們被偷拍了,而且這張照片過了這麼久,才被送到徐子睿面前.

所以,徐子睿今天這麼失控,不止是因為看到古政吻我,還是因為這張照片.這張曖昧十足的照片,起了火上澆油的作用.

是誰這麼恨我?將一切謀劃得這麼完美.

想到這個幕後黑手,我不禁一陣齒寒.

前不久,盧絲被老男人包養的消息,不知被誰在學校的論壇上匿名爆料了,之後在S大傳得沸沸揚揚.她成了風口浪尖的人物後,一度看我的眼神,都十分惡毒.我曾經偶然聽到她的狗腿一號在跟她打小報告,說始作俑者是我和鍾寰.

除了盧絲和錢光,我想不到其他人能這麼恨我.

上篇:第四十四章表白,二進宮    下篇:第四十六章生活就是一出狗血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