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四十八章習慣,是一種會呼吸的痛   
  
第四十八章習慣,是一種會呼吸的痛

g,更新快,無彈窗,!

接下來幾天,徐子睿沒有再出現過.

顧小西,泥巴和古政輪流過來陪我,我好像心死了一般,每天眼睛直直盯著病房的天花板發呆.白色的牆,白色的床單,還有死灰般蒼白的自己.人家說,身如已灰之木,心似不系之舟.大概就是我這樣了.

可是,即使自己再要死不活,我的病也漸漸好了起來.

泥巴她們似乎也猜到我和徐子睿出了問題,不再在我面前主動提他.

而古政,看我的眼神卻是越發的愧疚.

在我很云淡風輕地向他們說了一下事情的大致經過,在他們震驚的表情中,我把自己披散的頭發好好用手捋了捋,再給自己束了個十分精神的馬尾,結束了自己長達一周多的女鬼生涯,咧著嘴對他們扯出一個"我很ok"的微笑後,我出院了.

隨後,直接回家.

有鍾寰的寢室,我是再也呆不下去了.而大學的學分在大一大二基本都修完了,大三本來也沒什麼課了,只有一兩門專業課,也基本上結束了.複習的話,法學專業書自己在家里複習也是一樣的.

當我風塵仆仆到家的時候,我老媽正准備出門趕晚上的牌局.

"姑娘,你怎麼突然回來了?"我媽放棄了牌局,將我接進家門,拉著我坐在沙發上,摸了摸我的頭,疑惑道,"微微,你十一都沒回來,你今天中了什麼邪?居然回來了?"

我用力扯開嘴角,訕笑了一下,挽住她的胳膊,撒嬌道:"老媽,我想你了."

"我那條短信你看到了?"我老媽將我一把推開,笑吟吟問.

"短信?"我摸出手機一看,黑屏,我住院期間,早將手機關機了.

在我老媽期待的眼神下,我汗顏開機.

十數條短信一股腦兒蹦出來.

"嗯."我胡亂的應了一聲我老媽,就將她推進了廚房:"媽,我好餓,你趕緊做飯我吃."

我媽哭笑不得地點了一下我的額頭,進了廚房.

我點開短信,一條條看.很多條都是同學朋友間的慰問短信,但最上面的兩條,是我老媽和老爸的.

"微微,你之前不是說大三沒什麼課嗎?沒有實習的話,有時間就回家玩幾天."

老爸的短信,更肉麻,一看就是迫于老媽的淫威發的:"微微,家里那個四十多歲卻依然美麗的女人說想你了."換作平時,看到這些,我鐵定虎軀一震,隨後再怎麼也要吐槽一下這對中年夫婦的,但此刻,我只覺得眼角發酸.

扒了一口熱騰騰的米飯,我的眼淚終于悄無聲息地落了下來,我趕緊用袖子擦掉.

我老媽將最後一碗菜端上來的時候,一眼就發現了我的不對勁.

"微微,怎麼了?"

我握住筷子的手陡然一頓,錯愕地抬頭,對上我媽略有憂色的眼.

我媽雖然性格豪放,但心思卻一點兒不含糊.

我抿緊唇,使勁搖了搖頭,道:"媽,沒事."

我媽嚴肅地看了我一眼,隨後坐到我身旁,洞若觀火道:"微微,你屁股一撅,媽媽就知道你要放什麼屁.你現在的樣子,媽看著心疼.說,誰欺負你了?媽給你做主."

"嗷嗚--"我心中一痛,放下筷子,就抱住我媽哭了起來.

"微微,微微--"我甩開膀子的嚎哭模式一開啟,我媽就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後來我媽每次回憶起這個場景,都說她從來沒見過我這麼脆弱的樣子.這次,著實把她嚇得不輕.

我媽伸手將我攬住,本來中氣十足的聲音瞬間低了好幾個Key:"微微,是小睿欺負你了?"

我違心地搖頭,淚如雨下,抽噎著說不出話來.

我老媽心疼地看我一眼,不再追問,只是微微歎了口氣,繼續幫我擦淚.

等我哭完,飯菜也冷了.

我抽抽搭搭,哭出一身汗來.

我老媽摸了一把我的脊背,心疼得要死:"身上怎麼掉了這麼多肉,是不是之前生病了?"

我點了點頭,抽著鼻子道:"感冒發燒了一周,現在已經好了."

一聽我這話,我老媽新修的柳葉眉瞬間倒立起來:"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讓人省心呢."

"哭了一身汗.你先洗個熱水澡.我去把飯菜熱一熱."

話音一落,我媽就將我推進了洗手間,隨後,趁我洗澡的空檔,又麻利地從門外將換洗衣服塞給了我.

等我洗漱完畢再出來的時候,我老媽不僅將飯菜又熱了一遍,還趁我洗澡的時候,用高壓鍋新壓出一大鍋我最愛吃的紅燒肉.

"過來."我看著滿餐桌的飯菜和在餐桌前橫刀立馬的老媽,一時有些呆愣.

我要做出一頓紅燒肉,兩個小時沒跑.我老媽,每每半個小時搞定.

我只是瘦了一丁點兒,沒想到平時老讓我注意體型的老媽,居然把她的那些"女孩子不要太胖""注意節食"的諄諄教誨全部拋到了九霄云外.

我心中一暖,乖乖地遵從我老媽的指令坐下,看著她轉身進洗手間,一會兒拿出吹風來,聽她絮絮叨叨地埋怨:"你這孩子,怎麼頭發也不吹就出來了,再感冒了可怎麼辦?"

說完,老媽一點也不溫柔地按低我的頭,隨意撥弄我後腦勺上的頭發,呼啦啦給我吹起頭發來.有幾下,她甚至還不小心扯到我的頭皮,害得我吃痛地"哎呀"了好幾聲,她的聲音也是平時訓我的音調,可鬼使神差般地,這一刻,我心中暖意湧動的同時,卻似乎下一妙就有潸然淚下的可能.

我乖順沉默地垂著脖頸,用手使勁捏捏眉骨,只怕一個忍不住,就淚如泉湧.

吹干頭發後,吃飯,喝湯,直到我的身體由內到外徹徹底底地回暖過來.

老媽的大餐,讓我很快地由"冷血動物"恢複成"熱血青年".

吃完飯後,我就被老媽轟到床上去了.

明明還只是晚上八點多,連我爸都沒回來,我媽這個美帝國主義一聲令下,我只得乖乖服從.

躺到自己的大床上,四肢舒展,不一會兒,我的眼皮就沉重起來.

迷糊中,好像有人進來,幫我掖了掖被子,想睜開眼,卻睡得沉,睜不開.我猜,如果不是我老媽,就是我老爸了.妹妹高中是住校的,不到周末不會回家的.

不知是不是回家心安了,我不像在醫院那樣難過了,很快就進入了夢鄉.

似乎很久沒有這樣安心地睡覺了.

我睡得很熟,連我老爸是什麼時候回來的,都不知道.

一夜無夢,睡得極為酣甜.

第二天起床,整個人感覺跟脫胎換骨了一樣,神清氣爽.看來,這世界上真的是沒有誰離了誰不行.想起以前看的煽情小言,不禁又將之鄙視了一番.哭死哭活要生要死又怎樣,地球還不是照樣旋轉.生活依然繼續,日子還得過.

"微微,起來了?怎麼瘦成這樣?"老爸在客廳看報,見我從臥室出來,皺了皺眉,招手讓我在他身邊坐下,"爸爸昨天公司有點事,回來得晚,你已經睡了,也沒好好瞧瞧你.你媽說你這次回家氣色不好,說要帶你去醫院看看,我還以為她小題大做.看你現在這樣子,真是要去醫院好好做個檢查."

我真的瘦了很多?我拿起鏡子,對著自己的臉照了照.

我被鏡子中的人狠狠雷了一下,這是我麼?本來油光水滑的小圓臉,居然隱隱有了瓜子臉的趨勢,而且氣色極差,眼皮浮腫.嗚嗚,本來眼睛就不大,這一腫,更是有礙觀瞻了.

連我百年難得一見的鎖骨,似乎都在脖子下顯山露水了.

我嘴角抽搐,不就是失個小戀麼?

簡直不人不鬼.

"老爸,我的病已經好全了.你看我現在生龍活虎的,哪像是有病的樣子.您要是現在讓我耍個迷蹤詠春什麼的給您看,我也能耍全套."我忽然想起小時候《大俠霍元甲》風行的時候,我們父女三人紮馬耍拳禍害我們家雪白牆壁的時光,不禁失笑.

見我起了個要耍拳的范,我爸哈哈大笑起來:"我們家微微還能開玩笑,那就是沒事了."

說完,竟然還跟我老媽來了個眉來眼去.我扶額,老媽你真是小題大做.我又不是林黛玉.

"你敢耍拳試試?"我老媽見我作勢要耍詠春,馬上飛來一記白眼,完全不顧我大病初愈的嬌弱.估計是我與老爸的調侃讓她想起曾經痛苦的往事.嘿嘿,雪白的牆,滿牆的紅色手掌印,我老媽也有不能奈我何的時候.

我向老爸吐吐舌頭.

見我委頓,我老媽繼續打蛇隨棍上:"待會你爸去上班,你先陪我去買菜,買完菜我們就去醫院做個檢查."

"我都好了……"我話還只說到一半呢,我老媽又一記凌厲的眼風殺了過來了,我立馬閉嘴.回頭望望我老爸,我老爸只是無奈地聳肩,表示無能無力,他最多也只能給予我一點精神上的支持與同情.

老媽,您簡直比徐子睿還美帝國主義!

徐子睿……

這個名字,只是在心里一閃,就驀地讓我難受起來.

真是中了邪,這個閃念直到我跟我老媽去菜市場還叫我心里堵得慌.好在我媽在問過我是不是徐子睿欺負我,我搖頭否認後,她就沒再提起過徐子睿.據說徐媽這兩天回了娘家,也沒過來找我媽湊牌搭子.

"微微,去那邊的水果攤買點水果,我去買只土雞就過來."一路看著我老媽挑挑揀揀,我早就神游太虛神思不屬.現在終于有機會可以逃離百味充斥的菜市場,我應了一聲,立馬躥了.

"老板,這橙子多少錢一斤?"見水果攤上臍橙賣相不錯,我拿起一個屁股有小圈的橙子問.

"三元一斤."

"十塊三斤,賣不賣?"砍價,我很小就得到我老媽的真傳.

"不賣!"老板看我一眼,回絕得義正詞嚴.

"不賣就不賣!"我轉身就走,那老板也很有骨氣,見我走也沒拉我一下.

我氣呼呼的,不賣就不賣,這世上賣水果的又不是只有你這一家.

"微微."我回頭,卻見我老媽站在不遠處,若有所思地看著我.

"媽,我不想吃水果了,我們回家吧."接過我老媽手里的幾個袋子,我扭頭往家的方向走.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這麼生氣?只是買個水果而已.

直到被我老媽押著去醫院檢查,我還是悶悶的.我老媽倒是除了疑惑我莫名其妙的發脾氣外,也沒多問.

醫生把我詳詳細細地檢查了一番後交代我媽,說我沒什麼大礙,建議我多喝湯水多吃水果補充營養.這在我是意料之中的事,倒是我老媽,得知我的身體狀況良好後長籲一口氣,如釋重負,似乎心頭的一塊石頭落了地.

多吃水果.水果,水果……

晚上,躺在床上靜下心來,想到水果,我才又想起白天我媽水果攤邊那意味不明的眼神.

聯想回憶.我用學法律常用的思維細細一推理,心竅一開,頓時各種想死.

三元錢一斤的橙子,我竟然問老板十塊錢三斤賣不賣?

我腦袋秀逗了……

難道就只是因為偶然想起他?

我暗歎一聲.難怪我媽看我的眼神不對勁.那老板也逗,白給他一塊都不要.

唉,習之中人遠矣.

水果店的老板,習慣了應對砍價顧客時,條件反射性地拒絕.而我,習慣了對徐子睿無時無刻的想念.

上篇:第四十七章誤會,鴕鳥伊人    下篇:第四十九章誤會消除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