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四十九章誤會消除   
  
第四十九章誤會消除

g,更新快,無彈窗,!

在家呆了幾天,我的精氣神漸漸養了回來.天空微藍的時候,我會搬出藤椅,在家里的陽台上曬太陽.以往,初冬的陽光都暖暖的.在太陽底下呆久了,連衣服上都會有好聞的太陽味兒.今年的冬天,陽光雖然很好,但因為氣溫偏低,陽光照在身上,都帶了一點冷意.以前寒假無聊的時候,我偶爾會拿出妹妹買的那些校園小說看,現在卻連翻閱都不敢.

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同居長干里,兩小無嫌猜.

青春校園小說里,青梅竹馬的故事太多.

"谷微姐,你生病了為什麼我哥沒陪你回來?"

放半月假的周末,徐子聰來看我,我心中一酸,卻裝作若無其事,哼哼哈哈胡謅借口,敷衍他:"你哥學的是工科.他功課比較忙."

徐子聰,有和他哥相似的眉眼.現在看到他,我心里都會難過.

本來以為逃回家,自己便可以不再想起徐子睿,可現在周圍的人或物,卻無時無刻不在提醒我他的存在.難怪老話說,兔子不吃窩邊草,這世上最怕"好朋友不成眷侶".因為太過熟悉,如果最後兩人走不到一起,不僅自己,就連同身邊的親人或朋友,也會跟著尷尬.

生活的交集那麼多,避無可避.

這種涉及地緣聯系的死命題,無解.

心里堵得慌.老爸他們在家的時候,我還可以跟他們嘻嘻哈哈,裝作無事.可是一旦屋子里只剩我一人的時候,我就開始胡思亂想.難受,無發形容,難以言說的難受.這種難受,因為不能對任何人說起,而彙集成排山倒海的委屈.而這種委屈,找不到發泄的出口.

我靜靜地蜷縮在藤椅上,雙眼呆呆地望著湛藍的天空.十二月的太陽光一點都不暖,卻刺得我眼睛生疼,我抬手揉一揉,眼淚就下來了.

一把抹掉淚,看到陽台欄杆剝落的油漆,我微微地笑了.

我們家陽台的顏色是天藍色,但很久以前不是的.高中的時候,我對藍色有固執的偏愛,覺得家里陽台的欄杆應該同天空同一色系,那樣才相映成趣,上下呼應.于是,堅持要爸媽請人將陽台的欄杆刷成天藍色.可我老媽根本不理我,直接將我的奇思妙想當屁處理.于是,我拉了徐子睿,一起去五金店買了一藍一白兩桶油漆,用稀釋劑調成了好看的天空藍,一人一柄粉刷,先暫後奏地將陽台漆成了我最喜歡的天藍色.

那天,我們忙了整整一個下午.徐子睿起初並不配合我,覺得不必自己動手,請個油漆工來搞定就行了.可我偏偏覺得自己動手,才顯得有意義.

當時,我戴著用廢報紙折成的粉刷帽,像個惡趣味的粉刷匠,一手拿著粉刷子,一臉好心情地提醒徐子睿:"徐子睿,你答應過我的.我只要做好你的籃球賽後勤,除了你的大餐,你還必須幫我做一件事.我現在想好了,就這件了."

徐子睿眸光晶亮地看我一眼,下一刻便戴上了我給他疊的帽子,挽起袖子,蹲下身子,開始干活.

其實我們不是粉刷牆壁,不必怕灰塵剝落弄髒頭發,只需要戴上口罩防防油漆味就行了.可我覺得報紙帽可愛,于是疊了兩個,自己一個,徐子睿一個.

徐子睿戴上帽子,很帥.擼起袖子認真干活的樣子,更是帥到人神共憤.

他個子高,一直蹲著,其實很累.我個矮,蹲一會兒都手腳發麻.可他,從始至終,他都沒有半點怨念和半句毒舌.

那是我第一次,偷偷看他,心思旖旎.

可能從那個時候起,我就對他有了"怦然心動"的感覺,只是我遲鈍,沒發現而已.

三個小時的粉刷,令陽台煥然一新.

當初那麼純真的天藍色,經過歲月的侵蝕,顏色也逐漸變得暗淡了,有些地方,甚至油漆剝落,露出了鏽跡斑駁的鐵杆.

我重新買回了油漆,拿起刷子,跪在地上,開始重新粉刷我家陽台的欄杆.

我要把陽台恢複成原來的樣子.

我半蹲在地上,咬緊牙,賣命地刷,使出全身的力氣刷.我沒有帶口罩,濃重的油漆味嗆得我咳嗽連連.

"微微,你在做什麼?!"我一直刷,一直刷,不知道刷了多久,才聽到背後我老媽的一聲斷喝.

我虎軀一震,隨後呆滯地扭身回望,看到我媽一臉凝重的站在我身後.

"媽,您什麼時候回來的?您不是去打麻將了麼?"見我老媽面有慍色,我用胳膊肘蹭蹭滿臉的汗,又邀功似地揚揚手中的粉刷,傻笑著說,"媽,你以後不准再說我懶了,你看我今天多勤快,淨揀最累的活干.你看,陽台被我刷得又煥然一新了."

"起來!"我老媽一把奪過我手上的粉刷,扔到一旁,拉起我就往客廳里走.我還是一臉嬉笑著,如同扯線木偶般,由著我媽將我推進洗手間.我有些心不在焉,但卻本能地乖順,認真遵循"老媽面前丟兵棄甲不抵抗"原則.

我老媽皺著眉頭洗淨我手上沾到的油漆,又用干毛巾擦干了我濕漉漉的手臂,最後用毛毯裹住我早已冰冷的身體,將我摟到沙發上.十二月的南方,氣溫已經很低了,我還在外面失心瘋地刷了兩個多小時,身體幾乎涼透了.

我蜷縮起身體,窩進軟綿綿的沙發里,不再嘻笑.我知道我剛才一定笑得很難看,因為我看到了我老媽愈發揪擰的眉.

很久,我媽才捋了捋我額前垂下的凌亂劉海,似乎醞釀了很久後,才緩緩說道:"微微,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媽媽一直不問你,你就一直當媽媽不知道了?"

老媽的語氣里沒有指責,神情音調里是滿心滿眼的心疼與憐惜.母女連心.原來,我這些日子的失魂落魄早就被她看在眼里記在心上.

"媽,我真沒事."我故作輕松地聳聳肩,笑笑,想讓我老媽寬心.以前我受了任何委屈,都可以跟她和老爸說,可是這回不能說,也無法說.

"還說沒事?你看你現在成什麼樣子了!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不讓人省心呢."我老媽忍無可忍,終于發火.一向明朗爽利的我,忽然變得如此抽風神經,剛烈如我老媽者能忍這麼久,已經到了極限,"整天魂不守舍,你當老媽是瞎子.你老媽吃的鹽比你吃的米還要多.從小到大,你屁股一厥,老媽就知道你要放什麼屁.你這些天,茶不思飯不想的,走路都沒個正形,你說沒事?"我老媽機關槍似地將把我駁得體無完膚,見我仍舊是悶不作聲,遲疑了半刻,終是放低聲音,問道,"是不是和小睿鬧別扭了?"

"……"

原來我長久以來的自欺欺人,只是我一個人的掩耳盜鈴.

我一直以為自己掩飾的很好,可大人們總是火眼金睛.小兒女間的別扭吵鬧,他們心知肚明.或許,很久以前,他們就看出了我對徐子睿的感情,少年兒女之間的斗嘴掐架在大人們看來,是另外一種相互喜歡的相處方式,所以才會好心撮和.只是,我們要讓他們失望了.

"看來是了.你徐媽說最近小睿也有點不正常."

我老媽歎了口氣,接著緩和了語氣,語重心長地對我說道:"你們小兒女的事,不想我們摻和,我們就不摻和.老媽只是想告訴你,做什麼事,都不要逃避.因為那樣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小睿是個好孩子,老媽從小看他長大.如果你們之間有什麼誤會,那就更應該當面鑼對面鼓地說清楚.連電視里都說,懦弱的人才喜歡逃避,老媽不希望你那樣.而且,逃避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有些誤會不早說清楚,日子久了想說清楚都說不清了.再說,逃避也不是我們谷家的作風,所以老媽希望你好好面對問題,解決問題.總之,老媽不希望你每天悶悶不樂,沒半點兒精氣神.你這樣,我和你爸看了也擔心."

我老媽甚至還用了一個超級書面化的成語--"悶悶不樂",這些年,她的肥皂劇真沒白看.

我低著頭,用手撚著毛毯的邊角,良久,才終于口是心非地"嗯"了一聲.

我給過徐子睿機會解釋,但他無法解釋.我們說得很清楚了.

"這幾天好好吃飯,多吃點,過兩天回學校和小睿好好談一下."

我老媽轉身進廚房開始忙碌,她燒菜的空當,看我依舊像個沙發土豆一樣窩在沙發里發呆,便假裝威脅般地朝我揮揮鍋鏟,凌厲的眼風掃過來,往我身上"嗖嗖嗖嗖"地紮飛鏢.我只得箭速躥起,乖乖收拾,去廚房給她打下手.

隨後幾天,我媽雖然變著花樣地燒大菜,但卻頻繁地開始使喚我,讓我給她打下手.打麻將,讓我坐在她旁邊,幫她數錢看牌.甚至去跳舞,都帶著我.讓我沒有半刻的獨處時間.

"打擾失戀中的人傷春悲秋"同"焚琴,煮鶴,殺美女"一樣煞風景,可我老媽卻樂此不疲.

那個話題,老媽再也沒有提及.而我因為馬不停蹄,也無暇多想.

直到周末,鍾寰打電話過來.

家里的電話響起的時候,我獨自在家里收拾衣物,准備明天回學校.我老媽拖著我老爸去逛超市了,說給我買點路上的吃食回來.可是,明明家里吃的很多.

看到來電顯示那串熟悉的號碼時,我遲疑了一下.

頓了半刻,我動作僵硬地接起電話,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云淡風輕:"喂--"

"……谷微,是我."

鍾寰熟悉的聲音透過電話線直達我耳膜,我有一刻的失神.

我手機關了機,就是為了不想面對她和徐子睿,她卻能將電話打到我家里.我幾乎忘了,她是我告知家里座機號碼為數不多的好友之一.

"……谷微,你是不是對我有點誤會?"

有點誤會?我呵呵笑了:"你覺得我誤會你什麼了?"

鍾寰那邊沉默下去,似乎欲言又止,一改往日行事爽快風格,看來她已經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咂摸得一清二楚.我無緣無故人間蒸發,她今天卻在電話里明知故問.

我心中滋味難辨,一字一頓道:"你和徐子睿的事情,我看到了.你有什麼想跟我解釋的麼?"

一向行事磊落的鍾寰,連我生病都只能偷偷來探望,不是心虛,又是什麼呢?

徐子睿無法解釋當晚的事情,我一直期望她能給我合理的理由.

可是,她沒有.現在,面對我的質問,也是沉默回應.

我不想對她陰陽怪調的,可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我冷哼一聲:"怎麼,無話可說,還是理屈詞窮了?我一直在等你給我合理的解釋,但你沒有.發生了這種事,我無話可說.我退出,徐子睿我不要了.你們倆那晚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現在也沒興趣知道了.因為我發現,我不不介意了.當初抽風,也只是被挫了自尊.我從來就沒喜歡過徐子睿,早前說的那些喜歡他的話,也只是應景隨口說說而已.本來我們也只是契約情侶,我老霸著他也不是個事.對了,那次我吃飯失口說我們是契約情侶的事,是真的.我們一直都是假鳳虛凰來著,很幼稚對吧.我也這麼覺得,現在我對這種束縛人的狗屁契約情侶關系厭倦了,所以那個搞笑的合約也不作數了.現在好了,以後我和徐子睿再也沒有半毛錢的關系.以後他跟誰在一起都與我無關.你們愛誰誰吧."

即使再憤怒,我仍如同一個劊子手一般,將這些殘忍的話說得漠不關己.我好像在哪一本書里看到過,對一個人最大的報複,其實不是恨,是漠視.所以就算是假裝,我也要裝得不以為意,裝得云淡風輕.我的自尊不允許我在他們面前搖尾乞憐.所以,即使是自己被背棄了,我也要做那個先轉身的人.

"愛誰誰",這樣的話說出來,我和鍾寰的友誼也就完蛋了.

初中的時候,我看金庸小說,知道了一種拳法,叫七傷拳,只要一出招,傷人的同時,必自傷.沒想到今天,我竟然會用這招對付我最好的朋友.

鍾寰很久以前也跟我說過,以後就算我們吵架,也不要冷戰.因為朋友之間彼此的漠視是最傷感情的.我曾經深以為然.可現在卻如此決絕地使出這斃命的一招,猶如掙紮不出囹圄的困獸垂死前對禁錮它牢籠拼死決然地奮力一擊,玉石俱焚.

說完這些話,我幾乎站立不穩.這一戰,到底是我和她兩敗俱傷,還是我一個人滿盤皆輸?鋪天蓋地的疼痛感兜頭蓋臉迎面擊來,我"咚"的一聲癱軟在地,四肢百骸都開始顫抖.

我聽到鍾寰急促的抽氣聲.她一向冷靜,此刻也被我激怒了:"谷微,你覺得徐子睿是什麼,是一件東西嗎?是你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玩偶,說不要就不要?!"

"我不要徐子睿了.你聽清楚,我不要了!你要是喜歡,就拿去.我無所謂."我覺得自己被憤怒刺激得失去了理智,話怎麼刻薄怎麼說,好像讓鍾寰越不舒服越別扭難受,我心里就越快活越有報複的快奮感.

多麼快意恩仇!

我覺得自己此刻有點變態了.我作賤自己可以,但怎麼可以作賤徐子睿?

"谷微!你腦子抽風是不是?我遲疑一下,你就覺得我做賊心虛了?我們這兩年多的朋友白做了,你就對我這麼不信任?我是什麼人你不知道?以我的性格,要是喜歡徐子睿,大一就出手了,還用等到現在?我喜歡徐子睿,每次還撮合你和徐子睿,我腦袋被驢踢了?我們是學法的,凡事都要講邏輯的.你的法學專業課是體育老師教的麼?"

鍾寰一連串的反問,炸得我應接不暇.

以她白羊座積極的做派,如果是喜歡徐子睿,怎麼可能讓我捷足先登?

我懷疑她,簡直是侮辱她的智商.

關心則亂,我此前也試過用邏輯來推理的.

我的氣勢頓時萎了.所以,鍾寰是否認了那晚的事情?

見我委頓下去,鍾寰歎了口氣,隨後緩緩道:"徐子睿的確光芒四射,出色到幾乎成為S大所有女生的男神.我有正常的審美,說對他沒好感是假的,但也僅限于好感.況且,我大一開始,我就知道他喜歡的人是你.我還不至于傻到去對一個心有所屬的人心動."

"谷微,事情不是你看到的樣子.那晚我和徐子睿並沒有發生什麼.我知道這很狗血,但我們就是被人設計了.那晚我們睡在一起,是被人下了藥."

我心中咯噔一聲,回過神來,緩緩站起.

從前,我覺得下藥這種情節,最多只是電視小說里的橋段,現在卻發生在身邊,不禁虎軀一震.

鍾寰繼續說道:"雖然不至于被下什麼***,但那晚我和徐子睿的酒里的確被人下了安眠藥.足夠分量的安眠藥,加上酒精的麻痹,我們後來基本都喪失了意識,我們不清楚是誰將我們送到酒店.但這些天我一直在調查,想盡快找出真相,這樣給你一個合理的交代."

我握住電話聽筒的手隱隱發僵,我誤會徐子睿了.而且,我還在沖動地情況下跟他提了分手.

"我……對不起."我幾乎快哭出來.

馬哲老師教我們,眼見未必為實,讓我們不要被事情的表象所迷惑,但我依舊犯了大錯.

鍾寰隱隱歎了口氣,道:"我沒事.倒是徐子睿,他這些天很消沉.你是不是對他說了什麼?他最近有沒有找你?"

"鍾寰對不起,我腦袋進水了,不相信你們……而且害第五維也誤會你."

鍾寰靜默了片刻,反倒過來安慰我:"沒事.說實話,你剛剛說那些話的時候,我真想抽你.但我知道,你這人嘴硬心軟.我不會在意的.第五維那邊我會好好解釋.如果他足夠信任我,不會因為此前你的一句話而失去判斷力."

"關心則亂.我會失去理智,第五維也一樣.你不要怪他.他真的很在乎你."我捏著電話聽筒,此刻恨不得扇自己幾個大嘴巴.

"嗯,我知道.如果你還沒聯系徐子睿,盡快聯系他.今年哥大的交流生項目,我聽說他填了申請."

掛了電話,我呆了半刻.

徐子睿填了哥大的交流生申請,他要去哥大?

我心里咯噔一下.S大有專門針對大三大四本科生的對外交流項目,計算機系是S大的王牌專業,一直與哥大有教學合作,但名額有限,能申請且符合要求的,必須是計算機學院的前三,而且托福要考到極高的分.以徐子睿的實力,申請哥大交流生完全沒問題.他當初來S大,就是龍困潛水,雖然S大也算我們省理工類學校的佼佼者了,但對他而言,還是委屈了.

他冬季考完托福,走完申請程序,那就是去上明年的春季班了.這樣的話,就是半年.

可是,就算是半年不見他,我也會很想他的啊.

之前,從未聽過他提過有做交換生的意願,如果是突然決定,那一定是因為我了.

徐子睿對愛情的要求一向很高,他曾不止一次地跟我說,我們彼此要信任和忠誠.

事件發生到現在,我都沒有信任過他.

他是灰心了吧.

想轉其中緣由,我狠狠地拍了拍自己本就不太聰明的腦袋:"谷微,你腦袋比驢踢了."

笨笨笨!我心中懊惱,狠拍了幾下自己的後腦勺.

雖然懊惱,但知道了其中的誤會,如釋重負,心情還是明朗了很多.收拾好衣物,在陽台上伸了個懶腰,看到只刷了一半的陽台,我微微笑了.

上篇:第四十八章習慣,是一種會呼吸的痛    下篇:第五十章萬惡的美帝國主義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