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五十一章其實,我喜歡他   
  
第五十一章其實,我喜歡他

g,更新快,無彈窗,!

回到學校後,看到鍾寰,我恨不得當即給自己幾個大嘴巴子後,找個地洞鑽進去.

鍾寰看我窘然,卻是難得不毒舌,隨手遞給我一個筆記本,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地說道:"這是你這些天落下的專業課筆記,我給你補上了.不要太感動."

我知道,她的意思是我們之間的事情翻篇了,讓我不要再多想.

我走過去,接過筆記本,慢慢翻開.

鍾寰的字有些筆走龍蛇,但內容卻記得很全,可見十分認真.她那麼懶的人,這些天,居然專業課一節課也沒落下.

再抬起頭看她的時候,我幾乎是一副要哭不哭的死樣.

鍾寰擺擺手,有些受不了我的樣子,嫌棄道:"別一副以身相許的樣子.我可不接收有主物."

說得我破涕為笑,見我們和好如初,旁邊的泥巴和顧小西也大松了一口氣.

"哦耶!皆大歡喜.牛班三月初結婚,WC說要找你們兩個'政委’好好商量下,怎麼給老師送祝福呢."顧小西眼珠一轉,摩拳擦掌,一副要去牛班婚禮大鬧一番的模樣.

鍾寰捏著下巴,作出沉思狀,道:"嗯,這個我和谷微得找你們家WC好好商量商量."

牛班先前就跟我們打招呼,說不准我們為她破費.征求了一下同學們的意見,我們在電話里跟WC商量了一下,決定用班費買個水果籃和一套茶具做老師的結婚禮物.

准備了這兩件禮物後,我隱隱覺得還缺了點喜慶的東西.後來,經泥巴一提醒,我才想到,我們應該送牛班一個傳統意義上的新婚禮物,"咱們送副對聯,怎麼樣?"

"嗯,對聯好.喜慶.家有喜事的時候,不都愛往門上貼對聯嗎?結婚的我還記得一些,什麼'佳偶天成’'百年好合’都不錯,就是太普通了些."泥巴點頭贊同.

顧小西眼神飄過來:"谷微,你不是很能作打油詩,對聯就交給你嘍."

我心念一動,想了想,說道:"'逢新婚,老師笑靨如花’,這個上聯怎麼樣?"

最重要的是喜慶,到時候大家一起念出來順口.

"不錯嘛.信口拈來,出口成章."顧小西拍掌稱贊.泥巴點頭,也覺得不錯.

"那下聯,就對上'送祝福,學生誠心到家’."雖然不太對仗,好在押韻,打油小詩,在牛班婚禮上搞搞氣氛也不錯.

"嗯,不錯."WC在電話那頭,表示同意.

"那橫批呢?"顧小西,泥巴齊刷刷的期待眼神掃過來,我和鍾寰一個眉來眼去,賣關子道,"畫龍點睛的事,當然歸大才女來做嘍."

鍾寰笑笑,思忖半刻,道:"拿糖來吧."

這橫批絕了!

果然是最佳拍檔.

我和鍾寰默契一笑.

"生命的同類,精神的姐妹",絕非浪得虛名.

"上聯:逢新婚老師笑靨如花;下聯:送祝福學生誠心到家.橫批:拿糖來吧.這對聯,很好很強大.就這麼定了啊."電話那頭的順風耳WC嘿嘿一笑,將對聯祝福的事一錘定音.

牛班新婚的那天,我和鍾寰被WC派為代表,參加婚禮.

我們的對聯,博得滿堂彩.

牛班攬著我和鍾寰,一臉幸福地為滿堂賓客介紹我們倆.

這樣大的陣仗,弄得我的臉當即就紅了,有些不知所措.倒是鍾寰,淡定自若,應對得當,頗有大將之風.

吃完婚宴,從酒店出來,我和鍾寰抱了滿滿兩大袋的喜糖.班上33個同學,每人一份喜糖.

鍾寰見酒店離學校不遠,提議走路:"走回去吧?剛好消化消化."

我點點頭.

走到大學路,鍾寰忽然想起什麼來,側頭問我:"對了,你和徐子睿怎麼樣了?為什麼他還是去了美國?"

我一怔,呆了一呆,隨後黯然道:"我也不知道我們算不算和好了?"

鍾寰眉頭一皺,露出不解的神情.

我垂下頭,有些喪氣:"我是真的不清楚,我和徐子睿到底是不是和好了.我說不分手,他說好.可是,偏偏又說暫時分開一下,他需要時間,想清楚一些事情."

和徐子睿消除誤會後,我們和和美美地回了學校,雙方父母看到我們重歸于好,都落下了懸著的心.

和和美美,像是秀給父母看的.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們是不是真的和好如初.

回學校後,忙碌的期末考來臨.我的課不多,很快就考完了,但徐子睿卻因為申請交流生的事情,很是忙碌.他要我給他時間冷靜,我就盡量不去打擾他.只是偶爾,像個變態的偷窺狂一樣,偷偷去他的實驗室和他常複習的教室看他.

看著他偶爾看書累了,仰躺在座位上,用手揉太陽穴,我就特別想沖進去,讓他休息一下.這個動作,他很累的時候才會做,用來舒緩神經.

閑下來的時候,我還是會瞎想.徐子睿不告訴我他迷惑的東西是什麼,我不可能不瞎想.

過完年沒多久,徐子睿就去了美國.留下我,暗自失落.

鍾寰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大學路旁,新發芽的櫻花樹,歎氣道:"全部遠走番邦."

全都……蝦米?

"還有誰?"我疑惑地問.

鍾寰聳聳肩,無奈道:"第五維.他准備轉學,去美國加州讀書."

"啊?他還誤會你嗎?我找過他,記得跟他說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啊."我有些著急.

如果因為我,導致第五維鍾寰分手,那我真的得抽死自己.

鍾寰用肩膀蹭蹭我,安慰我:"沒事,不怪你.我們倆的問題,不是一朝一夕累積的.這一次的誤會,只不過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況且,後來誤會也消除了.他可能是累了吧.你知道,從他追我以來,我一直都不太主動.主動太久會累."

我忽然想起去找第五維時,他說的話.

第五維說,他從前認為"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應該反過來說.因為男人理性,不愛就是不愛.女人不同,她們是感性動物,只要用真心對她,好好追,追得緊了,久了,她們總有一天會愛上你.但是,很可惜,鍾寰是例外,她並不是普通的女生.

你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也永遠無法感動一個不愛你的人.

我側頭站定,很嚴肅地凝視鍾寰,問出曾經她回避了無數的問題:"鍾寰,你到底喜歡過第五維沒?為什麼你完全不像一般女生,一點熱戀小女生的情態都沒有?"

鍾寰回視我,眼神亮晶晶的.

我們正好穿過沁苑小竹林,鍾寰拉著我在路邊的長椅上坐下:"一會沒事吧?"

我搖搖頭,我現在很有空.

我看她的神色,不像是又要回避問題的樣子,于是,我坐下,將手中的一大袋喜糖放在身邊,靜靜等著她說話.

"給你講個故事."

"我大學其實談過一場戀愛."我一怔,十分吃驚.

鍾寰笑了一下,繼續說道:"那時候剛入學不久,我在桌游社,認識了他.他叫卓宇,學金融的.不像我以前的男友,他並不帥,也不是什麼男神,但他很有才華和自己的想法.我也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對他動的心.跟他交往後,越了解他,就陷得越深.我從前以為,經過高中的前男友後,我不會再這麼喜歡一個人.可是……他完全顛覆了我的想法."

"當時,喜歡他到什麼程度呢?我覺得自己在他面前,完完全全變了一個人.很多時候,像個傻妞一樣.你不是說,從未見過我的小女兒情態麼?在他面前,我有過.當時真是愛慘了他,社團的事那麼忙,還抽空去跟他約會.我們在高空纜車上瘋狂的接吻,在鳳凰古城的吊腳樓上緊緊相擁……我覺得就是他了,我甚至想過,等到畢業,我就嫁給他."

說到熱戀時期的回憶時,鍾寰的眼中無限溫柔.這麼理智的女人,竟然會有那麼沖動的想法.

"我想著,什麼時候帶他來請你們吃飯.可惜……"

還沒公布,戀情就應該夭折了.鍾寰臉上露出迷惘的神色,顯然,後來被傷得不輕.

"後來呢?"

"後來……在鳳凰古城我們大吵了一架,我一氣之下,自己回了家.之後,我們就分了手."

情侶之間吵架很正常,鍾寰他們竟然因為一次吵架就分手,實在有些蹊蹺.

我輕輕攬了攬鍾寰,拍了拍她的肩,鍾寰看我一眼,繼續說道:"在鳳凰古城,他只訂了一間房.然後,我們睡在一起.我雖然喜歡他,但還不能接受和他發生那種關系."

我瞬間明白過來.

男人果然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作.這麼一比,大冰山果真是十足的正人君子.

"他當時很想要,但我不肯.于是他大為光火,說我不夠愛他.我當時就回嗆了他,說"這個跟愛不愛他沒有半毛錢的關系’."

"他當即就沖出了旅館,一夜未歸.我氣得不輕,他居然能把我一個女生扔在這樣一個陌生的地方,一走了之?于是,第二天早晨自己退了房,直接買票回了家."

我蹙著眉,問:"之後呢,他就沒再來找過你?"

鍾寰笑笑,搖頭.

"我一直在等著他來跟我道歉,但沒有,我也硬氣,也沒找去找他,就這樣分了手.後來,我無意間從他們寢室其他人的口中聽說,他原來是個夜店咖.而且,不僅如此,他還渣到大肆渲染夜店的女人多麼銷魂,具體描述他們一夜情的細節和過程,向室友炫耀他多麼能耐.我當即就被惡心到了.我特麼怎麼愛上了這麼一個人渣."

我現在能理解,鍾寰為什麼要瞞著我們這段戀情了.因為,後來,它太過不堪.

鍾寰這麼驕傲的人,即使是偶爾提及,都會覺得惡心吧.

"我一向覺得自己看人很准,誰知道初來大學,就看走了眼.熱戀的時候,我曾經還送過他一篇日記本,這其中記載了我們當中的點點滴滴.現在想來,我真想抽死當時的自己."

我歎了口氣,安慰她:"別惱.誰在年輕的時候,沒愛上過個把人渣呢."

鍾寰點點頭,明顯現在早已云淡風輕:"經過這麼一段後,我對待追求者更加謹慎.對第五維,怎麼說呢?他追我的時候,我還沒從失戀當中走出來,所以,對他不怎麼熱絡.後來,他追得緊了,我其實並非對他沒有好感.我不主動,可能是因為害怕吧.我怕自己再失去自我,再失去辨別一切的能力……說到底,是慫了,不敢再像當初那樣深愛一個人了."

我點點頭,是啊,即使積極如鍾寰,遭遇那麼一個人後,也失了再愛一個人的勇氣.

"所以,我有時候很羨慕你.能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徐子睿,這樣真心對你."鍾寰說完,輕松很多,這個秘密,她埋在心底這麼久,無人分享,無處發泄也是累心.提到大冰山,鍾寰又拍了拍我的腦門,提醒我道,"你呀,把徐子睿看緊了.他可是只績優股,哥大美女如云,小心你的大冰山被美帝的華人美女給搶走.你雖然有先天優勢,可保不管其他人用後天的手段乘虛而入."

"嗯!"我用力地抱著鍾寰,一時千言萬語,不知道從哪里說起,"有道理.我決定厚著臉皮,不管他理不理我,我都一直聯系他."

上篇:第五十章萬惡的美帝國主義    下篇:第五十二章放下,他的成全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