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五十二章放下,他的成全   
  
第五十二章放下,他的成全

g,更新快,無彈窗,!

鍾寰最後還是和第五維分了手.我有點替她難過,反倒她,卻是云淡風輕.

鍾寰說,畢業後會去讀研.我想到第五維家在北京,心里又釋然了.鍾寰一直都是一個很清楚自己要什麼的人.現在讓第五維走,也許,她也要一段時間,好好冷靜一下.

大三下學期,泥巴和陳小生鬧了一次分手.那是一次極為詭異的分手,起因于陳小生"輕易得到的就不願珍惜"的犯賤心里.這兩三年,他心里一直覺得當初追泥巴追得太容易了.跟泥巴在一起後,泥巴對他太好,他有些受不了.忍了兩年,他不能再忍,所以武斷地提了分手.當時泥巴就崩潰了,痛哭之後跑得無影無蹤.泥巴不見之後,陳小生又忽然意識到泥巴對他的重要性,意識到失去泥巴是一件他不能容忍的事情.于是,又拼命挽回,拉著我們所有人,在黑燈瞎火的夜晚,翻遍整個校園去找泥巴.

最後他跪在泥面前道歉,總算是哄回了泥巴.卻被我們大家群起而攻之,大罵他"犯賤".

不過經過這次抽風事件後,陳小生和泥巴的關系終于恢複正常,開始像一般的小情侶那樣你儂我儂起來.泥巴不再每天患得患失,一天傻笑好幾回.最後,鍾寰一句話蓋棺定論,女生不會無緣無故的沒安全感.

自徐子睿走後,我變成了從前的泥巴,開始患得患失.

古政很長時間沒來找我.我自己的潛意識里,也不希望他來找我.

雖然徐子睿出了國,我也很不想失去古政這個好友.但經過那樣的事情後,我隱約覺得我面對他,再也做不到從前的坦蕩自在了.

也許,古政和我有同樣的想法,所以默契地互不聯系.

雖然我變得患得患失,但在寫給徐子睿的郵件里,從來都是忍住,盡量不表現出來.

我不願大冰山瞧不起我.

他要時間考慮,那我給他足夠的空間.雖然我很想他,但每周卻忍住只給他發一封郵件.

"大冰山:

最近還好嗎?從沁苑到文科樓那條路上兩旁的櫻花全部開了.粉的,白的,在風中搖曳,很美.有時候,我等在路邊,看別人拍照,會忽然發起呆來.這時候,鍾寰她們總會取笑我,打趣我又在想念某人了.最近,我時常想起考英語四級口語那天,在W大的櫻花樹下,我拉著你去看櫻花女神,你一口拒絕完全不感興趣的樣子.說真話,那天你的表現,讓我竊喜了好久.其實,我從前覺得你對人冷冰冰是一個很讓人討厭的缺點.可那天,不知怎的,我忽然發現,你這個'缺點’也蠻可愛的.可能,我和所有小女生一樣,都只希望男朋友眼里只有我一個."

第一封郵件後,我等了許久,也沒收到徐子睿的回信.起先還有些失落,後來就釋然了.

他要好好想想,我就等,一直等到他想清楚為止.

以前,都是他追著我,現在換我來追他.

"大冰山:

今天散步,走過沁苑籃球場的時候,看到很多人打籃球,我在那里站了很久.高中那會,你強迫我做你的後勤,我嘴上不願意,但心里其實也並沒有那麼抗拒.說實話,你打籃球的樣子,真的很帥.看你打球,是一種享受.小女生都愛看長得好看的帥哥打球,我也不例外.好吧,其實,我當時也覺得你很像流川楓.我之所以表現出那樣煩的樣子,可能是厭倦了那些女生總讓我給你帶字條送情書.你知道的,我這個人,不太懂得拒絕別人.你這麼冷,這麼難搞,搞不懂那些女生為什麼要飛蛾撲火自取其辱.哎,明里不好拒絕,所以後來我索性耍了一點小聰明.偷偷告訴你一件事,自從你絕情拒絕校花後,後面被我私下扔掉的情書不計其數.整個高中時代,很長一段時間里,我都在想,有一個這麼招人的發小已經這麼煩了,如果是男朋友,簡直不堪設想."

所以,面對耀眼至極的大冰山,我曾經一直隱隱自卑,所以,才從來沒有奢望過.

"大冰山:

我去市中級法院實習了.大三下學期,基本沒課了.我在民事庭實習,大多數時候就整理整理檔案卷宗,旁聽一下案件,不太忙.民事案件大多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但原告和被告總會爭得面紅耳赤.這個時候,我總想笑.不是沒有同理心,只是因為我覺得我們的庭長,在調解矛盾時,特別像一個居委會大媽.其實,庭長不出庭的時候,是一個風度翩翩的中年大叔."

"大冰山:

五一,我回了趟家.收拾屋子時,偶然翻開以前的日記本.大冰山,我發現你很長時間都很高頻地在我日記里出現……以前,為什麼沒發覺呢?看來,我遲鈍得不是一星半點.我數著指頭算了算,小學的日記,十篇日記里,九篇提到你.中學的呢,少一點,十之七八有你.高中時更少一點,十之有五.那一刻,我才發覺,原來從小到大,你都離我這麼近,生活的每個角落,似乎都留下了你的影子.嗯,大學的日記里,你又恢複成小學時候的概率了."

"大冰山:

大家都說,哥大的華人美女很多……你會不會見異思遷呢?我相信,你不會.你走之前,讓我不要瞎想,我就不胡思亂想."

從初春到入夏,轉眼三個多月過去,我一直堅持寫郵件.絮絮叨叨地跟徐子睿敘述我的生活瑣事,偶爾抽風失落,但樂此不疲.

泥巴和顧小西起先很支持我的行為,但後來見我從來未收到過回複,也急了.倒是鍾寰,不像她們,讓我繼續保持現狀,不要急躁.

其實,我的心里是慌了.

雖然,我對泥巴和顧小西嘻嘻哈哈地說,徐子睿是座大冰山,攻克他的難度系數太高,一般女生搞不定他.但這三個多月里,他的杳無音訊還是讓我不淡定了.

就在我極為忐忑的時候,古政出現了.

那天,我路過沁苑的籃球場,又發起呆來.猛不丁一個籃球直直朝我砸來,我還沒回過神來,一只手從斜刺里伸來,在籃球擊中我腦門的最後一刻,擒住了籃球.

"同學,對不起……"

滿臉汗水的小學弟跑過來撿球,見我差點被飛出場外的籃球砸中,一連串地跟我說對不起.

我木然地搖了搖頭,示意自己沒事.倒是旁邊的古政皺了皺眉,有些不饒人道:"以後,打球小心點."

打發了小學弟,古政蹙著眉訓我:"谷微,你怎麼還是老樣子,這麼愛走神?"

我對著他自嘲一笑,不以為意道:"不呆,就不是我了."

古政一臉受不了我的表情.

我疑惑地看著古政,奇怪于他的突然出現.在我問出這些天他都去了哪之前,他便一把拽過我,將我帶離籃球場.

"本來就不太聰明,被籃球砸了,腦袋就更不靈光了.趕緊跟哥走."

我任由他將我帶走,心想,這人依舊這麼愛損我.

一直到他一把將我塞進車里,我才反應過來:"古政,你要帶我去哪?"

古政替我關好門:"一會你走知道了."

"我不去."

我掙紮著想要下車,現在徐子睿那邊還弄得我心神不甯的,這邊古政又出來跟我搗亂.

自從知道了古政對我的心思,我一直盡量避免跟他獨處.是我慫,怕再橫生出什麼曖昧枝節.

古政卻是一臉嚴肅,不理我的掙紮,彎腰替我系安全帶.

他靠我極近,動作親密,一時弄得我滿臉通紅.

"古政……"見我紅著耳根,表情扭曲,強行為我扣好安全帶的古政,有些無奈地苦笑道:"谷微,你就這麼怕跟哥呆在一起?"

古政的這個苦笑,讓我心中一軟.幾乎瞬間,我就暗罵自己劊子手.

但當斷不斷,反受其亂.

于是,我吸了口氣,道:"古政,你別這樣……我們還是朋友."

說完,我不敢再看古政眼底里的灰敗,准備自己動手解安全帶.

我手剛動,就被古政攔住了,我心頭一緊,卻聽見他在我頭頂輕輕一笑道:"最後一次……谷微,你判哥死刑,好歹也得陪哥吃頓飯,做個飽死鬼吧."

我驀然頓住,抬頭看他.

古政側身坐好,發動車子,故作輕松地繼續說道:"這頓飯吃完,哥不會再勉強你.哥,會退到好朋友的位置.朋友妻,不可戲.哥之前是情難自己."

見他釋然,現在又如此坦蕩,我心頭一松,回身坐好.

下一刻,我調整情緒,恢複成以往同他聊天的調侃模式:"早說啊.你這人還真奇怪,好幾個月不出現,今天突然出現,二話不說,就一副將我強行擄走去做壓寨夫人的架勢,嚇到我了好嗎?"

古政正開著車,聽我這麼一說,"噗嗤"笑出聲來.

"膽小鬼."吐槽完我,他側頭看了我一眼,又道:"你這麼一說,那我現在的樣子,像山大王了?"

我癟癟嘴,吐槽:"簡直匪氣十足."

一頓普通的飯,被他整得猶如一出鴻門宴.剛剛他那架勢,真讓我心悸了好一會兒.

古政輕笑出聲,笑了好一會兒,才損我道:"谷微,你還真敢誇你自己."

我知道他毒舌我沒有壓寨夫人的姿色,于是回擊:"那時候,是誰說那個什麼什麼我的?"

現在我們說開了,這樣的玩笑,也無傷大雅了.

古政聳聳肩,無奈搖頭道:"誰叫我瞎呢?"

要不是顧忌到他在開車,我真要一拳揮過去給他來個還我漂漂拳了.

我捏了捏指關節,本來想搞出一點動靜,捏出幾聲咔咔,唬唬他,敲山震虎的.沒想到,我捏了半天,硬是沒整出半點聲響來,反倒是我一臉吃翔的表情,讓古政笑得更歡.

"谷微,你就不要芭比身子耍金剛了.在哥身邊,你安靜地做個萌妹子就行."

我垮著一張臉,放棄掙紮.萌妹子個毛,我活了二十幾年,還沒試過這個Style.

停好車,古政張開膀子,撩開長腿,一路虎步,很霸氣地往預定的餐廳門口走.我個矮腿短,只能狐疑地一路小跑追他:"喂喂--古政,你干嘛?等等我."

古政回頭嚴肅道:"這樣,才是匪氣十足."

噗--

直到落座,點菜,古政恢複成翩翩公子哥的常態,我還在瞅著他笑.

見我笑得誇張,服務員候在旁邊,莫名其妙地看我.終于被看得不好意思了,我才慢慢忍住了笑.

這是一家湘菜館,名字叫"你把我灌醉",我們從前聚餐常常來這.這家餐廳的特色菜是啤酒鴨,但我最鍾愛的卻是干鍋雞,古政和我口味一樣.他家的啤酒鴨味道純正,但跟干鍋雞一比,則少了幾分辣道.

之前,不知道古政家這麼有錢的時候,他跟我們來這樣平民化的餐廳,還不覺得奇怪.後來,知道他家世後,他還跟我們來,我們便打趣他"貴氣體驗屌絲生活".面對我們的揶揄,他每次都用那雙漂亮至極的桃花眼斜睨我們,啐我們大驚小怪.

"今天吃干鍋雞,對你胃口吧?"

古政卷起袖口,拿起筷子,夾了一塊雞肉,放進我餐盤.

我贊賞地給了他一個"懂我"的肯定眼神,接著燦然一笑,煞有介事地歎:"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火鍋熱騰騰地冒著氣,鍋里的油也炸得滋滋作響,鍋下燃燒著的酒精,火苗躥出來少許,映得古政雙眼熠熠生輝.人家說煙熏火燎能整出黃臉婆,可煙火之中的古政卻是一副"秀色可餐"的樣子.

簡直,是個妖孽.

我低頭吃菜,再次感歎古政爸媽之鬼斧神工.

純正的辣味,在口腔躥起,刺激味蕾,讓我忍不住大快朵頤.

見古政不動筷子,我砸吧嘴角,一邊呵氣,一邊催他:"你怎麼不吃?趕緊吃呀."

古政笑笑,夾起一塊雞肉,放進自己面前的骨瓷餐盤.

吃了幾口,他又微笑著看著我吃.我吃得熱火朝天,卻依舊被他看得不好意思,看他不怎麼吃的樣子,我皺著鼻子,道:"你吃呀,你不吃,搞得我像吃獨食一樣."

"事真多."

古政終于受不了我,微微皺了皺眉頭,加入戰斗.

古政這個花美男,原先是排斥吃辣的.他總說吃辣容易長痘,而男神,怎麼能長痘?于是在吃辣上,多少有些忌口.但後來跟我們一群無辣不歡的朋友厮混,年年陶冶月月熏陶,也漸漸吃起辣來.不過,每次吃辣,還是和他第一次吃辣一樣,總會習慣性地皺起眉頭.

我不禁有些唏噓.晃晃悠悠,大學三年過去,很多事情都變了,古政卻依舊如初,連吃辣的動作都永遠不變.

這些天,因為徐子睿我郁郁寡歡,今天因為見到古政,兩人大快朵頤,我心情好了很多.

化悲催為食欲,吃貨誠不欺我.

和古政一邊胡吃海喝,一邊天南地北的聊天,一直很愜意.

直到古政冷不丁問我:"徐子睿最近怎麼樣?他出國後,聯系過你麼?"

我筷子一頓,心下當即一窒.被古政問到我最不願意回答的問題,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于是,慣性裝傻,想糊弄過去:"哈哈,挺好的."

我這人一說謊,就會心虛,接著就會被了解我的人揭穿.

古政本來是笑著,見我低頭打哈哈,立即覺出了不對勁.

他收起一貫的玩世不恭,用少見的嚴肅口吻問我:"我跟他解釋過了.他如果還誤會你,就算他在美國,我也要飛去揍他一頓."

我"咕咚咕咚"大口喝了好幾口水,才將心中那些患得患失壓下,假裝沒事人似的對古政說道:"古草,你真仗義!"

其實,根本不關你的事,是我們倆之間出了問題.他需要重新審視一下我們的感情.

"不過,我們沒事.你不要擔心."我一邊大快朵頤,掩飾自己那一恍神的難受,一邊大獻殷勤,夾了一大塊雞腿肉往古政碗里送,"吃呀.這麼大一鍋,不吃完,會浪費的."

"真沒事?"古政皺眉,對我表現出來的無恙,明顯不信.

多年好友,我這道行,要騙過他似乎是難.

我依舊自欺欺人,嘻笑道:"當然沒事啦.不信,待會我吃完飯,給你耍幾套詠春."

我無厘頭搞笑,他們都知道,我要是心情好,總會時不時的耍耍小時候我老爸教我的三腳貓花架子:"放心,我好得不得了."

古政靜靜地看了我好一會兒,終究莞爾:"那哥就放心了."

他這一笑,是少見的古式溫柔,帶著不忍拆穿我的慈悲.

直到現在,他依然關心我,想起此前,我那些潛意識地自欺欺人,我真想一巴掌扇死自己.那時候,總拿腐女的思維,猜度他.後來,還特意介紹代纏綿給他……我真的好欠扁.

吃飽喝足後,我盯著古政因為吃辣而變得緋紅的薄唇,總覺得他下一刻就要噴出火來的樣子.

我遞給他一杯白開水,讓他緩緩辣.隨後,才鼓足勇氣,道:"古政,之前對不起.我不知道,你那個啥我.要不然,我也不會抽風地幫你介紹對象……"

雖然代纏綿很好,但如果不是他喜歡的,強加給他,對他也是負累.而且,這中間夾雜了他對我的心思.不止是負累,還是赤果果的傷害.

古政眉毛翹起,恣意一笑,長臂伸過來,戳了一下我的額頭:"谷微,哥真得搞不懂你們這些女生,為什麼總愛操心哥的人生大事?"

說罷,他又長歎一聲:"哎,作為一個生活在聚光燈下的男神,哥真的是很無奈."

"活該!誰叫你長得這麼好看."

我咯咯笑起來.

大家心目中那個風趣幽默的古草,終于又回來了.

古政送我到樓下,看著我進了宿舍樓,才轉身離開.

我在樓梯口,看著古政的背影消失在夜色里,心底不知怎地空落落起來.

帶著一點不安.

他問我和徐子睿近況的樣子,實在像是離別前對我的擔憂.

但回想這一路,古政的自若神態,又覺得自己想多了.剛剛我們在路上,看到穿著學士服穿梭在校園的畢業生,他還答應我,大四畢業的時候,要和我一起拍一組好看的畢業照的.所以,他不會無緣無故走掉.

想轉後,我如釋重負,會心一笑.

回到寢室,我一直帶著一臉笑意.

見我難得露出笑臉,八卦的顧小西立馬湊到我桌邊,對我旁敲側擊:"今天某人好像心情不錯哦.有什麼喜事,說出來,讓我們開心一下."

我一把揮開她,笑道:"哪有什麼喜事,就是跟古政說開了.以後,還是朋友."

鍾寰本來在看書,聽到我這麼說,忍不住抬頭,加入我們的談話:"那的確是令人開心的事."

顧小西聽完卻是一臉憂愁的樣子,在寢室里轉悠了幾圈,看著我和鍾寰欲言又止,眼睛里亮光幾閃,我直接解讀為"賊光幾閃,一臉的男盜女娼".她這樣子,經典的八卦之相,而且八卦的對象是我.

隨後,果然聽見她問道:"谷微,徐子睿去了美國,至今杳無音訊.古政,你今天又跟人說開了,以後只做朋友.谷大小姐,你到底情歸何處啊?"

我笑而不語,鍾寰看看我,又看看顧小西,笑過之後,捏著自己的下巴,有模有樣作行吟澤畔狀:"谷微現在的OS應該是:'顧小西呀顧小西,你真是咸吃蘿蔔淡操心’."

顧小西拍了拍大腿,長歎一聲:"哎呀,我不是擔心你們倆嗎?你看,泥巴現在跟陳小生你儂我儂,今天約會到現在還沒回來.我呢,也有了WC.就你們倆,真不讓我省心……簡直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說完,又覺得自己用詞不妥:"呸呸呸!我才不是太監."

鍾寰被她逗得捧腹.

見我們笑得歡,顧小西還不死心道:"要不,我替你論壇征友?"

我虎軀一震,果斷搖頭道:"不要."

顧小西見我如此抗拒,接著苦口婆心,游說我:"其實,以前我自己偷偷征過.只不過,沒發照片,只發了個人信息,應征的人很少,在論壇上也沒激起什麼水花.當時有個人私下交換的照片不錯,和我聊得也投機,可誰知到約見的地方一見,卻是個青蛙,當時,我的內心幾乎是崩潰的.這人,簡直將自己PS得他爹媽都不認識.受了欺騙,當時我就怒了,但好歹忍住沒發作,最後趁那家伙酸不溜秋大念情詩的時候,我訝異一聲'咦,UFO?’等他抬頭看天的空擋,我才跑掉了."

想象著顧小西"比油"躥走,以私奔的速度逃離現場的樣子,我和鍾寰笑彎了腰.

"有了這次血淋淋的教訓,之後為確保自己不被雷到,聊的來的,我都特意視頻,免得再被雷得靈魂出竅.挑來選去,到底被我碰到一個貨真價實帥哥.見了面,也跟視頻里一樣長得帥氣,用小言里的話說,是'器宇軒昂豐神俊朗’,花癡一點就是"酷斃帥呆美炸天",比起S大三帥都差不了多少.約著見了面,我還是心里覺得奇怪:我只是外貌中等,這麼一號天上有地上無的帥哥怎麼會看上我?我正疑惑,誰知跟帥哥沒說上幾句話,他竟然提議去賓館交流?簡直是衣冠禽獸."

"腦子秀逗了.我看起來是這麼隨便的一人嗎?我好像長得既不煙花,也不風塵吧."

我之前就聽聞,學校有些渣男,仗著自己長得帥,專門找長相普通的女生交往,圖的就是這些女生的原裝正版,未被拆封.

"所以說,征友不靠譜."

顧小西見我更堅定地拒絕,隨後話鋒一轉道:"當然,這些都是些不靠譜的.我跟你說這些,就是想你征的時候,不要重蹈我的覆轍.但還是有些靠譜的呀,我老鄉男朋友,就是在論壇征到的.現在兩人好著呢."

說到此處,顧小西朝我和鍾寰狡黠地眨眨眼,再接再勵道:"所以,咱們不能一棍子打死一船人."

雖然如此,但我依舊沒興趣.

顧小西一副三姑六婆操心嫁齡女兒嫁不出去的惆悵樣子,讓我笑完,心中又生起陣陣感動.

無關緊要的人,才不會操心你的人生大事.關心你,才會這樣善意的八卦.

但現在,真的不需要.我想一直站在這里,等徐子睿回來.即使前路未知,也要堅強而勇敢地等,我有足夠多的耐心.

一整晚,因為顧小西的爆料,我們笑得花枝亂撞.沒想到,等到睡覺前逛校園BBS的時候,在"談天說地"的版塊,我又被一個帖子擊中了笑點.

是一個題目為"被強抱了"的帖子:

"今晚在南苑超市門口等一個不相識的女生給我送東西,無聊之際發短信騷擾同學,突見一女生在玻璃門里看了我一眼,然後出門向我加速走來.我以為是那個要給我送東西的女生,就很自然地迎了上去(注意是'很自然地’),剛開口想說同學你好,結果誰知該女生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一把將我抱住,其速度和力度覺對可稱為'強抱’,我頓時腦中一片空白……

本以為即將到來的七夕我會一如既往形單影只,誰竟知幸福來得如此突然!是上天的安排?還是命運的注定?只悔當時手機在手,沒能做出配合她的舉動……剛想看此奇女子長相如何,卻只聽一句'媽呀,認錯人了’.隨後跑向距我不遠的一男生身邊,發出一頓孤鳴哀號……此時我要等的人來了,我拿上東西轉身就跑,只覺芒刺在背.在這一刻,我感受到了一個男人的出離的憤怒和一個女人強大的怨恨……

在此我向這對Couple表示我最誠摯的歉意,我絕對絕對絕對不是故意的……唉……看來今年七夕情人節又得和室友喝酒去了……"

笑到我肚子痛,跟鍾寰她們分享之余,我又複制粘貼,貼在郵件里,發給了徐子睿.

對于我的近況,徐子睿如果不在意,那發些好笑的帖子和逗趣的笑話給他,讓他開心一下也好.

所以,最近我提自己的事情慢慢少了.我害怕自己這樣一意孤行地給他發郵件,會造成他的困擾.他說,不要聯系的.笑話,搞笑帖,如果都算打擾,那我分分鍾切腹.

上篇:第五十一章其實,我喜歡他    下篇:第五十三章論壇征友,只為你在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