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 點魔 法仙 武言 情穿 越科 幻靈 異競 技紀 實名 著

首頁 言情敘事 四年一生第五十三章論壇征友,只為你在意   
  
第五十三章論壇征友,只為你在意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原本以為"征友"一事,顧小西只是隨便說說,沒想到第二天,她煞有介事地找了同盟軍來.

我坐在書桌前看書,泥巴和顧小西幾番眉來眼去,鄭重交流好了想法後,跟兩護法似的"pia唧"直接坐到我左右兩邊.

"誒,谷微,要不你在我們學校論壇上的'緣來如此’板塊征個友吧.你這樣的萌系少女,在我們這種狼多肉少的學校,可是非常搶手的哦."顧小西把臉湊到我面前,舊話重提.

我雞皮疙瘩起了一地.如果臉圓點,皮膚白點,表情豐富點就叫萌妹子的話,那全天下的萌妹子都是要哭的.

雖然現在我形單影只,在校園里看到別人成雙捉對,偶爾也會生出一些小寂寞小傷感,但也不至于論壇征友這麼降格.

"顧小西,真的不征……而且,太丟人了."我在S大好歹也混了三年了,熟人太多,而且之前是徐子睿的女朋友,雖然我們現在的關系,連我自己也說不清楚,但征友,對我而言,感覺就像是自己劈腿,赤果果地出軌.

"要是讓徐子睿知道了,我就悲劇了."

或許他已經不在意了,但我骨子里,就是不想讓他知道.

鍾寰在一旁,摸了摸泥巴的額頭,狐疑道:"顧小西說風就是雨,我能理解.泥巴,你怎麼也跟著她起哄?"

鍾寰問出了我的疑惑,泥巴淡定一笑,挽過我的胳膊,神秘道:"給你征友,就是為了要讓徐子睿知道."

我大腦一轉,瞬間明白過來.

原來,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鍾寰想了想我這些天的患得患失,和泥巴對視一眼,微微向我點了點頭:"如果是這樣,倒可以一試."

"至于怕尷尬的這個問題……"泥巴側著頭想了想,想出轉圜的辦法,"我們不放照片,只放條件上去."

顧小西一聽,立馬反對:"不放照片,不給力,不火的.不火,說不定就引不起你家大神的注意了.要不?我們放一張谷微的剪影上去?"顧小西歪頭想了想,機智地想起娛樂圈常用的那一套.

顧小西不應該學法,應該去學新聞,她有做娛記的天分.

我和鍾寰都笑起來.

"可行."泥巴點頭.

"猶抱琵琶半遮面"地玩神秘,倒比貼張清楚的照片更有噱頭.這不僅顧及了我的面子,還免去了我被S大的熟人認出來後的尷尬.

我有點動搖,但又不免擔心:"那要真是有其他人應征,我怎麼辦?"

"多認識幾個朋友也不錯呀."顧小西圓溜溜的眼珠一轉,十分興奮.

"好吧.你們要不嫌麻煩,那就征吧.但說好,帖子只放三天."

"不麻煩,我們幫你征,你只要耐心地等你家大神來找你就行了."見我口氣松動,泥巴,同顧小西一起,揶揄地笑我.

答應了,我又有點後悔,徐子睿山高水遠,能不能看到帖子都是未知.就算他沒有看到,陳小生向他露了口風,他在不在意,又是另說.

但這校園里還有一個古政,他要知道我征友,不知又該如何想我.

我頭疼地問:"如果徐子睿真的不在意,看到帖子後,還是不聯系我呢?我該怎麼辦?"

顧小西卻是安慰地拍拍我,道:"有所行動總比現在坐以待斃好.最壞的結果,就是你和你家大神繼續維持原狀.對你而言,完全沒損失.昨天那個帖子你也看到了,咱S大幽默風趣的男生還是很多滴.如果徐大神,真那啥……天涯何處無芳草,人不能在一顆樹上吊死.打開你的眼界,你會收割一大片帥哥才子!"

收割一大片帥哥才子?我又不是聯合收割機.就算我同意,這S大的其他女生也不同意,何況,我哪有這樣的神通?

即使真有這樣的神通,我也不願意去做聯合收割機.

顧小西話話雖然在理,但還是戳中了我的痛點.

泥巴捂住了顧小西的嘴,她立馬"呸呸呸"罵自己是烏鴉嘴.

我大度地一笑,估計笑得比哭還難看.

她們幫我發了帖.

泥巴不知道從哪里找出一張我最瘦時期她們為我拍的婀娜剪影,模仿媒體炒作不雅照的噱頭,將我的征友帖發得欲蓋彌彰.

帖子由鍾寰操刀,寫得古韻十足,文藝范兒極濃.

標題是《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

帖子正文,鍾寰把我好好誇了一通,接著羅列了我自身各項條件,除了年齡,身高,體重,星座等硬性條件外,主要是一些個人興趣愛好,還有一些是只有徐子睿能看懂的體征,隨後鍾寰又煞有介事地羅列了我的理想對象標准.雖然我們是定向征,只是為讓徐子睿看到,但該做的樣子,還是要做好.

帖子最後畫龍點睛,附了一首《詩經.召南》里的《摽有梅》結尾:

"摽有梅,其實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實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頃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謂之."

發帖後,顧小西和泥巴專門申請了一個QQ,輪流來接收應征者的郵件和同合格的人聊天.我跟顧小西說,不會跟應征的人聊天.她倒是閑,自告奮勇說,後續的事,由她和泥巴來搞定.

看著顧小西一副摩拳擦掌的樣子,我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茫然.

她們的QQ一直在響.

出于好奇,我在旁邊看了一會兒.

"同學,直接上PP吧.我們發的是照片,你發的是剪影,信息不對等哦."

哦你妹啊.一個大男人,哦哦哦.

顧小西吐槽道:"還上PP,不就是照片?一看就是征友大潮里的老油條了.直接Pass掉."

有些條件不錯的,一看照片,就讓我不想再看第二眼:這個,尖嘴猴腮,一臉的偷油相;那個,嘴大額寬,一身的聒噪貌……

我連連搖頭,不及徐子睿的一根指頭.

一拿徐子睿作對比,我心底又是悚然一驚.

從什麼時候起,我的心底悄悄豎起了他這樣一個標杆.

其實,有的人質素不錯.即使不像徐子睿這樣男神,但相貌也算出色了.可是,我也沒有半點想法.

只有他可以,其他人再優秀又怎樣,不是我喜歡的,我一點想認識的欲望都沒有.

實在沒興趣,我回到自己的電腦前,又看了看QQ特別好友里永遠暗著的那個頭像.依舊是沒有一點動靜,我的眼睛漸漸發酸.

忽然,就興味索然了.

興致缺缺,我完全沒了關注帖子後續消息的欲望.出門,強行將這事拋在了腦後.

沒有照片,上不了征友王道.或許,一發出去,帖子就沉下去了.

晚上回到寢室的時候,我一進門,顧小西就興沖沖跑過來,跟我報喜:"帖發出去了,沒上照片,居然這麼火!我就說剪影一出,誰與爭鋒!現在都被置頂成十大熱帖了!"小西笑得扁桃體都見了光.

泥巴走過來,攬過我的肩膀:"現在,聲勢浩大一點好.現在大家都在猜征友的人是誰,熟悉你的人,應該會猜到是你.現在就等著徐大神出現了."

我打開學校論壇,點開被頂上十大的帖子,本來做好了心理准備,但看到大家蓋的高樓和熱烈的討論,還是驚出了一身冷汗.

只一個晚上,我的征友帖,就被S大的同學們蓋了兩百多樓.難怪,顧小西說火死了.沒有照片,只有剪影,偏偏激發了大家的好奇心,一個一個地猜,熱火朝天地討論,名偵探柯南式地交流分析.

這個遠遠出乎了我的意料.

往常,十大熱帖主角,總會被人肉出來.

再這樣下去,我即使只留下了些蛛絲馬跡,也能被萬能的網友給人肉出來.S大的能人太多,如果有心,循著我們發帖的IP地址,就能找到我們所住的樓層,定位宿舍號,找出發帖的我們.

"顧小西,趕緊刪帖!"我捉住顧小西的手,有些驚慌失措.

原本只是像弄出一點點小動靜,引起徐子睿的關注,現在,一切卻超出了我的掌控.

"為什麼呀?"顧小西奇怪地問我,"不是說放三天?"

"再多放三秒都不行!"

我急咄咄地找顧小西要了她的賬號和密碼,退出自己的賬號,剛要登陸,電腦忽然一片空白,論壇被黑了,系統直接癱瘓……

我們四人,目瞪口呆.

從前,學校論壇也有被黑的曆史,但很多時候都是出于特殊原因.今天這個,太詭異了.這兩天,瀏覽論壇,論壇沒有任何的不良信息,應該不會有黑客攻擊.今天,論壇也就我這條熱帖.難道是……我有些暗自心驚,心驚之後,心底湧出一絲竊喜.

顧小西,鍾寰,泥巴和我,面面相覷,靜了半刻後,不約而同道:"難道是……"

彼此心中的那個名字還沒說出口.只聽"哐當"一聲,宿舍的房門被人猛地推開.

我們齊齊回頭,看到了滿目怒容的代纏綿.

"谷微,你出來!"

我還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代纏綿拽了出去.

在被拉出去的瞬間,我朝鍾寰她們快速點點頭,制止了她們追出來.代纏綿不會對我怎樣的,即使她現在看起來,有點失控.

我一路被她從三樓拉到樓下,一路趔趄.

代纏綿沉重臉,一路沒說話.直到被她拉到樓下那顆合歡樹背人的一面,她才松開了我.

我揉了揉被她拽得有些疼的手腕,望了望被夜色籠罩的天空,再看了看有些莫名其妙的代纏綿,忍不住問道:"代纏綿,你怎麼了?"

此刻,代纏綿直挺挺地站在我面前,不再對我怒目相向,卻是側著頭望著被夜色迷蒙的不遠處,不知道在想什麼.她的情緒經過剛才的爆發,現在貌似平靜些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她單薄的身影,我卻覺得她的心情比剛才更惡劣.

月黑風高夜,殺人放火天.

此刻,代纏綿又一臉殺氣.

"代纏綿,怎麼啦?這黑燈瞎火的,你叫我來這里,你不會是想謀殺同窗吧?"我雙臂抱了抱肩,作驚恐狀,想盡量活躍氣氛,讓她心情好點.

"谷微,我只問你一句.請你如實回答我."代纏綿轉過身子,眼神錯雜地看著我,並沒有像往常一樣被我逗笑,而是很嚴肅地問我.

"問吧.我什麼時候跟你撒過謊."我也正了正神色.

"論壇十大的征友熱帖是你發的?"代纏綿面無表情地問我.

我一驚,代纏綿都猜出了是我.那其他人……

我搖搖頭,又點點頭:"顧小西他們替我征的.你因為這個生我氣?"

"我有什麼資格生你氣.你要追求幸福,又沒有妨礙到我.我只是替古政不值!"代纏綿一向很少用這樣譏諷的語氣說話,她今天忽然這樣陰陽怪氣,弄得我錯愕了一下.

我連忙解釋:"我不是真的想征友.我只是想讓引起徐子睿的注意,讓他理理我.我並不想傷害古政.我不知道事情會弄得這麼大,我已經想要刪帖了,但論壇被黑了."

代纏綿怒氣稍減,深吸一口氣,仿佛為了讓她自己能盡量鎮定些,才轉而又問道:"昨天,你是不是和古政去吃你最喜歡的麻辣火鍋了?"

干鍋雞?我疑惑地點了點頭.

"吃的是你最喜歡的干鍋雞,還是超辣的口味?"

"嗯."

"谷微,你能不能以後不要這麼自以為是和理所當然?!"

我錯愕地看著代纏綿,接著聽到她連珠炮般的質問:"你自己喜歡吃什麼,就拉著別人跟著你吃什麼.你吃開心吃爽快了,但你有沒有想過別人喜不喜歡吃,或者根本不能吃?!"

代纏綿越說越生氣,我卻聽得越來越震驚.難道她的意思是古政不能吃辣?!

我忽然心悸地想起古政吃火鍋時習慣性的皺眉動作,那個微表情,是在暗示他吃不了辣,為了我開心而勉強自己?

"……?"我錯愕得望著代纏綿,似乎還想在她的口中得到更有力的確證.

"古政每次陪你吃辣,都吃到流鼻血,你知道嗎?"說到這里,代纏綿的聲音帶了哭腔,眼里的疼痛一覽無余.

吃辣的吃到流鼻血!

我駭得說不出話來.

古政是本市人,他說過,他小時候也是無辣不歡的.只是後來,到了青春期,為了他那張帥臉,才會時不時顧忌一下.吃得清淡了,才不能那麼吃辣了.可來了大學,他又被我們培養回來了啊.

明明不能吃辣,卻偏偏還要在我面前裝作很能吃辣的樣子.

"太傻了.明明是個花花公子,為了你,他竟然斬斷了自己所有桃花.他只是想在你身邊好好陪著你,明明知道你和徐子睿是一對,還那樣默默的守望.看著他那樣,我都替他覺得辛苦.可是他願意,又什麼辦法.可是,就算是作為朋友,你能不能把自己對徐子睿的用心分一些給他?!"

代纏綿終于忍不住,哭出聲來.

怎麼會是這樣?!古政原來每次陪我吃辣,都會辣到流鼻血胃痙攣!

代纏綿只是在陳訴事實,可我聽著卻字字誅心.這樣的真相,讓我的心瞬間揪作一團.

古政,你這個大傻瓜!

我忍住眼眶中翻湧不絕的淚意,哽咽道:"對不起……我不知道吃辣會讓他這樣……是我自私,總是有意或無意忽略他的感受.我不知道古政會那樣,我要是知道,絕對不會……"

絕對不會讓他陪我吃辣火鍋,害他流鼻血.

一邊道歉,眼淚也"啪嗒""啪嗒"直往下掉.

我又愧疚又難過,此刻,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自己.

看著我淚如雨下,代纏綿擦了擦臉上的淚,神色淒然地望著無邊的夜,緩緩道:"我知道你喜歡徐子睿,就算你們現在這樣了,我也知道這種喜歡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停止或者轉移的.就像我對古政一樣,明明知道他喜歡的是你,可是仍然願意等他.看著他為你難過,我也跟著他難過.其實,谷微,我不怪你不喜歡古政,因為感情本來就不能勉強.我怪你的是:即使是作為朋友,你都不能對古政用心一點.至少,知道他的喜好,讓他不要為了陪你吃辣而虐待自己."

代纏綿永遠光明磊落,有什麼事不會藏著掖著.有什麼問題或疑惑,也會當面鑼對面鼓地跟你說清楚.我一直羨慕她的痛快和勇敢,可我始終做不到同她一樣.

我在感情上的懵懂和遲鈍,無意傷害了很多愛我的人.在性格上的猶豫不決和裝糊塗,又在他們的傷口上撒鹽.

我從來沒有哪一刻,這樣痛恨自己.

我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代纏綿歎了口氣:"回去吧,我不生你氣了.他願意對你好,是他的事,我願意對他好,是我的事.我只希望你作為朋友,多關心他一點.不過……估計以後也沒什麼機會了."

我精准地抓住了代纏綿話里的言外之意,抬起淚眼朦朧的眼,急急問道:"'沒機會了’是什麼意思?"

代纏綿看了我一眼,默了半刻後,說道:"他一周後會去上海,去他爸爸在那邊的分公司實習.去一年,在畢業答辯之前,大概都不會回學校了."

"……"

原來,女人的直覺真的准的.之前,我心中的那些隱隱不安,是有原因的.

"他現在在校醫院,你去看看他吧."

上篇:第五十二章放下,他的成全    下篇:第五十四章一切只因我願意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